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七穆

(重定向自驷氏

七穆春秋时期郑国七家大夫家族的合称,包括驷氏、罕氏、国氏、良氏、印氏、游氏、丰氏,他们都是郑穆公的后代,春秋中后期七穆垄断了郑国的六卿卿位,郑国国君几乎被架空。

发展编辑

史载,郑穆公有十三个儿子:公子夷(字子貉)、公子坚、公子去疾(字子良)、公子喜(字子罕)、公子𬴂(字子驷)、公子舒(一说公子睔,字子印)、公子发(字子国)、公子偃(字子游)、公子平(字子丰)、子然、公子嘉(字子孔)、公子挥(字子羽)、公子志(字子孔,世称“士子孔”,以区别其同父异母兄弟公子嘉)。

其中公子夷和公子坚,先后嗣位为郑灵公郑襄公子孔于前554年被杀,一度被灭族子然的儿子然丹(字子革)与士子孔的儿子大季子良受子孔的牵连出奔国外;子羽的后代不为卿;剩下子罕、子驷、子丰、子游、子印、子国、子良,共七个公子,其后人取其字的最后一个字,分别建立罕氏驷氏丰氏游氏印氏国氏良氏,世称七穆。[1][2]

在政治斗争中,七穆逐渐控制了郑国的政权。七穆中又以罕氏最强,子罕之子子展(公孙舍之)于前554年杀子孔后担任上卿当国[3]。之后,前547年,叔向就预言罕氏将是七穆中最后灭亡的。[4]前546年,赵武也预言子展的家族将传数世,且将是七穆中最后灭亡的。[5] 前544年,子展去世,其子子皮即位为上卿,此时还没到麦子收穫的时候,郑国却发生了饥荒,子皮依照父亲子展的遗命赠送给国人每户一钟粮食,因此得到百姓的拥护。所以罕氏经常掌握国政,世袭上卿之位。叔向得知此事后,再次预言罕氏将是郑国最后灭亡的家族,而且预言罕氏将“得国”。[6]至春秋末期,七穆的其他家族被排挤而衰落,郑国的政坛上只剩下罕氏和驷氏两家。[7]

战国初年,郑国发生了太宰欣取郑事件,也与七穆有关。

罕氏编辑

驷氏编辑

公子騑
子驷
公孙夏
子西
公孙黑
子晳
驷带
子上
驷乞
子瑕
驷偃
子游
驷歂
子然
驷弘
子般

国氏编辑

公子发
子国
公孙侨
子产
国参
子思

丰氏编辑

子丰
公孙段
伯石
丰施
子旗
丰卷
子张

游氏编辑

公子偃
子游
公孙虿
子蟜
公孙楚
子南
游眅
子明
游吉
子太叔
游速
子宽

印氏编辑

良氏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春秋经传集解·襄公二十六年》:子展,郑子罕之子。居身俭而用心壹。郑穆公十一子,子然、二子孔三族已亡,子羽不为卿,故唯言七穆。○郑七穆,谓子展公孙舍之,罕氏也;子西公孙夏,驷氏也;子产公孙侨,国氏也;伯有良霄,良氏也;子大叔游吉,游氏也;子石公孙段,丰氏也;伯石印段,印氏也。穆公十一子,谓子良,公子去疾也;子罕,公子喜也;子驷,公子骈也;国,公子发也;子孔,公子嘉也;子游,公子偃也;子丰也;子印也;子羽也;子然也;士子孔也。子然、二子孔已亡,子羽不为卿,故止七也。
  2. ^ 《春秋左传正义·襄公二十六年》:“子然、二子孔三族已亡”,十九年传文也。子羽不为卿者,案成十三年“郑公子班自訾求入于大宫,不能,杀子印、子羽”。不书於经,故知不为卿也。杜注彼云:皆穆公子也。又《世族谱》云:“子羽,穆公子。其后为羽氏,即羽师颉,是其孙。此非行人子羽,公孙挥也。”《世族谱》以公孙挥为杂人自外,唯有罕、驷、丰、游、印、国、良七族,见於经、传,皆出穆公,故称七穆也。
  3. ^ 《左传·襄公十九年》:郑子孔之为政也专。国人患之,乃讨西宫之难,与纯门之师。子孔当罪,以其甲及子革、子良氏之甲守。甲辰,子展、子西率国人伐之,杀子孔而分其室。书曰:“郑杀其大夫。”专也。子然、子孔,宋子之子也;士子孔,圭妫之子也。圭妫之班亚宋子,而相亲也;二子孔亦相亲也。僖之四年,子然卒,简之元年,士子孔卒。司徒孔实相子革、子良之室,三室如一,故及于难。子革、子良出奔楚,子革为右尹。郑人使子展当国,子西听政,立子产为卿。
  4. ^ 《左传·襄公二十六年》:叔向曰:“郑七穆,罕氏其后亡者也。子展俭而壹。”
  5. ^ 《左传·襄公二十七年》:文子曰:“其余皆数世之主也。子展其后亡者也,在上不忘降。印氏其次也,乐而不荒。乐以安民,不淫以使之,后亡,不亦可乎?”
  6. ^ 《左传·襄公二十九年》:郑子展卒,子皮即位。于是郑饥而未及麦,民病。子皮以子展之命,饩国人粟,户一钟,是以得郑国之民。故罕氏常掌国政,以为上卿。宋司城子罕闻之,曰:“邻于善,民之望也。”宋亦饥,请于平公,出公粟以贷。使大夫皆贷。司城氏贷而不书,为大夫之无者贷。宋无饥人。叔向闻之,曰:“郑之罕,宋之乐,其后亡者也!二者其皆得国乎!民之归也。施而不德,乐氏加焉,其以宋升降乎!”
  7. ^ 房占红 论郑国七穆世卿政治的内部秩序及其特点《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8年第6期

另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