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陽球(?年-179年10月14日),字方正漁陽郡泉州縣(今天津武清)人。[1]東漢衛尉

陽球
出生 生年不詳
東漢
逝世 179年10月14日
東漢
职业 東漢官員

生平编辑

陽球被舉薦爲孝廉,補任尚書侍郎。陽球熟悉歷史典故,陽球啟奏章奏和處理事務方面,受尚書們的推崇信任。後來出任高唐縣令,但由於陽球刑罰嚴酷苛刻,遭郡守收捕治罪,此時正好遇赦免而免罪。[2]

九江平亂编辑

陽球被徵辟到司徒劉寵幕府內,經過考核,成績優秀、名列前茅。九江郡山中盜賊四起,幾個月下來都沒有平息。三府(太尉、司徒、司空)上奏陽球有處理奸賊的才能,於是陽球任爲九江太守。陽球上任後,馬上設下計謀,平定了九江的盜賊,還將郡裏作奸犯科的官吏們逮捕處死[3]

熹平六年(公元177年),時任平原國相的陽球被控告過於嚴刑酷罰,被徵召回洛陽,交往廷尉治罪。漢靈帝以陽球擔任九江太守時討伐盜賊有功,特別下令赦免他,任命陽球為議郎。[4]

陽球升任將作大匠,後來因事獲罪。不久被任命為尚書令。上奏罷鴻都文學[5]但沒有被理會。[6]

公報私仇编辑

陽球任將作大匠時,當時蔡邕與大鴻臚劉郃素來不和,蔡邕的叔父衛尉蔡質和陽球有嫌隙。陽球是中常侍程璜女婿。程璜教唆他人用匿名信誣告「蔡邕、蔡質多次有私事拜託劉郃,但都被劉郃拒絕,所以蔡邕懷恨在心,打算中傷劉郃。」於是漢靈帝下詔,命尚書傳喚蔡邕詢問情況。蔡邕上書說:「臣實在愚昧,沒有去顧慮到日後的禍害,陛下不念忠臣直言,加以掩蔽保護,反倒是一有人誹謗,就懷疑和責怪。臣今年已經四十六歲,孤立於一身,寄託忠臣而顯名,即便身死也有餘榮,但陛下恐怕從此無法聽到真實的直言!」結果,蔡邕、蔡質被逮捕,被收押到洛陽的監獄。有人以「公報私仇,打算謀害大臣,有大不敬罪,應斬首,並將屍體棄置街頭示眾。」彈劾上奏,中常侍呂強,憐憫蔡邕被冤,盡力為他求情,漢靈帝也回想起蔡邕的密封奏章,下詔免除蔡邕的死刑,但蔡邕連同家屬一起被髡髮,流放到朔方郡,而且就算有赦令也不能赦免。陽球派刺客追殺蔡邕,但所有的刺客都被蔡邕的高義感動,放棄刺殺。陽球又賄賂并州刺史、朔方郡太守,讓他們毒害蔡邕,他們反將實情告訴蔡邕,讓蔡邕戒備,蔡邕得以倖免於難。[7]

對抗宦官编辑

中常侍王甫曹節等人奸虐弄權,朝廷內外都不插手,陽球曾經拍着大腿氣憤說:「如果我陽球當上司隸校尉,哪會容得下曹節這幫惡徒?」光和二年(公元179年),陽球升任司隸校尉[8]

四月,王甫在家裡休息,段熲因發生日食而對自己提出彈劾。陽球入宮謝恩,趁機向漢靈帝彈劾王甫、段熲、中常侍淳于登袁赦等人的罪狀。將王甫、段熲等人和王甫的養子、永樂少府王萌,沛相王吉通通逮捕,收押在洛陽監獄。陽球親自審問他們,將五種酷刑(鞭、箠、灼、徽、纆)[9]通通用上。王萌曾經擔任過司隸校尉,王萌對陽球請求說他們父子當然應該被誅殺,但請陽球看在和王萌前後同官的份上,讓王甫少受點苦刑。陽球說:「你已是罪惡滿盈,即便死亡也無法抵償你的罪過,少跟我說什麼前後同官,請求寬恕你父親?」王萌便大罵說:「您以前侍奉我們父子,就像奴才,奴才敢膽敢反抗主子!今日您落井下石,將來會有報應。」陽球命從人用泥土塞住王萌的嘴巴,王甫父子在受到殘酷的拷問後死於杖下。段熲後來也自殺。陽球將王甫的屍體剖成幾塊放在夏城門示眾,張貼公告說:「這是賊臣王甫。」沒收了王甫的財產,並將王甫的家屬流放到比景縣[10]

陽球將王甫誅殺後,打算按照順序,彈劾曹節等人,陽球跟中都官從事說:「暫且先除去權貴大奸,再議除其他奸臣。公卿中的豪強,像袁姓家族那一群小夥子,您這位從事自己處理,不需要我這位校尉動手!」權貴們知道這件事後,都惴惴不安。曹節等人也不敢回家。恰逢漢順帝的妃子虞貴人去世,舉行葬禮,文武百官送葬回城,曹節看見分散的王甫屍體被棄在路旁,打算反抗陽球,於是曹節進宮向漢靈帝說:「陽球過去本是一個暴虐的酷吏,三府曾經對他彈劾,應將他免官。但因他任九江太守時的功勞,才再任命他做官。犯過罪的人,都喜歡胡作非為,不應該讓他待在司隸,放任他的殘忍暴虐。」於是漢靈帝調任陽球為衛尉。當時,陽球正在祭拜陵墓,曹節勒令尚書令召見陽球,不得耽擱。陽球急迫被召,請求面見漢靈帝,說他自己沒有清高的德行,被漢靈帝委與鷹犬一樣的重任。認為前些時誅殺的王甫、段熲,不過是幾條狐狸,不足以佈告天下。希望漢靈帝能讓他再任職一個月,他一定會讓豺狼鴟梟的奸臣認罪。說完又向漢靈帝叩頭請求,叩到出血。陽球被漢靈帝身旁的人斥責說:「衛尉膽敢違抗聖旨!」,斥罵了兩三次,陽球只得接旨。[11]

司徒劉郃與陽球商議逮捕拷問張讓、曹節,曹節等人知道後,一同誣告劉郃等人。[12]

十月十四日,劉郃、陳球劉納、陽球都被逮捕入獄,在獄中被處死。[13]陽球妻兒則被流放邊疆。[14]

性格编辑

陽球會擊劍,學習騎射。性情嚴厲,喜歡申韓學說。有位郡吏侮辱陽球的母親,陽球便召集十幾個年輕人,殺了那名郡吏,滅了他全家,因此而出名。[15]

評價编辑

  • 范曄:自中興後,法網嚴謹,受官吏迫害的,跟前朝相比比較少,而宦官與外戚,侵害天下。所以導致陽球將王甫的屍首分屍,張儉剖曹節的墓。這樣的事情,雖然洩憤,爲大家所稱快,但也過於殘酷啊。(自中興以後,科網稍密,吏人之嚴害者,方於前世省矣。而閹人親婭,侵虐天下。至使陽球磔王甫之屍,張儉剖曹節之墓。若此之類,雖厭快眾憤,亦云酷矣!)《後漢書·酷吏列傳
  • 趙翼:陽球奏誅宦官王甫等,剛正嫉惡,不避權勢,自當與李固杜喬等同傳,乃列之酷吏,可乎?《陔餘叢考·卷五

參考資料编辑

  1. 後漢書·陽球傳》:陽球字方正,漁陽泉州人也。家世大姓冠蓋。
  2. 後漢書·陽球傳》:初舉孝廉,補尚書侍郎,閒達故事,其章奏處議,常為台閣所崇信。出為高唐令,以嚴苛過理,郡守收舉,會赦見原。
  3. 後漢書·陽球傳》:辟司徒劉寵府,舉高第。九江山賊起,連月不解。三府上球有理奸才,拜九江太守。球到,設方略,凶賊殄破,收郡中奸吏盡殺之。
  4. 資治通鑑·卷五十七》:平原相漁陽陽球坐嚴酷,征詣廷尉。帝以球前為九江太守討賊有功,特赦之,拜議郎。
  5. 後漢書·陽球傳》:遷將作大匠,坐事論。頃之,拜尚書令。奏罷鴻都文學
  6. 後漢書·陽球傳》:書奏不省。
  7. 資治通鑑·卷五十七》:初,邕與大鴻臚劉劉郃素不相平,叔父衛尉質又與將作大匠陽球有隙。球即中常侍程璜女夫也。璜遂使人飛章言「邕、質數以私事請托於郃,郃不聽。邕含隱切,志欲相中。」於中詔下尚書召邕詰狀。邕上書曰:「臣實愚戇,不顧後害,陛下不念忠臣直言,宜加掩蔽,誹謗卒至,便用疑怪。臣年四十有六,孤特一身,得託名忠臣,死有餘榮,恐陛下於此不復聞至言矣!」於是下邕、質於雒陽獄,劾以「仇怨奉公,議害大臣,大不敬,棄市。」事奏,中常侍河南呂強愍邕無罪,力為伸請。帝亦更思其章,有詔:「減死一等,與家屬髡金甘,徙朔鉗方,不得以赦令除。」陽球使客追路刺邕,客感其義,皆莫為用。球又賂其部主,使加毒害,所賂者反以其情戒邕,由是得免。
  8. 後漢書·陽球傳》:時,中常侍王甫、曹節等奸虐弄權,扇動外內,球嘗拊髀發憤曰:「若陽球作司隸,此曹子安得容乎?」光和二年,遷為司隸校尉。
  9. 胡三省注資治通鑒·卷四十五》:五毒,四肢及身備受楚毒也;或云,鞭、箠、及灼及徽、纆爲五毒。
  10. 資治通鑑·卷五十七》:時甫休沐里舍,熲方以日食自劾。球詣闕謝恩,因奏甫、熲及中常侍淳于登、袁赦、封日羽等罪惡,辛巳,悉收甫、熲等送洛陽獄,及甫子永樂少府萌、沛相吉。球自臨考甫等,五毒備極;萌先嘗為司隸,乃謂球曰:「父子既當伏誅,亦以先後之義,少以楚毒假借老父。」球曰:「爾罪惡無狀,死不滅責,乃欲論先後求假借邪!」萌乃罵曰:「爾前奉事吾父子如奴,奴敢反汝主乎!今日臨坑相擠,行自及也!」球使以土窒萌口,箠撲交至,父子悉死於杖下;熲亦自殺。乃僵磔甫尸於夏城門,大署榜曰:「賊臣王甫。」盡沒入其財產,妻子皆徙比景。
  11. 資治通鑑·卷五十七》:球既誅甫,欲以次表曹節等,乃敕中都官從事曰:「且先去權貴大猾,乃議其餘耳。公卿豪右若袁氏兒輩,從事自辦之,何須校尉邪!」權門聞之,莫不屏氣。曹節等皆不敢出沐。會順帝虞貴人葬,百官會喪還,曹節見磔甫屍道次,慨然抆淚曰:「我曹可自相食,何宜使犬舐其汁乎!」語諸常侍:「今且俱入,勿過裡捨也。」節直入省,白帝曰:「陽球故酷暴吏,前三府奏當免官,以九江微功,復見擢用。愆過之人,好為妄作,不宜使在司隸,以騁毒虐。」帝乃徙球為衛尉。時球出謁陵,節敕尚書令召拜,不得稽留尺一。球被召急,因求見帝,叩頭曰:「臣無清高之行,橫蒙鷹犬之任,前雖誅王甫、段熲,蓋狐狸小丑,未足宣示天下。願假臣一月,必令豺狼鴟梟各服其辜。」叩頭流血。殿上呵叱曰:「衛尉扞詔邪!」至於再三,乃受拜。
  12. 後漢書·陽球傳》:其冬,司徒劉郃與球議收案張讓、曹節,節等知之,共誣白郃等。
  13. 資治通鑑·卷五十七》:冬,十月,甲申,劉郃、陳球、劉納、陽球皆下獄死。
  14. 後漢書·陽球傳》:遂收球送洛陽獄,誅死,妻、子徙邊。
  15. 後漢書·陽球傳》:球能擊劍,習弓馬。性嚴厲,好申、韓之學。郡吏有辱其母者,球結少年數十人,殺吏,滅其家,由是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