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霓虹燈(英文:Neon Lighting)是一種內含氣體,通常用於廣告招牌等用途。 “霓虹灯”是半英语音译:“霓虹”发音近似于英语的“neon”(氖)并在汉语裏有彩虹的含义。城市霓虹灯招牌(英文:Neon Sign)属于一种特殊的大型氖灯。管內氣體的實際成份為99.5%氖氣及0.5%氣,比純氖氣有較低的運作電壓。

目录

历史编辑

霓虹燈首先由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在1893年的芝加哥博覽會進行示範,但其創意並未有申請專利[來源請求]

威廉·拉姆齐在追逐稀有气体的过程中,发现这类气体于放电灯中会发出特异鲜明的色彩[1]

巴黎电气工程师及发明家 Georges Claude英语Georges Claude,修改了前爱迪生员工 Daniel McFarlan Moore 的设计,解决了一些实际工程问题后,于1910年获得霓虹燈专利,并在当年12月巴黎车展(法语:Salon de l'Automobile)向公眾展示[1];两年后的1912年,于蒙马特大道的一家理发店安装了世界上的第一块霓虹广告牌[2]

20世纪20年代早期,霓虹灯进入美国;受同一时期装饰风艺术(Art Deco)影响,霓虹灯大行其道,迅速在营业场所流行,并且在体积和亮度上均有提升[2]。在1960年代末,约翰逊夫人在美国推行“美化”运动(Beautification Act),限制霓虹灯的无节制使用[3][4],也造成了在美国的收束。

另一方面,霓虹灯也来到了东方,上海香港成为霓虹灯招牌大放异彩之地。1949年后,中国大陆风向转变,泛滥的霓虹灯招牌成为资产阶级腐朽意象,如以1964年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为代表,进行隐喻刻画[5]

小型化的,用于显示数码的霓虹灯,被称作辉光管,应用在电子计算机等设备上,相比白炽灯的原理有着更低的发热而受到欢迎;但之后被更具优势的發光二極管(LED)取代。同一时期,霓虹灯管也在电子设备中担任开关元件,直到20世纪70年代晶体管的大规模应用而告一段落[1]

原理编辑

 
發亮的霓虹燈近照

充在燈管中能發出紅光的種氣體是氖氣。但是單是紅色的霓虹燈是不夠的。若要霓虹燈產生不同的色彩,這時需要以綠、黃色,藍色、白色的螢光粉作為輔助。

例如將藍色的螢光粉塗在玻璃管的內壁上,把玻璃管彎製成所需要的文字或花紋圖案後裝上電極,並把玻璃管內的空氣抽乾淨,再充進氖氣,即成粉紅色的霓虹燈。

如果塗上了藍色螢光粉的燈管中充入氬氣和水銀,就成了藍色的霓虹燈;若塗有綠色螢光粉的燈管中充入氖氣,就成了橙紅色;如果把氖氣改為氬氣和水銀,便會成為綠色霓虹燈。

稀有气体高压放电的技术也移植到摄影用闪光灯上,但使用的是氙气,其发光特性类似阳光[1]

設計编辑

 
紅色霓虹光管於香港十分常見
 
2007年的旺角砵蘭街,霓虹燈招牌的位置商户之間通常有不互相遮擋的不明文規定
 
香港油麻地區內最大的霓虹燈招牌

文字勾線编辑

文字勾線通常有兩種方法:「單勾」的霓虹光管按照文字筆劃,而「雙勾」以線條勾勒字的外框。

在香港,店舖多以雙勾用於名稱,再用單勾寫上服務內容或英文譯名,中文使用最多的字體分別有隸書行書楷書

框內元素编辑

框內除了文字外,空白位置或會加上幾何排列圖案,更可以隨着不同光管的閃動頻率造成動畫。

在香港,橫向書寫的中文字在招牌兩面通常在同一方向開始,即一面「香港茶樓」,另一面則寫作「樓茶港香」,情況類似鏡像。

外框設計编辑

招牌的邊界通常設外框,形狀各異,而且顏色有別於內框文字以作對比。外框亦未必單純用上直線,像押舖般就有複雜的線條。

在香港,招牌的角落或許會加有相關的圖案,如東南亞餐廳選用椰樹圖案為例。如果店舖名稱與動物有關,也會納入設計當中。

城市与霓虹灯编辑

霓虹灯在20世纪的广泛应用,也成为了一些城市的特色标志。

香港编辑

 
1960年代的德輔道中,唐樓林立
1990年代的上海街
2008年的上海街
2019年的上海街

背景编辑

霓虹燈原本為西方的產物,但香港昔日殖民地的身份使到大眾接觸到這種外來傳入的技術,並將其加入本地的元素。

同時香港的地理形勢造就了稠密的市區,高密度的樓宇加上狹窄的街道,唐樓的「下舖上居」建築結構,讓一個一個的霓虹燈招牌從牆身伸延至馬路,組成有層次的景觀,相比起其他城市較獨特的街道面貌。

文化象徵编辑

霓虹燈招牌的街道景觀源於各個商舖不同的招牌設計,而當時政府沒有刻意規管亦無規劃,使商戶可以大小、形狀、高度等任意發揮,跟競爭者爭艷鬥麗。

這景觀不但代表香港,尤其經濟起飛年代時被冠以「東方之珠」的稱號,後來更引申到數碼龐克的科幻題材,作為一個未來反烏托邦城市的視覺元素。這種蘊含亂中有序的理念亦出現於香港另一個曾經存在過的地方:九龍寨城,兩者均啟發不少科幻故事的背景。

霓虹灯繁荣映衬了香港19601980年代的发展,在许多摄影师,如 Nick DeWolf、Greg Girard 的记录中出现[6][7]

式微编辑

香港在二戰後經濟發展迅速,加上霓虹燈為當時較前衛的科技,不論大小公司都以此作為宣傳方式,於19801990年代數量達到高峰,不過近年相反有減無增,可歸納為以下原因:

 
霓虹燈(左)和 LED(右)
  1. 技術方面:LED 的出現提供更便宜和省電的選擇,讓不少店舖在添加新招牌或更換招牌時用上此照明方式吸引顧客
  2. 建築方面:霓虹燈多見於較早發展的港島九龍地區,但舊區逐漸面臨樓宇老化和重建,適合懸掛招牌的唐樓會拆卸,而新式建築外牆未預留空間,同時發展商亦未必願意出租相關的位置予店舖
  3. 模式方面:互聯網的普及,令宣傳方式更廣泛和流通,不必要借助大型的招牌作招徠;同時網上購物的出現取代了實體店,部份商品以更直接方式售賣,亦無機會掛上招牌
  4. 政策方面:2010年政府全面實施「小型工程監管制度」,新制度下的招牌不能自外牆伸出多於4.2米,離地不能少於3.5米。未經屋宇署批准或根據規定均屬違例,當局將發出清拆令要求拆除[8]。部份已成地標的霓虹燈招牌因此需要拆除,例如深水埗的「信興酒樓」招牌及西環森美餐廳自1977年豎設的「Sammy's Kitchen」牛形霓虹招牌[9]

自2010年起,每年約有3,000個被屋宇署評為危險的招牌被要求拆去,至今已有逾九成的霓虹燈招牌在香港的鬧市中消失[10]

夕陽行業编辑

以前適逢香港製造業蓬勃,加上霓虹燈招牌大行其道,相關行業亦得以受惠。當大部份工廠北移,本地生產成本相對昂貴,更甚是霓虹燈的式微,使寫字師傅、霓虹玻璃光管師傅、招牌安裝師傅等在香港都成為夕陽行業[11]

东京编辑

拉斯维加斯编辑

哈瓦那编辑

加勒比海岛国古巴,首都哈瓦那在20世纪中期也经历过霓虹灯繁荣,但在1959年卡斯特罗革命后,许多营业性场所关闭,使得霓虹灯招牌数量下降;之后美国贸易禁令也使得整体景气不再。伴随社会结构转变,哈瓦那也开始了霓虹灯的复苏迹象[12]

各地街道霓虹景觀编辑

香港例子编辑

 
常見於港澳的「蝠鼠吊金錢」霓虹燈押舖招牌:
上半部份象徵蝙蝠,取其諧音;
下半部份形似錢幣,喻意利潤
港島
九龍

文化作品编辑

  • 科幻的赛博朋克分支,其视觉化作品通常大量出现霓虹灯招牌,如1982年电影《銀翼殺手》,也使得霓虹灯招牌成为其标志性的象征。
  • 導演王家衛1994年執導的電影《重慶森林》中曾出現不少香港霓虹街道作場景[13]
  • 中国大陆在改革开放之前,以大规模的霓虹灯隐喻资产阶级的纸醉金迷,如以1964年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为代表[5]

學術研究编辑

 
香港彌敦道上的霓虹燈

兩位對本地霓虹光管招牌感興趣的學者 Brian Kwok(郭斯恆)及 Anneke Coppoolse,認為霓虹光管招牌是香港獨有文化特色,決定透過 Designing the Spectacle 計畫,收集招牌,進行修復外,亦探究它們字款設計和製作過程,對其起源、 工藝及演變進行深入研究[14]

他們的研究發現香港霓虹燈比起其他地方不只限於娛樂場所,反而較多元化,並歸納為:

  • 消遣類:酒吧、賓館、蔴雀館、按摩店、夜總會、桑拿、桌球中心
  • 飲食類:茶餐廳、中式餐館、火鍋店、麵家、私房菜、海鮮酒家
  • 商業類:服裝店、電器公司、購物商場
  • 其他:中藥舖、押舖、茶室

參見编辑

資料出處编辑

  1. 杨德壬,【十万个为什么(新世纪版)6化学篇II】,(2001年,商务印书馆)
  2. Diana Snapes.(1989). Meet the First 30 Elements. Science Teachers' Association of Victoria.

參考來源编辑

  1. ^ 1.0 1.1 1.2 1.3 Jane E. Boyd, Joseph Rucker. A Blaze of Crimson Light: The Story of Neon. Science History Institute英语Science History Institute. 2012-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1) (英语). 
  2. ^ 2.0 2.1 Remy Tumin. 霓虹灯的辉煌与没落. 纽约时报. 2018-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1). 
  3. ^ First Lady Biography: Lady Bird Johnson. firstladies.org.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30). 
  4. ^ Ann Gerhart. Lady Bird Johnson Gave America A Big Bouquet. 华盛顿邮报. 2007-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2-09) (英语). 
  5. ^ 5.0 5.1 霓虹灯下的哨兵 (1964). 豆瓣. [2019-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1). 
  6. ^ nick dewolf photo archive. Flickr. [2019-06-11] (英语). 
  7. ^ Greg Girard. Hong Kong 1974-1989. [2019-06-11] (英语). 
  8. ^ 小型工程項目:招牌. 屋宇署. 2015-11-23 [2018-11-05]. 
  9. ^ 林可欣. 深水埗璀璨標記光輝到此 60年老招牌「埋葬」堆填區. 香港01. 2016-07-09 [2018-11-05]. 
  10. ^ 九成霓虹招牌消失於都市中 換上LED的燈光影叢林燦爛不再. 香港01. 2019-04-19 [2019-05-09]. 
  11. ^ Crystal Tse. 艺术能否拯救香港的霓虹灯?. 纽约时报. 2015-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1). 
  12. ^ Claire Boobbyer. 哈瓦那:霓虹灯之城半世纪后重焕昔日光彩. BBC. 2019-0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1) (中文(简体)‎). 
  13. ^ Chen May Yee. 怀旧霓虹,香港寻找自我身份的隐喻. 纽约时报. 2014-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1). 
  14. ^ 舊物不一定要斷捨離|有人將垃圾改造為家具,又有人將過氣霓虹招牌當是寶?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