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颱風天鴿對港澳地區之影響

强台风天鸽对香港和澳门的影响

颱風天鴿(英文:Typhoon Hato)是2017年太平洋颱風季中吹襲香港和澳門的最強風暴。天鴿於8月23日以巔峰強度正面吹襲珠江三角洲地區並大肆破壞,導致香港天文台和澳門氣象局需要分別發出5年來和懸掛18年以來首次十號熱帶氣旋警告信號,成為自1999年颱風約克之後,首次港澳兩地之最高熱帶氣旋警告信號同時生效的案例。

颱風天鴿
Typhoon Hato(英文)
十分鐘平均風速
超強颱風 (HKO 185 km/h
強颱風 (SMG 165 km/h
8月23日天鴿繼續急劇增強至巔峰強度,並正面吹襲珠江口以西一帶,其風眼清晰可見。

8月23日天鴿繼續急劇增強至巔峰強度,並正面吹襲珠江口以西一帶,其風眼清晰可見。

概況
形成日期 2017年8月19日
消散日期 2017年8月25日
最低氣壓 香港天文台:950 hPa
澳門氣象局:945 hPa
影響
財產損失 澳門:125億澳門元
香港:40億港元
死傷人數 澳門:10死244傷[1]
香港:129人受傷[2]
路徑圖
颱風路徑圖
颱風天鴿的路徑圖
颱風天鴿的一部分

天鴿不但帶來極具破壞性的風力,導致澳門境內錄得破紀錄的持續風速,而且其風暴潮疊加天文大潮更引致港澳兩地多處嚴重水浸,澳門的災情尤其嚴峻,成為當地半世紀以來最慘重的風災。澳門氣象局更被猛烈批評預報嚴重失誤,局長馮瑞權於風災翌日下台[3],連同副局長梁嘉靜澳門廉政公署和澳門行政長官成立之風災專案委員會調查並證實違紀[4],兩人至翌年4月終遭受澳門政府分別以撤職和停職130日作紀律處分[5],然而馮瑞權請辭後卻申請退休並獲批准,導致他所受之懲罰由革職按機制大幅減輕至停收退休金4年,再次惹起公憤[5]。由於珠江三角洲一帶在此次風暴中遭受重創,「天鴿」此名僅使用一次,即被中國大陸在隔年第50屆颱風委員會年會申請除名,並在次年第51屆颱風委員會會議中通過由「山貓」替代。

目录

香港编辑

 
 
長洲
133 km/h
 
赤鱲角
103 km/h
 
青衣
55 km/h
 
啟德
81 km/h
 
西貢
80 km/h
 
沙田
45 km/h
 
流浮山
78 km/h
 
打鼓嶺
49 km/h
天文台測風網絡8個參考自動氣象站錄得之最高10分鐘平均風速。圖例:
 代表錄得強風(共3個氣象站)
 代表錄得烈風(共3個氣象站)
 代表錄得暴風(共1個氣象站)
 代表錄得颶風(共1個氣象站)
 
 
長洲
124 km/h
 
赤鱲角
90 km/h
 
青衣
43 km/h
 
啟德
67 km/h
 
西貢
70 km/h
 
沙田
38 km/h
 
流浮山
65 km/h
 
打鼓嶺
41 km/h
天文台測風網絡8個參考自動氣象站錄得之最高每小時平均風速。圖例:
 代表錄得強風以下風速(共1個氣象站)
 代表錄得強風(共2個氣象站)
 代表錄得烈風(共3個氣象站)
 代表錄得暴風(共1個氣象站)
 代表錄得颶風(共1個氣象站)
  • 當地發出之最高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十號颶風信號
  • 最接近當地時間:2017年8月23日上午10時[6][7]
  • 最接近當地位置:香港天文台總部之西南偏南約60公里(正面吹襲)[6][7][註 1]

破紀錄酷熱编辑

在天鴿形成前,香港天文台已在「九天天氣預報」預測8月23日有熱帶氣旋吹襲,天氣惡劣,有狂風大雨[9];但天文台沒有在天鴿移入南海前發出「特別天氣提示」作更高調警示。8月22日凌晨天鴿移入距離香港800公里範圍,天文台在早上8時40分發出一號戒備信號[10],當時天鴿集結在香港之東南偏東約660公里[6]。天文台表示會在黃昏考慮發出三號信號,天鴿在翌晨最接近香港,並可能在距離香港100公里範圍內掠過,低窪地區可能出現水浸,市民應盡快完成所有防風、防水浸措施[11]。受天鴿外圍下沉氣流影響,本已持續影響香港多日的熱浪進一步加劇,中午後香港氣溫飆升,天文台總部在下午2時錄得攝氏36.6度高溫,打破僅在2年前颱風蘇迪羅外圍下沉氣流引發的攝氏36.3度紀錄,成為香港天文台總部自1883年成立以來的最高氣溫[6]天水圍濕地公園最高氣溫更達攝氏39度,成為全港所有自動氣象站的歷史最高紀錄[12]。除了高溫外,天鴿也令香港的空氣質素轉差,環保署一般和路邊監測站的空氣質素健康指數錄得8或以上,屬甚高水平,東涌更錄得10+嚴重水平[13]。不過隨後酷熱天氣引發的強烈對流疊加天鴿的外圍雨帶開始影響香港,狂風驟雨下各區氣溫於短短半小時內急降約攝氏10度,打鼓嶺及濕地公園更急挫攝氏12度[14][15]。多區創有紀錄以來最大溫度跌幅,打破1987年強烈寒潮影響香港時的紀錄,同時天文台測風網絡8個參考自動氣象站中,機場率先錄得強風。

 
遭受天鴿吹襲後的中環恒生銀行總行,有多個玻璃窗被吹脫。

因應天鴿急劇增強為颱風,天文台在下午4時45分表示短期內發出三號熱帶氣旋警告信號,更罕有在未發出三號信號時,已表示除非天鴿採取較遠離香港的路徑或轉趨減弱,否則會在午夜前後考慮發出八號信號[16]。天文台在下午6時20分發出三號強風信號[17],當時天鴿移至香港之東南偏東約410公里[6]。天文台再次警告,天鴿翌晨可能在香港以南100公里內掠過,構成相當大的威脅,且翌日中午前正值漲潮,低窪地區可能嚴重水浸[18]。然而當晚天鴿減速移動,加上其環流較為緊密,香港風勢普遍未即時上揚,天文台兩度延後發出八號信號時間,先在晚上8時45分改為表示翌日凌晨考慮發出八號信號[19],2小時後再押後至早上6時前考慮發出[20]

5年首發十號信號编辑

 
遭受天鴿吹襲後的屯門碼頭住宅區,有多棵大樹被吹斷。

8月23日凌晨,天鴿恢復原有移速同時改向西北偏西移動,來勢洶洶並直指珠江口一帶,天文台需在4小時內接連發出八號、九號及十號信號。天文台在凌晨3時20分發出「熱帶氣旋之特別報告」,宣佈預計在凌晨5時半或之前發出八號熱帶氣旋警告信號[21]。天文台再次警告,天鴿結構完整而緊密,預料在中午前最接近香港,在香港以南100公里內掠過,屆時正值漲潮,低窪地區將嚴重水浸;而由於香港吹偏北風,受地形屏蔽,風勢暫時不大,但稍後會轉吹偏東風,大部份地區當風,屆時風勢將會迅速增強[22]。天文台在凌晨5時20分發出八號東北烈風或暴風信號[23],當時天鴿移至香港之東南約160公里[6]。天文台表示,天鴿會在香港南面100公里內掠過,八號信號會在日間大部份時間維持;倘若天鴿更為靠近或增強,對香港威脅會相當顯著,天文台不排除發出更高熱帶氣旋警告信號[24]

發出八號信號後不久,香港多處地區風勢旋即急速增強,刮起東北烈風並有狂風大雨和翻起巨浪,尤其南部地區和離岸,在天鴿開始正面吹襲香港,其中心附近的一道強烈雨帶爆發和橫掃之下,風力短短兩三小時內飆升到暴風程度,橫瀾島更首當其衝地受颶風影響。天文台在早上8時正發出黃色暴雨警告信號[25];由於南部地區風力急升,10分鐘之後、八號信號生效不足3小時,天文台在早上8時10分發出九號烈風或暴風風力增強信號[26],當時天鴿集結在天文台總部之東南偏南約100公里[6],急劇增強為強颱風。天文台再次警告,天鴿數小時內會在香港南面約50公里掠過,風力如再進一步加強,天文台會考慮發出最高熱帶氣旋警告信號;預料鰂魚涌和吐露港的海水高度將分別升至海圖基準面以上超過3米和5米,低窪地區會嚴重水浸,市民必須遠離岸邊、停止所有戶外活動,並切勿外出[27]。此後橫瀾島持續風速繼續急升至超過每小時130公里,而長洲泳灘也受到偏東颶風影響,另外天文台8個參考自動氣象站當中,長洲、機場、西貢、流浮山和啟德亦先後出現烈風或暴風,三號及八號信號達標,其餘3站亦先後吹強風。九號信號維持只有1小時,天文台在上午9時10分發出十號颶風信號[28],當時天鴿移至天文台總部以南約70公里[6]。是次為繼2012年颱風韋森特後,天文台5年以來首次發出九號和十號信號。天文台指,颶風程度的東至東北風正影響香港東南部,隨著天鴿移向珠江口西面,香港會轉吹東南風,屆時颶風會擴展至其餘地區,十號信號會維持數小時,市民應留意破壞性的風力,和可能發生的山泥傾瀉、水浸,切勿離開家中或有屏蔽地方[29]。但最終香港處於天鴿的對流空隙[30],大部分地區雨勢較弱,只有南部地區受颶風影響。香港廣泛地區刮起偏東暴風,南部地區持續吹東至東南颶風,橫瀾島和長洲分別錄得最高10分鐘平均風速達每小時141及132公里[31];多個潮汐站的海水高度亦升至4米左右,沿岸出現海水倒灌,嚴重水浸。天鴿於上午10時最接近香港,在天文台總部之西南偏南約60公里掠過[6]

多處嚴重水浸编辑

 
遭受天鴿吹襲後的杏花邨海旁,圖中可見多棵大樹吹斷,路邊石壆損壞,街燈也被吹毀。
 
紅磡昇御門大廈外牆和窗戶被洗窗用吊船撞毀。

天鴿帶來的風暴潮威力是數十年來最嚴重。其正面襲港時值潮漲和天文大潮,疊加風暴潮導致尖鼻咀、大埔滘、大澳和鰂魚涌海水高度分別達海圖基準面以上4.56、4.09、3.87和3.57米[32],當中鰂魚涌水位是自1962年颱風溫黛以來最高,尖鼻咀大澳之水位更是破紀錄新高。沿岸地區包括大澳、梅窩、鯉魚門杏花邨小西灣沙田城門河附近出現嚴重海水倒灌。幸城門河的水浸範圍僅局限於岸邊的單車徑,未有擴展至其他區域。離島民政事務處宣佈啟動特別為大澳居民而設的水浸預警系統,棚屋居民需要疏散[33];鯉魚門馬背村亦有大量海水湧入,不少居民同樣要疏散。杏花邨不斷有巨浪拍岸,盛泰道和杏花邨巴士總站被浸,海水更湧入地庫停車場,約20輛汽車遭淹沒[34]小西灣運動場亦有海水湧入,出入口和跑道被浸;海怡半島則在海水倒灌下有大量街磚鬆脫,海水有如間竭泉般噴出[35]。來往小欖黃金海岸龍珠島的橋亦被水淹[36]紅磡昇御門有洗窗用吊船疑未有降回地面妥善放置,在惡劣天氣下被吹至撞毀大廈外牆和窗戶並從中斷裂,連同玻璃窗碎片一併墮街[37];中環恒生銀行總行灣仔中環廣場亦有玻璃窗被吹脫墮街[38]將軍澳日出康城第5期MALIBU有天秤倒塌,但無人受傷;而第4期晉海地盤則有天秤被吹至旋轉。在香港海域內和西南面外海亦有不少船隻擱淺,其中一艘輪船於愉景灣失事,有船員跳海逃生;梅窩碼頭因設施損毀關閉,引致中環來往梅窩渡輪服務一度停航,經搶修後於晚上8時半逐步恢復[39]。另在香港西南面約30公里,一艘載有14名船員的中國內地貨船觸礁擱淺,政府飛行服務隊需派出直升機前往救援[40]

隨著天鴿登陸天文台總部之西南偏西約80公里的珠海,香港全面轉吹南至東南風,風力開始明顯下降,天文台在下午12時45分表示當颶風不再影響香港時,會改發較低熱帶氣旋警告信號[41]。境內風力中午後普遍回落至烈風程度,十號信號生效5小時,天文台在下午2時10分改發八號東南烈風或暴風信號[42],當時天鴿集結在天文台總部以西約120公里。天文台指,西南部地區仍受烈風影響,風勢進一步減弱時會考慮改發三號信號[43]。因應廣泛地區風勢迅速緩和至強風水平,天文台在下午3時45分表示考慮在6時前改發三號信號[44]。天文台在下午5時10分改發三號強風信號[45],當時天鴿集結在香港之西北偏西約210公里。天文台表示,香港仍有狂風驟雨,海面仍有大浪,西南部仍吹強風,會視乎風力變化考慮改發一號信號[46]。天鴿環流緊密令各區風力急降,市面不再受強風影響,改發三號信號僅個多小時,天文台在下午6時20分改發一號戒備信號[47],當時天鴿移至香港之西北偏西約240公里。天文台再次提醒離岸仍間中吹強風,視乎風力變化考慮取消所有熱帶氣旋警告信號[48]。傍晚天鴿進一步遠離香港,離岸地區再沒有錄得強風,天文台在晚上8時40分取消所有熱帶氣旋警告信號[49],當時天鴿移至香港之西北偏西約340公里。

風速5年來最高编辑

風暴造成最少129傷[2],當局收到5300宗塌樹、1宗山泥傾瀉及10宗水浸報告[6]。天鴿影響之大,使其成為「Google 2017年度搜尋排行榜:香港熱爆本地頭條組別」第一位[50]。天鴿除了帶來2012年韋森特以來首次九號及十號信號之外,亦是該年以來首次連續3個熱帶氣旋帶來八號信號、1948年以來首次全年首3個熱帶氣旋均需發出八號或以上信號,以及1999年以來首次年內有3個熱帶氣旋正面襲港。天鴿的強度雖較韋森特強,亦更為接近香港,但由於天鴿北面眼壁的對流較弱,加上掠過香港南面時其中心環流東北面的空隙旋捲至香港上空[30],令各區風勢除橫瀾島、北角和機場外均只是與韋森特相若,並沒有明顯地較強。

風暴期間,天文台測風網絡8個參考自動氣象站全部錄得強風或以上風力,當中長洲吹颶風、機場亦受暴風影響,連同啟德、西貢、流浮山,合共5站錄得烈風,三號及八號信號均達標[51]。長洲、機場、啟德、西貢、流浮山、青衣、打鼓嶺和沙田錄得之最高10分鐘平均風速分別為每小時133、103、81、80、79、55、49及45公里[52],其中機場創下該站自香港國際機場遷往赤鱲角後的新紀錄。是次為採用此測風網絡後首次有兩站錄得超過每小時100公里的風速、第3次有兩站錄得暴風;亦為自韋森特以來8個參考站首次、兼採用此測風網絡以來第5次測得全面強風,和自2014年颱風海鷗後首個、及採用此測風網絡後第6次達標八號信號。橫瀾島10分鐘平均風速達每小時141公里[31],為1999年颱風約克以來最高;長洲泳灘錄得略低於主站的每小時132公里[53],打破該站於韋森特時創下的紀錄(但主站風力則反比韋森特稍遜)。大尾篤持續風速達每小時107公里[53],略高於韋森特;長洲、啟德、西貢和其餘大部份地區之風力均是韋森特以來最高。惟獨尖沙咀天星碼頭只錄得烈風程度的每小時68公里之持續風速[54],相較韋森特直逼暴風的風速明顯遜色;但另一港內站北角則於報告中獲天文台公開實測數據,顯示在十號信號期間錄得每小時99公里的10分鐘平均風速[52],每小時平均風速亦達到每小時85公里[55],超越由1999年約克保持的每小時77公里舊紀錄。此外亦有氣象愛好者在紅磡碼頭「追風」,其風速計錄得每小時71公里的烈風程度每小時平均風速,更測量到每小時142公里的颶風程度陣風[56]。由於吹偏東風時紅磡碼頭非常當風,該處為一個氣象愛好者測風的熱門地點。

雖然政府飛行服務隊要出動搜救而未能派出噴射機,投擲下投式探空儀協助天文台探測天鴿中心風力,但是天文台在天鴿吹襲過後仍表示考慮把天鴿補升為超強颱風[57]。由於香港南面的黃茅洲遭受天鴿的風眼橫掃,自動氣象站受到破壞,而天文台在該地的自動氣象站中所讀取的資訊中核實在天鴿眼壁掠過期間錄得最高10分鐘平均風速達每秒70.9米(每小時255公里)[58]。但該氣象站的風速計位於海拔67米,不符合海拔10米或以內的要求,需要經過折算處理;然而經折算為海平面風速後仍達每小時185公里或以上。因此香港天文台於事隔2個月後,在10月25日正式公佈的天鴿報告中,把天鴿補升為超強颱風,接近中心最高持續風速向上修訂為每小時185公里[6]。這次事後上調強度標誌著天鴿是繼2014年颱風威馬遜後,第2個於南海上空增強至超強颱風的熱帶氣旋,同時也是繼1979年颱風荷貝以來首個以超強颱風級別正面襲港及帶來八號或以上信號的風暴。

澳門编辑

 
 
紀念孫中山市政公園
45
 
污水處理廠
 
大炮台山
47.9
 
外港碼頭
113.8
 
海事博物館
54.1
 
友誼大橋
北峰

121.3
 
友誼大橋
南峰

132
 
嘉樂庇
總督大橋

107.7
 
西灣大橋
108.4
 
大潭山
95.1
 
九澳
111.1
 
路環分站
47.5
 
澳門大學
100.8
澳門氣象局氣象站錄得最高每小時平均風速,單位為公里每小時(km/h)。圖例:
 代表沒有數據
 代表錄得清勁至強勁風力
 代表錄得暴風至颶風風力
 代表錄得颱風風力
備註:外港碼頭、九澳兩站因儀器故障或電力中斷導致數據不完整。
 
 
紀念孫中山市政公園
64.4
 
污水處理廠
 
大炮台山
74.9
 
外港碼頭
152.3
 
海事博物館
59.4
 
友誼大橋
北峰

163.8
 
友誼大橋
南峰

157.7
 
嘉樂庇
總督大橋

122.8
 
西灣大橋
132.5
 
大潭山
153.4
 
九澳
141.1
 
路環分站
72.4
 
澳門大學
澳門氣象局氣象站錄得最高1分鐘平均風速,單位為公里每小時(km/h)。圖例:
 代表沒有數據
 代表錄得清勁至強勁風力
 代表錄得疾勁至烈風風力
 代表錄得颱風風力
備註:該數據可能因電力中斷而未能檢測最高值
 
 
內港
1.56
 
內港北
1.54
 
永樂戲院
0.73
 
光復街
 
青洲區
0.18
 
林茂塘
1.55
 
司打口
1.54
 
黑橋街
0
 
聖方濟各
0.9
 
下環街
1.52
 
康公廟
1.62
 
花地瑪
1.15
 
柯維納
0.22
 
沙維斯街
0.15
 
益隆
0
 
松樹尾
0
 
石排灣
0
 
媽閣
4.51
 
青洲塘
5.04
 
友誼橋
澳門氣象局路面水位監測站錄得最高水位,單位為米(m)。圖例:
 代表沒有數據
 代表錄得水位高於路面0.5米以下
 代表錄得水位高於路面0.5至1米
 代表錄得水位高於路面1至1.5米
 代表錄得水位高於路面1.5至2.5米
 代表錄得水位高於路面2.5米以上
備註:媽閣、青洲塘、友誼橋為潮汐站,所錄得為最高潮汐水位。
內港、永樂戲院、青洲區、司打口、康公廟、花地瑪、柯維納、沙維斯街、媽閣、青洲塘共十站資料停止時間與最高水位時間相同,即可能因故障或電力供應中斷而未能檢測到最高值
  • 當地懸掛之最高熱帶氣旋信號:    十號風球
  • 最接近當地時間:2017年8月23日中午12時[7]
  • 最接近當地位置:澳門氣象局總部之西南偏南約20公里[7][註 2]
  • 境內錄得之最高十分鐘平均風速:每小時155公里

風暴前酷熱编辑

2017年8月21日,由於受天鴿的外圍下沉氣流影響,地球物理暨氣象局提醒澳門市民,澳門天氣會較為酷熱,呼籲居民慎防中暑並避免長時間曝曬及適時補充水分[60]。氣象局在21日下午5時發出「特別報告」,表示天鴿將在22日進入南海北部,隨後23日進一步移向廣東沿岸,並為珠江口一帶帶來不穩定天氣[61]。氣象局在22日上午11時懸掛一號風球,當時天鴿集結在澳門之東南偏東約680公里。氣象局表示,一號風球將會在日間維持[62],受到天鴿的下沉氣流影響,路環九澳氣象站測得最高氣溫攝氏39度,打破港澳碼頭攝氏38.9度之全澳最高氣溫紀錄,大潭山氣象站亦錄得攝氏38度,是自1930年以來的最高紀錄,廣泛地區亦測得攝氏37度以上的高溫[63]。雖然天鴿路徑直指澳門附近一帶,但是氣象局在下午3時50分表示,一號風球會在晚間維持。

氣象局在晚上7時40分發出「特別報告」,表示當晚稍後會發出紅色風暴潮警告,並於翌日早上8時生效,預料屆時水位將開始高於內港路面。隨後在晚上9時表示紅色風暴潮警告約於翌日早上8時生效。由於天鴿進一步增強為颱風,對澳門威脅倍增,氣象局在晚上10時表示,翌日凌晨1時至3時約考慮改掛三號風球;随後於23日凌晨2時確定在凌晨3時懸掛三號風球。氣象局於凌晨3時正懸掛三號風球,當時天鴿集結在澳門之東南偏東約240公里。氣象局表示早上視乎情況考慮改掛八號風球。

18年首掛十號風球编辑

天鴿加速逼近珠江口一帶,對澳門構成重大威脅,加上氣象局延誤懸掛三號和八號風球,導致氣象局需在短短2小時半內接連懸掛八號、九號及十號風球。氣象局在早上6時15分表示考慮在上午9時或之前改掛八號風球,後於早上7時宣佈預計在上午9時正式懸掛八號風球。氣象局在上午9時正懸掛八號東北風球[64],當時天鴿已經移至氣象局總部之東南約90公里[7],此時距離香港天文台發出十號颶風信號只有10分鐘,澳門普遍地區風力在此前已達烈風程度。氣象局一度表示八號風球在上午維持,但天鴿繼續逼近,其西北眼壁導致澳門多處風力飆升至暴風或颶風程度,氣象局於上午10時05分改指預計澳門風力將會增強,短時間內需要改掛更高熱帶氣旋信號。八號風球維持不足2小時,氣象局在上午10時45分懸掛九號風球,當時天鴿移至氣象局總部之東南偏南約60公里[7]。是次為繼2012年颱風韋森特後,氣象局5年以來首次懸掛九號風球。廣泛地區刮起偏北颱風,氣象局於上午11時05分表示預計澳門風力將會繼續增強,會在短時間內懸掛最高熱帶氣旋信號。氣象局終在上午11時半緊急懸掛十號風球,當時氣象局指天鴿集結在氣象局總部之東南偏南約50公里,但香港天文台事後報告則顯示天鴿此時僅在澳門氣象局總部以南約30公里[7]。這是繼1999年颱風約克後18年和澳門回歸以來,氣象局首次懸掛最高熱帶氣旋信號;同時八號和九號風球皆創下自澳門採用數字熱帶氣旋信號以來的最短紀錄——八號風球僅持續1小時45分鐘(但翌年即被強烈熱帶風暴貝碧嘉打破),後續的九號風球更只懸掛45分鐘便旋即改掛十號風球。

氣象局同時發出黑色風暴潮警告,為2009年颱風巨爵後,接近8年以來首次。多處嚴重水浸,包括賭場[65];有途人遭吹倒,亦有貨車被吹至翻側[66]。東望洋信號桿亦被吹斷,3人需要疏散。來往澳氹的3條大橋中午錄得平均風力已超過每小時110公里,橋上陣風超過每小時200公里[67]西灣大橋的下層車道也全面封閉。[68]在天鴿西北眼壁橫掃下,澳門近乎全面吹北至東北颱風[註 3],友誼大橋南站所錄得的一小時平均風速達每小時132公里,成為澳門境內有紀錄以來最高每小時平均風速,打破由1993年颱風貝姬保持之舊紀錄(一小時平均風速為每小時124公里,於嘉樂庇總督大橋錄得);不久後天鴿的風眼開始籠罩澳門,境內風勢突然靜止。大潭山站瞬時最低氣壓為945.4百帕斯卡(折算海平面氣壓為957.8百帕斯卡),於中午12時02分測得。就天鴿最接近澳門之時間及位置,港澳兩地氣象部門各持異見——澳門氣象局於9月5日公佈天鴿報告初稿時,指天鴿於下午1時最接近澳門,在氣象局總部之西南偏西約40公里掠過[59];但香港天文台的事後報告顯示,天鴿於中午12時在澳門氣象局總部之西南偏南只有20公里處掠過[7],推翻澳門氣象局之報告內容。此外民間氣象組織「澳門氣象・天文」在9月8日按雷達數據和自行定位製作之路徑圖亦得出同樣結論[71],證實澳門氣象局報告內容錯誤,但氣象局到10月17日公佈天鴿報告定稿時仍未作更正。事實上即使氣象局之報告內容亦自相矛盾,報告內的路徑圖確認天鴿的最接近方向為西南偏南[59],而非西南偏西,但氣象局盲目只採用每小時定位而不考慮每半小時位置,且未有修正中午12時之定位導致出錯。

斷水斷電多人溺斃编辑

 
天鴿肆虐後的台山區滿目瘡痍,水浸還沒退卻。

隨著天鴿登陸珠海,澳門在下午初段改受天鴿的東面眼壁影響,吹南至東南颱風,友誼大橋北站所錄得的最高1分鐘平均風速達每小時163.8公里,同時亦錄得每小時215.3公里的該站最高陣風記錄。不過其後風勢明顯回落,氣象局在下午3時正改掛八號東南風球。半小時後,氣象局在下午3時半直接取消所有風暴潮警告。天鴿之後逐步遠離澳門,氣象局在下午5時表示將於6時半改掛較低熱帶氣旋信號。氣象局在下午6時半改掛三號風球,當時天鴿集結在澳門之西北偏西約180公里。隨著澳門風勢完全緩和,氣象局在晚上9時半除下所有風球[72],截至8月24日早上7時,民防行動中心分別在澳門和離島錄得365宗事故報告,當中包括25宗建築物損毀、混凝土脫落及墮下物;72宗招牌廣告、簷篷、鐵枝、玻璃窗墜落及搖搖欲墜;9宗棚架倒塌、71宗天線及樹木倒塌;75宗被困升降機事故,當中42宗需由消防員救出。

十號風球懸掛期間,澳門廣泛地區停電,後來甚至蔓延全澳,供水亦受嚴重影響[73]。而氣象局亦受停電影響,網頁部份資訊一度停留在中午時份的資料。澳門電台發射設備在風暴中受重創,葡文頻道因設備損毀,暫停廣播,中文頻道維持有限廣播,澳廣視網站一度癱瘓[74][75]。多棟建築物玻璃爆裂,散落一地,亦有建築物的鐵皮頂蓋遭掀起,鐵皮碎皮隨風散落滿街。外港碼頭氹仔客運碼頭因設施損毀關閉,直至翌日早上港澳海上客運陸續回復正常。當局收到876宗事故報告[1],風暴造成10死244人受傷,成為自1983年颱風愛倫後,34年以來造成澳門最多人死亡的風暴。1人被強風吹倒撞牆傷重不治,1人從高處失足墮下死亡,另有1人被車撞死,肇事司機不顧而去[1]十月初五街有2人由於被困店舖地庫之後由海關派出蛙人搜救送到醫院後證實死亡,爐石塘亦有1名老婦被發現淹死在地鋪內,另外2人於內港典雅灣停車場被洪水淹浸,海關到場後亦進行搜救工作隨後該名傷者送到醫院後亦證實不治[76]。在8月25日早上6時,消防在筷子基北灣快達樓停車場地庫一層搜索到一具遺體,當場證實死亡[77]。同日晚上7時,海關蛙人於沙梨頭大興街恆德大廈停車場地庫第3層中發現一具男屍,在水中長時間浸泡下,該死者的遺體已有發脹情況。[78]而灝景峰地下停車場一度傳出有近十人被困,但經蛙人搜查後,並沒有任何發現。

氣象局局長下台编辑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是次風災於澳門激發強烈民憤,大量市民不滿氣象局太遲懸掛八號風球,令市民低估天鴿的威力,亦令市民完全沒有時間作出應對措施;同時政府防風、防水浸措施和基建亦非常缺乏,無力應付風暴潮,終導致10人死亡,當中7人更是被風暴潮沖入店舖或地庫停車場溺斃。天鴿襲澳當日,氣象局在不足3小時內兩次提升風球級別,最終在上午11時半懸掛最高等級的十號風球,而根據澳門氣象局網站於上午10時半左右開始部分地方間中錄得12級颱風,在懸掛九號風球期間,大潭山、九澳、友誼大橋南站、友誼大橋北站、嘉樂庇總督大橋分別錄得的最高1分鐘平均風速為每小時153.4、141.1、157、134.6、122.8公里,顯示當時境內已普遍吹颱風,大潭山更於上午11時06分錄得每小時217.4公里之最高陣風記錄,當局亦從風暴消息報導中表示此風力已經是有紀錄最強,顯示氣象局太遲懸掛九號及十號風球。此外繼2012年颱風韋森特正面襲澳期間,氣象局拒發黑色風暴潮警告後,天鴿掠澳時氣象局亦過份延誤發出最高風暴潮警告。氣象局的預測和天氣報告早於上午10時已經預料內港有高出路面1米的水浸,但一直只是維持較低級別的紅色風暴潮警告;至懸掛最高風球之際,才同步發出黑色風暴潮警告,此時澳門廣泛地區已經出現嚴重水浸,內港、筷子基一帶沿海路段,水浸更加足以淹沒整部私家車。

8月23日晚上,澳門特區政府召開跨部門記者會。氣象局局長馮瑞權在這次記者會中表示此次天鴿是「一個特別的颱風」,一切「按照正常和一般程序進行」[79]。而社會大眾都歸責於氣象局通報機制落後,馮瑞權表示「若市民需要」可作道歉,記者追問有關問題時,他再就發放信息不足作鄭重道歉,但會否引咎辭職則未有回應[80]。網民一面倒指氣象局局長馮瑞權草菅人命,為了令各大娛樂場於早上8時順利換班,才把八號風球推遲至上午9時懸掛,使近8500人聯署要求他下台[81]。馮瑞權解釋,天鴿吹襲前一日下午絕大多數預報中心的預測路徑均在香港以東登陸,又指當日早上到香港以南或東南時突然轉向北面並迅速增強,才導致訊息延遲。不過22日下午2時主流官方氣象部門皆已改為預計天鴿會在珠江口以西登陸,且翻查澳廣視網站紀錄,氣象局在風暴抵達前一日下午已經預測天鴿將正面吹襲澳門,氣象局理應有充足時間改掛更高風球。

最終氣象局局長馮瑞權下台,澳門政府在24日下午6時半再次召開新聞發佈會,會前台上多名政府官員先向風暴期間的死難者默哀1分鐘[82];記者會一開始,行政長官崔世安就馬上公佈,馮瑞權已向他提出以私人理由請辭,並獲接納[83];而政府各機關、邊境口岸、對外海空港口及駐外辦事處的區旗於25日下半旗致哀[84]。起初曾有輿論認定馮瑞權是遭到問責下台[85],但旋即有網民指出,由於馮瑞權沒有觸犯刑事罪行,且實際上無異於申請提早退休,按照制度可「咬長糧」(享有長俸)。記者會上有記者就此問題連番追問特首,並未得到正面回應證實或否定該言論,但崔世安指不排除向馮瑞權展開紀律程序。馮瑞權隨即於風災過後不足1星期,在8月29日申請退休、至9月13日獲批[5];隨後終由政府證實馮瑞權退休後,即使遭受最嚴重的撤職處罰,也只能按機制以停發退休金4年代替[86]。此項公職法被揭有問題後,更多的輿論認為是馮瑞權預料自己將會遭到紀律程序追究,為避免自己在職時被革職以致終身喪失退休金,從而申請提早退休。

行政長官崔世安在政府公報刊登批示,設立檢討重大災害應變機制暨跟進改善委員會,以提出未來應對危機處理的整體規劃,加強處理危機的協同效應,提高應對能力,該委員會由行政長官擔任主席,成員包括5名司長,警察總局局長及海關關長,並且可設立多個專責工作小组並邀請專業人士、專家學者,以及社會人士參加工作。批示指出,委員會檢視現行危機處理機制,尤其會包括氣象預報、民防工作的統籌、信息發布的協調,以及相關基礎設施的狀況[87]。澳門廉政公署亦在8月28日作出批示,對氣象局有關颱風預報程序及內部管理展開專案調查。尤其是氣象局前局長馮瑞權在完善預報程序、改善內部管理方面所應承擔的責任,並將有關調查結果依法呈交行政長官。同時會將報告向社會公布。廉署指2016年颱風妮妲吹襲澳門時,廉署已收到不少投訴,質疑氣象局不懸掛八號風球的決定。經過當局調查,氣象局在颱風預報程序、所採取的標準及內部管理方面存在一定問題,當時已向氣象局領導層提出改善建議。廉署表示,這一次天鴿襲澳再收到大量投訴,質疑氣象局的預報。早於《2016澳門廉政公署工作報告》中,廉政公署披露馮瑞權於2014年將部分權限轉授予該局副局長梁嘉靜,包括「批准假期」、「超時或輪班工作」等「轉授予」梁嘉靜,但是轉授權的批示並未依法得到上級確認及在《特區公報》上對外公佈,有行政違法之嫌。馮瑞權承認曾簽署有關批示,解釋旨在釐清副局長權限,而非授權。廉政公署對馮瑞權上述講法表示感到詫異,表示「無論是內容還是形式,該內部批示皆為典型的轉授權批示,普通人從字裡行間也能得出局長透過該批示將權限轉授予副局長的結論」。又指馮瑞權亦曾於2000年和2012年作出過類似的轉授權批示,同樣未依法得到上級確認及在《特區公報》上公佈,認為馮瑞權發批示本身已構成行政違法,而副局長依據有關批示所作出的決定亦屬違法[88]。廉署指出,公共部門面對監察機關的調查或公眾、傳媒的質疑,應該抱着實事求是的態度,該解釋的解釋、該澄清的澄清,但當事實清晰、證據確鑿時,若繼續堅持己見、拒不認錯,甚至砌詞狡辯,不僅無法及時糾正錯誤,而且會耗費行政資源。因氣象局一直否認事實,導致廉署前後索取了超過800頁的文件,花費8個月才完成調查[89]

廉政公署在10月19日完成《關於氣象局颱風預報程序及內部管理的調查報告》並呈交行政長官崔世安和對外公開,指沒有證據顯示證實氣象局對妮妲及天鴿的預報工作違反相關領域的法例或法定程序,亦無證據顯示氣象局懸掛熱帶氣旋信號的決定受到任何外來因素影響;但直斥熱帶氣旋預報的內部流程和指引急需完善,人力資源及設施管理有待改進,氣象局領導對此責無旁貸。廉署更揭發應對風暴襲澳時的決策根本並非如馮瑞權先前所指,所有決定均經氣象局領導、相關主管和氣象技術人員進行會商,共同詳細討論熱帶氣旋的最新形勢和對澳門影響後才作出,而是依賴馮瑞權的個人判斷和決策;馮瑞權在非辦公時間更只會在家中透過網絡監察風暴數據、資訊,由副局長電聯馮瑞權單對單匯報,馮瑞權作出懸掛風球決定後再電話聯絡當值預報員發佈相關消息。即使在8月23日天鴿直襲的早上,馮瑞權趕回氣象局總部後,亦只直接進入局長辦公室,未有到氣象監察中心向前線預報員了解情況,因為他認為預報員的經驗比領導主管少,分析不一定到位。廉署狠批馮瑞權沒有駐守氣象局總部嚴陣以待的做法,與市民期望相去甚遠,「居家決策、遙控指揮」的方式與其他氣象部門有極大落差,一旦有任何意外發生,隨時會造成晚掛風球甚至漏報,嚴重威脅澳門市民生命安全[90][91]。事實上馮瑞權未有通宵留守氣象局的做法,與對岸香港天文台台長岑智明及其團隊的處理方式亦形成強烈對比,引來氣象愛好者對馮瑞權的猛烈和嚴厲譴責。岑智明於風暴過後在Facebook透露「連續40小時通宵與天鴿搏鬥」,長駐天文台總部預報中心與團隊並肩作戰[92][93][94]

繼廉政公署後,由行政長官崔世安宣佈成立之風災專案調查委員會緊接於11月公佈調查結果,直斥氣象局時任局長馮瑞權與副局長梁嘉靜失職及違規,應承擔紀律責任,已呈交行政長官崔世安並展開紀律程序[4],但基於紀律程序之保密原則,不能把具體失職及違紀事項即時公佈,而建議懲處亦未透露[4]。風災事隔大半年後,特首崔世安終在2018年4月11日宣佈對馮瑞權及梁嘉靜兩人之紀律處分,馮瑞權遭到革職,而梁嘉靜則被停職130日[5]。然而馮瑞權在2017年9月13日獲批准退休雖因程序出錯作廢,但隨後他仍在11月27日成功聲明退休,使他的懲罰一如所料,按機制大大減低至僅被罰停收退休金4年,未能平息風災引發之公憤[5]。在澳門政府公佈對馮、梁二人的處罰後,氣象局亦宣佈多項改革措施,包括根據由2018年4月16日起生效之《第61/2018號行政命令》,改以較寬鬆的10分鐘平均風速取代過嚴的每小時平均風速為懸掛熱帶氣旋信號標準、修改九號風球定義為與香港之九號烈風或暴風風力增強信號一致、放寬十號風球定義至不再要求颱風中心必須橫過澳門、增設「強颱風」和「超強颱風」等級[95],與香港天文台和中國國家氣象中心看齊,以及由該年6月12日起,把風暴潮警告系統由三級制增至五級制[96]

出動解放軍救災编辑

 
駐澳解放軍正在把垃圾搬運至貨車上。

在天鴿吹襲後,澳門市面一片狼藉,到處有樹木倒下橫臥行人路和馬路,垃圾堆積,居民和商戶至24日仍未全面恢復水電供應[97],部分酒店、公寓和餐飲服務受影響,也面臨物資短缺,道路未完全恢復通車。不少居民和社區組織發起義工行動,共有6萬名澳門市民自發到街頭清理雜物、斷樹等[98]澳門基金會決定向死者家屬、傷者及因颱風家居受損毀、被停水停電影響的家庭發放四種緊急慰問金和補助金,並籌集10萬支樽裝水應付缺水危機,預算金額13.5億澳門幣[82]

8月25日多名市民於澳門電台節目《澳門講場》中提及希望解放軍協助澳門救援,同時亦擔心將再受強烈熱帶風暴帕卡吹襲,令災情雪上加霜。有見及此,澳門特區政府宣佈為加快恢復社會秩序,減少風災帶來的各種危害和影響,行政長官崔世安根據《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澳門特別行政區駐軍法》的規定,提請駐澳解放軍協助救援,獲中央政府批准[99],這屬港澳回歸以來首次有解放軍參與特區的救援工作[100][101]。駐澳解放軍隨即按中央軍委命令投入救災,共出動1千人到澳門市內各處大街小巷進行清理雜物和垃圾等工作,有居民表示歡迎,相信能夠加快清理進度[102][103]澳門立法會議員鄭安庭指解放軍的救援能使「昨日的十分一成果,增加到十分十」,但他擔心「垃圾山」堆積將引發衛生問題,他批評政府在事件上反應非常慢,於颱風預警及災後處理上問題重重,反映背後政策及機制不足,而且多年忽視澳門市區重建問題[104]。本身是澳門人的香港大學理學院講師陳志宏亦指責澳門政府當局延誤救援,風災造成各處缺水缺電,在自稱經濟繁榮的澳門卻無建立到一個高質量及現代化的救援機制讓市民感到憤怒,並指當局「派錢文化」以紓緩市民不滿,未能有效解決問題,令人遺憾[105]

救災期間,駐澳解放軍多人出現中暑情況需要送院,更有人抽搐氣喘[106]。軍醫亦不時穿梭澳門街道,將解放軍傷員抬走治理[107]。駐澳解放軍隨後承認輕視災情,而清理大量垃圾消耗體力大,再加上空間狹小及雜物經海水浸泡後發出惡臭,引致多宗解放軍送院事故[107]。網上亦有惡意造謠駐澳解放軍打死澳門市民,澳門政府嚴厲譴責[108][109]。8月28日早上強烈熱帶風暴帕卡吹襲前,駐澳解放軍完結救災任務返回駐地[110][111]。駐澳解放軍向澳門市民表示衷心感謝和崇高敬意,並認為澳門政府和市民能夠戰勝自然災害[110][111]。然而,由於澳門市民持續將新垃圾棄置街上,澳門街頭在駐澳解放軍撤離後仍有不少大型垃圾要由警員清理[112][113]

因應澳門災情嚴重,澳門旅遊局25日早上與旅行社團體代表召開緊急會議,決定即日起暫停接待訪澳旅行團至30日,以騰出資源優先應付災後工作[114]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早上致電澳門特首崔世安致以慰問,並向對方表示待風災善後處理完成後,港澳兩地專家能在城市管理,特別是防止水浸方面加強交流[115]。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就表示,關注澳門受天鴿影響,指港澳情同兄弟,如澳門有需要,香港樂意提供協助[116]。有香港和澳門兩地市民自發到前往澳門渡輪的上環信德中心設置救援物資收集站收集物資、乾糧、樽裝水和急救用品[117][118],至晚上已收集得600箱捐贈物資,分別以水路和陸路送到澳門[119]

海事及水務局稱,為保障相關地區市民供水安全,同時減少居民取用消防用水,特區政府已向廣東省人民政府借用20輛臨時供水車,在8月26日下午起陸續到澳門各區為市民提供服務。連同澳門的3輛臨時供水車,屆時將共有23輛臨時供水車服務,預計可於下午起陸續到澳門各區為市民提供服務。臨時供水車的服務地點包括石排灣公屋群、金峰南岸、氹仔黑橋、白馬行海洋花園-七潭、氹仔創福豪庭、下環街、鵝眉街[120]

後續影響编辑

8月23日上午9時,澳門氣象局改掛八號風球後,巴士服務於上午10時開出尾班車。直至下午6時半,澳門氣象局改掛三號風球後,因有近200輛巴士受風暴潮水浸、強風損毀巴士影響,加上因應颱風過後道路狀況及關閘廣場巴士總站水浸,巴士路線未能即時投入運作,到了晚上7時起,只有3X、55及71路線恢復行駛,22、39、52、56、73和MT3路線則由晚上8時起陸續回復服務、其中3X路線會改由亞馬喇前地開出,經新馬路、沙梨頭、提督馬路、蓮峰球場後折返提督馬路及按原線行駛,服務時間至晚上11時。後來再加入28A、32、33、MT2路線投入服務。原定N3路線可重新投入服務,又因受塌樹影響,澳巴N3路線無法行駛,聯同早前公布停駛的N1A、N1B、N2、N5和N6路線巴士在內,即所有夜間巴士暫停服務。翌日有10X、35、H1、8A、27、18路線早上停駛,其餘所有路線已恢復有限度服務,但只能局部行駛。而澳巴早上只有MT3、52、73、56、6A和6B路線投入服務,但可能需要繞路,其餘路線暫時停駛。下午起,巴士恢復正常服務,而12路線實行單向往港澳碼頭,後單頭往永寧廣場,直至25日才回復原線行駛。

銀河娛樂集團動用6000萬元成立救災基金,協助社會因颱風天鴿吹襲後的重建工作。不過銀河娛樂員工聯盟會理事長批評公司處理欠佳,指出遲到上班需扣錢。其後公司要求員工組織清潔隊清理酒店泳池垃圾,以重開泳池供住客使用。結果引起網民譴責銀娛集團的做法,批評公司只求盡快賺錢,未有想過要救災,認為做法可恥,埋沒企業良心。[121]金沙城中心向每位在颱風天上班的員工發放1200元澳門幣。風災後,金沙城將儲備的1萬瓶樽裝水分派給員工,旗下物業設置淋浴室,酌情增加員工小休時間,提供1000張床或安排免費酒店住宿予家居嚴重損毀的員工休息,同時動員100名義工協助清潔街道等。新濠博亞博彩主席何猷龍私人捐出3,000萬元澳門幣成立救災基金,又公佈暫停沐梵酒店興建工程,調派2000名建築工人聯同500名員工組成義工隊清理垃圾、派水等。[122]太陽城集團捐贈500萬元澳門幣撫恤金協助死者家屬及受災家庭,並組織200人義工隊救災。

天鴿過後,澳門歷史城區22個建築物基本完好,而當中較嚴重的,包括屬世界遺產東望洋炮台部分圍牆因樹木倒塌而受損,颱風信號桿亦倒塌及壓中鄰近房屋;崗頂劇院門廊假天花倒塌;聖若瑟修院的維修棚架局部變形;亞婆井前地樹木倒塌[123]

澳門民政總署管理委員會委員梁冠峰表示,天鴿導致的中度損毀的樹木有9500棵,古樹損失約逾20棵,三分之二集中在澳門半島[124]。議員黃潔貞指出,青洲山在災後滿佈受災痕跡,枯枝遍山,滿目瘡痍,數棵古樹折斷,樹基根部因泥土流失而外露,全澳唯一的血桐古樹亦受重創。另外她擔憂青洲山整體保育方向遲遲未決,加上天鴿破壞文物與古樹,若不加快制訂完整的保育規劃,山上文物古樹恐不復存在[125]

澳門賽馬會氹仔馬場受到嚴重破壞,多處出現破壞[126]。澳門賽馬會宣佈消2017年8月26日及27日賽事,澳門2016-17年馬季提前結束。

微信轉發謠言被捕编辑

網上和微信流傳有人在颱風中失蹤、遇溺,以及有人趁機入屋打劫,再停電和停水等謠言[127]。社交媒體宣稱當局把下環街和司打口劃為疫區的謠傳。另外亦有社交平台流傳珠海在颱風天鴿來襲期間排洪。政府發言人辦公室稱,颱風期間會出現風暴潮,使海水潮位突然飈升,過去颱風期間亦會出現有關情況,屬自然的天文和水文現象。天鴿襲澳期間,預測潮高與實測潮高相差約2.5米;帕卡襲澳期間,預測潮高與實測潮高相差約1.3米。 [128]。8月28日警方以涉嫌違反「侵犯行使公共當局權力之法人罪」拘捕一對分別為73歲和68歲的兄妹,他們涉嫌在網上散佈不實消息。警方稱,有關的不實消息內容包括「政府全面封鎖消息」,「在筷子基停車場發現5具遺體」等[129]

到8月30日,兩名分別49及63歲女子涉在WeChat轉載對澳門特區政府不實的言論,以「侵犯行使公共當局權力之法人」罪,早上被司警帶走,移送檢察院處理。司警呼籲居民,有關行為亦會觸犯刑事罪行,不應轉發未經證實的消息及言論。[130]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蘇嘉豪認為,澳門政府資訊發佈不透明、甚至封閉。做得最多是澄清謠言,估計政府為管治威信而作出拘捕。[131]

香港記者遭拒入澳编辑

8月26日,澳門海關人員以「威脅澳門安全,對內部保安的穩定構成威脅」為由,拒絕《蘋果日報》、《香港01》及《南華早報》等最少5名香港記者入境並遣返。澳門傳媒工作協會同日發表聲明,對治安警察局禁止最少5名香港記者入境表示極度憤慨,強烈譴責澳門政府公然踐踏新聞自由、嚴重損害公眾知情權。[132]

保安司司長黃少澤回應稱,當時是按照澳門內部保安綱要法,拒絕會影響社會治安秩序的人入境,沒有針對他們的職業[133],被傳媒問到他們在哪方面對澳門構成威脅,他稱澳門政府需要保密、不能公開[134]。此外有媒體報道指,澳門5間媒體收到維穩指令,被要求「要唱好(歌頌)澳門,要做多些好人好事」報道[135],澳門新聞局局長陳致平則稱「不知道這情況,無任何消息」[133]

民防綱要法编辑

2018年6月,當局承認在處理風災問題上有各種不足,需要革新民防制度,因而就制定《民防綱要法》展開公開諮詢。諮詢文本中建議賦予行政長官專屬權限,例如可於突發狀態下關閉出入境口岸、中止公眾娛樂及博彩活動等。然而諮詢文本中並無針對民防架構的決策者制定問責條文,且文本被建議引入「虛構社會預警罪」以針對在緊急狀態期間造謠或散佈謠言者,引起爭議。質疑聲音指當局對「虛構社會預警罪」的定義不清晰且空泛,是意圖打壓新聞和言論自由,又指政府沒有反思已過,反而在作為規範政府在民防期間的協調及責任的《民防綱要法》中大比重地加入針對市民的內容,是將《民防法》變成「防民法」[136][137][138]

熱帶氣旋警告使用紀錄编辑

註釋编辑

  1. ^ 按照香港天文台的定義,熱帶氣旋於距離香港100公里範圍或以內掠過,即屬「正面吹襲」。[8]其他地區的定義或有不同,但一般而言仍是指風暴以極近距離掠過。
  2. ^ 雖然澳門氣象局事後報告指天鴿於23日下午1時才最接近澳門,並在氣象局總部之西南偏西約40公里掠過,但是香港天文台事後報告和雷達動畫,以至澳門氣象局報告內的路徑圖[59],都證實此說法錯誤,最接近時的方向實為西南偏南而非西南偏西,實際最接近距離只有20公里。
  3. ^ 按照澳門氣象局當時的定義,蒲福氏風級的11級風在澳門稱為「颶風」,12級風則稱為「颱風」[69]。這與鄰近地區的採用的術語不同,例如香港天文台把10至11級風一併稱為「暴風」,12級風才稱為「颶風」。自2018年風季起,澳門氣象局不再使用「颱風」代表12級風,改為把「暴風」及「颶風」上調至分別代表11級和12級風,原先「暴風」所指的10級風則由「狂風」取代[70]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四人魂斷水浸停車場 社會質疑隱瞞失蹤人數 馬耀權:非常重視每條人命. 澳門日報. 2017-08-27: A3版.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17). (繁体中文)
  2. ^ 2.0 2.1 天鴿橫掃 港五年來首掛10號波 吊船流星鎚撼爆豪宅. 香港《蘋果日報》. 2017-08-24. (繁体中文)
  3. ^ 氣象局長馮瑞權辭職. 澳門日報. 2017-08-25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4. ^ 4.0 4.1 4.2 8•23 報告狠批氣象局 正副局長下場 等候特首發落. 澳門力報. 2017-11-22. 
  5. ^ 5.0 5.1 5.2 5.3 5.4 (天鴿之災)一如所料 馮瑞權被罰停收退休金4年 梁嘉靜停職130日. 愛瞞傳媒. 2018-04-11.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香港天文台. 超強颱風天鴿報告正文. 2017-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5). (繁体中文)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香港天文台. 超強颱風天鴿報告:天鴿接近香港時路徑圖. 2017-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5). (繁体中文)
  8. ^ 香港天文台. 引致天文台需要發出十號颶風信號的颱風. [2013-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7). ⋯⋯在香港近距離(大約100公里)內掠過,也就是一般所謂「正面吹襲」香港。 
  9.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73號-本港九天天氣預報. 2017-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 
  10.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65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11.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69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12. ^ 颱風襲港現36.6度高溫 創132年以來新高. 《明報》. 2017-08-22. (繁体中文)
  13. ^ 36.6℃迎颱風 港132年最熱. 香港《東方日報》.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14. ^ 香港天文台. 2017年8月打鼓嶺每日數據摘錄. 2017-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 (繁体中文)
  15. ^ 香港天文台. 2017年8月濕地公園每日數據摘錄. 2017-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 (繁体中文)
  16.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61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17.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81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18.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85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19.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13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20.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31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21.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9號-熱帶氣旋之特別報告.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1). (繁体中文)
  22.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7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23.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59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24.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66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25.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09號-暴雨警告信號.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26.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15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27.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21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28.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39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29.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49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30. ^ 30.0 30.1 香港天文台. 2017年8月23日上午10時天鴿最接近天文台總部時的雷達回波圖像. 2017-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9). (繁体中文)
  31. ^ 31.0 31.1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51號-熱帶氣旋情況下本港風速資料.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3). (繁体中文)
  32. ^ 香港天文台. 超強颱風天鴿報告:潮汐站最高潮位. 2017-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7). (繁体中文)
  33. ^ 大澳水浸預警系統及緊急事故協調中心已啟動.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 (繁体中文)
  34. ^ 杏花邨街道嚴重水浸. 有線新聞. 2017-08-23. (繁体中文)
  35. ^ 風勢雨勢增強臨海屋苑最受影響. 有線新聞. 2017-08-23. (繁体中文)
  36. ^ 水浸橋龍珠島變孤島 居民玩命揸車「渡海」. 東網.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7). (繁体中文)
  37. ^ 【天鴿襲港】恐怖!工作台亂飛撞爆窗. 香港《蘋果日報》.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38. ^ 【天鴿襲港】玻璃幕牆破裂 中環廣場 恒生銀行總行同受災. 頭條日報.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39. ^ 新渡輪.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4). 
  40. ^ 多艘船擱淺船員墮海 2人失蹤1死1命危. 東網.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繁体中文)
  41.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03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42.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17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43.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22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44.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37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45.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59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46.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65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47.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81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48.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85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49.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313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50. ^ Google. Google 2017年度搜尋排行榜:香港. [2018年12月29日]. (繁体中文)
  51. ^ 香港天文台. 超強颱風天鴿報告:8個參考測風站錄得強風及烈風的時段. 2017-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6). (繁体中文)
  52. ^ 52.0 52.1 香港天文台. 超強颱風天鴿報告:2017年8月23日在長洲、香港國際機場及北角錄得的10分鐘平均風速. 2017-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6). (繁体中文)
  53. ^ 53.0 53.1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63號-熱帶氣旋情況下本港風速資料.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3). (繁体中文)
  54.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82號-熱帶氣旋情況下本港風速資料.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3). (繁体中文)
  55. ^ 香港天文台. 超強颱風天鴿報告:最高陣風、最高每小時平均風速及風向. 2017-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7). (繁体中文)
  56. ^ 紅磡碼頭追風—颱風天鴿. 香港紅磡碼頭: hkstormchaser. 2017-08-23. 
  57. ^ 天鴿強度媲美溫黛 天文台研升格超強颱風. 2017-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9). (繁体中文)
  58. ^ 強颱風天鴿實測數據分析. 颱風論壇. 2017-10-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5). (简体中文)
  59. ^ 59.0 59.1 59.2 地球物理暨氣象局. 熱帶氣旋年報:颱風天鴿 (PDF). 2017-10-1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09-03). 
  60. ^ 天鴿影響氣溫酷熱. 澳門日報. 2017-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2). 
  61. ^ 颱風「天鴿」明日閩粵交界沿海登陸. 澳門力報. 2017-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2). 
  62. ^ 力報. 天鴿殺到 氣象局掛一號波. 2017-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2). 
  63. ^ 澳門消息:一號風球生效 路環外港逾38℃. on.cc東網. 2017-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2). 
  64. ^ 颱風天鴿八號風球懸掛. 澳門力報.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65. ^ 澳門消息:掛10號風球 黑色風暴潮生效. on.cc東網.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66. ^ 【天鴿風球】澳門大停電!途人被吹起、街上游蝶式、大貨車翻轉. 香港01. 2017-08-23. 
  67. ^ 橋上陣風時速超過200公里. 澳廣視新聞.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68. ^ 民防行動中心. 西灣大橋下層行車道即時採取封閉措施. 2017-08-23 [2017-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6). 
  69. ^ 地球物理暨氣象局. 蒲福氏風級. [2017-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繁体中文)
  70. ^ 地球物理暨氣象局. 蒲福風級表. [2018-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繁体中文)
  71. ^ 澳門氣象・天文Facebook專頁. 生活時報相片:天鴿接近本澳時的路徑圖. 2017-09-08. (繁体中文)
  72. ^ 氣象局將於晚上9時30分除下所有風球. 澳門電台.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73. ^ 【天鴿風球】澳門大停電 多區大水浸變澤國 樓宇搖晃. 香港01. 2017-08-23. 
  74. ^ 受台风“天鸽”影响 澳门大停电内外交通几乎瘫痪. 中国新闻网.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4). 
  75. ^ 强台风天鸽直扑华南 广东香港澳门严阵迎战. BBC中文网.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76. ^ 3個停車場據報有人被困 消防聯同海關蛙人搜救. 澳門電台. 2017-08-23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繁体中文)
  77. ^ 【天鴿襲澳門】水淹快達樓兩日 蛙人發現男屍 風災至今9人送命. 香港01. 2017-08-25. (繁体中文)
  78. ^ 【天鴿襲澳門】再添亡魂 恆德停車場抬出一名男死者. 香港01. 2017-08-25. (繁体中文)
  79. ^ 被批網站死機遲掛波 澳門氣象局長解釋:今次颱風較別. 星島日報. 2017-08-23. (繁体中文)
  80. ^ 馮瑞權:市民需要的話可道歉. 澳門力報.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4). (繁体中文)
  81. ^ 要求氣象局局長問責下台. 傳新澳門. 2017-08-23. (繁体中文)
  82. ^ 82.0 82.1 澳基會13.5億賑災. 澳門日報.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83. ^ 馮瑞權以私人理由請辭. 澳廣視新聞. 2017-08-24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4). 
  84. ^ 特區政府明下半旗為颱風遇難者誌哀. 澳廣視新聞. 2017-08-24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4). 
  85. ^ 馮瑞權辭職獲准成首位問責官員. 澳門力報. 2017-08-25. 
  86. ^ 馮瑞權袋退休金惹公憤 政府:不妨礙紀律及刑事責任追究 最嚴重撤職處分都只能中止退休金4年. 愛瞞日報. 2017-09-28. 
  87. ^ 澳門政府設委員會檢視危機處理機制. 《信報》. 2017-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9). (繁体中文)
  88. ^ 涉違法授權 馮瑞權矢口否認  廉署:託辭狡辯 耗費行政資源. 論盡媒體. 2017-04-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6). 
  89. ^ 廉署批氣象局狡辯耗資源. 澳門日報. 2017-04-06 [2017-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7). 
  90. ^ 澳門廉政公署. 關於氣象局颱風預報程序及內部管理的調查報告 (PDF). 2017-10-19. (繁体中文)
  91. ^ 天鴿算帳!澳門廉署批馮瑞權家中自決掛波 靠個人判斷準則不清. 香港《蘋果日報》. 2017-1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6). (繁体中文)
  92. ^ 李鈺廷. 天文台台長40小時守總部掛波 與同事共商抗天鴿. 香港《蘋果日報》. 2017-1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6). (繁体中文)
  93. ^ 岑智明上任內兩度10號波 坐鎮總部不眠不休40小時. 《明報》. 2017-1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6). (繁体中文)
  94. ^ 鄭美姿. 台長的眼睛. 評台. 2017-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6). (繁体中文)
  95. ^ 地球物理暨氣象局. 《第61/2018號行政命令》生效 (PDF). 2018-04-16. (繁体中文)
  96. ^ 澳門氣象學會Facebook專頁. 澳門今日起將實施新的風暴潮警告系統. 2018-06-12. (繁体中文)
  97. ^ 澳門多區水電供應仍未恢復 市民批評政府應變不足. 香港電台.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98. ^ 全民齊心抗災人間有愛. 澳門日報.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99. ^ 【天鴿襲澳】政府提請駐澳解放軍協助救援 獲中央政府批准. 蘋果日報. 2017-08-25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繁体中文)
  100. ^ 解放軍出動協助澳門救災 回歸以來首次. 2017-08-25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01. ^ 駐澳解放軍風災善後 澳門回歸後首次. 香港電台.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02. ^ 一千名解放軍協助澳門清理街道 有澳門市民歡迎. 無綫新聞.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粵語)
  103. ^ 澳門消息:千名駐澳部隊 協助清理災區. 東網.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粵語)
  104. ^ 【澳門風災】議員憂垃圾山引衛生問題 稱解放軍來援令成果變十分十. 明報.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05. ^ 澳門消息:議員轟只識派錢 揭救援機制不足. 東網.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06. ^ 【天鴿襲澳門.有片】至少4解放軍救災不適 抽搐氣喘需軍醫治理. 香港01. 2017-08-25. 
  107. ^ 107.0 107.1 【澳門直擊】至少4軍人疑中暑不適 指揮官:聞臭味加悶熱所致. 蘋果日報.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7). 
  108. ^ 澳門消息:傳駐軍打死人 政府譴責造謠. 東方日報. 2017-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7). 
  109. ^ 【天鴿襲澳門】網傳駐澳解放軍打死人 澳警發稿闢謠 嚴厲譴責. 香港01. 2017-08-26. 
  110. ^ 110.0 110.1 駐澳部隊今早八時完成救災任務 發聲明感謝市民支持. 星島日報. 2017-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1). 
  111. ^ 111.0 111.1 駐澳解放軍完成救災返回駐地. 信報. 2017-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6). 
  112. ^ 澳門消防同解放軍繼續清理垃圾 街上仍不時見垃圾堆積. 香港電台. 2017-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1). 
  113. ^ 【澳門直擊】點解垃圾扔極都有?居民勁讚解放軍 鬧政府不力. 蘋果日報. 2017-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1). 
  114. ^ 澳門即日起至下周三暫停安排旅行團赴澳 應付災後工作. 無綫新聞.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粵語)
  115. ^ 林鄭月娥:澳門受到颱風吹襲後的損害相當嚴重 今早已經致電澳門特首崔世安致以慰問. 香港電台.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16. ^ 天鴿損澳 港樂施援手. 香港政府新聞網.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17. ^ 澳門人在港自發收集物資 百人響應助救災. 東網.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18. ^ 天鴿襲澳門 在港澳門人集物資救災 收過百箱食水乾糧. 香港01. 2017-08-25. 
  119. ^ 天鴿襲澳門 在港澳門人籌得600箱物資救災 分水陸兩路運送. 香港01. 2017-08-25. 
  120. ^ 特區政府向廣東政府借臨時供水車料下午起提供服務. TDM. 2017-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7). 
  121. ^ 蔡朗清. 【澳門直擊】員工爆銀娛只顧洗泳池懶理災情. 《蘋果日報》. 2017-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30). (繁体中文)
  122. ^ 【完勝銀娛】賭王二房何猷龍宣佈:新濠派2,000員工幫手清理街道. 《蘋果日報》.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30). (繁体中文)
  123. ^ 澳門消息:世遺文物建築受損 多個景點關閉. 東網.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7). 
  124. ^ 澳門消息:風災9500棵樹中度損毀 失20古樹. 東網. 2017-08-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7). 
  125. ^ “天鴿”摧毀青洲山文物古樹. 澳門日報. 2017-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7). 
  126. ^ Macau copped more from Typhoon Hato than Hong Kong. Taipa racecourse looking worse for wear!
  127. ^ 司警籲勿聽信謠言 造謠者或涉犯罪. TDM. 2017-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7). 
  128. ^ 特區政府澄清珠海排洪屬謠言. TDM. 2017-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7). 
  129. ^ 涉謠傳澳門政府隱瞞停車場5死 司警拘兩兄妹. 《星島日報》. 2017-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9). (繁体中文)
  130. ^ 兩婦涉轉發謠傳惹官非. 澳門日報2017年8月3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31). 
  131. ^ 【天鴿襲澳】謠言滿天政府頻澄清 蘇嘉豪:因資訊發佈不透明. 蘋果日報. 2017-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31). 
  132. ^ 早報:澳門拒五香港記者入境採訪災情,稱威脅穩定、非針對職業. 端傳媒. 2017-08-28. 
  133. ^ 133.0 133.1 政府否認指示媒體「唱好」拒香港記者入境說法不成立. 巴士的報. 2017-08-29. 
  134. ^ 【澳門直擊】被拒入境港媒有何威脅?保安司:要保密不能公開. 蘋果日報. 2017-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30). 
  135. ^ 【澳門風災】新聞局長:香港記者被拒入境唔成立 完全唔知媒體收到維穩令. 《明報》. 2017-08-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30). 
  136. ^ 澳門消息:倡8號風球下關閉娛樂場 學者贊同. 東網. 2018-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2). 
  137. ^ 天鴿襲澳 政府應變挨批 學社促公眾向特首問責. 論盡媒體. 2017-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14). 
  138. ^ 民防法強調傳媒傳播民防資訊責任 黃東:當局做法形同「1984」. 論盡媒體. 2018-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2).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