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轨(?-554年),字百年,太安狄那人,北齐时期大臣,官至大司马,谥曰「肃武」。

生平编辑

韩轨自小时候就喜怒不形于色,很有志向。高欢镇守晋州的时候韩轨被引为晋州镇城大都督,在信都起兵时也跟随高欢。随后因在广阿之战韩陵之战的功劳被封为平昌县侯,再一次在赤谼岭打败尔朱兆被升任泰州刺史,民政方面做的很好。高欢在巡视泰州的时候,想要让韩轨回朝并赐予城中每户人家两匹绢布,不想七千户本地居民宁可不要赏赐也想要韩轨留下,高欢因此赞叹不已,韩轨如愿被留下继续治理。不久后韩轨便以多次军功,累进安德郡公并升为瀛州刺史。在瀛州任间,韩轨因为在州内贪污聚敛被御史弹劾,最后被削除官爵。不久以后再次被复为殷州刺史、安德郡公并晋升为中书令,于武定三年十二月顶替侯景,成为司空[1]就在不久后的武定四年十一月,因病卧床的高欢对高澄的指导里评价说韩轨比较固执,对他要宽容一些。[2]武定五年正月,侯景叛乱,韩轨被派去和贺拔胜、刘丰等将一同讨伐。[3]短短三个月后韩轨和可朱浑道元互换职位,以韩轨为司徒,可朱浑道元为司空。[4]但是大军一直等到六月才班师回朝。[5]武定六年八月,韩轨跟随慕容绍宗前往颍川,征讨此前逃走的王思政,[6]在慕容绍宗溺死后回朝。武定八年六月,高洋登基后韩轨也因高欢之言被封为安德郡王,[7]他的妹妹也早在几年前就被高欢纳入了后宫,生下了上党王高涣,但是数年下来韩轨依旧对人谦恭,没有因富贵而凌驾于人。天保四年十月,高洋亲征契丹时,派韩轨领四千骑兵向东阻拦契丹军退路。[8]大胜回军后韩轨因而被拜为大司马,并跟随高洋征讨蠕蠕,在行军路上生急病而死。死后韩轨被赠假黄钺,追封太宰太师,谥号为肃武。皇建元年十一月,韩轨被配飨高洋的庙庭。[9][10]

家庭成员编辑

韩晋明:儿子,天统时改封东莱王,武平末年辞去尚书左仆射一职回家。

韩智辉:妹妹,丈夫死后被高欢纳入后宫,因生上党王被升为上党太妃。[11]

高涣:侄子,妹妹韩氏之子,上党王。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帝纪第十二:“十有二月以司空侯景为司徒以中书令韩轨为司空”
  2. ^ 《北齐书》帝纪第二:“又闻神武疾遂拥兵自固神武谓世子曰我虽疾尔面更有馀忧色何也世子未对又问曰岂非忧侯景叛耶曰然神武曰景专制河南十四年矣常有飞扬跋扈志顾我能养岂为汝驾御也今四方未定勿遽发哀...韩轨少戆宜宽借之。”
  3. ^ 《魏书》帝纪第十二:“辛亥司徒侯景反...遣司空韩轨...等帅众讨之”《北齐书》帝纪第三:“辛亥司徒侯景据河南反颍州刺史司马世云以城应之景诱执豫州刺史高元成襄州刺史李密广州刺史暴显等遣司空韩轨率众讨之”
  4. ^ 《魏书》帝纪第十二:“夏四月壬申...以司空韩轨为司徒以领军将军可朱浑道元为司空”
  5. ^ 《北齐书》帝纪第三:“六月己巳韩轨等自颍州班师”
  6. ^ 《魏书》帝纪第十二:“秋八月甲戌以尚书左仆射慕容绍宗为大行台与太尉高岳司徒韩轨大都督刘丰等讨王思政于颍川”
  7. ^ 《北齐书》帝纪第四:“又诏封功臣...韩轨为安德王”
  8. ^ 《北齐书》帝纪第四:“壬寅经昌黎城复诏安德王韩轨率精骑四千东趣断契丹走路”
  9. ^ 《北齐书》帝纪第六:“十一月辛亥...庚申诏以故太师尉景故太师窦泰故太师太原王娄昭故太宰章武王厍狄干故太尉段荣故太师万俟普故司徒蔡俊故太师高乾故司徒莫多娄贷文故太保刘贵故太保封祖裔故广州刺史王怀十二人配飨太祖庙庭故太师清河王岳故太宰安德王韩轨故太宰扶风王可朱浑道元故太师高昂故大司马刘丰故太师万俟受洛干故太尉慕容绍宗七人配飨世宗庙庭”
  10. ^ 《北齐书》列传第七:“韩轨字百年太安狄那人也少有志操性深沉喜怒不形于色神武镇晋州引为镇城都督及起兵于信都轨赞成大策从破尔朱兆于广阿又从韩陵阵封平昌县侯仍督中军从破尔朱兆于赤谼岭再迁泰州刺史甚得边和神武巡泰州欲以轨还仍赐城人户别绢布两匹州人田昭等七千户皆辞不受唯乞留轨神武嘉叹乃留焉频以军功进封安德郡公迁瀛州刺史在州聚敛为御史纠劾削除官爵未几复其安德郡公历位中书令司徒齐受禅封安德郡王轨妹为神武所纳生上党王涣复以勋庸历登台铉常以谦恭自处不以富贵骄人后拜大司马从文宣征蠕蠕在军暴疾薨赠假黄钺太宰太师谥曰肃武皇建初配飨文襄庙庭”
    《北史》列传第四十二:“韩轨字伯年太安狄那人也少有志操深沈喜怒不形于色神武镇晋州引为镇城都督及起兵于信都轨赞成大策从破尔朱兆于广阿又从韩陵阵封平昌县侯仍督中军从破尔朱兆于赤谼岭再迁秦州刺史甚得边和神武巡秦州欲以轨还仍赐城人户别绢布两疋州人田昭等七千户皆辞不受唯乞留轨神武嘉叹乃留焉频以军功进封安德郡公迁瀛州刺史在州聚敛为御史纠劾削除官爵未几复其安德郡公历位中书令司徒齐受禅封安德郡王轨妹为神武所纳生上党王涣复以勋庸历登台铉常以谦恭自处不以富贵骄人后拜大司马从文宣征蠕蠕在军暴疾薨赠假黄钺太宰太师谥曰肃武皇建初配享文襄庙庭”
  11. ^ 《北史》列传第二:“上党太妃韩氏轨之妹也神武微时欲娉之轨母不许及神武贵韩氏夫已死乃纳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