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加达邮报

印尼的英文日報

《雅加達郵報》(英語:The Jakarta Post)是印度尼西亚一份英文日報,總部位於首都雅加達,由PT Niskala Media Tenggara主办。

雅加達郵報
The Jakarta Post
The Jakarta Post logo 2016.svg
The Jakarta Post, 2020-10-06.jpg
2020年10月6日《雅加達郵報》頭版
類型日報
版式大報
擁有者PT Niskala Media Tenggara
創辦人阿里·穆爾多波英语Ali Murtopo林綿基英语Jusuf Wanandi穆罕默德·胡多里英语Muhammad Chudori
編輯內扎爾·帕特里亞(Nezar Patria)
創刊日1983年4月25日
总部 印尼雅加達紅牌西路142-143號
(Jl. Palmerah Barat 142–143
Jakarta, Indonesia)
ISSN0215-3432
網站www.thejakartapost.com

《雅加達郵報》由印尼前新聞部長阿里·穆爾多波英语Ali Murtopo和政治家林綿基英语Jusuf Wanandi倡議成立,在1983年4月25日創刊,起初是4家印尼媒體的協作項目,廣告數量不多,需要花數年時間來增加銷量。1991年更換主編後,該報轉而支持民主運動,更敢於評論政治議題。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後,《雅加达邮报》是印尼僅存的數家英文報社之一。如今,該報每日發行量约为4万份。

《雅加達郵報》是印尼主要的英文日報,也是亞洲新聞聯盟的成員,曾獲得多項新聞獎。該報被譽為海內外記者的訓練場,分為紙本版和網絡版,另闢有副刊《J+》,在星期六出刊。《雅加達郵報》的受眾是外國人和學歷較高的印尼人,來自該國中產階級的訂閱者也有增加的趨勢。

歷史编辑

創立與演化编辑

1980年代初,印尼有兩份英文日報,一份名為《印尼時報》(Indonesia Times),另一份名為《印尼觀察家報》(Indonesian Observer[1],可是公眾對這兩份現有報紙的看法不好;而時任新聞部長阿里·穆爾多波英语Ali Murtopo和政治家林綿基英语Jusuf Wanandi目睹外國新聞媒體中對印尼的明顯偏見,感到失望[2]。他們決定刊行一份新的英文報紙。兩人一致決定遊說一組互相競爭的印尼文報社(獲專業集團黨支持的《專業之聲》、天主教徒擁有的《羅盤報英语Kompas》、基督新教徒擁有的《希望之光英语Sinar Harapan》和《時代英语Tempo (Indonesian magazine)》周刊)贊助這份嶄新的報章,以保障報章的信譽[2]。當時《雅加達郵報》志在成為一份優質英文報紙,就像新加坡的《海峽時報》、泰國的《曼谷郵報》和馬來西亞的《新海峽時報英语New Straits Times》一樣[3]

林綿基創立PT Bina Media Tenggara這家公司來支援報紙發行[4],及後他又花了數個月接洽在目標報社舉足輕重的人物。《羅盤報》要求把報社25%的股權授予他們,以使他們處理報社日常的商業運作,諸如刊印、發行、廣告等事務。這樣的話他們才會合作。《時代》願意協助報社管理,並以報社15%的股權為其酬勞。《希望之光》也獲得報社的股權,該報員工薩巴姆·夏基安英语Sabam Siagian則獲聘為《雅加達郵報》首任主編。另外,當時剛接任新聞部長的哈爾摩格援助報紙的創刊工作,又替報社申辦執照,並獲得5%的股息。創刊經費總計達5億印尼盾(當時相等於70萬美元)[5]。該報首任總經理安塔拉通訊社英语Antara (news agency)前任記者穆罕默德·楚多利英语Muhammad Chudori,他和林綿基等人一樣是報章的共同創辦人[6]

此外,《希望之光》報社的股權份額和報紙出版商問題等其他細節都在1983年3月一場在林綿基的辦事處舉行的會議中議決[7]。首期《雅加達郵報》在下一個月的25日刊行,總計8版[8]。新報社的編輯部位於《羅盤報》原洗衣間,那是一座一層高的倉庫;首批員工要手動排版,把皮卡刻度尺(pica poles)當作直尺使用[9]。創刊後頭幾個月,報社編輯把以前印尼媒體刊登的報導重新翻譯並刊登,後來外國通訊社轉載了這些報導。當時《雅加達郵報》刊登的原創報導很少,因為最初編者不想應對蘇哈托新秩序政府的新聞審查制度[10]

《雅加達郵報》創刊初年,難以招徠廣告客戶,甚至出現了沒有廣告的《郵報》[11]。不過發行量卻急劇上升,從1983年8657份升至1988年17480份。報社本來希望《郵報》創刊三年後便能轉虧為盈,可是1980年代初期經濟不景英语Early 1980s recession,令創刊經費全被耗盡。最後報社在1985年從股東手中獲得一筆免息貸款,總值7億印尼盾。後來廣告逐漸增加,到了1988年,《雅加達郵報》終於能夠獲利[12],並被認為是印尼一份很有信譽的報紙[13]

日趨活躍编辑

《時代》前主編蘇山托·普佐瑪托諾印度尼西亚语Susanto Pudjomartono在1991年8月1日出任《雅加達郵報》主編,接替調任印尼駐澳洲大使英语Indonesia's ambassador to Australia的夏基安。由普佐瑪托諾領導的《郵報》開始多刊登原創報導,少做翻譯報導;報社也告訴記者要更加主動,參與報社的日常運作[14]。政治上,該報也顯得更為敢言,和《時代》一樣偏向支持民主[14][15]。報社很快就運用《羅盤報》的撥款,興建兩層高新大樓,以供報社應用[16],報紙內容也增至12版[17]

《雅加達郵報》在1994年與英國通訊社路透社和美國的Dialog資訊服務英语Dialog Information Services簽訂發行協議,令《郵報》報導傳到海外的過程更為容易[18]。到了1990年代中期,該報設立工作坊,以協助新入職而在印尼以外出生的員工學習印尼文化[19]。及至1998年12月,《雅加達郵報》發行量已達4,1049份[18],是亞洲金融風暴後碩果僅存的印尼英文日報之一[20];金融風暴使6家英文報社倒閉[21]。當年,該報亦成為亞洲新聞聯盟的創會會員[22]

 
《雅加達郵報》標誌(使用至2016年3月31日)

由億萬富翁李白英语James Riady出資籌辦的《雅加達環球報英语Jakarta Globe》在2008年11月創刊,《雅加達郵報》因此面臨競爭,這件事可以說成是「敲響警鐘」[21]。數名《雅加達郵報》記者離職,加入《雅加達環球報》的編採團隊,而《雅加達環球報》創刊時的每日發行量是40,000份。邁雅塔瑪·蘇瑞奧迪寧拉特(Meidyatama Suryodiningrat)自2010年8月起出任該報主編[23],直到2014年1月仍然在職[24]

版本與其他刊物编辑

週日版编辑

《雅加達郵報》的週日版在1994年9月18日創刊。週日版的新聞報導比平日版本更深入,也包括了平日版本不會刊登的娛樂環節和小說[25]

網上版编辑

《雅加達郵報》設有網上版,它不僅收錄了刊印版《雅加達郵報》的報導,還有僅能在該報網頁瀏覽的免費報導。網上版也設有按照時事動向而不斷變更的新聞快報。該報希望能把該報刊印版創刊以來所有報導錄入網站;截至2011年,該報電子版新聞報導至少有5,0000篇,最早的報導可追溯到1994年6月[26]

峇里日報编辑

《雅加達郵報》報社得知該報有4,900名讀者住在峇里島,故此在2012年4月9日創辦《峇里日報》,每期四版,在峇里島印刷[27]

市場编辑

《雅加達郵報》的目標受眾是印尼商人、學歷高的印尼人和外國人[28][8]。在1991年,該報有62%的讀者是外國僑民。該報在普佐瑪托諾擔任總編期間開始吸納更多印尼讀者[16]。截至2009年 (2009-Missing required parameter 1=month!),該報讀者達4,0000人,當中大約一半是印尼中產人士[21]。截至2018年,該報的網上訂閱費用為每月11美元,刊印版的費用為每月12美元。[29]

版面編排、報導風格编辑

《雅加達郵報》是一份大報。頭版設有報導索引,並刊登一個名為「奇異世界」(This Odd World)的短篇奇聞欄目。生活版內刊8篇漫畫,所用圖像、圖片比同時的印尼媒體還要多。該報社評往往比其他印尼報紙的社評短[10]

《雅加達郵報》以倒金字塔結構為報導格式,即是報導以新聞重點起首[13];在1980年代,很多印尼報紙都把導言英语Lead paragraph放在報導後方[8]路透社編輯比爾·塔蘭特(Bill Tarrant)[30]將此現象歸因於英文和印尼文不同的寫作風格:英國人寫文章喜歡應用主動式和直接陳述句,而印尼文行文語氣有禮貌,喜歡用被動式,措辭也較為委婉[19]。林綿基曾就此說過:「你不能用爪哇文的方法,以英文吹牛。」(You cannot bullshit in English, like the Javanese way.)[13]

反響编辑

紐約時報》記者彼得·捷靈(Peter Gelling)指出,對於當地記者而言,《雅加達郵報》儼如「訓練營」,該報社也開設實習計劃。在2009年,有6名彭博通訊社記者曾在《雅加達郵報》擔任記者[21]

印尼記者協會(Persatuan Wartawan Indonesia)在2006年認定《雅加達郵報》是其中一份能好好秉持新聞道德及標準英语journalism ethics and standards的印尼報紙;《羅盤報》和《印尼郵報英语Jawa Pos Group》也得到這樣的評價[31]。該報關於外國政局的報導獲評為準確、體現學養、分析良好,故此在2009年1月獲得阿丹·馬力克獎(Adam Malik Award)[32]。一年後,該報3名記者憑著關於文化、法律和政治領域的優秀攝影作品而獲印尼煙草公司三寶麟英语Sampoerna頒授阿迪瓦塔獎(Adiwarta Award)[33]

腳註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