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镒(709年-757年),京兆郡万年县(今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人,出自京兆韦氏逍遥公房,唐朝官员。

生平编辑

韦镒考中进士,宏词、制策都考到优等,升任朝议大夫监察御史,转任殿中御史侍御史礼部员外郎吏部员外郎中书舍人给事中,又升任礼部侍郎吏部侍郎户部侍郎,虚龄四十九岁时去世,朝廷赠予二部尚书[1]

其他编辑

韦镒从监察御史被贬官韦虢州任司户参军时,因为与当地的地方官是老朋友,请求去开凿虢州西城的道路。韦镒主持修道的事。刚刚修筑了几里路,就平了几百处坟墓。不久地方官想念韦镒,到湖边巡视。有人到湖边报告韦镒的妻子死了。韦镒的妻子死了七天后,韦镒请来寺庙僧人作法事。韦镒神情伤感丧失心志,僧人们都安慰劝勉他。斋戒结束,韦镒送僧人出门,话没说完,好像看见了什么,就作揖让僧人回避,又说:“弟子亡妻的身形出现了。”之后就像和亡妻相见谈话一样。韦镒刚走进厅堂倒在地上,因此死去,人们认为韦镒之死是夷平坟墓所导致[2]

诗文编辑

韦镒现存诗歌一首,收录于《全唐诗·卷七百七十二》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 韦待价,唐朝金紫光禄大夫、尚书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1]

父亲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 韦鉴
  • 韦銮,唐朝宣州司法参军
  • 韦锜
  • 韦镕
  • 韦嘉娘,嫁卢某[3]

子女编辑

  • 韦武,唐朝京兆尹兼御史大夫、山陵桥道等使[1]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唐文拾遗·卷二十七·唐故银青光禄大夫京兆尹兼御史大夫上柱国赠吏部尚书京兆韦公神道碑铭(并序)》:工之良者,斧斤神运,不离绳墨之内;士之全者,器用无方,必归忠孝之域。若离绳与墨,而厦屋立构,大匠以为妖也;失忠与孝,而功烈幸成,君子以为乱也。除妖讨乱,独立中道,以人伦风俗为已任,吾闻其语而见其人。   公姓韦氏,讳武,字某,京兆杜陵人也。其先命于商,显于汉,霎时联于晋魏之後,或哲或谋,或肃或艾,在名大德,大节大勋,悬诸日月,倬在图史。族姓之盛,莫之与京。曾祖皇朝金紫光禄大夫尚书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讳待价,致君皇极,时惮其正;祖银青光禄大夫梁州都督讳令仪,布化南夏,民怀其惠;父举进士,宏词制策皆入殊科,又判入高等,累枉畿赤名尉,迁朝议大夫监察御史,转殿中御史、侍御史、尚书礼、吏员外、中书舍人、给事中,擢□礼、吏、户三侍郎,亦列名藩及列卿之清者,时年四十九而薨。然亦由不一其名字,故家传略而不尽也。赠二部尚书讳镒,时方大用,士痛其夭。   公未免怀而孤,六岁知慕,每问居处儿杖,则失声啼叫,废绝于地,云物与之变色,乌鸟与之悲鸣,况夫绅之履霜露者。元中书载,公之先执,泣抚其首,目为孝治之瑞。衣无兼彩,食去鲜味,若居丧者数岁。年十一,始以门第补右千牛。历京兆府参军、高陵、栎阳、万年三县尉、长安县丞。昼则游刃吏事,夜则服膺经籍。循性为学,深於礼服;顾行为文,长於议论。曾未壮齿,郁其老成。颜太师真卿、萧黄门复以雅道名节自届,罕有及其门,而皆与公为忘年之契。由是振动於卿大夫间,擢为太常博士。草朝廷之仪,大事不繁,小事不略;谥人之行,褒者不德,贬者不怨。德宗西狩,委室随难,除殿中侍御史,执简於乱兵之中,顾指风生,邦宪不挠。皇舆反正,犹践旧职。崔大夫纵雅相推重,动静咨度,方表公为侍御史,副总台务。会户部元侍郎董司漕运,惧不克济,奏授公仓部员外郎,充水陆转运判官。得公之谋,而不能用,与道进退,义无沦胥,称疾杜门,数月而元果败。朝野之论,服其贤明。寻转礼部员外郎。上方以戡复之庆,亲告郊庙,大兵仅解,百度各缺,执事忧惑,悉咨於公。公以变通之识,酌于宜□,备物约用,礼成掌中,群司遵行,罔惑愆素。   属邦畿艰食,朝议敦本,选台阁之通理术者十人,分宰大邑。公与故相国郑公珣瑜等同被推择,遂检校本官兼昭应县令。时东后继觐,馆无虚日,王人急宣,冠盖相望,县道之弊,昭应为剧。公内结信惠,务穑劝芸,而农不释耒;外运才敏,储费应卒,而宾不乏饩。传置如市,田闾不知。改遂州剌史。郡中地狭江隘,屋室骈接,岁有溃决焚如之害。公顺势疏壅,峻其提防,而暴潦泄去,申禁严备,开其巷陌,而流焰断灭。二十年间,水火无惧,民到于今歌之。召拜户部郎中。不以望积南宫而怠弃其职,修版图以隐核郡国,天下不敢以恳田籍民之数欺于有司。除万年令。问民疾苦而不问过失,忧民赋输而□忧盗贼,惠孕诚达,其令自行,端冕而朝,毂下清静。迁京兆少尹。是岁荆吴昏垫,宸衷轸骇,亲临轩分命十使,驰传吊谕,且令察视。非清明简重有生民之望者,不在此选。公筇昨奏罄实,固言蠲赋息役之宜,为聚敛者所嫉,出为绛州剌史。因其岁歉,导以地利,凿汾而灌注者十有三渠,环绛而开辟者三千馀顷。舄卤之地,京坻勃兴,课最屡闻,玺书降劳。迁晋慈隰等州都防御观察处置等使晋州剌史兼御史中丞,赐紫金鱼袋。自绛及晋,不三百里,惠泽旁浸,仁声先路者久矣。至是疲瘵之心,如幽蛰闻春雷而起,柔荑望和风而坼,其感煦驯致之自然欤!   居晋郡六年,顺宗就加左散骑常侍银青光禄大夫,宠循政也。今上奥秘为兵部侍郎,崇德□也。方议毗倚,置于台司,中外翕然,日夕以冀。俄以丰陵复土之重,辍公严护,拜京兆尹兼御史大夫,兖山陵桥道等使。公哀敬尽瘁,殆忘寝食,凡七十日,遇暴疾薨于长安通化里之私第,享年五十有五。皇帝悼惜兴叹,诏赠吏邵尚书,太常谥曰某公,给卤簿鼓吹。以某年某月日,葬于京兆府某县之某原,前夫人博陵崔氏焉,礼也。   公所撰《家祭仪》三卷,文集一十五卷,凡诸著述数万言,并行於代。崔夫人,京兆尹御史大夫邺国公昭之女,柔德懿行,仪形闺壶,贵寿莫偕,先公而殁。有子曰延亮,前某官,孝敬忠厚,英华逸发,胸襟所得,往往有绝云霓之势,若不离师友,无倦追琢。吾见韦氏之馀庆,未可量也。二女:长适桂管观察支使太常寺协律郎陇西李允元,次适荆南营田判官江陵府户曹参军陇西李景俭。有是子以为後,有是婿以托孤,公其无忧於地下矣。後夫人某郡某氏,某官某之女,继室以德,罔替前修。帷堂昼哭之後,女有归,男有立,姻族愈睦,门风益清,咏《鹊巢》之诗者,孰不归美。公终鲜兄弟,有姊一人,承顺恩敬,贵而弥笃,为海内所称。於戏!六岁而孝闻,人子之难也;五十以悌闻,人弟之难也。苟非天性充塞,以身立教者,其孰能践百行之至难乎!况文章经术,礼乐刑政,磊落光耀之如彼,斯可以言士之全也。   前年冬,延亮泣奉家传,造予衡门,以金石之事见托。会守远郡,岁月差池,作吏迫屑,文字殆废,卒不获命,诚无愧词。铭曰:   以甘受和,以白受采。洽自闺门,闻于四海。韦公之行,於是乎在。名教以来,未之有改。吁嗟乎韦公!天生蒸民,非礼弗存。贵为天子,非礼弗尊。韦公之学,实专其门。秉之以心,立之以言。吁嗟乎韦公!惠训孜孜,视民如伤。子产之後,莫如龚、黄。韦公之政,允绍其良。民之父母,今也则亡。吁嗟乎韦公!奕奕相庭,在朝之右。人方瞩望,帝亦虚受。韦公之年,曷不悠久。德庆既郁,宜其有後。吁嗟乎韦公!
  2. ^ 《太平广记·卷第三百三十二·鬼十七》:监察御史韦镒,自贬降量移虢州司户参军。镒与守有故,请开虢州西郭道。镒主之,凡开数里,平夷丘墓数百。既而守念镒,至湖按覆。有人至湖,告镒妻死。镒妻亡七日,召寺僧斋。镒神伤丧志,诸僧慰勉。斋罢,镒送僧出门,言未毕,若有所见,则揖僧退,且言曰:“弟子亡妻形见。”则若揖让酬答,至堂仆地,遂卒。人以为平夷丘墓之祸焉。
  3. ^ 胡戟,荣新江主编. 《大唐西市博物馆藏墓志》. 北京市: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2年11月: 七二七. ISBN 978-7-301-16079-4 (中文(繁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