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饒應祺(19世纪?-1903年),字子維[1]湖北省施南府恩施縣(今湖北省恩施縣)人,清朝政治人物。

早年就學于國子監[2]同治六年(1867年),任刑部主事[3]光緒三年(1877年),任同州府知府[2]。光緒十年,任甘肅甘州府知府[2]。光緒十一年,任甘肅蘭州道,署甘肅按察使。光緒十五年,任甘肅鎮迪道。光緒十六年,任甘肅新疆喀什噶爾道,次年署甘肅新疆布政使[2]。光緒十九年,任甘肅新疆布政使[2]。光緒二十一年,署甘肅新疆巡撫。次年,任甘肅新疆巡撫。光緒二十八年,改安徽巡撫[2][4]

参考文献编辑

  1. ^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23號
  2. ^ 2.0 2.1 2.2 2.3 2.4 2.5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04-1號
  3. ^ 清史稿校註 ,13冊 ,10532
  4. ^ 民国·趙爾巽等,《清史稿》(卷448):“饒應祺,字子維,湖北恩施人。幼穎悟好學,試作渾天儀,旋轉合度。年十二,入邑庠,益究心經世學。咸豐九年,粵寇石達開,道恩施,應祺率鄉團助城守。由候選訓導議敘國子監學正同治元年,舉於鄉,揀選知縣,援例為主事,分刑部。父卒,廬墓側。服闋,陝甘總督左宗棠檄參軍幕。以克金積堡巴燕戎格諸處功,擢知府光緒三年,署同州知府。時亢旱,赤地千里,飢民洶洶,遮道不得前。應祺諭之曰:「此來賑汝飢耳!譁變者殺無赦。」乃捐俸錢為官紳倡,弛重糶禁,旬日得糧七十餘萬石,又截留他省糧運以助不繼。復為招流亡,定墾章,給牛種,蠲雜稅。歲稍轉,教民興水利,勤樹植,設時義倉,行時保甲。又規復時豐登書院,創修府志,文化蔚興,士民為立生祠。 左宗棠疏薦應祺守絕一塵,才堪肆應,請以府簡補。十年,授甘州知府。陝西自軍興,兵差旁午,設里局董之,凡四十一廳州縣大困。上命巡撫邊寶泉赴陝查辦,疏留應祺理其事。應祺量道路衝僻定收支之數,分別兵流,掃浮汰冗,歲省數十萬兩。是年冬,抵甘州任,賑飢勸學,設織紡局、孤嫠所,革徵草之弊,復七斤一束舊章。十一年,遷蘭州道。瀕行,士民攀轅留行,多泣下者。旋署按察使。嚴搶嫠為婚之禁,擒督署差弁及鄉人楊營弁置之法。手訂清理庶獄章程,以詔群吏,視其功過而黜陟之。 十五年,調新疆喀什噶爾道,改鎮道,兼按察使銜。十七年,署新疆布政使;十九年,實授。新疆兵燹後,民物凋弊,地多荒棄。伊犁故腴壤,回屯舊八千戶,四不存一。應祺建議伊犁將軍給新裁錫伯索倫兵牛糧,使之屯種;給新裁察哈爾厄魯特兵羊馬,使牧放;並招致關內災民,按丁授地,實行寓兵於農之法。羅布淖爾者,舊史所稱星宿海也,漢為且末尉犁婼羌諸國地,東西廣千六百餘里,南北袤千里或數百里,自陽關道梗,其地遂成甌脫。應祺建議巡撫築蒲昌城,設英格可力善後局、卡克里克屯防局,招徠漢回客纏,通道置驛,建堡濬渠,教以耕織。又請改防軍為標營,定額徵糧石每年折色之法,畫一錢法。 …… 二十一年,河、湟回煽亂,蔓延甘、諸郡,其別股萬餘謀西竄。上命應祺署新疆巡撫,應祺檄提督牛允誠安西玉門諸處,拒寇境外。回酋劉四伏果竄玉門之昌馬,遇允誠軍,戰數不利,盡棄輜重,踰雪山西逸。應祺遣參將李金良要之紅柳峽,生擒劉四伏,降其眾八千,安置於羅布淖爾,設軍鎮撫。同時庫車回謀起事,寧遠回亦以爭新教相仇殺,洶洶思變。應祺皆先期撲滅,故四伏無內應,卒就殲。上嘉其功,實授巡撫。 …… 應祺官西疆久,闢地安民,屢請建官設治以資鎮撫。二十八年,復疏言:「新疆自光緒四年改建行省,土地日闢,戶口日繁,原設州縣,轄境遼遠,非增設府廳,不足治理。西四城喀什噶爾道:疏勒州為極邊重要,請升為府;距府百八十里之排素巴特地屬唐伽師城,改為伽師縣莎車地廣而腴,英商麇集,請升為府:府南為澤勒普善河,增設澤普縣;府西南色勒庫爾為古蒲犁國,實坎巨提出入要路,又與接壤,請設蒲犁分防通判;距于闐縣四百里之洛浦莊,增設洛浦縣;嗎喇巴什廳為古巴爾楚地,改為巴楚州。東四城阿克蘇道溫宿州為南疆要衝,請升為府;舊城巡檢升為溫宿縣;距縣四百八十里之柯爾坪,增設柯坪縣丞;焉耆府南六百三十里布古爾分防巡檢為古之輪台,請分設輪台縣;卡克里克縣丞,其地為古婼羌國,改設婼羌縣庫車廳土地廣沃,請改為州;州南沙爾雅增設沙雅縣。北路阜康縣之濟木薩縣丞,富庶逾於縣,舊驛名孚遠,升為孚遠縣;距吐魯番二百四十里之闢展巡檢地為古鄯善國,升為鄯善縣昌吉縣所屬之呼圖壁巡檢向收錢糧,請改為縣丞。計升設府三,改直隸州二,增通判一、縣九、縣丞二。」又奏增設鄉試中額二名,會試中額一名,暨各府學官學額,先後皆議行。是年,調安徽巡撫,行抵哈密,病卒,賜卹如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