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殖民地時期编辑

在香港之語境中,「政制」是「政治體制」之略稱,早在港英管治時期就常用[1]:ix。一般而言,政治體制主要是指政權之組織形式和其運行規則,是一切有政權組織社會之運作樞紐;就香港地區而言,港英之政制就包括總督制度,決策、立法之諮詢制度以及行政、司法制度等;其憲制性文件為《英皇制誥》和《皇室訓令[1]:ix

1843年4月5日,英國維多利亞女皇西敏宮頒佈《英皇制誥》(即《香港憲章,Hong Kong Charter)正式宣佈將「香港島及其附屬地」建立為「一個單獨的殖民地,被稱為並定名為『香港殖民地』」;《英皇制誥》任命「現任總督」,規定其權力來源和職權範圍,授權總督組成立法局,召集行政局開會並任命法官、太平紳士等,同時原則規範副總督、輔政司之職權以及所涉人事之公文[1]:3。次日,又於白金漢宮發出《皇室訓令》,共38條;是英國殖民地部大臣斯坦利發給首任港督亨利·璞鼎查之「訓令」,是指令璞鼎查和港英政府執行《英皇制誥》之細則和補充[1]:3

1843年6月26日,清廷欽差大臣耆英在香港與璞鼎查交換條約,同日璞鼎查宣誓就職,成為香港殖民統治第一任總督;遵照上述憲制性文件,港督委任政府官員,特選44名社會名流,組成「英屬香港治安委員會」,任命第一批治安委員,英文名稱為:Justices of Peace,簡稱J.P.,中文稱「太平紳士」,稱呼一直延用至今[1]:4

1843年8月,璞鼎查委任曾任護理總督之莊士敦、首席談判司威廉·堅吾和商務總監秘書馬儒翰3人為立法局議員;後來,立法局組成成分固定為:港督是當然之立法局主席,布政司財政司律政司是當然官守議員,再加上委任官守議員[1]:6

二战结束后编辑

1945年8月,香港日治時期結束后,香港被英國接管。1946年5月,復職后的香港總督楊慕琦為爭取香港市民對英國殖民統治的支持,發表一份政治制度改革方案,希望「香港市民有更多責任去管理自己的事務」,史稱楊慕琦計劃。計劃內容主要是建立一個由民選議員組成的香港市議會,可負責管理消防、康樂場地、車輛牌照和市政局,甚至可以管理教育、社會福利和公共建設,甚至於公共事業。但由於各界未能就市議會職能達成一致意見,以致方案遲遲未能落實。加上國共兩黨均視香港任何正式的民主進程為邁向香港獨立,以至增加香港與中國的分離行為。因此直到1947年5月,楊慕琦任滿離職,退休返回英國生活,其方案始終未能在英國和香港取得共識。加上香港政府的異議,當時香港人對政治又並不熱衷,立法局的非官守議員也對「楊慕琦計劃」提出異議,故此有關計劃並未得到英國和香港的廣泛支持而夭折。1952年10月,英國及香港兩地政府同時宣佈「香港不會推行大規模的政制改革」。之後的二十多年,香港政治制度一直並沒有進行任何改革。[2]

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编辑

1980年代,中英开始就香港问题展开谈判。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對中國領導人鄧小平講明,她有責任為香港人爭取他們接受的解決方案,即使香港的民主「有限」,亦跟中國的政制情形迥異。鄧小平當下警告,如果在香港提升民主程度,中方或會推翻此前就移交的協議。」1984年,戴卓爾夫人與中國總理趙紫陽正式签署联合声明,确认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将於1997年7月1日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

1985年,香港立法局間接選舉成功。

1990年代初,英方改變對港政策後,末代港督彭定康1992年上任伊始公布「政改方案」,就是針對香港政制發展問題[1]:xiii。1992年,香港總督彭定康在首份施政報告上提出政治制度改革方案。将於1995年,即最後一屆香港立法局選舉、市政局選舉、區議會選舉進行大幅度改革,其中政改方案新增加九個功能組別(即所謂「新九組」)最受爭議,惹來中方不滿,更自行籌組臨時立法會

1997年主權移交後编辑

由於普通話香港廣東話發音不同,內地還是用全稱「政治體制」或「政治制度」;如果內地也用「政制」,在口語中會產生「政制」與「政治」區分不出來;在普通話中,「制」和「治」是同音字,而在香港廣東話中,卻是兩個音[1]:ix香港回歸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共同構成香港特區之憲制基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制之主要內容包含在香港基本法第四章「政治體制」中,涉及行政長官,行政、立法、司法機關以及區域組織、公務人員制度等[1]:ix。香港特區成立後,圍繞政制發展問題之爭論,可以說無日無之;每逢選舉,必定成為社會各種政治勢力炒作之中心議題[1]:xiii

相關法律條文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别行政區基本法》政治制度方面的相關條文:

第四十五條

香港特别行政區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协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行政長官的產生办法根據香港特别行政區的實際情况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终达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行政長官產生的具體辦法由附件一《香港特别行政區行政長官的产生办法》規定。

第六十八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由选举产生。立法会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全部议员由普选产生的目标。立法会产生的具体办法和法案议案的表决程序由附件二《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规定。

附件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
第七條

2007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

附件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
第三條

2007年以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
2007年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法案、議案的表決程序,如需對本附件的規定進行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和附件二第三条的解释[3]

(节选)(基本法附件一、二的内容)是否需要进行修改,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应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报告,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四十五条和第六十八条规定,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确定。修改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及立法会法案、议案表决程序的法案及其修正案,应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向立法会提出。

政改主要焦点编辑

現時香港政制改革的最主要的討論為行政長官立法會的產生辦法。

雖然《基本法》45條已列出有關行政長官產生辦法,並於其附件內提供解釋,但是條文內的字眼較為模糊。例如,《基本法》並沒有具體解釋「香港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的意義。另外,雖然人大常委已決定於2017年才可以以普選產生行政長官,但特區政府已將討論轉移到如何修改2012年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令到產生方法可以循序漸進。

條文內的提名委員會如何組成亦存在爭議,建制派及特區政府认为組成應參照現時的選委會,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確定提委会需參照現時的選委會。

另一方面,《基本法》68條已列出有關立法會產生辦法,但是條文的字眼亦較為模糊。此外,是否或怎樣廢除立法會的功能組別亦具爭議性。

發展進程编辑

2007年行政長官及2008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编辑

1990年代,當時的三大政黨民主黨自由黨民建聯均支持0708雙普選[4][5][6]

香港特區政府於2005年提出2007年行政長官及2008年立法會產生辦法之改革建議,由於泛民主派認為政府提出的方案過於保守,加上沒有全面普選時間表,政改方案最終得不到足夠的支持而未能通過,選舉安排沿用上一屆的方式。

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编辑

香港特區政府於2010年提出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之改革建議,當中不少地方均參照2005年被否決的方案。

行政長官的選舉方面,負責選出行政長官的委員會將會由800人增加400人,最後人數為1200人。四個界別的選舉委員各增加100人。提名行政長官的所需提名比例維持不變為1/8,但由於選舉委員的人數上升,因此所需提名人數增至150人。

立法會選舉方面,立法會議席增至70席,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各增加5席。而新功能組別的產生,根據政府原方案是由民選區議員互選產生。在表決前幾天,北京政府接受民主黨提出的公民一人兩票方案。根據該方案,該5席的功能組別議席將由民選區議員提名,所需提名人數為最少10人。新的功能組別議席將會由沒有功能組別投票權的320萬選民選出。特區政府答應的立法會選舉辦法將會在2010年秋天立法會復會後在本地立法階段中審議。

最後,2012年的選舉方案在2010年6月24日(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及25日(立法會產生辦法)表決,分別以46票支持和13票反對及46票支持和12票反對下全部通過。建制派、民主黨及民協均投下贊成票。

2012年香港立法會選舉中,部份人因同時屬于功能組別的選民,故能在功能組別投兩票(原有功能組別和“超級區議員”)。

2016年立法会选举和2017年行政长官产生办法编辑

香港政府于2013年12月4日正式宣佈就2016年立法會選舉和2017年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展開諮詢[7]

2014年發生雨傘運動

香港立法會於2015年6月18日表決《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決議案》政治改革方案,最終在8票贊成、28票反對下否決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