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宾 (杂志)

美國社會主義雜誌

雅各宾》(英語:Jacobin)是一份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美国社会主义英语American Left杂志,该份杂志刊载政治、经济学及文化相关的文章。截止2021年,《雅各宾》的发行量达每期7万5千份,每月约有3百万读者阅读这份刊物的电子版[1]

雅各宾
Jacobin
Jacobin Logo.svg
《雅各宾》杂志的标志
出版者巴斯卡尔·桑卡拉英语Bhaskar Sunkara
类别政治文化
发行周期季刊
实际发行量7万5千份[1]
滞销量超过3百万(线上版,每月统计)[1]
首发日期2010年
创刊地区美国
总部所在地纽约
语言英语
网站jacobinmag.com
ISSN2158-2602

历史编辑

《雅各宾》于2010年9月开始发行电子版[2],此后不久开始发行纸质版[3]。创刊人巴斯卡尔·桑卡拉英语Bhaskar Sunkara将《雅各宾》描述为一份激进出版物英语Radical media,“主要面向不太受冷战范式束缚的年轻一代,而冷战范式今日仍然束缚着像《异见英语Dissent (American magazine)》和《新政治英语New Politics (magazine)》这样的老左派刊物。我们今天需要面对20世纪老左派实践中产生的问题,而不仅仅是把他们放在桌子上讨论一番”[4]

2014年,桑卡拉称这份杂志的目的是创造一个能将坚定的社会主义政治与《国家》和《新共和》这类杂志所具有的亲和力相结合的杂志[5],他也将《雅各宾》与国际社会主义组织的《社会主义工人报英语Socialist Worker》和《国际社会主义评论英语International Socialist Review (1956)》以及一些更小的左派团体面向党员和革命社会主义者的出版物进行了对比,在寻求比这些刊物更广泛的受众的同时,他希望仍将杂志固定在马克思主义的角度。在2018年的一场采访中,桑卡拉称他打算让《雅各宾》在当代左翼中发挥类似于《國家評論》在战后右翼中发挥的作用,即“将人们凝聚在一套思想周围,并以其与主流的自由主义交互”[6]

随着伯尼·桑德斯于2016年宣布参与竞选美国总统英语Bernie Sanders 2016 presidential campaign带来的对左派思想的关注,《雅各宾》的知名度不断提升,订阅量从2015年夏天的1万份增至2017年第一期的3.2万份,其中有1.6万份新订阅是在唐納·川普当选后的两个月内增加的[6]

2016年下半年《雅各宾》杂志的编辑团队宣布成立工会,成立之初总计包括7名成员。一位副编辑、工会的联合主席解释说,《雅各宾》杂志直到最近才有足够的全职成员来支持工会的成立[7][8]

2017年春,《雅各宾》宣布开办一份具备同行评审的期刊,该份期刊被命名为《催化剂:理论与战略期刊》(Catalyst: A Journal of Theory and Strategy)。2020年,期刊宣布订阅者达到5千名。今日,该份期刊的编辑组为包括纽约大学维维克·齐贝尔英语Vivek Chibber在内的一个小编辑团队[9]

2018年11月,《雅各宾》开始发行意大利语版。桑卡拉将意大利语版的经营模式描述为“典型特许经营模式”,由英语版提供出版和编辑建议,并抽取一小部分收入,但在其他方面给予意大利语版自主权[6]。2019年开始发行巴西葡萄牙语版[10],2020年开始与曾翻译《雅各宾》的独立媒体《埃达》合作发行德语版[11][12],第一期上登载了对凯文·库纳特英语Kevin Kühnert格蕾丝·布莱克利英语Grace Blakeley的特约采访[11],同年开始发行西班牙语版(《雅各宾拉丁美洲》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13]

2020年4月,《雅各宾》宣布开办YouTube频道,该频道的特色为每周由迈克尔·布鲁克斯英语Michael Brooks (political commentator)安娜·卡斯帕里安英语Ana Kasparian负责的周末特别节目。布鲁克斯于同年7月去世[14][15][16][17]

2020年5月,在伯尼·桑德斯宣布退选后,桑德斯的前顾问、演讲撰稿人戴维·西罗塔英语David Sirota以特约编辑身份加入《雅各宾》[18]。同年,《雅各宾》成为进步国际的附属会员[19]

刊名与标志编辑

《雅各宾》杂志的名字取自塞利尔·莱昂内尔·罗伯特·詹姆斯所著的《黑色雅各宾派:杜桑·卢维杜尔与圣多明各革命英语The Black Jacobins》一书,詹姆斯在书中认为,相比法国大革命中的雅各宾派海地革命中的革命者更接近法国大革命的革命理念[20]。保守派宗教期刊《首要事务英语First Things》曾批评《雅各宾》试图代表杜桑·盧維杜爾,并指出卢维杜尔是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反对在革命后清算之前的奴隶主且曾为种植园制度辩护[21]

《雅各宾》的创意总监雷米克·福布斯称,该杂志使用的“黑色雅各宾”标志的灵感来自于电影《奎马达政变英语Burn!》中的一个场景,具体指代的是尼加拉瓜民族英雄何塞·多洛雷斯·埃斯特拉达英语José Dolores Estrada[22]

撰稿人编辑

《雅各宾》杂志的知名撰稿人包括克里斯汀·戈德塞英语Kristen Ghodsee斯拉沃熱·齊澤克扬尼斯·瓦鲁法基斯希拉里·温赖特英语Hilary Wainwright卡里姆·阿卜杜勒-贾巴尔傑瑞米·柯賓巴勃罗·伊格莱西亚斯·图里翁喬恩·特里克特。桑卡拉曾称他觉得“我们这里的所有作者都多少具备一点社会主义传统”,同时提到杂志也会刊登理念一致的自由派英语Modern liberalism in the United States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文章,他對此解释道:“我们可能会发表自由主义者倡导单一支付者医疗卫生系统的文章,因为这相当于他们呼吁对一个部门进行去商品化,而我们相信应该对政府中的一切部门去商品化,这点上这篇文章与我们的理念一致”。桑卡拉还表示他所了解的撰稿人大多35岁以下,其中“有很多研究生、年轻的兼职教授或终身教授。也有相当多的组织者和工会研究人员[……]还有在非政府组织工作的人,以及关注住房权利的人,等等”[5]

意识形态编辑

《雅各宾》最常被描述为一份民主社会主义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刊物[23][24]。2013年11月,马克斯·斯特拉瑟在《新政治家》上发表的一篇文章称,《雅各宾》“继承了拉尔夫·米利班德的马克思主义思想的衣钵和类似民主社会主义的脉络”[25]尼曼新闻基金会的一份发表于2014年9月的文章称《雅各宾》是一份“民主社会主义思想”的期刊[26]

2013年1月,《纽约时报》刊登了一份简述了桑卡拉身份的文章,同时点评了《雅各宾》出人意料的成功及其与主流自由主义英语Modern liberalism in the United States的交互[27]米歇尔·戈德堡英语Michelle Goldberg在2013年10月发表于《平板英语Tablet (magazine)》的一篇文章中称,《雅各宾》是年轻知识分子对马克思主义重燃兴致的结果[28]。曾为《雅各宾》撰文的杰克·布卢姆加特在2016年2月的一份文章中称,《雅各宾》“将基于数据的分析、马克思主义视角的评论以及不敬但易懂的风格相结合,并以此吸引读者”[29]

2014年发表在《新左翼评论》的一份采访中,桑卡拉列出了一些对《雅各宾》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人与事,包括被他描述为“被低估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普及者”的迈克尔·哈灵顿英语Michael Harrington、受到托洛茨基主义影响的拉尔夫·米利班德利奥·帕尼奇英语Leo Panitch欧洲共产主义的一些理论著作、以及被他称为“第二国际激进派”的弗拉基米尔·列宁卡爾·考茨基[5]

2014年6月8日,《雅各宾》刊登文章揭發人權觀察成員與美國政府官員的關係,質疑此種關係是人權觀察對拉丁美洲左派和右派政府採取差別對待的原因[30]

2016年4月,诺姆·乔姆斯基称《雅各宾》是“黑暗中的一束亮光”[31]

吉姆·克里根在2018年3月发表在《工人周报英语Weekly Worker》的一篇文章中特别强调了《雅各宾》的编辑和作者团队与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之间的关系,同时将该杂志描述为“最接近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左翼的旗舰出版物”,但也不忘强调供稿者立场多样,从“社会民主主义的自由派到公开的革命者”无所不包。这篇文章还提及该杂志编辑立场之间存在一定共性,并将这种共性总结为“强烈反对反共主義”,同时提及该报对美国民主党自行转变为社會民主主義倾向政党所抱持的怀疑态度,而主张成立以群众为基础的独立劳工党。克里根还提到了该杂志对社會黨國際的批评:克里根称,该杂志认为这些政党对于新自由主義緊縮政策负有责任,且该杂志认为北欧模式的社会民主主义道路走不通,资本主义社会的唯一替代品是由激进的劳工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斗争所建立的社会主义社会[32]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About Us. Jacobin. [2021-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7). The print magazine is released quarterly and reaches 75,000 subscribers, in addition to a web audience of over 3,000,000 a month. [印刷版每季度发行一次,有75000名订户,此外每月还有超过3000000的网上读者。] 
  2. ^ This is what you need to know. Bookforum. 2010-09-28 [2011-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20). 
  3. ^ Blumgart, Jake. The Next Left: An Interview with Bhaskar Sunkara. Boston Review. 2012-12-18 [2013-10-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3). 
  4. ^ Sunkara, Bhaskar. No Short-Cuts: Interview with the Jacobin. Idiom magazine. Interview with Stephen Squibb. 2011-03-16 [2011-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1). 
  5. ^ 5.0 5.1 5.2 Sunkara, Bhaskar. Interview: Project Jacobin. New Left Review. 2014, 90: 28–43 [2018-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9) (法语). There are of course Socialist Worker and International Socialist Review which are associated with the International Socialist Organization (ISO), an American Trotskyist group with about 1,000 members.  Note: International Socialist Review commenced 1956; from the 1990s, continued as a publication of Center for Economic Research and Social Change; last issue produced in 2019.
  6. ^ 6.0 6.1 6.2 Baird, Robert P. The ABCs of Jacobin. 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 2019-01-02 [2019-03-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06). 
  7. ^ Marans, Daniel. Workers Unionize At Socialist Magazine 'Jacobin'. HuffPost. 2016-10-19 [2020-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5) (英语). 
  8. ^ James, Brendan. Top Marx: socialist magazine Jacobin's staffers unionize. The Guardian. 2016-10-19 [2020-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5) (英语). 
  9. ^ About Page. Catalyst: A Journal of Theory and Strategy. [2020-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10. ^ Wohlfarth, Tom. Nicht mehr peinlich [不再尴尬]. Neues Deutschland. 2019-12-12 [2020-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5) (德语). 
  11. ^ 11.0 11.1 Hackbarth, Daniel. Raus aus der Nische [走出利基市场]. WOZ Die Wochenzeitung. 2020-05-14 [2020-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德语). 
  12. ^ Hunziker, David. Eine Prise Optimismus, angelsächsische Art [一针见血的乐观主义,盎格鲁撒克逊风的]. WOZ Die Wochenzeitung. 2018-08-23 [2020-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7) (德语). 
  13. ^ Página12. El alcance regional de la revista Jacobin | Una publicación con debates, reflexiones y análisis de coyuntura. PAGINA12. 2021-02-15 [2022-0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4). 
  14. ^ Sunkara, Bhaskar. Remembering Our Friend and Comrade Michael Brooks. Jacobin. 2020-07-20 [2020-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1) (美国英语). 
  15. ^ Warnock, Caroline. Michael Brooks Dead: Popular Host of 'The Michael Brooks Show' Dies Suddenly. Heavy.com. 2020-07-20 [2020-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0) (美国英语). 
  16. ^ Remembering Michael Brooks. YouTube. The Young Turks. 2020-07-20 [2020-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4). 
  17. ^ Wulfsohn, Joseph. Progressives mourn the loss of political commentator Michael Brooks. Fox News. 2020-07-20 [2020-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1). 
  18. ^ David Sirota Joins the Jacobin Team. Jacobin. [2020-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5) (美国英语). 
  19. ^ Jacobin. Progressive International. [2020-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7) (英语). 
  20. ^ Budgen, Sebastian; et al. Jacobin Magazine: entretien avec Bhaskar Sunkara. Revueperiode. 2015-10-19 [2016-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24) (法语). 
  21. ^ Andrews, Helen. Saint Louverture. First Things. 2017-03 [2021-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22. ^ Forbes, Remeike. The Black Jacobin. Our visual identity.. Jacobin. Spring 2012 [2017-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30). 
  23. ^ Douthat, Ross. 马克思主义的复活.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4-04-22 [2022-03-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中文(简体)). 一是被申克称为“千禧世代马克思主义者”(Millennial Marxists)的一批青年知识分子……他们有几个较新的刊物可以作为实践与辩论的平台(比如《雅各宾》季刊[Jacobin]和“新问询”网站[The New Inquiry],及《n+1》杂志); 
  24. ^ Matthews, Dylan. Inside Jacobin: how a socialist magazine is winning the left's war of ideas. Vox. 2016-03-21 [2017-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3). 
  25. ^ Strasser, Max. Who are the new socialist wunderkinds of America? [谁是美国的新社会主义奇才?]. New Statesman. 2013-11-09 [2016-07-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7). 
  26. ^ O'Donovan, Caroline. Jacobin: A Marxist rag run on a lot of petty-bourgeois hustle. Nieman Journalism Lab. 2014-09-16 [2016-07-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0). 
  27. ^ Schuessler, Jennifer. A Young Publisher Takes Marx Into the Mainstream. The New York Times. 2013-01-01 [2017-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1). 
  28. ^ Goldberg, Michelle. A Generation of Intellectuals Shaped by 2008 Crash Rescues Marx From History's Dustbin. Tablet. 2013-10-14 [2020-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3). 
  29. ^ Blumgart, Jake. Jawnts: Giving socialism a good name. Philly.com (Philadelphia Media Network). 2016-02-06 [2020-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7). 
  30. ^ 馮建三. 美國打手?「人權觀察組織」對委內瑞拉的認知誤導. 轉角國際 (聯合新聞網). 2017-08-16 [2021-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3). 
  31. ^ Srinivasan, Meera. The voice of the American Left. The Hindu. 2016-04-05 [2020-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9). 
  32. ^ Creegan, Jim. Walking the Tightrope. Weekly Worker. 2018-03-22 [2018-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5). 

扩展阅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