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雷蒙·格诺(Raymond Queneau)(1903年2月21日-1976年10月25日)法国诗人小说家,乌力波(潜在文学讲习班)(Oulipo,Ouvroir de littérature potentielle )的创始人之一。是讓法国当代著名作家帕特里克·莫迪亚诺走上文学道路的领路人。

雷蒙·格诺
職業 诗人,小说家

生平编辑

1903年出生在滨海塞纳省勒阿弗尔市, 為奥古斯特·格诺和约瑟芬·米高诺的唯一的孩子。1919年,他获得第一个学士学位baccalauréat (拉丁文和希腊文专业),1920年再获得第二个学士学位(哲学专业)。然后,於1921年到1923年年間,他在巴黎大学(当时也叫索邦大学)同时学习文学和数学(他曾是帕特里克·莫迪亚诺中学时代的几何老师),毕业时同时获得哲学和心理学证书。

1925年到1926年雷蒙·格诺在佐阿夫兵团服役,从驻扎阿尔及利亚摩洛哥。1939年当德国入侵波兰后,他又被征兵入伍,但只在部队呆了一年,1940年部队就让他复员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余下的日子里,他们全家和画家埃里·拉斯考克斯Élie Lascaux)(1888-1969)一起生活在圣莱奥纳尔·德诺布拉Saint-Léonard-de-Noblat)。

婚姻和家庭编辑

1928年他和雅妮娜·卡恩 (Janine Kahn)结婚。1934年他们的儿子让·马黑(Jean-Marie)出生。他们的婚姻一直持续到1972年。在那一年雅妮娜·卡恩去世。

职业生涯编辑

雷蒙·格诺一生里大部分时间为伽利玛出版社(Éditions Gallimard)工作。从1938年开始,他在那里做审稿人。后来,提升到秘书长。最后,在1956年成为七星文库负责人。在这期间,有时他也在讷伊新学校(中学)教书。1950年他进入了著名的啪嗒學院,他被该校聘为总督(院长)。

这段时间雷蒙·格诺同时也做翻译,值得提出的是1953年他把当代非洲文学的重要作品,尼日尔作家阿摩斯·图欧拉用英文写的小说《棕榈酒鬼》翻译成法文。另外,他还编辑出版了亚历山大·卡杰夫关于格奥尔格·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的讲座稿《精神的现象学》。在20世纪30年代雷蒙·格诺曾经是亚历山大·卡杰夫的学生,同一时期,他和作家乔治·巴塔耶的关系也很密切。

作为一位作家,雷蒙·格诺在法国引起广泛注意是因为他在1959年发表了小说《莎西在地铁》。1960年该小说被改编成由路易·马勒执导电影,在法国新浪潮运动中上市。莎西探索对立于“标准”书面法语的口语化法语,也许在这两者间法语比其他的语言区别更明显。该书开头是一个特长的单词,它实际有法文句子发音构成,意思是「他们怎么弄得这么臭?」。法国著名的女表演艺术家兼流行歌手朱丽叶特·格蕾科曾依據此,演唱雷蒙·格诺创作的歌曲《如果你想一想》

雷蒙·格诺在1960年创立乌丽波之前,对数学十分执迷,并把数学当成其创作灵感的源泉。1948年,雷蒙·格诺成为法国数学学会会员。在雷蒙·格诺的心里,文章的元素,包括看来琐碎的一些细微末节。

雷蒙·格诺一部后期的著作《后大卫·希尔伯特时代的文学的基础》从著名德国数学家 大卫·希尔伯特(1862 – 1943)谈起,试图用从文本公理的准数学的推导探索文学。雷蒙·格诺声称他的这部最后的著作会证明“机器人写作中隐藏的主宰者。”在他的对话者,GF的追问下,雷蒙·格诺吐露说,“文本可能永远不会出现,但是为了隐藏起来,以彰显不存在人的操纵。”讨论这一主题的研讨会将在佛罗里达州举行。

雷蒙·格诺最有影响的著作之一是《风格的练习》,这本书讲了一个简单的故事,即一个人在一天里两次见到同一个陌生人。该书通过以99种不同的方式,讲述同一故事题材。以证明在讲故事时可有非常多种不同的风格。根据这本书的概念,美国著名的笑话书作家改编成一本插图的故事集,叫《用99种方式讲同一个故事:风格的练习》。

雷蒙·格诺于1976年10月15日在巴黎去世。他的遗体埋葬在法国埃松省的一座古老的公墓里,和他父母埋在了一起。

雷蒙·格诺和超现实主义者编辑

1924年,雷蒙·格诺开始与超现实主义者接触,并短暂地参加了他们的阵营。但他从未百分之百地赞同他们的自动化写作的方法,和他们极左的政治主张。像许多超现实主义的作家一样,他也使用心理分析,然而,他不是为了用此去激发他的创作力。像莱里斯巴塔耶克勒韦尔一样,是由于个人的原因。

米歇尔·雷希斯在他写的(竞争)中描述了1942年他第一次见到雷蒙·格诺时的情景:那是一次在法国小镇内穆尔昂德黑·马松阿芒·萨拉克鲁胡安·格里斯一起度假。 一位我们共同的朋友罗兰·杜雅尔(Roland Tual)在从勒阿弗尔(Le Havre)开到内穆尔的火车上碰到了雷蒙·格诺,就把他带过来了。雷蒙·格诺比我们只年轻几岁,但是,人们感觉他还不够渊博。他没給这些不拘小节的年轻艺术家们留下特别的印象。大约在1926-7年,雷蒙·格诺从部队回来,他和米歇尔·雷希斯在巴黎歌剧院附近的塞赫塔咖啡馆(Café Certa)再次会面。塞赫塔咖啡馆(Café Certa)是超现实主义者们常去的地方。这次会面,当话题接触到探索东方哲学的时候,雷蒙·格诺的评论不激不燥,但明显具有优势,給人们留下博学、多思的印象。后来,在为乔治·巴塔耶编辑的超现实主义刊物《文献》(Documents')写稿那段时间里,他们成为了朋友。

1926年,雷蒙·格诺对前苏联对超现实主义者的支持提出了疑问。雷蒙·格诺与昂德黑·布莱顿André Breton(法国作家,超现实主义的创始人)保持着真心的友好关系,尽管,当昂德黑·布莱顿与西孟娜·卡恩(Simone Kahn)分手以后,雷蒙·格诺也继续还和西孟娜保持联系。尽管昂德黑·布莱顿通常要求他的追随者们排斥他的前女朋友们。但雷蒙·格诺却很难回避西孟娜,因为,西孟娜是他太太雅妮娜(Janine)的姐姐。在布莱顿离开西孟娜的那年,西蒙娜有时和雷蒙·格诺到法国各地旅行。

到1929年,雷蒙·格诺明显的与昂德黑·布莱顿和超现实主义者们分离开。1930年,克勒韦尔(Crevel)、艾吕雅(Eluard)、阿拉贡(Aragon)和布莱顿(Breton)加入了法国共产党。而雷蒙·格诺则参与了《一具尸体》(Un Cadavre)-一本激烈地反对布莱顿的小册子的编写,参加这本小册子的编写的还有巴塔耶、雷希斯、普黑外(Prévert)、阿莱霍·卡彭铁尔(Alejo Carpentier)、雅克·巴洪(Jacques Baron)、雅克-昂德黑·布瓦法尔(J.-A. Boiffard)、罗伯特·德斯诺斯(Robert Desnos)、乔治·兰布赫(Georges Limbour)、马克思·莫黑兹(Max Morise)、乔治·里伯蒙-德萨涅(Georges Ribemont-Dessaignes)、和侯杰·维特哈克(Roger Vitrac)。

雷蒙·格诺給鲍里斯·苏瓦林(Boris Souvarine)办的《社会批评》的杂志('La Critique sociale) (1930–34)写了大量的短评。比如,在其中他写道雷蒙·鲁塞尔(Raymond Roussel)的特点时,他说,“他的想象力是数学家的激情与诗人的推理的结合。”他对科学文章写的评论比对文学文章的多,比如:对巴甫洛夫、对维尔纳茨基(Vernadsky)(从维尔纳茨基那里他学到了科学的循环理论)的理论的评论。他还为一位炮兵军官写的关于马术家的历史的书写过评论。他还为巴塔耶的文章《黑格尔辩证法的基础的批评》写过有关黑格尔和数学辩证法的有关章节。

荣誉编辑

书目编辑

小说编辑

  • 《麻烦事(也有译作“绊脚草”)》(Le Chiendent) (1933)
  • 《石头的嘴脸》(Gueule de pierre) (1934)
  • 《最后的日子》(Les Derniers jours)(1936)
  • 《奥黛丽》(Odile) (1937)
  • 《利蒙的孩子》(Les Enfants du Limon) (1938)
  • 《严冬》(Un Rude hiver) (1939)
  • 《混杂的时间》(Les temps mêlés)(1941)
  • 《匹埃侯-我的朋友》 (Pierrot mon ami)(1942)
  • 《如果你想一想》(Si tu t’imagines) (1942)
  • 《远离吕埃尔》(Loin de Rueil)(1944)
  • 《妙招》(En passant)(1944)
  • 《我们总是对女人们太好了》(On est toujours trop bon avec les femmes) (1947)
  • 《聖-格兰格兰》(Saint-Glinglin) (1948)
  • 《萨利·玛拉日记》(Le Journal intime de Sally Mara) (1950)
  • 《生命的星期天》(Le Dimanche de la vie) (1952)
  • 《扎西在地铁》(Zazie dans le métro)(1959)
  • 《蓝花》(Les Fleurs bleues) (1965)
  • 《伊卡荷的飞行》(Le Vol d'Icare)(1968)

诗歌编辑

  • 《橡树与狗》(Chêne et chien) (1937)
  • 《眼神之海》(Les Ziaux) (1943)
  • 《致命瞬间》(L'Instant fatal) (1946)
  • 《小型袖珍本天体演化论》(Petite cosmogonie portative) (1950)
  • 《一百万亿诗篇》(Cent Mille Milliards de Poèmes) (1961)
  • 《拿着曼陀林的狗》(Le chien à la mandoline) (1965)
  • 《赢得竞选》(Battre la campagne) (1967)
  • 《家喻户晓》(Courir les rues) (1967)
  • 《劈波斩浪》(Fendre les flots) (1969)
  • 《起码的道德》(Morale élémentaire) (1975)

论文和文章编辑

  • 《杠杠、数字与字母》(Bâtons, chiffres et lettres) (1950)
  • 《对于一个理想的图书馆》(Pour une bibliothèque idéale) (1956)
  • 《乔治·夏荷帮尼叶访谈录》(Entretiens avec Georges Charbonnier) (1962)
  • 《边界》(Bords) (1963)
  • 《模范故事》(Une Histoire modèle) (1966)
  • 《希腊旅游》(Le Voyage en Grèce) (1973)
  • 《民主道德论》(Traité des vertus démocratiques) (1955)

其他著作编辑

  • 《一具尸体》(Un Cadavre)(1930)与雅克·巴洪、乔治·巴塔耶、雅克-昂德黑·布瓦法尔、罗伯特·德斯诺斯、米歇尔·雷希斯、乔治·兰布赫、马克思·莫黑兹、雅克·普黑外、乔治·里伯蒙-德萨涅、和侯杰·维特哈克共同编写。
  • 《风格的练习》(Exercices de style) (1947)
  • 《后大卫·希尔伯特时代的文学基础》(Les fondements de la littérature d'après David Hilbert) (1976)
  • 《故事和意图?》(Contes et propos) (1981)
  • 《1939-1940年日记》(Journal 1939–1940) (1986)
  • 《 1914-1965年日记》(Journaux 1914–1965) (1996)
  • 《死在这个花园里》(La Mort en Ce Jardin')(1956)和Luis Buñuel共同创作, 一个墨西哥生产的电影的剧本

其他艺术编辑

  • 《莎西在地铁上》(Zazie dans le métro) (1960),改编成电影发行
  • 皮埃尔-巴斯蒂恩 制成一种 CD盘,取了个双语双关语(bilingual pun)的名字叫《鸡蛋、空气、姐妹、钢》(Eggs Air Sister Steel)(这几个英文词放在一起的发音与《风格的练习》(Exercices de Style)的英文发音相似。
  • 瑞士图像平面设计师马库斯·克拉夫特为《风格的练习》德文版设计了一种方便阐述其内容的特别排版方式的印刷。 (2006).[1]

参考编辑

  1.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11110111406/http://www.marcuskraft.net/portfolio/2006_stiluebungen_01.html
  2. « Je naquis au Havre un vingt et un février/en mil neuf cent et trois./Ma mère était mercière et mon père mercier :/ils trépignaient de joie. », Raymond Queneau, Chêne et chien, Gallimard, 1969, p. 31>
  3. Raymond Queneau, « Sur les suites s-additives », dans Journal of Combinatorial Theory, Series A, vol.12, no 1, 1972, p. 31-71 (ISSN 0097-3165)>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