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爭議

香港政府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無諮詢公眾情況下,於2016年12月23日突然宣佈與北京故宮博物院合作、及由香港賽馬會出資35億元興建,因此無需香港立法會審批便可進行工程,在西九文化區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西九「僭建」香港故宮館,引起社會各界爭議,除了質疑政府施政無公眾諮詢,甚至連前西九龍文娛藝術區行政總裁連納智也對事件感驚訝,認為這是嚴重破壞管理局一貫程序和諮詢的做法,又批評故宮博物館與西九的規劃原意不符。

爭議编辑

計劃事前未進行諮詢编辑

根據《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條例第19條列明,改變土地營運須公開諮詢。不過由於馬會資助35億元建造費,因此可繞過土地審批程序,無需經立法會審批便可進行工程。立法會議員批評政府未就增建故宮文化博物館作諮詢,自把自為,懷疑有人要藉此討好北京。到2017年1月5日,民間「JR團隊」召集人兼港大法律系碩士生盧俊宇,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法庭頒令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就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作公開諮詢和依程序招標。[1]

未有正式招標下直接委托嚴迅奇作設計编辑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在沒有招標的情況下,在2016年6月直接聘用建築師嚴迅奇,並收取450萬顧問費作設計博物館草圖,同年11月完成。而按照西九管理局採購指引,低於500萬元的顧問合約及其單一招標安排屬行政總裁的獲授權範圍,故前期顧問服務毋須董事局同意。[2]

林鄭月娥表示承認自己是首個接觸嚴迅奇的人士,邀請他參與項目是她的判斷及決定,指出嚴曾為廣東省博物館和雲南兩個大型博物館進行設計,因此是適合的人選。[3]她願意接受批評,但不應將事件政治化。立法會監察西九文化區小組委員會副主席陳淑莊認為林鄭的解釋不盡不實,未能解開疑團,促請當局公開委聘嚴迅奇的合約。建築測量界議員姚松炎認為,嚴迅奇同時被委任為前期顧問及設計顧問或造成不必要的利益衝突,在公營項目上不能接受。

項目的設計顧問嚴迅奇認為自己光明磊落,表示接受今次具挑戰的項目相當興奮,指出「直接委聘」並非罕見,不明白為何事件引起太大爭議。[4]

馬會被捲入西九故宮事件编辑

有知情者透露,林鄭月娥10月期間首次向董事局成員,每五、六人一組分批介紹西九故宮項目,並曾向成員透露,西九故宮並不是中央硬塞予香港人,而是由港府爭取,但故宮一方有保密條款,不可向外透露。有成員估計,故宮一方要嚴格執行保密,因要等待例如文化局等更高級的中央領導批准,不欲其他省市有微言。林鄭月娥向成員匯報時,表示已找香港賽馬會融資及由建築師嚴迅奇作項目設計,但未有向成員交代日後的營運預算數目詳情,只表示會由西九管理局成立一間附屬公司營運。林鄭月娥又向成員稱,西九故宮並非北京故宮的分館,將來策展具彈性,可加入香港元素,日後來港展覽的故宮各級別藏品,其展期、件數等,都可以打破限制。康文署舉辦為期9個月的「故宮全接觸」計劃,其中包括在無綫電視播出一連四集的《觸得到的故宮》[5]節目,製作費為380萬元,由馬會贊助[6]

各方意見编辑

支持興建编辑

  • 委員會成員周浩鼎則認為,香港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可增加對旅客的吸引力,反映中央對香港的支持。他又表示,西九一向被人批評為「大花筒」工程,現時有關安排可為西九「加點分數」,挽救市民對西九較負面的觀感,相信有市民對故宮珍藏感興趣。批評有人欲藉此事借題發揮,將好事變壞事,認為推倒重來是香港損失。[7]

反對興建编辑

  • 立法會監察西九文化區計劃推行情況聯合小組委員會副主席陳淑莊表示,雖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能長期展示故宮珍藏是好事,但批評整個計劃事前無諮詢,委員會會議中當局亦沒有提及過有關安排。她又指坊間多次爭取在西九興建文學館都無功而還,但現時政府與故宮的協訂來得突然,有了決定便立即在西九撥地,令人有疑問。[8]
  • 委員會成員陳志全則表示,西九文化區不是博物館區,再者在北京及台北均已有故宮博物院,現時再在香港長期展示故宮珍藏,不認為安排會令西九變得更特別,又認為在西九設立香港本地的文化藝術展覽館更好。

相關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