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本土派 (香港)

右翼
(重定向自香港本土派

本土派英语:Localist groups)泛指以香港人的利益為出發點,強調香港的主體性和香港文化[3]政治派系。本土派認為香港人的定義為擁護香港、守護共同的核心文化、價值的人,期望香港人加強身份認同,對抗港中融合及中國政府對香港的政治干預。[4][5]

 
本土派
Localist groups
 
立法會政黨 熱血公民(具爭議性)[1]
其他組織 本土民主前線 本土民主前線
學生動源.jpg 學生動源
Flag of Hong Kong (1959–1997).svg 香港獨立黨
普羅政治學苑
香港民族黨
香港復興會
保守黨
青年新政
Valiant Frontier logo.svg 勇武前綫
香港民族陣綫
東九龍社區關注組
香港效益主義黨
 
 
立法會議席
1 / 70
(具爭議性)
區議會議席
6 / 458
 
意識形態 香港本土主義
自由意志主義
文化保守主義
反共主義[2]
區隔
部分支持民族自決
部分支持香港獨立
政治立场 大帳篷
 

本土派原屬激進民主派[6],於2010年代開始興起,到2016年香港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後,成為民主派建制派以外,香港政治光譜中的第三勢力[7]。部分傳媒把「自決派」與「本土派」(包括民族自決派)當選議員一併統稱為「本土自決派」。

目录

沿革编辑

香港在1841年開埠後到1997年主權移交前為港英時期,期間香港企業家出身的社會運動人士馬文輝創設了聯合國香港協會香港民主自治黨兩個組織,以推廣由中華民國法國蘇聯英國美國所簽訂的《聯合國憲章》所標舉的人權平等自決自由民主等價值原則,並響應促使香港在列之「非自治領土」獨立自治的呼籲。雖然馬文輝沒有拋棄其中國人的身份,但他指出香港華人並不為中國大陸台灣的中國政府所接受,是無國家身份也是不可識別的,香港人應「生於斯、長於斯,而且死於斯」,建立一個屬於香港人的自治政體。這番言論被認為是香港政治史上首個具本土意識與身份認同論述[8]

本土派人士認為1997年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間接使中聯辦港澳辦的關係出現裂痕,其後的中共內部鬥爭更令到香港權力出現分化,宣稱把香港社會視為犧牲品[9],又認為中共中央利用政策手段使香港出現產業空心化問題,習近平在2002年任浙江省代省長[10]時推行發展上海經濟的政策,令大量香港資金受到後來人民幣匯率改革[11]影響而流入上海,誘使不少外省人口湧向上海定居以賺取利潤,變相令香港製造業的前景陷入低迷。在此之前,1978年改革開放後,到1992年鄧小平在九二南巡期時中共中央在深圳採納主政廣東習仲勳的建議,決定創辦深圳經濟特區[12],促使香港的物質生產和資本迅速往深圳轉移。

批評聲音認為,香港在主權移交後遭到「赤化」,尤其是中國政府鑑於2003年的民意反撲,未能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而使中聯辦加速透過香港政府建制派在社會、經濟、政治及文化上干預香港,通過單程證引入新移民和大量中國大陸自由行旅客來港,企圖實施同化政策去改變香港社會的面貌,破壞香港本土的文化和核心價值[13]。香港議員江貴生認為,當港中矛盾日益尖銳的時候,本土意識和香港人身份認同逐漸抬頭;加上泛民主派支持由新亞書院香港中文大學前身)所衍生出的民主回歸,而被指多年來抗爭成效未見理想[14],促使本土派的崛起。

批評聲音指出,香港政府於2010年代起不斷濫權,與中聯辦、港澳辦等中共部門繼續利用港中融合論述滲透主流社會,破壞香港優良傳統及繁榮穩定之基石,並蠶食香港的核心價值,致使捍衛香港法治自由的本土派開始興起[15]。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過程中,有報導質疑中聯辦為確保新界東選區的容海恩和新界西選區的何君堯成功當選,指派職員跟蹤本土派人士梁天琦[16]並要脅建制派自由黨候選人周永勤棄選,[17]以及出現2016年香港立法會參選確認書風波等,意圖干預選舉及損害香港的法治與自由,可會令本土派的勢力日益壯大。

政治理念编辑

本土派主張以香港人的利益作為本位,認為政策應以香港人的利益為依歸,香港人應平等享有各種權利,反對給予新移民特權。[18] 本土派支持主權在民,按照在香港主權上的不同主張及路線可細分為多個分支。

本土派提倡實行「港中區隔」[18]來抵制港中融合,先以族群矛盾切入,再以族群鬥爭為綱,從而達到捍衛香港獨特性的效果。本土派宣稱民主回歸經已破產[19],宣稱「香港族群」被受中共政權「殖民統治」,因此主張香港人應反抗被中共控制的香港政府,並有權決定自己的前途[20]。本土派人士孔誥烽宣稱,又中共採行「殖民主義」及「帝國主義」,意圖壟斷香港一切生活所需,[21]正如托洛茨基所言由「不勞動者不得食」改變成為「不服從者不得食」。亦有評論引述《经济学人》指香港是裙帶資本主義最嚴重的地方,而裙帶資本主義會帶來權力尋租與腐敗,本土派的思想具有公共選擇理論的特色。[22]。現任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認為,中國大陸紅色資本在香港的滲透危害自由市場體系,甚至出現壟斷情況(自由市場屬於競爭模式,裙帶資本主義屬於壟斷模式,兩者並不相容),[23]本土派希望能夠減少香港在經濟上對中國大陸的依賴,利用「去中國化」的方法[24]保護經濟自主,以維護香港獨立自主與港中區隔之傳統。

香港保留很多英治時期的特色,反映出香港市民有一種集體懷念英治時期傾向。在1989年支聯會成為「建設民主中國」在香港的最大推手,一般而言本土派指的「大中華膠」泛指中國民族主義的信仰者,而現時民族主義已變成中國民族主義的代名詞。香港社會在1960年代開始由立場親英的「港英餘孽」主導,到1997年代香港主權移交後,這些「港英餘孽」改變為「親共」及支持專制的既得利益者。

有評論認為,在本土派崛起後,香港政治格局大概有三類取向:由民主派所代表的民主回歸派、由建制派所代表的中共專制支持者,以及有反殖民傾向的香港民族主義本土派。香港民族主義是指具香港人身份認同傾向的民族主義者,因其獨特理念引起香港與國際社會廣大關注。一般而言辛亥革命前的民族主義並非今日所說的中國民族主義,而傾向於民族自決中國民族主義提倡所有在大清帝國治下的民族都是中華民族,原有的民族主義提倡大清帝國解體後各民族都有獨立自決的權利。因此中國民族主義理念並不相容於主流本土派中,本土派認為「大中華膠」屬於偽民族主義者,他們一般會打著血濃於水,大愛包容等旗號掩飾他們對中國「帝國主義」的雙重標準,為中國殖民侵略香港打開大門。而他們的行爲最終會加速中國「殖民主義」對香港的侵略,本土派認為他們是出賣香港的人。[25]

本土派在社會及政治層面的立場都與泛民主派和中間派存在分歧,例如對港中關係的理解,以及思考六四事件的角度:部分泛民主派因為受中國民族主義影響,認為主張爭取香港民主的同時必須與中國溝通並關注中國的民主及人權狀況;而本土派則認為香港沒有責任及義務去推動中國大陸的民主運動[26]

部分本土派並不認同香港民族主義,認為抗爭對象是中共政權而非人民,反對歧視其他居住在香港的族群(包括中國新移民),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因此被質疑有關主張與民主派的主張沒有分別。

主要組織编辑

港獨派编辑

主張利用不同途徑包括武裝革命來逼使中共放棄對香港主體性的管治,繼而讓香港取得完整主權並達致香港獨立

  • 香港民族黨:透過學術交流宣揚反中國殖民信息的政黨,是首個被取締的港獨派組織
  •   香港獨立黨:在英國註冊的政黨
  •   香港民族陣綫:前身為革新衞民,主張「脫支解殖,香港獨立」
  •   勇武前綫:原稱獨立陣線
  •   學生動源:香港獨派首個學生組織,主張香港獨立以及改革中學校政。
  • 學生獨立聯盟:宗旨為協助全港院校成立校內學生組織,提升學生應對強權的反抗能力等

民族自決派编辑

提倡以公民民族主義建構香港民族,並行使《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賦予的權利,舉行香港前途的民族自決公投,由香港人決定維持一國兩制或更改香港政體,而香港獨立將會是必定出現的選項。民族自決派ALLinHK已於選舉後解散。現時  本土民主前線的多個主要人物在監獄服刑或者在外國受政治庇護,主要職位皆從缺,但組織仍然在網絡低調運作,未有解散。

制憲派编辑

主張「全民制憲,重新立約,實現真正『港人治港』」;曾於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與熱血公民和香港復興會組成熱普城選舉聯盟,以「五區公投,全民制憲」為競選綱領。

城邦派编辑

主張「城邦自治,邦聯建國」,以「文化抗共」的旗幟號召香港「文化建國」,並建立「華夏邦聯」;曾於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與普羅政治學苑組成熱普城選舉聯盟,並提出修改[27]和永續《基本法》的議案,讓香港建立城邦格局的自治政體

歸英派编辑

主張香港主權基於《中英聯合聲明》失效,而應透過聯合國仲裁宣判為無效,然後重新移交英國成為英國海外領地,並在重整香港內政後進行前途自決[28]

相關人士编辑

組織成員编辑

香港民族黨
召集人
發言人
學生動源
召集人
發言人
香港獨立黨
秘書長
香港台灣靖國神社崇敬奉贊會香港李登輝之友會
代表
科大行動
召集人
我是香港人連線
聯絡人
調理農務蘭花系
主席
熱血公民
主席
副主席
代表
普羅政治學苑
召集人
發言人
代表
香港復興會
主席
國民香港
領袖
保守黨香港歸英運動
召集人
青年新政
召集人
代表
東九龍社區關注組
發言人
代表
天水圍民生關注平台
發言人
長沙灣社區發展力量
代表
慈雲山建設力量
召集人
屯門社區關注組
召集人
本土民主前線
發言人
召集人
代表
港人自決 藍色起義
發言人
北區水貨客關注組
發言人
正義行動
代表
大埔社區網絡
代表
月光抗爭支援
召集人
鍵盤戰線
發言人
屯門社區網絡
召集人
北區動源
代表
沙田社區網絡
主席
代表
埔向晴天
代表
荃灣社區網絡
總幹事
筲箕灣民生關注組
代表
維多利亞社區協會
主席
將軍澳青年力量
代表
南區社區網絡
代表
香港效益主義黨
主席

社運人士编辑

評論人编辑

相關媒體编辑

相關書籍编辑

標誌性行動编辑

行動 日期 地點 主辦單位
光復上水站 15-18/9/2012 港鐵上水站 網上群組
元旦遊行 1/1/2013 西營盤干諾道西 我哋係香港人,唔係中國人
全民制憲起動集會 1/7/2013 灣仔循道衞理堂 熱血公民
闖入駐港解放軍軍營 26/12/2013 中環駐港解放軍軍營 香港人優先
驅蝗行動 16/2/2014 尖沙咀廣東道 網上群組
尖沙咀六四集會 4/6/2014 尖沙咀自由戰士廣場 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苑
雨傘革命 26/9-15/12/2014 金鐘、旺角、銅鑼灣、尖沙咀佔領區 群眾自發、學生前線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苑勇武前綫
光復社區行動 8/2/2015-1/5/2016 屯門、沙田、元朗、上水、尖沙咀 熱血公民本土民主前線學生前線屯門人屯門事、網上群組、勇武前綫中大本土學社、元朗居民、北區水貨客關注組香港民族陣綫科大行動學生動源
保衛夜市行動 19/2/2015 旺角 本土民主前線、網上群組
肖友懷事件 21/5/2015-4/6/2015 黃大仙、觀塘順利邨、灣仔入境事務大樓 熱血公民香港本土力量本土民主前線青年新政勇武前綫
本土六四集會 4/6/2015 全港十八區 普羅政治學苑熱血公民本土民主前線香港本土力量
唱蝗團反大媽行動 28/6/2015 旺角 香港本土力量本土民主前線勇武前綫紅磡人紅磡事
魚蛋革命 9/2/2016 旺角 本土民主前線、港獨支持者、群眾自發
港獨集會 5/8/2016 金鐘添馬公園 香港民族黨

選舉编辑

立法會選舉编辑

2016年立法會選舉結果
界別 選區 姓名 備註
地方選區 新界西 鄭松泰 熱血公民主席(具爭議性)
新界東 梁頌恆 青年新政召集人,隨後被褫奪議員資格
九龍西 游蕙禎 青年新政代表,隨後被褫奪議員資格
 
2016年新界東補選參選人梁天琦在各區議會分區的得票結果
歷屆立法會選舉數字
選舉 地區直選得票 地區直選得票比例 地區直選議席 功能界別議席 超級區議會議席 選前議席變化 選舉取得議席 選後總議席變化 +/-
2016年
(新界東補選)
66,524 15.38% 0 不適用 不適用
0 / 1
0 / 1
0 / 70
不適用
2016年 235,903[註 1] 10.88%[註 2] 3 0 0
1 / 70
3 / 70
3 / 70
2
2018年11月
(補選)
1,307 0.61% 1 不適用 不適用
0 / 1
0 / 1
1 / 70
0

區議會選舉编辑

2015年區議會選舉結果
區議會 代號 選區 姓名 備註
九龍城區 G19 黃埔西 鄺葆賢 青年新政代表(已於2016年6月3日退出組織)
觀塘區 J36 樂華北 黃子健 東九龍社區關注組代表
大埔區 P16 舊墟及太湖 劉勇威 獨立身份參選,埔向晴天代表
沙田區 R20 松田 黃學禮 沙田社區網絡代表
沙田區 R06 王屋 黎梓恩 獨立身份參選,前沙田新幹線成員
沙田區 R25 錦濤 陳國強 獨立身份參選,正義行動代表
歷屆區議會選舉數字
選舉 民選得票 民選得票比例 民選議席 當然議席 總議席 +/-
2015年 44,334[註 3] 3.07%[註 4] 6 0
6 / 458
6

註釋编辑

  1. ^ 包括以下組織:熱血公民 (110,322票)、青年新政 (68,568票)、香港復興會 (23,635票)、普羅政治學苑 (20,219票)、東九龍社區關注組 (12,854票),及無黨派參選人:梁金成 (305票)
  2. ^ 2016年立法會選舉總有效票為2,168,411票
  3. ^ 包括以下組織:青年新政 (12,520票)、屯門社區關注組 (5,196票)、東九龍社區關注組 (3,922票)、沙田社區網絡 (3,718票)、慈雲山建設力量 (3,633票)、熱血公民 (3,006票)、荃灣民生動力 (1,500票)、天水圍民生關注平台 (1,317票)、長沙灣社區發展力量 (1,307票)、北區動源 (1,170票)、香港城邦皇室 (172票),及獨立身份參選人:陳國強 (2,592票)、劉勇威 (2,170票)、黎梓恩 (2,111票)
  4. ^ 2015年區議會選舉總有效票為1,445,526票

參考文獻编辑

  1. ^ 鄭松泰指「大眾白癡」:以為我們是本土派 爆粗狂轟梁頌恆游蕙禎
  2. ^ 貝, 加爾. 為何民主派不應再為本土派抬轎. 香港獨立媒體. 2014-05-28 [2016-09-27]. 
  3. ^ 何兆斌. 葉菁華. 香港本土派與基督信仰. 教會智囊. 2015, (68). 
  4. ^ 黃愛玲. 誰有資格成為香港人?——身份認同與本土派論述的矛盾. 鳴人堂. 2018-09-18 [2018-11-27]. 
  5. ^ 蔡曉穎. 特稿:「香港人」的本土認同與中國模式. BBC. 2016-03-31 [2018-11-27]. 
  6. ^ 李, 立峯. 從不滿政治到不滿社會:本土派和民主派支持者的差異. 明報. 2016-07-07 [2016-10-04]. 
  7. ^ 陳, 景祥. 第三勢力 三分天下?. 明報. 2016-03-02 [2016-09-26]. 
  8. ^ 貝加爾. 羅永生. 馬文輝與香港自治運動 (PDF). 思想香港. 2014, (3): 4-13. 
  9. ^ 桑, 普. 當習近平要整肅中聯辦. 立場新聞. 2016-08-19 [2016-09-27]. 
  10. ^ 張, 憲義. 李小鵬辭任山西省長 習近平舊部樓陽生接任. 大紀元. 2016-08-30 [2016-09-30]. 
  11. ^ 川, 江. 觀察:匯改能否「重振」中國經濟. BBC. 2015-08-12 [2016-09-30]. 
  12. ^ 賀, 頓. 習仲勳晚年長住深圳:深圳是我家. 文匯報. 2013-10-13 [2016-09-30]. 
  13. ^ 何秀蘭. 基本法第廿三條. 何秀蘭議員辦事處. 2011-06 [2016-09-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21). 
  14. ^ 江, 貴生. 議會路線對民主運動的價值. 香港獨立媒體. 2015-01-16 [2016-09-25]. 
  15. ^ 李, 怡. 本土與激進的興起. 蘋果日報. 2016-03-10 [2016-09-25]. 
  16. ^ 梁天琦指遭黑車跟蹤1個月 對方自稱「阿爺嘅」. 香港蘋果日報. 2016-08-08 [2016-09-28]. 
  17. ^ 陳, 嘉茵. 專訪周永勤:「得罪說句,哪管他是跛子,在中聯辦名單就有票」. 端聞. 2016-09-07 [2016-09-28]. 
  18. ^ 18.0 18.1 瓜, 子. 兩種香港主義與香港本土未來展望. 香港獨立媒體. 2015-09-17 [2016-09-28]. 
  19. ^ 黃, 毓民. 民主回歸 徹底破產. 太陽報. 2014-09-01 [2016-09-28]. 
  20. ^ 馬, 駿朗. 香港人,向中共殖民開戰吧!. 熱血時報. 2014-02-01 [2016-09-28]. 
  21. ^ 孔, 誥烽. 對抗《香港白皮書》是全球反中國天朝帝國主義的前哨戰. 熱血時報. 2014-06-27 [2016-09-28]. 
  22. ^ 廣, 雅仁. 《經人》「裙帶資本主義」排名首將香港納入中國 變相承認港中屬從關係?. 852郵報. 2016-05-11 [2016-09-28]. 
  23. ^ 戴, 耀廷. 香港要怎樣的資本主義. 蘋果日報. 2014-04-29 [2016-09-28]. 
  24. ^ 吳, 廣明. 香港人如何「去中國化」. 香港花生. 2016-09-26 [2016-09-28]. 
  25. ^ 正, 鳴. 本土派的崛起、反省、出路,與港人的歸屬、抗爭、民主路. 熱血時報. 2015-06-05 [2016-09-28]. 
  26. ^ 力, 哲. 本土派為何必須面對「建設民主中國」. 香港獨立媒體. 2016-07-12 [2016-09-11]. 
  27. ^ 湘, 傑. 公投制憲沙盤推演 黃洋達:五區公投將左右下屆特首人選. 熱血時報. 2016-04-03 [2016-09-28]. 
  28. ^ Lady, Kylie. 所謂「歸英」是什麼一回事?. 熱血時報. 2015-06-21 [2016-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