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風三型反艦飛彈

中華民國超音速反艦飛彈

雄風三型反艦飛彈中山科學研究院開發的超音速反艦飛彈,因可大幅壓縮目標艦的反應時間而被媒體譽為「航艦殺手」。此種飛彈被廣泛部署於中華民國海軍的水面艦艇與海鋒大隊的飛彈發射陣地[3]海巡署安平級巡防救難艦亦可基於「平戰轉換」之基礎,裝載此種飛彈以配合海軍執行反水面作戰任務。[4]

雄風三型反艦飛彈
Hsiung Feng III Anti-Ship Missile Display in Chengkungling 20111009a.jpg
HF-3 ASCM fired from TEL system.jpg
类型超音速反艦飛彈
原产地 中華民國
服役记录
服役期间2014年-至今
使用方 中華民國海軍
生产历史
研发者中山科學研究院
研发日期1997-2005
基本规格
重量1,500公斤[1]
长度6.1公尺[1]
直径46 cm(18英寸)[1]

发动机固體火箭助推器
液態燃料衝壓發動機
作战范围150公里[2]
速度2.5馬赫
制导系统慣性導航+主動雷達導引
发射平台成功級巡防艦
錦江級巡邏艦
沱江級巡邏艦
安平級巡防救難艦
機動飛彈發射車

發展编辑

緣起编辑

1970年代末期,中華民國國軍勝利女神飛彈已無法應對當時的威脅,美國政府也因為剛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而拒絕出售愛國者飛彈,中山科學研究院遂啟動自行研製防空飛彈系統的計畫。在時任中科院長黃孝宗的領導下,中科院飛彈火箭研究所(簡稱二所)於1981年2月成立了專責研發防空飛彈系統的「天弓計畫室」,負責推動兩個開發計畫:[5]

為此,中科院於1984年在美國馬夸特(Marquardt)公司幫助下建造用於測試衝壓發動機的高熵風洞,又從美國沃特公司英语Ling-Temco-Vought獲得了空射冲压发动机(Air Launched Low Volume Ramjet,ALVRJ)與超音速戰術飛彈(Supersonic Tactical Missile,STM)的相關技術。然而此種飛彈在設計時僅考慮攻擊地面及海面目標的需求,需重新設計部分結構才可將其修改為防空飛彈,而中科院二所始終無法克服衝壓發動機燃燒不穩定的問題,導致衝壓式防空飛彈案於1990年遭終止,天弓二型防空飛彈也改採固體火箭發動機作為動力來源。[6]

擎天載具编辑

在衝壓式防空飛彈案終止後,中科院二所另於1990成立了「擎天計畫室」以延續對衝壓發動機的研究,並用現有技術生產了數枚「擎天Mk-1」載具以進行助推火箭、衝壓發動機與控制系統的測試,另驗證其高空巡航、掠海飛行及高G水平轉彎的能力。然而擎天Mk-1採用尾部掛載式的助推火箭,其長度超過了彈體的一半,不利於運輸與儲存,中科院遂在此基礎上研發採用側掛式助推火箭的擎天Mk-2載具。經過多項測試後,二所於1996年進行了代號為「擎天五號」的改良型擎天Mk-2試射,擎天五號也於該次試驗中成功以數公尺高的終端彈道命中靶標。至此,擎天載具的測試宣告初步完成,擎天計畫室也被併入負責研發反艦飛彈的雄風作業室,雄風三型反艦飛彈的研發計畫正式啟動。[5]

測試與服役编辑

1997年,雄風三型反艦飛彈進行了首次飛行測試,並在2004年完成了研發測試評估(Development Test and Evaluation,DT&E)。首批測試用的雄風三於2004年底至2005年初被裝上成功軍艦[7],海軍隨後於2005年完成了作戰測試評估(Operational Test & Evaluation , OT&E)。[8]

雄風三型反艦飛彈於2007年10月的中華民國國慶日閱兵上正式對外公開[9],量產預算也於同年底以「追風專案」為計劃名編入年度國防預算,預計於2007至2014年間以新台幣118億9,300萬的預算量產並部署120枚艦射型雄風三。[10]此批雄風三於2014年宣告進入完全戰備階段(Full Operational Capability , FOC)[11],陸射型雄風三也於2017年以「機動飛彈車」為名編列136億元的預算進行量產。[12]由於國軍對飛彈的需求逐步增加,中科院也於2018年開始興建各式飛彈的量產廠房,使雄風三型反艦飛彈的產量由每年20枚提升至70枚。[13]

增程型编辑

體積更大、射程更遠的增程型雄風三自馬英九政府時期即開始研發,並在蔡英文政府時期正式以「磐龍計畫」為名建案,預計生產60枚射程達400公里的增程型雄風三。[14]中科院隨後在2017年-2019年間進行了多次實彈試射[15],量產預算則於2021年通過的「海空戰力提升計畫採購特別條例」中正式編列。[16]

空射型编辑

軍方相關官員指出,繼艦射型、陸射型雄三飛彈之後,中科院現正積極研製與測評空射型雄三飛彈,藉以強化IDF戰鬥機的反艦戰力,空射型雄三飛彈彈體較現役的艦射型、陸射型縮小,重量減輕,可比照萬劍彈模式掛載在IDF戰鬥機的機翼下方,在空中對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大型水面艦艇進行遠距精準攻擊。

據指出,萬劍彈的重量約為800至900公斤之間,而現役艦射型、陸射型雄三飛彈重量約在1300至1400公斤之間,若要掛載在IDF戰鬥機機翼下方,空射型雄三飛彈的重量,勢必要減至1000公斤以下,才能減輕IDF戰鬥機的承載負荷,但彈體縮小丶重量減輕的同時,空射型雄三飛彈的射程自然會較艦射型、陸射型的射程來的短。

中科院及空軍過去曾以AT-3自強號高級教練-輕攻擊機研改的A-3雷鳴號攻擊機以及IDF戰鬥機,配掛空射型雄二飛彈進行對地、對海的實彈射擊驗證,測評結果認為這兩型機都達到配備及射擊空射型雄二飛彈的要求,但空軍最後在多方考量下並未採購空射型雄二飛彈。

官員表示,中科院近年來在雄風飛彈系統上不斷精進研改,加上IDF戰鬥機已全數完成性能提升,因此以強化版的IDF戰鬥機搭配空射型雄三飛彈,能力已不成問題,目前相關研製任務已進入新的階段,中科院部分已完成大部分的測評工作,後續將交由空軍進行作戰測評,若各項測評結果符合空軍需要,最快將在2022年年底進行少數量的先導型空射型雄三飛彈的量產工作。

此外,為迎接天弓三型防空飛彈、雄風二型及三型反艦飛彈、海劍二防空飛彈系統等國造飛彈系統在民國112年進入量產高峰期,中科院的飛彈量產廠房工程,將在2022年6月之前全數完工,相關官員指出,屆時將邀請總統主持產廠房啟用儀式。[17][18][19][20]

事故编辑

誤射编辑

2016年7月1日上午8點15分,隸屬於中華民國海軍131艦隊的金江軍艦(PGG-610)因人員操作不當而誤射一枚戰備用雄風三型反艦飛彈。該彈在飛行2分鐘後以彈頭上的尋標器對模擬目標海域進行搜索,並擊中了離虛擬目標點1.9海里的高雄籍漁船「翔利昇」號,導致船長黃文忠死亡,另外三名船員受傷。[21]

此事發生後,國防部向受害者家屬支付了新台幣3,484萬元的國家賠償金[22],另有有7名海軍官員受處分,其中金江艦長、兵器長、射控士官長與誤射的飛彈中士被移送法辦。[23]中山科學研究院也重新設計了雄三飛彈的發射程序與設備的操作介面,以防止未來再次發生誤射事故。[24]

脫靶编辑

  • 2011年6月28日,一枚預量產型雄三飛彈在例行演習中脫靶。國防部表示其原因為尋標器伺服介面板失效。[25]
  • 2013年,中科院與海軍在雄三的作戰測評階段隨機抽選5枚已生產的彈體進行試射,其中一枚未能命中目標。[26]
  • 2017年6月23日,一枚雄三飛彈在彈體兩側的助推火箭脫離後即衝入海中。中科院人員表示該彈為瑕疵彈,並對海軍的雄三進行全面檢測。[27]

圖集编辑

另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張誠. 張誠/研發「空射型雄三飛彈」 打造遠距進擊力!. ETtoday雲論. 2019-10-03 [2022-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7). 
  2. ^ 羅添斌. 射程400公里增程雄三2023年量產 台灣本島外島部署壓制共軍. 自由時報. 2022-01-15 [2022-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16). 
  3. ^ 朱明. 【獨家】多重阻嚇解放軍 中科院實測天弓、天劍與雄風系列「新三彈」. 上報. 2017-01-09 [2022-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7). 
  4. ^ 洪哲政. 海軍海巡擬定「600噸級戰時運用暨平戰轉換執行計畫」. 聯合新聞網. 2021-04-21 [2021-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4). 
  5. ^ 5.0 5.1 宮常. 絕密的毒蝎反擊利器─擎天載具之捶妖計畫. 全球防衛雜誌 (軍事家—全球防衛雜誌社). 2003-09, (229): 62-71. 
  6. ^ 高智陽. 中科院秘密武器—雄三研發秘辛 (PDF). 全球防衛雜誌 (軍事家—全球防衛雜誌社). 2007-11, (279): 34-38 [2013-02-1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9-09-02). 
  7. ^ 梅復興, "Supersonic ASCM Equips Frigate," Taiwan Defense Review, August 10, 2006.
  8. ^ 雄風三型超音速反艦飛彈. 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 [2022-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9. ^ 閱兵重現台北城 同慶操演慶雙十:2007年國慶日國防表演特報. 全球防衛雜誌 (軍事家—全球防衛雜誌社). 2007-11-01, (279): 24-33. 
  10. ^ 周思宇. 試射命中靶艦 雄三、弓三將量產. 自由時報. 2014-12-03 [2022-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02). 
  11. ^ 朱明. 完成海軍戰評 雄三飛彈進入完全戰備. 風傳媒. 2014-11-24 [2022-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29). 
  12. ^ 洪哲政. 蟠龍彈戰測飛400公里 增程型雄三傳海軍滿意. 聯合新聞網. 2017-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27). 
  13. ^ 立法院議案關係文書 院總第 887 號 政府提案第 17650 號之 3 (PDF). 中華民國立法院. 2022-02-11 [2022-05-2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2-04-27). 
  14. ^ 羅添斌. 中科院執行「磐龍計畫」 雄三射程增至400公里. 自由時報. 2017-11-28 [2022-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15. ^ 朱明. 2021年雄三增程型超音速反艦飛彈量產及部署 射程北到中國浙江、南到廣東外海. 上報. 2019-12-28 [2022-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7). 
  16. ^ 洪哲政. 國防部證實「磐龍」反艦飛彈將服役 「雄昇」有兩款. 聯合新聞網. 2022-04-20 [2022-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05). 
  17. ^ 鎖定解放軍航母與大型艦艇 國防部擬研發空射型「航母殺手」. 自由時報電子報. 
  18. ^ 中科院測評空射型雄三飛彈 彈體縮小丶重量減輕由IDF戰機掛載. 自由時報電子報. 
  19. ^ 【雄鷙專案】雄三空射型反艦飛彈研製5年拼戰備 成IDF戰機制海利器. 上報UP MEDIA. 
  20. ^ 【借鏡俄烏】雄三陸基增程型+空射型反艦飛彈 提前量產部署抗中威逼. 上報UP MEDIA. 
  21. ^ 尹俞歡. 林全證實 海軍飛彈誤射擊中漁船造成一死三傷. 風傳媒. 2016-07-01 [2016-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2). 
  22. ^ 李蘇竣. 雄三飛彈誤射 受害者獲國賠3,484萬. 新頭殼newtalk. 2016-11-16 [2022-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30). 
  23. ^ 王勇超. 誤射雄三飛彈懲處名單 七人記過. 蘋果新聞網. 2016-07-01 [2016-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6). 
  24. ^ 呂欣憓. 避免雄三誤射再發生 擬增發射密碼程序. 中央通訊社. 2016-07-24 [2016-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25). 
  25. ^ 曾依璇. 雄三失效 國防部:尋標器問題. 中央通訊社. 2011-06-28 [2022-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7). 
  26. ^ 朱明. 完成海軍戰評 雄三飛彈進入完全戰備. 風傳媒. 2014-11-24 [2022-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29). 
  27. ^ 羅添斌. 雄三飛彈射擊凸槌 軍方要求檢討缺失. 自由時報. 2017-07-23 [2022-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0). 
  中華民國飛彈
反艦飛彈 巡弋飛彈 短程弹道导弹 中程弹道导弹
雄風一 · 雄風二 · 雄風三 雄二E · 萬劍飛彈 · 雲峰飛彈 青鋒飛彈 天馬飛彈
反戰車飛彈 反輻射飛彈 空對空飛彈 防空飛彈
昆吾飛彈 天劍二A 天劍一 · 天劍二 天弓一 · 天弓二 · 天弓三 · 捷羚 · 海劍羚 · 陸劍二 · 海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