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韋洸(?-590年),字世穆京兆郡杜陵县(今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人,出自京兆韦氏逍遥公房,北周、隋朝官员。

生平编辑

韦洸性格刚强坚毅,有才干,年轻时就擅长骑射,在北周时以直寝上士起家官,多次从军征伐,屡次升任开府,获赐爵位卫国县公,食邑一千二百户。杨坚担任丞相时,韦洸跟随叔叔韦孝宽相州击败尉迟迥,以军功拜为柱国,进封襄阳郡公,食邑二千户。当时突厥骚扰边境,皇太子杨勇屯驻咸阳,命令韦洸统帅军队从原州道出兵,与突厥遭遇,击败了他们。韦洸很快出任江陵总管,不久因为母亲患病被征召返回。很快,韦洸在开皇六年正月辛未(586年2月13日)出任安州总管[1][2][3]

隋灭陈之战,韦洸兼任行军总管,等到南陈被平定,韦洸出任江州总管,率领步兵骑兵两万人巡行平定九江郡。南陈豫章郡太守徐璒占据南康郡怀有二心,韦洸派遣开府吕昂、长史冯世基率军相继进军,到了南康郡城下,徐璒假意投降,当晚率领部众两千人袭击吕昂。吕昂与冯世基合力攻击,大败徐璒,在战阵中生擒徐璒。高梁女子洗夫人派孙子冯魂带领民众迎接韦洸,韦洸于是谋取岭南隋文帝杨坚致信给韦洸说:“您建立丰功伟绩,名高望重,统帅军旅,抚慰安定各方,风雷急电,扫荡无遗。如能兵不血刃,百姓安宁,才符合我的心思,是您的功劳。”韦洸到达广州后,说降南陈渝州都督王猛,岭南由此得到平定[4][5]。开皇十年八月壬申(590年9月21日),韦洸平定岭南的消息传到京城[6][7][8],隋文帝听说后大喜,允许韦洸见机行事,韦洸一共平定安抚二十四个州,出任广州总管[9][3]

开皇十年十一月,番禺的少数民族酋长王仲宣聚众作乱,率兵围困广州城,又进兵驻扎在衡岭,洗夫人派孙子冯暄带兵人马救援韦洸。冯暄与王仲宣的党羽陈佛智一向互相友好,所以停留不进[10][11]。隋文帝诏令韦洸担任行军总管,慕容三藏为副总管,领兵抵抗。到达广州后,韦洸中流箭而死,隋文帝诏令慕容三藏检校广州道行军事[12][13]。朝廷赠予韦洸上柱国,赐给绵绢一万段,谥号,韦洸的儿子韦协继承爵位[14][3]

家庭编辑

父亲编辑

  • 韦敻,十次征召不出,号逍遥公

兄弟姐妹编辑

  • 韦世康,隋朝上开府、荆州总管、上庸文公
  • 韦瓘,北周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隋州刺史、建安县子
  • 韦艺,隋朝上大将军、营州总管、魏兴怀公
  • 韦冲,隋朝开府、民部尚书、义丰县侯
  • 韦約,隋朝仪同、观城公

儿子编辑

  • 韦协,隋朝柱国、秦州刺史、襄阳安公

参考资料编辑

  1. ^ 《隋书·卷一·帝纪第一》:辛未,以柱国韦洸为安州总管。
  2. ^ 《隋书·卷四十七·列传第十二》:洸字世穆,性刚毅,有器干,少便弓马。仕周,释褐直寝上士。数从征伐,累迁开府,赐爵卫国县公,邑千二百户。高祖为丞相,从季父孝宽击尉迥于相州,以功拜柱国,进封襄阳郡公,邑二千户。时突厥寇边,皇太子屯咸阳,令洸统兵出原州道,与虏相遇,击破之。寻拜江陵总管。未几,以母疾征还。俄拜安州总管。
  3. ^ 3.0 3.1 3.2 《北史·卷六十四·列传第五十二》:世康兄洸,字世穆。性刚毅,有器干,少便弓马。仕周,释褐直寝上士。数从征伐,累迁开府,赐爵卫国县公。隋文帝为丞相,从季父孝宽击尉迟迥于相州,以功拜柱国,进襄阳郡公。时突厥寇边,皇太子屯咸阳,令洸统兵出原州道。与虏相遇,击破之。拜江陵总管,俄拜安州总管。伐陈之役,为行军总管。及陈平,拜江州总管。略定九江,遂进图岭南。上与书慰勉之。洸至广州,岭表皆降之。上闻而大悦,许以便宜从事。洸所绥集二十四州,拜广州总管。岁余,番禺夷王仲宣反,以兵围洸,洸拒之,中流矢卒。赠上柱国,赐绵绢万段,谥曰敬。
  4. ^ 《隋书·卷八十·列传第四十五》:高祖遣总管韦洸安抚岭外,陈将徐璒以南康拒守。洸至岭下,逡巡不敢进。初,夫人以扶南犀杖献于陈主,至此,晋王广遣陈主遗夫人书,谕以国亡,令其归化,并以犀杖及兵符为信。夫人见杖,验知陈亡,集首领数千,尽日恸哭。遣其孙魂帅众迎洸,入至广州,岭南悉定。
  5. ^ 《北史·卷九十一·列传第七十九》:隋文帝遣总管韦洸安抚岭外,陈将徐璒以南康拒守,洸不敢进。初,夫人以扶南犀杖献陈主,至此,晋王广遣陈主遗夫人书,谕以国亡,命其归化,并以犀杖及兵符为信。夫人见杖,验知陈亡,集首领数千人,尽日恸哭。遣其孙魂,帅众迎洸。洸至广州,岭南悉定。
  6. ^ 《隋书·卷一·帝纪第一》:八月壬申,遣柱国、襄阳郡公韦洸,上开府、东莱郡公王景,并持节巡抚岭南,百越皆服。
  7. ^ 《北史·卷十一·隋本纪上第十一》:八月壬申,遣柱国韦洸、上开府王景并持节巡抚岭南,百越皆服。
  8. ^ 《资治通鉴考异·卷八》:考异曰:隋帝纪:“十年八月壬申,遣洸等巡抚岭南,百越皆服。”按陈以九年正月亡,至来年八月,并闰计二十一月,岂有洗氏犹不知者!洗氏传又云晋王遣陈主遗夫人书,则事在九年三月前也,帝纪所云,盖谓百越已服,奏到朝廷之日也。
  9. ^ 《隋书·卷四十七·列传第十二》:伐陈之役,领行军总管。及陈平,拜江州总管,率步骑二万,略定九江。陈豫章太守徐璒据郡持两端,洸遣开府吕昂、长史冯世基以兵相继而进。既至城下,璒伪降,其夜率所部二千人袭击昂。昂与世基合击,大破之,擒璒于阵。高梁女子洗氏率众迎洸,遂进图岭南。上遗洸书曰:“公鸿勋大业,名高望重,率将戎旅,抚慰彼方,风行电扫,咸应稽服。若使干戈不用,兆庶获安,方副朕怀,是公之力。”至广州,说陈渝州都督王猛下之,岭表皆定。上闻而大悦,许以便宜从事。洸所绥集二十四州,拜广州总管。
  10. ^ 《隋书·卷八十·列传第四十五》:未几,番禺人王仲宣反,首领皆应之,围洸于州城,进兵屯衡岭。夫人遣孙暄帅师救洸。暄与逆党陈佛智素相友善,故迟留不进。
  11. ^ 《北史·卷九十一·列传第七十九》:未几,番禺人王仲宣反,围洸,进兵屯衡岭。夫人遣其孙暄帅师援洸。时暄与逆党陈佛智素相友,故迟留不进。
  12. ^ 《隋书·卷六十五·列传第三十》:其年,岭南酋长王仲宣反,围广州,诏令柱国、襄阳公韦洸为行军总管,三藏为副。至广州,与贼交战,洸为流矢所中,卒,诏令三藏检校广州道行军事。
  13. ^ 《北史·卷五十三·列传第四十一》:九年,副襄阳公韦洸讨平岭南。至广州,洸中流矢卒,诏三藏检校广州道行军事。
  14. ^ 《隋书·卷四十七·列传第十二》:岁余,番禺夷王仲宣聚众为乱,以兵围洸。洸勒兵拒之,中流矢而卒。赠上柱国,赐绵绢万段,谥曰敬。子协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