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顾彦朗(?-891年),晚唐军阀,897年起以节度使身份控制东川直至去世。

顧彥朗
出生 不詳
唐朝
逝世 891年
唐朝
职业 东川节度使

家世编辑

顾彦朗生年不详。根据《新唐书》本传,他是丰州人氏。他和弟弟顾彦晖都在天德军为小校。天德防御使蔡京认为兄弟俩将来会封侯,让儿子蔡叔向等给了他们很多钱,他们也稍稍升官。在随后黄巢的农民大军起事中,顾氏兄弟参与对黄巢作战并协助收复都城长安[1][2][3]顾彦朗被任为右卫大将军[4]

任节度使编辑

光启三年(887年),唐僖宗任顾彦朗为东川节度使[5]当他赴任途经劍門时,邻镇西川节度使陈敬瑄的部下夺了他的符节,不让他进入东川,他只得停留在利州。陈敬瑄还诬陷顾彦朗擅自兴兵掠西境。在朝廷使者调停下,陈敬瑄才准许顾彦朗赴任东川。到任后,顾彦朗任弟弟顾彦晖为汉州刺史。[4]

同时,顾彦朗之前在神策军的同僚王建占领阆州,自称刺史,派军队袭击附近地区。顾彦朗怕被王建袭击,时时遣使重提他们当年的友谊并秘密馈赠军粮。[4][6]王建最终没有袭击东川。[5][7]

陈敬瑄却担心顾、王合兵攻打西川。陈敬瑄的弟弟、曾大权在握的宦官田令孜曾以王建为养子,称自己能把王建召来为陈效力。陈敬瑄便写信请王建前来。王建起初也同意了,到东川军部梓州遣使给顾彦朗带信说:“十军阿父(田令孜)召我,我欲依太师(陈敬瑄)求得一大州。”把家眷留在顾彦朗身边,前往西川军部成都。但王建还在途中时,西川参谋李乂又对陈敬瑄说王建不可靠,陈敬瑄便想阻止王建。但王建于路击败陈敬瑄派来阻拦他的部将,坚持前往成都,陈敬瑄责怪他犯境,王建军吏答:“阆州司徒(王建)刚寄家于东川,而军容(田令孜)、太师的使者相继来召,现在又拒绝,为什么?司徒不惜改辕东向北上看望太师,反被拒绝,担心顾梓州又疑我是何居心缘故。使我来报,欲寄食汉州,公不要再生疑。”[7]王建并请兵于顾彦朗。[8]顾彦朗因心怀旧恨,也派顾彦晖率军协助王建,屯学射山,西川道路断绝。十二月,他们合兵五万包围成都三日却不能攻克,陈敬瑄告急于朝廷,朝廷诏宦官说和,[1]又派遣左谏议大夫李洵为两川宣谕和协使、凤翔节度使李茂贞告谕,[4]于是解围。[6][9]

但是,王建继续讨伐陈敬瑄,袭取了西川的很多州县。文德元年(888年),唐僖宗崩,弟唐昭宗继位,他厌恶田令孜。王建上表昭宗称陈敬瑄、田令孜为反抗朝廷统治的叛军,应予以征讨,顾彦朗害怕王建侵伐,也上表支持王建并请求为王建雪冤。昭宗任宰相韦昭度为新任西川节度使,召陈敬瑄回长安任龙武统军。陈敬瑄抗命,昭宗便向他宣战,以韦昭度为行营招讨使,顾彦朗为行军司马,王建为永平军节度使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为行营招讨副使。[6][7][8][9][10][11]

这场战事持续了几年。大顺二年(891年),陈敬瑄陷入绝境,但朝廷因新败于军阀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国库耗尽。昭宗想停止讨伐陈敬瑄,下诏恢复其官爵,命顾彦朗、王建各自撤军。[12]但王建觉察到陈敬瑄即将战败,恐吓韦昭度交出军权只身回长安。陈敬瑄、田令孜投降,王建成为西川节度使。王建亦有心窥伺东川,但因与顾彦朗为连襟,没有采取行动。[4]不久,顾彦朗卒,顾彦晖称东川留后。[13][14]王建开始图谋东川。[6][7]

顾彦朗以蔡叔向为副使,是为了报答旧恩,也很尊敬他。蜀郡有术士朱洽,曾对人说:“二顾虽位尊为节度使,生前没有宅第,死后没有坟墓。”人们不明白。有人说:“二顾出身天德军小将,因缘际会立功,被除授东川,弟兄相继割据。大顾(顾彦朗)薨,遗命焚烧尸骸归葬丰州,因多事未果。等到小顾(顾彦晖)狼狈的时候,连送终的葬礼都没有。”这就是朱洽的言论,后来果然如其所言。[15]

顾在珣,后来成为王建建立的前蜀政权第二任皇帝后主王衍的狎客,官至武勇军使、[16]嘉州刺史。[17]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