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拉萨法诤,又称桑耶論諍拉薩僧諍顿渐之诤、吐蕃僧諍記,是发生於赤松德赞在位期间(大約西元792-794年)在拉薩桑耶寺舉行的法義辯論,爭論的焦點是大乘修行成佛是漸修、廣行菩薩道,還是無修頓悟。此事對後來藏传佛教的發展有重大影響。[1]

赤松德赞亲政之后,从天竺请来莲花生寂护等僧人,将佛教首次引入吐蕃。这些天竺僧人都是中观学派僧人,度化了第一批吐蕃人出家,并开始了有组织的佛经翻译。后来吐蕃攻陷沙州(今敦煌一带)之后,从沙州俘获了大量唐朝禅宗僧人,赤松德赞也将他们安排在拉萨翻译佛经。

相对于中观学派,禅宗简洁明瞭,講求見性成佛,因而获得了大量的信众,赤松德赞的王妃没庐萨墀洁莫赞(法名绛求洁赞)也支持禅宗。[2]相对地,天竺中观学派的传播受到巨大冲击。最终双方互相攻击诋毁,达到水火不相容的局面。随天竺僧人寂护学佛法的人越来越少,于是天竺僧人奏请禁止禅宗的传播。而禅宗则奏请与天竺僧人辩论,落败者禁止在此地弘法。于是从792年开始,双方在桑耶寺举行长期的探題辩论。两派辩论的主要焦点是修行方法。天竺僧人的主要辩士是莲花戒,主张渐悟;唐朝僧人主要辩士是堪布摩诃衍,主张顿悟。吐蕃的两位重要大臣桂·墀桑雅甫拉恩兰·达扎路恭,分别支持中观学派和禅宗。

根據追隨天竺僧人出家的巴·賽囊之著作《巴協》:禪宗與中觀派经历了长达三年的辩论之后,結果摩訶衍辭窮敗北,退出拉薩。[3][4]後世藏傳佛教史書大多採納與《巴協》相同的觀點,記載稱:赤松德赞宣布禅宗落败。来自天竺的佛法被吐蕃定为正统而加以弘扬,摩诃衍率领禅僧向天竺僧人献上花环之后主动离开了拉萨,返回唐朝。但是,敦煌出土的漢文禪宗文獻《頓悟大乘正理決》(794年)卻記載,摩訶衍獲得了勝利,禪宗被赤松德贊定為正統派系並得以弘揚。[5]雖然學術界對此次辯論結果的看法不完全一致,但是一致同意:西藏貴族此後推崇印度中觀法,而非禪宗[6]

巴協》中稱:赤松德贊斷然擯棄禪宗,唐朝僧人在此次諍論之後被全部驅逐出境,禪宗經典被集中埋在桑耶寺之下作了伏藏。根據《五部遺教》中《大臣遺教》的記載,赤松德贊並沒有對禪宗採取斷然擯棄的方式,而是採取客觀地進行評論,最終將中觀派定為正統。[7]由於《五部遺教》提到了蒙古征服吐蕃的事,它應是13、14世紀的作品,偽托為蓮花生的伏藏。[8][9]

禪宗對藏传佛教部分教派的教义有一定影響,例如寧瑪派大圓滿教法以及大手印,可能是受到禅宗中頓悟的影响。[10] 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是中觀派,所著的《菩提道次第廣論》止觀部分將摩訶衍稱為「支那堪布」,將其見解當成反面教材來評破。[11]西藏寺廟每年會上演跳欠英语Cham dance,大肚子的摩訶衍被村裡的孩子嘲笑。[6]

註釋编辑

  1. ^ Samye Debate. 《大英百科全書》. (英文)
  2. ^ 《賢者喜宴》摘譯十,71頁(總202頁),譯註41
  3. ^ 釋慧嚴. 中國禪宗在西藏. 中華佛學學報 (臺北: 中華佛學研究所). 民國83年, (第7期): 213–226. 
  4. ^ Sam van Schaik. Tibet: A History.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1-06-28: 37–39. ISBN 978-0-300-15404-7. (英文)
  5. ^ 《賢者喜宴》摘譯十,72頁(總203頁),譯註45
  6. ^ 6.0 6.1 Joseph F. Roccasalvo. The Debate at bSam yas: A Study in Religious Contrast and Correspondence. Philosophy East and West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Oct 1980, 30 (4): 505–520. doi:10.2307/1398975. (英文)
  7. ^ 《賢者喜宴》摘譯十一,41~43頁(總223~225頁),譯註42
  8. ^ 五部遺教. 《中华文化辞典》. 广东人民出版社. : 第719页. 
  9. ^ Janet B. Gyatso. Drawn from the Tibetan Treasury: The gTer ma Literature. Tibetan Literature: Studies in Genre. 1996: 147–169. (英文)
  10. ^ 张亚莎. 吐蕃时期的禅宗传承. 《西藏民族学院学报:哲社版》. 2016-03-17 [2017-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11. ^ 宗喀巴大師造. 菩提道次第廣論卷十. 法尊法師譯.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