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馮溥(1609年-1692年),孔博易齋,山東青州府益都縣(今臨朐縣)人。初政治人物。

馮溥

大清文華殿大學士
籍貫 山東青州府益都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孔博,號易齋
諡號 文毅
出生 萬曆三十七年(1609年)
逝世 康熙三十年(1692年)
出身
  • 順治四年丁亥科進士出身

目录

生平编辑

馮溥生於明萬曆三十七年(1609年),清順治四年(1647年)進士。選庶吉士散館編修,累遷秘書院侍讀學士經筵講官[1]。順治十六年(1659年),擢吏部侍郎[2]

康熙初,停各省巡按,吏部尚書阿思哈、侍郎泰必圖議設公廨,馮溥反對,與泰必圖爭執[3]。時鰲拜等輔政大臣專擅朝政,驕橫跋扈。馮溥“持正不阿”,屢陳大策。擢刑部尚書。康熙十年(1671年),拜文華殿大學士[4]。屡次以衰老多病請求退休,吳三桂反,兵政繁雜,馮溥不敢再言。康熙十七年(1678年),福建平定,馮溥以年屆七旬為由,再次申請,為康熙帝慰留。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獲准以原官致仕。《太宗實錄》修成,加太子太傅。康熙三十年(1691年),馮溥卒於青州。諡文毅[5]

遗迹编辑

馮溥致仕時,將自己在京師居住的萬柳堂捐出[6]清聖祖賜予其青州府故明衡王府花園。馮溥為其起名“偶園”,在今青州市偶園路,現已辟為公園。

文學编辑

聊齋誌異·卷十二》載馮溥家殺豬發現轉世秦檜之奇事[7]

參考資料编辑

  1. ^ 《清史稿·卷250》:馮溥,字孔博,山東益都人。順治三年進士,選庶吉士,授編修。累遷秘書院侍讀學士,直講經筵。世祖幸內院,顧大學士曰︰「朕視馮溥乃真翰林也!」
  2. ^ 《清史稿·卷250》:十六年,擢吏部侍郎。會各省學道缺,部郎不足,以知府補之。已,會禮部議奏,時尚書孫廷銓、侍郎石申並乞假;給事中張維赤因劾溥徇私,溥疏辨。上曰︰「朕知溥不為也!」置勿問。明年,京官三品以上自陳,忽嚴旨黜滿尚書科爾坤及兩侍郎,獨留漢官在部。溥與廷銓疏言︰「部事滿、漢同治,今滿臣得罪,漢臣安得免,乞並黜。」詔供職如故。
  3. ^ 《清史稿·卷250》:康熙初,停各省巡按,議每省遣大臣二人廉察督撫。吏部尚書阿思哈、侍郎泰必圖議設公廨,頒冊印。溥謂:「國家設督撫,皆重臣。今謂不可信,復遣兩大臣監之。權既太重,勢復相軋,保無屬吏仰承左右啟隙端?」泰必圖性暴伉,聞溥言,恚,瞋目攘臂起。溥徐曰︰ 「會議也,獨不容吾兩議耶?且可否自有上裁,豈敢專主?」疏入,上然溥言,事遂寢。御史李秀以考績黜,後夤緣得復官,劾溥為故相劉正宗黨,主銓時違例徇私,溥疏辨,嚴旨責秀誣訐。六年,遷左都御史。內閣有紅本,已發科鈔,輔臣鼇拜取回改批。溥抗言︰「本章既批發,不便更改。」鼇拜欲罪之,上直溥,戒輔臣詳慎。盛京工部侍郎缺,已會推,奉旨以規避者多,不旬日三易其人。溥疏言︰「王言不宜反汗,當慎重於未有旨之先,不當更移於已奉旨之後。」首輔班布爾善寢其奏,上聞,取溥疏覽之,稱善,飭部施行。
  4. ^ 《清史稿·卷250》:八年夏,旱,應詔陳言,請省刑薄稅。……下戶、刑二部議。刑部議,承審強盜、人命重案,限一年速結,不得牽累無辜,督撫及承審官隱漏遲延皆有罰。戶部議,春季兵餉不能待至夏秋,仍舊例便。得旨,俟國用充足,戶部奏請更定。戶部吏陳一魁冒領清苑等縣錢糧事發,溥言︰「錢糧者百姓之脂膏也,其已輸在官,則朝廷之帑藏也。若任胥吏侵盜,職掌謂何?請嚴定所司處分,懲前毖後。」擢刑部尚書。十年,拜文華殿大學士。疏言︰「直隸、山東、河南、山西、陝西米麥豐收,穀價每斗值銀三四分。當此豐稔之時,宜廣積貯,以備凶年。」
  5. ^ 《清史稿·卷250》:先是,溥以衰病累疏乞休,上曰︰「卿六十四歲,未衰也,俟七十乃休耳。」自吳三桂反,軍事旁午,乃不敢復言。十四年,建儲禮成,內閣議恩赦,滿大臣以八旗逃人應不赦,溥不可,遂兩議以進。詔下閣臣畫一奏聞,有謂當從滿大臣議者,溥持之力,仍以兩議進,上卒從之。十七年,福建平,溥以年屆七十,復申前請,上仍慰留。二十一年秋,詔許致仕,遣官護行馳驛如故事。比將歸,詣闕謝,賜遊西苑,內侍攜酒果,所至坐飲三爵。臨發,疏請清心省事,與民休息,言甚切,溫旨報聞。賜御製詩及「適志東山」篆章,命講官牛鈕、陳廷敬傳諭曰︰「朕聞山東仕於朝者,彼此援引,造為議論,務有濟於私,又居鄉多擾害地方,朕審知其弊。馮溥久居禁密,可教訓子孫,務為安靜。」太宗實錄成,加太子太傅。三十年,卒,年八十三,諡文毅。
  6. ^ 《清史稿·卷250》:溥居京師,闢萬柳堂,與諸名士觴詠其中。性愛才,聞賢能,輒大書姓名於座隅,備薦擢。一時士論歸之。
  7. ^ 《聊齋志異·卷十二·秦檜》:青州馮中堂家,殺一豕,燖去毛鬣,肉內有字云:「秦檜七世身。」烹而啖之,其肉臭惡,因投諸犬。嗚呼!檜之肉,恐犬亦不當食之矣!聞益都人說:「中堂之祖,前身在宋朝為檜所害,故生平最敬岳武穆。於青州城北通衢傍建岳王殿,秦檜、万俟卨伏跪地下。往來行人瞻禮岳王,則投石檜、卨,香火不絕。後大兵征於七之年,馮氏子孫毀岳王像。數里外,有俗祠「子孫娘娘」,因舁檜、卨其中,使朝跪焉。百世下,必有杜十姨、伍髭鬚之悞,甚可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