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顧錫疇,字九疇南京蘇州府崑山縣(今江蘇省崑山縣)人,明朝政治人物,同進士出身。顧天敘之子。

生平编辑

十三岁的时候,顾锡畴以诸生身份参加南京乡试,魏国公徐弘基将女儿许配给他。顾锡畴考取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进士,改任庶吉士,授职为翰林院检讨。天启四年,魏忠贤的势力嚣张,顾锡畴与给事中董承业负责福建乡试,并讥讽一些答策。魏忠贤的党羽指责他们是东林党人,两人被一起降职。最后,被削夺官籍[1]

崇祯初年,崇祯帝召见他,并官复原职。升任国子监祭酒。他奏请恢复积分法,礼官阻挠不让施行。顾锡畴又申诉此事,并请求选择监生担任州县长官。此后,奏请订正陪祭祀者的位次,担当国子博士的进士能参与考核、录用。崇祯帝均同意了。之后他母丧回乡,并请求不再出仕。丧期满后,起用为少詹事,晋升詹事,加封礼部左侍郎,负责部中事务。皇帝曾经召见他面商国事,询问理财用人的问题。顾锡畴告退后,陈述了用人方面的五点失误,称:“考察选官没有法度,文网太严峻,议论太多,太拘泥于资格,对人没有鼓励效果。请使先用人的地方清正源流。精心鉴别,依照才能任用,这是好处一。赦免小过失而不完全废弃,这是好处二。减少议论而专门责其成事效率,这是好处三。选择奇异人材而不拘泥于平常规章,这是好处四。积极奖励而宽缓督察、责备,这是好处五。”最后极力陈述耗靡钱财的弊端,仍然归其根源在于用人。皇帝对他的奏疏称好[2]

杨嗣昌奏疏请求招抚流寇,其中有“乐天者保天下”和“善战者服上刑”的话。顾锡畴争辩,称这是诸侯间交战的事情,引用不合伦理,与杨嗣昌互相攻击。杨嗣昌当时主持政务,诸位言官都攻击他,杨嗣昌很怀疑顾锡畴所为。遇上驸马都尉王籨犯罪,顾锡畴准备从轻发落,杨嗣昌借机攻击,便削夺了他的官籍。崇祯十五年,朝廷大臣交相举荐,皇帝召他回朝。御史曹溶、给事中黄云师又称不应该任用他。皇帝不听,任命他为南京礼部左侍郎[3]

明朝灭亡后,福王朱由崧立位,他晋升为本部尚书。当时尊奉福恭王为恭皇帝,准备商议庙祀,顾锡畴奏请另外设立专门的庙宇。不久,请求增补建文帝的庙祀谥号、明景帝的庙号和建文朝忠臣的赠封与谥号,朱由崧都依从了他。东平伯刘泽清称:“宋高宗在南京即位,立刻在靖康二年五月确立建炎纪元,遵从民众的愿望。我请求从今年五月改为弘光纪元。”顾锡畴明确地说诏令已经颁布,不能追悔更改,才作罢。当时确定大行皇帝的庙号为思宗,忻城伯赵之龙称“思”不是美称,引经据典核证,顾锡畴也认为如此,上奏请求更改。大学士高弘图因为前面提议极力坚持,于是事情沉寂。温体仁去世,特谥号文忠,而文震孟罗喻义姚希孟吕维祺都没有获得谥号。顾锡畴称:“温体仁获得皇帝信任,行使政令最为专横而且长久,他对先帝所负的罪大且深重,请求将文忠谥号,或者删削或者更改,而增补文震孟等大臣的谥号,使普天下奖惩有度。”答复可以。于是增补诸臣的谥号,剥夺了温体仁谥号。吏部尚书张慎言离职,顶替的徐石麒没有到任,朱由崧命令顾锡畴负责事务。当时马士英掌握国政,顾锡畴一向与他不和。给事中章正宸熊汝霖弹劾他,于是他请求到南海祭祀而离去。第二年春天,御史张孙振极力颂扬温体仁的功绩,请求恢复他原来的谥号。便勒令顾锡畴退休[4]

之后清军攻入南京,顾锡畴的故乡也被攻占。当时正遭遇父亲的丧期,他由小路赴福建。唐王命令他就任原职,他极力推辞,而在温州江心寺寓居。总兵贺君尧鞭挞侮辱诸生,顾锡畴打算对他进行弹劾。贺君尧乘夜色派人杀害了他,将尸体投入江中。温州人寻找了多天,才将他入棺葬殓[5]

參考编辑

  1. ^ 《明史》(卷216):顧錫疇,字九疇,崑山人。年十三,以諸生試南京,魏國公以女女之。第萬歷四十七年進士,改庶吉士,授檢討。天啟四年,魏忠賢勢大熾,錫疇偕給事中董承業典試福建,程策大有譏刺。忠賢黨遂指為東林,兩人並降調。已,更削籍。
  2. ^ 《明史》(卷216):崇禎初,召復故官。歷遷國子祭酒。疏請復積分法,禮官格不行。錫疇復申言之,且請擇監生為州縣長。已,請正從祀位次,進士為國子博士者得與考選。帝並允行。省親歸,乞在籍終養。母服除,起少詹事,進詹事,拜禮部左侍郎,署部事。帝嘗召對,問理財用人。錫疇退,列陳用人五失,曰銓敘無法,文網太峻,議論太多,資格太拘,鼓舞未至。請先令用人之地一清其源。「精心鑒別,隨才器使,一善也。赦小過而不終廢棄,二善也。省議論而專責成,三善也。拔異才而不拘常格,四善也。急獎勵而寬督責,五善也。」末極陳耗財之弊,仍歸本於用人。帝善其奏。
  3. ^ 《明史》(卷216):楊嗣昌疏請撫流寇,有「樂天者保天下」及「善戰服上刑」語。錫疇抗言此諸侯交鄰事,稱引不倫,與嗣昌大忤。嗣昌秉政,諸詞臣多攻之,嗣昌頗疑錫疇。會駙馬都尉王昺有罪,錫疇擬輕典,嗣昌構之,遂削其籍。十五年,廷臣交薦,召還。禦史曹溶、給事中黃雲師復言其不當用。帝不聽,起為南京禮部左侍郎。
  4. ^ 《明史》(卷216):福王立,進本部尚書。時尊福恭王為恭皇帝,將議廟祀,錫疇請別立專廟。俄請補建文帝廟謚、景皇帝廟號及建文朝忠臣贈謚,並從之。東平伯劉澤清言:「宋高宗即位南京,即以靖康二年五月為建炎元年,從民望也。乞以今歲五月為弘光元年。」錫疇言明詔已頒,不可追改,乃已。時定大行皇帝廟號為思宗,忻城伯趙之龍言「思」非美稱,援證甚核,錫疇亦以為然,疏請改定。大學士高弘圖以前議自己出,力持之,遂寢。溫體仁之卒也,特謚文忠,而文震孟、羅喻義、姚希孟、呂維祺皆不獲謚。錫疇言:「體仁得君,行政最專且久,其負先帝,罪大且深,乞將文忠之謚,或削或改,而補震孟諸臣,庶天下有所勸懲。」報可。遂謚諸人,削體仁謚。吏部尚書張慎言去位,代者徐石麒未至,命錫疇攝之。時馬士英當國,錫疇雅不與合。給事中章正宸、熊汝霖劾之,遂乞祭南海去。明年春,禦史張孫振力頌體仁功,請復故謚。遂勒錫疇致仕。
  5. ^ 《明史》(卷216):南都失守,錫疇鄉邑亦破。時方遭父喪,間關赴閩。唐王命以故官,力辭不拜,寓居溫州江心寺。總兵賀君堯撻辱諸生,錫疇將論劾。君堯夜使人殺之,投屍於江。溫人覓之三日,乃得棺殮。贊曰:吳山等雍容館閣,揚歷臺省,固所謂詞苑之鴻儒,廟堂之巋望也。要其守正自立,不激不爭,淳靜敦雅,承平士大夫之風流,概可想見矣。
官衔
前任:
王鐸
南明(南京)禮部尚書
1644年-1645年
繼任:
陳子壯
前任:
黄锦
南京禮部尚書
前任:
陳子壯
南明南京禮部尚書
1645年-1646年
不再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