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驸满语ᡝᡶᡠ穆麟德efu),满语称谓,后金努尔哈赤执政时期用以称呼格格的丈夫,其后逐渐制度化,成为清朝皇女宗室女丈夫的称号。有固伦额驸和硕额驸多罗额驸固山额驸等多种等级[1]:34

历史沿革编辑

后金初期,努尔哈赤时代,尚无正式的册封制度。努尔哈赤诸女与其亲族的女儿被称为格格,而她们的丈夫即被称为额驸。此时文献记录的额驸多出身于满洲、蒙古,汉人仅有一人,即抚顺额驸李永芳。而满洲额驸多以出身建州女真为主[1]:15,19—20

皇太极时,皇女宗室女的册封制度逐渐完善。依据嫡庶,皇女分封为固伦公主和硕公主,她们的丈夫依此受封固伦额驸、和硕额驸。由于满蒙联姻政策的影响,蒙古额驸的规模扩大,已涵盖漠南蒙古的大部分部落。25位蒙古额驸有10人出于科尔沁部,其中科尔沁左翼6人,右翼4人。同时,皇女嫁入蒙古人数增多[1]:22—23清兵入关后的顺治康熙年间,清室为稳固政权,与吴三桂耿继茂尚可喜三位汉人异姓王家族多有联姻。现代研究者指出,此类额驸所娶宗室女多借用皇帝养女的身份获得破格册封,得以提高其身份和待遇,“实现政治上笼络和控制的目的”。康熙年间,清廷平定三藩之乱,汉人不再封王,亦不再有汉人额驸[2]:14—16

除皇女外,宗室女多根据父亲身份,享受不同等级的册封,她们的丈夫亦封不同等级的额驸。清兵入关前,即有公主、格格、额驸的冠服规定。其中,“固伦额驸冠服制与超品公同,和硕额驸冠服制与昂邦章京同,多罗额驸冠服制与梅勒章京同,多罗贝勒之婿额驸冠服制与甲喇章京同,固山额驸冠服制与牛录章京同。无官额驸冠服,则依所定服用;若系高官,则按其官品级服用”。乾隆朝《钦定大清会典》规定,“凡额驸之品级,各视其公主、格格之等以为差。尚固伦公主为固伦额驸,品级视固山贝子;尚和硕公主为和硕额驸,品级视超品公……郡主额驸视武职一品;县主额驸视武职二品;郡君额驸视武职三品;县君额驸视武职四品;乡君额驸视武职五品[1]:33—34。”雍正时,和硕纯悫公主的丈夫策棱晋封固伦额驸,已逝世多年的公主亦因此追赠固伦公主。

康熙朝开始,公主、额驸的俸禄、待遇开始制度化。额驸每年的俸禄银两、待遇低于他们的妻子。康熙朝《钦定大清会典》“固伦公主额驸,岁支银二百八十两,米一百四十石;和硕公主额驸岁支银二百五十五两,米一百二十七石五斗;郡主额驸岁支银二百三十两,米一百一十五石;县主额驸岁支银一百八十两,米九十石;郡君额驸岁支银一百五十五两,米七十七石五斗;县君额驸岁支银一百三十两,米六十五石;乡君额驸岁支银一百五两,米五十二石五斗。”[1]:34—35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韩天阳. 《清入关前额驸群体研究》 (硕士论文). 辽宁大学. 2019 [2021-10-16] (简体中文). 
  2. ^ 刘小萌. 《清皇室与三藩'额驸'》. 满族研究 (辽宁省沈阳市: 辽宁省民族宗教问题研究中心). 2002, (2002年第003期): 14—17. ISSN 1006-365X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