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青苗法,亦称常平给敛法常平敛散法北宋王安石变法之一。

唐代宗时已有「青苗」之名[1],“税青苗钱以给百官”。[2]青苗法最早是參考了宋仁宗陝西轉運使李參陝西發放青苗錢的經驗,“部多戌兵,苦食少,令民自度麦粟之赢余,先贷以钱,俟麦粟熟输之官,号青苗钱。经数年,廪有余粮”[3],稱之為「青苗錢」,王安石又在鄞县实验,效果良好。[4]學者梁啟超說,青苗法之創設,「有類於官辦勸業銀行」。宋朝初期,在各地设有常平倉廣惠倉,调剂人民粮食歉收时的食粮不足,但收效不大。1068年,各地仓库积存钱穀1500餘石贯石。王安石执政后,于熙宁二年(1069年)九月,制置三司條例司頒佈青苗法,规定凡州县各等民户,在每年夏秋两收前,可到当地官府借贷现钱或粮穀,以补助耕作。借户贫富搭配,10人为保,互相检查。贷款数额依各户资产分五等,一等户不超過十五貫、二等戶十貫、三等戶六貫、四等戶三貫、末等户一貫五百文。当年借款本金随春秋两税归还,每期取2分,实际有重达4分(利息40%)的。司马光说,“窃惟朝廷从初散青苗钱之意,本以兼并之家放债取利,侵渔细民,故设此法,抑其豪夺,官借贷,薄收其利。今以一斗陈米散与饥民,却令纳小麦一斗八升七合五勺,或纳粟三斗,所取利约近一倍。向去物价转贵,则取利转多,虽兼并之家,乘此饥馑取民利息,亦不至如此之重。”[5]

青苗法自熙寧二年(1069年)在河北京东淮南实行,后其他诸路也推行开来,但由於限制了大地主高利貸的利益,受到朝廷內外一致激烈反對,翰林學士范鎮認為實行“青苗法”是變富人之多取而少取之,然“少取與多取,猶五十步與百步”,八月范純仁上書皇上,公開指責安石“掊克財利”,舍“知人安民之道”,御史中丞呂誨上書劾王安石巧詐,說他:“置諸宰輔天下必受其禍”[6]范仲淹女婿東明縣令賈蕃故意破壞青苗法,使農民痛恨新法,以證實新法的罪惡。韓琦強烈批判青苗法,認為王安石動輒以《周禮》為證倡言理財是誣污聖典[7],最後辭去河北安撫使,司馬光固辭樞密使。《宋史·神宗二》载:“三年春正月,……诏诸路散青苗钱,禁抑配。”熙寧三年(1070年)二月蘇軾上書:“今青苗有二分之息,而不謂之放債取利可乎?……今天下以為利,陛下以為義。天下以為貪,陛下以為廉,不勝其紛壇也。”。

元祐元年(1079年)二月,罷青苗法。三月,范純仁以國用不足,請復之,朝廷用其言,當時司馬光因病未及時參與。八月,司馬光奏稱:「检会先朝初散青苗钱,本为利民,故当时指挥,并取人户情愿,不得抑配。」苏轼王岩叟朱光庭王觌等请停散青苗钱,八月六日,青苗法彻底废除。

評價编辑

  • 欧阳修说:“但见宫中放债,每钱一百分要二十分利尔。是以申告虽烦,而莫能谕也。臣亦以谓等是取利。不许取三分而许取二分,此孟子所谓以五十步笑百步者。”[8]
  • 韩琦说:“今放青苗钱,凡春贷十千,半年之内使令纳利二千,秋再放十千,至年终又令纳利二千,则是贷万钱不问远近之地,岁令出息四千也。……臣谓王莽时官贷本万钱,岁终赢得万钱,只令纳一千。若所赢钱更少,则纳息更薄。比今于青苗取利,尤为宽少。而王莽之后,上自两汉,下及有唐,更不闻有贷钱取利之法。”[9]
  • 韓維上書攻擊青苗法,“近日畿內諸縣,督索青苗錢甚急,往往鞭撻取足,至伐桑為薪以易錢貨者。旱災之際,重罹此苦”。
  • 魏泰认为王安石青苗法:“以谓百姓当五谷青黄未接之时,势多窘迫。贷钱于兼并之家,必有倍蓰之息。官于是结甲请钱,每千有二分之息,是亦济贫民而抑兼并之道。”[10]
  • 陈舜俞说:“则是使吾民一取青苗钱,终身以及世世,一岁常两输息钱,无有穷已。”[11]
  • 丘濬批评青苗法:“尚其以义为利,而毋专利以殆害哉。”
  • 王岩叟说;“说者曰(散青苗)所以抑兼并,曾兼并未必能抑也。一日期限之逼,督责之严,则不免复哀求于富家大族,增息而取之。名为抑兼并,乃所以助兼并也。”[12]
  • 蔡上翔王荆公年谱考略》对青苗法的评价:“或曰青苗法善乎?曰未可以为不善也。然则可行乎?曰不必其可行也。善而不可行何哉?曰公青苗法之行,始见于官鄞县时。贷谷出息,俾新陈相易,而其民便之。其后熙宁当国,所以当然行之不疑者。其法犹是昔年为令之法也,其心则犹是昔年欲利其民之心也。岂其至是导君于利,并有利于一己之私哉!……使青苗法行,诚为有利而无害,则第取二分之息何不可也。然而有必不可行者,以一县小而天下大也。以天下之大行之,则必有抑配之患与积压之患。”

注釋编辑

  1. ^ 新唐书·食货志一》:“至大历元年,诏流民还者,给复二年,田园尽,则授以逃田。天下苗一亩税钱十五,市轻货给百官手力课。以国用急,不及秋,方苗青即征之,号‘青苗钱’。又有‘地头钱’,每亩二十,通名为青苗钱。”
  2. ^ 日知录·豫借》:“代宗广德二年七月庚子,税天下地亩青苗钱,以给百官俸。所谓青苗钱者,以国用急不及待秋,方苗青而征之,故号青苗钱。”
  3. ^ 宋史·李参传》
  4. ^ 宋史·食货志四上》:“於陕西转运司私行青苗法,青散秋敛,与安石意合。至是,请施行之河北,於是安石决意行之,而常平广惠仓之法遂变而为青苗矣。”
  5. ^ 司马光奏议》卷29《奏为乞不将米折青苗钱状
  6. ^ 宋史·列傳第八十》
  7. ^ 王安石在《答曾公立书》中就取二分作了辩解:“政事所以理财,理财乃所谓也。一部《周礼》,理财居其半,周公岂为利哉!……然二分不及一分,一分不及不利而之,贷之不若与之。然不与之而必至于二分者,何也?为其来日之不可继也。不可继则是惠而不知为政,非惠而不费之道也,故必贷。然而有官吏,辇运之费,水旱之逋,之耗。而必欲广之以待其饥不足而直与之也,则无二分息可乎?则二分者亦常平之中正也,岂可易哉! 公立更与深于道者论之,则某之所论,无一字不合于法。而世之哓晓者不足言也。”
  8. ^ 欧阳修:《欧阳文忠公集·奏议集》卷114《言青苗第一札子
  9. ^ 全宋文》卷847韩琦:《又论罢青苗疏
  10. ^ 魏泰:《东轩笔录》卷4
  11. ^ 全宋文》卷1534陈舜俞:《奉行青苗新法自劾奏状
  12.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376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