打开主菜单

陸納(?-395年3月11日),祖言吳郡吳縣(今江蘇蘇州)人。東晉司空陸玩子,在東晉官至尚書令

目录

生平编辑

陸納年輕就有高尚節操,對持正守節的堅持超絕當時。初任鎮軍大將軍、武陵王司馬晞,又獲舉為秀才。當時任會稽內史王述對其十分敬重,於是請他陸納為他的長史。後多次升遷後至黃門侍郎、揚州別駕、尚書吏部郎。

後陸納出任吳興太守。陸納到吳興郡後,不受俸祿,不久陸納將返回建康任左民尚書、揚州大中正時,更加只帶輕便行李,將他到任時帶來的糧食以及其他東西都封存留給郡府。及後轉任太常,又遷任吏部尚書,加奉車都尉、衞將軍。

及後陸納子陸長生患病,陸納請求解職照顧他;當時侄兒陸禽又犯了法,陸納乾脆請求免職謝罪。而當時朝廷特別地只稍稍貶了其官職,到陸長生的病情轉輕時就命其回去代理其原職。不久陸納遷尚書僕射,太元十一年(386年)與譙王司馬恬分任尚書左僕射和右僕射[1],陸納獲加散騎常侍。太元十四年(389年)升任尚書令[2]。當時晉孝武帝沉溺酒色,政事都交了給弟弟司馬道子,不過司馬道子亦喜歡喝酒,於是兩兄弟就常常在酒酣之中;另一方面司馬道子的屬下腹心都爭相弄權,皆令陸納十分擔心,望著宮殿說:「好家居,纖兒欲撞壞之邪。」[3]顯出其憂國之情,其堅貞忠誠亦受朝中官員佩服。

太元二十年(395年),陸納遷左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但未拜官便於二月甲寅日(3月11日)去世[4][5],朝廷便以此為其贈官。

性格特徵编辑

  • 陸納堅持節儉,陸納赴任吳興太守前曾向大司馬桓溫辭行,並順道問桓溫的食量,更稱想在出赴吳興前與桓溫喝酒大醉一次。不過在酒宴時陸納只準備了一拌鹿肉以及一斗酒,令坐上客人都驚愕,亦遠不如桓溫所說的三升酒、十臠白肉的食量。陸納面對著包括桓溫、王坦之刁彝等人,仍從容地請眾人以這一斗酒盡興[6]。桓溫和賓客都感歎其簡樸,桓溫更命其私家廚房設精美菜餚,酒宴亦在大家飲酒盡興之下結束。另一次謝安將來拜訪陸納,陸納都沒有甚麼能款待他,只設有茶果。不過其侄兒陸俶暗中自作準備,卻不敢對陸納說。到謝安拜訪時陸俶就以豐盛的菜餚款待謝安,盡有珍羞。不過陸納在謝安離開後就大怒,對陸俶說:「汝不能光益父叔,乃復穢我素業邪!」於是扙打陸俶四十下。據《晉書》稱其「舉措多此類」,類似的事可能曾多次發生。
  • 陸納一直任官,歷仕朝內和地方職位,及至官至尚書令,但其守正堅持的態度其實一直沒變。

家庭编辑

兄弟编辑

子女编辑

  • 陸長生,陸納子,陸納亦十分疼愛他,但比陸納早死。

嗣子编辑

  • 陸道隆,陸納弟弟之子,因為陸納在陸長生死後再無子嗣,故過繼給陸納。

註釋编辑

  1. ^ 《晉書·孝武帝紀》:「(太元十一年,夏四月)癸巳,以尚書僕射陸納為尚書左僕射,譙王恬為尚書右僕射。」
  2. ^ 《晉書·孝武帝紀》:「(太元十四年)九月庚午,以尚書左僕射陸納為尚書令。」
  3. ^ 《資治通鑑·卷一百七·太元十四年條》:「初,帝既親政事,威權已出,有人主之量。已而溺於酒色,委事於琅邪王道子;道子亦嗜酒,日外與帝以酣歌為事。左右近習,爭弄權柄,交通請託,賄賂公行,官賞濫雜,刑獄謬亂。尚書令陸納望宮闕云歎曰:『好家居,纖兒欲撞壞之邪!』。」
  4. ^ 《晉書·孝武帝紀》:「(太元二十年,春二月)甲寅,散騎常侍、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尚書令陸納卒。」
  5. ^ 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6. ^ 陸納:「明公近云飲酒三升,納止可二升,今有一斗,以備杯杓餘瀝。」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