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文 (成化進士)

韓文(1441年-1526年),貫道山西洪洞人,祖籍河南安陽。明朝政治人物,官至戶部尚書

韓文

大明戶部尚書
籍貫 山西平陽府洪洞縣
字號 字貫道
諡號 忠定
出生 正統六年(1441年)
逝世 嘉靖五年(1526年
出身
  • 成化二年丙戌科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韓文為北宋宰相韓琦之後。成化二年(1466年)中式丙戌科進士,任工科给事中弘治年間,歷任山东左参政云南左布政使,以右副都御史巡抚湖广,又移抚河南,召为户部右侍郎,改吏部,升左侍郎弘治十六年(1503年),拜南京兵部尚书。次年,拜户部尚书[1]

正德三年(1508年)請誅亂政內臣馬永成等八人,說:“伏睹近日朝政益非,號令失當。中外皆言太監馬永成、谷大用張永、羅祥、魏彬、邱聚、劉瑾、高鳳等造作巧偽,淫蕩上心,擊球走馬,放鷹逐犬,徘優雜劇,錯陳於前,至導萬乘(皇帝)與外人交易,狎昵媟褻,無複禮體。日遊不足,夜以繼之,勞耗精神,虧損聖德”。“今永成等罪惡既著,若縱不治,將來益無忌憚,必患社稷。”大學士劉健李東陽謝遷等力挺,六月被逮捕,下錦衣衛獄,罰米放歸。[2]劉瑾伏誅後復官,致仕。明世宗即位後,特遣行人慰問賞賜。又加太子太保嘉靖五年(1526年)卒,享年八十六。追贈太傅忠定[3]

注釋编辑

  1. ^ 明史》(卷186):“韓文,字貫道,洪洞人,宋宰相琦後也。生時,父夢紫衣人抱送文彥博至其家,故名之曰文。成化二年舉進士,除工科給事中。核韋州軍功,劾寧晉伯劉聚,都禦史王越、馬文升等濫殺妄報。尋劾越薦李秉、王竑。語頗涉兩宮,帝怒,撻之文華殿庭。已,進右給事中,出為湖廣右參議。中貴督太和山,乾沒公費。文力遏之,以其羨易粟萬石,備振貸。九溪土酋與鄰境爭地相攻,文往諭,皆服。閱七年,轉左。弘治改元,王恕以文久淹,用為山東左參政。居二年,用倪嶽薦,擢雲南左布政使。以右副都禦史巡撫湖廣,移撫河南,召為戶部右侍郎。母喪除,起改吏部,進左。十六年拜南京兵部尚書。歲侵,米價翔踴。文請預發軍餉三月,戶部難之。文曰:「救荒如救焚,有罪,吾自當之。」乃發廩十六萬石,米價為平。明年召拜戶部尚書。文凝厚雍粹,居常抑抑。至臨大事,剛斷無所撓。武宗即位,賞賚及山陵、大婚諸費,需銀百八十萬兩有奇,部帑不給。文請先發承運庫,詔不許。文言:「帑藏虛,賞賚自京邊軍士外,請分別給銀鈔,稍益以內庫及內府錢,並暫借勛戚賜莊田稅,而敕承運庫內官核所積金銀,著之籍。且盡罷諸不急費。」帝不欲發內帑,命文以漸經畫。文持大體,務為國惜財。真人陳應衤盾、大國師那蔔堅參等落職,文請沒其資實國帑。舊制,監局、倉庫內官不過二三人,後漸添註,或一倉十余人,上林苑、林衡署至三十二人,文力請裁汰。淳安公主賜田三百頃,復欲奪任丘民業,文力爭乃止。”
  2. ^ 夏燮明通鑑》:「(正德三年)庚寅,劉瑾憾前尚書韓文甚,捃摭萬端。會戶部偶遺故籍,欲以為文罪,屬尚書顧佐上其事,委咎於文。佐不可,奪佐俸三月。尋逮文及侍郎張縉俱下錦衣獄,數月始釋。詷知文廉,家素貧,因創罰米法以困之。」
  3. ^ 明史》(卷186):“文司國計二年,力遏權幸,權幸深疾之。而是時青宮舊奄劉瑾等八人號「八虎」,日導帝狗馬、鷹兔、歌舞、角觝,不親萬幾。文每退朝,對僚屬語及,輒泣下。郎中李夢陽進曰:「公大臣,義共國休戚,徒泣何為。諫官疏劾諸奄,執政持甚力。公誠及此時率大臣固爭,去『八虎』易易耳。」文捋須昂肩,毅然改容曰:「善。縱事勿濟,吾年足死矣,不死不足報國。」即偕諸大臣伏闕上疏,略曰:「人主辨奸為明,人臣犯顏為忠。況群小作朋,逼近君側,安危治亂胥此焉關。臣等伏睹近歲朝政日非,號令失當。自入秋來,視朝漸晚。仰窺聖容,日漸清削。皆言太監馬永成、谷大用、張永、羅祥、魏彬、丘聚、劉瑾、高鳳等造作巧偽,淫蕩上心。擊球走馬,放鷹逐犬,俳優雜劇,錯陳於前。至導萬乘與外人交易,狎昵媟褻,無復禮體。日遊不足,夜以繼之,勞耗精神,虧損誌德。遂使天道失序,地氣靡寧。雷異星變,桃李秋華。考厥占候,鹹非吉征。此輩細人,惟知蠱惑君上以便己私,而不思赫赫天命。皇皇帝業,在陛下一身。今大婚雖畢,儲嗣未建。萬一遊宴損神,起居失節,雖齏粉若輩,何補於事。高皇帝艱難百戰,取有四海。列聖繼承,以至陛下。先帝臨崩顧命之語,陛下所聞也。奈何姑息群小,置之左右,以累聖德?竊觀前古奄宦誤國,為禍尤烈,漢十常侍、唐甘露之變,其明驗也。今永成等罪惡既著,若縱不治,將來益無忌憚,必患在社稷。伏望陛下奮乾剛,割私愛,上告兩宮,下諭百僚,明正典刑,以回天地之變,泄神人之憤,潛削禍亂之階,永保靈長之業。」疏入,帝驚泣不食。瑾等大懼。時內閣劉健、謝遷等方持言官章不肯下,文疏復入。帝遣司禮太監李榮、王嶽等詣閣議。一日三至,健等持益堅。嶽素剛直,獨曰:「閣議是。」是夜,八人者環泣帝前。帝怒,立收嶽下詔獄,而外廷固未之知也。明日,文倡九卿科道再詣闕固爭。俄有旨,宥八人不問。健、遷倉皇致仕去。八人各分據要地,瑾掌司禮,時事遂大變。瑾恨文甚,日令人伺文過。逾月,有以偽銀輸內庫者,遂以為文罪。詔降一級致仕,郎中陳仁謫鈞州同知。給事中徐昂乞留文原官。中旨謂顯有囑托,落文職,以顧佐代,並除昂名。二年三月榜奸黨姓名,自劉健、謝遷外,尚書則文為首,余若張敷華、楊守隨、林瀚等凡五十三人,列於朝堂。文子高唐知州士聰,刑部主事士奇,皆削籍。文出都門,乘一藍輿,行李一車而已。瑾恨未已,坐以遺失部籍,逮文及侍郎張縉下詔獄。數月始釋,罰米千石輸大同。尋復罰米者再,家業蕩然。瑾誅,復官,致仕。世宗即位,遣行人賫璽書存問,賚羊酒。令有司月給廩四石,歲給役夫六人終其身。復加太子太保,蔭一孫光祿寺署丞。嘉靖五年卒,年八十有六。贈太傅,謚忠定。”
平陽四賢
王與齡 - 韓 文 - 陶 琰 - 張 潤
官衔
前任:
秦紘
明朝戶部尚書
1504年-1506年
繼任:
顧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