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高堂隆(2世纪?-237年),字升平泰山郡東平阳縣(今山东省新泰市)人。西漢經學家高堂生之後。

目录

生平编辑

高堂隆早年是諸生。泰山太守薛悌提拔為督邮,某次郡督軍與薛悌爭論,期間呼喝薛悌的名字,並對薛悌大加叱責。當時高堂隆便按劍喝罵督軍,指他「以臣名君」是大逆不道的行為,在情在理都要接受制裁。督軍大驚失色,高堂隆遭到薛悌制止,後來辭官到济南郡避难[1],投靠曹操,建安十八年,任丞相军议掾魏文帝时,改任平原王曹叡傅。魏明帝即位,任命师父为给事中散骑常侍,多次直言上疏。

青龙年间,明帝大興宫殿,又打算取长安大钟安置洛阳,高堂隆以“劳役费损,以伤德政。”阻之。在建造陵霄闕之始,又有喜鵲構巢於其上,帝以問高堂隆何故, 隆對曰:“《詩》曰:‘惟鵲有巢,惟鳩居之。’今興宮室,起陵霄闕,而鵲巢之,此宮未成身不得居之象也。”,建议“休罢百役,俭以足用,增崇德政”,曹叡为之動容。后来官至侍中光禄勋景初元年(237年)去世。高堂隆在疾篤仍上書,宣稱“黃初之際”之兆,提醒曹叡“宜防鷹揚之臣于蕭牆之內”,要求防備司馬懿。有文集十卷。

高堂隆和秦朗曾經向當時巧匠馬鈞否認指南車的存在,後來曹叡命馬鈞做出來才心服。(維基文庫《傅子》[2][3]

黃初元年,未央宮有小鷹生於燕巢之中。[4]

兒子编辑

高堂琛,嗣爵。[5]

評價编辑

  • 陳壽評曰:高堂隆学业脩明,志在匡君,因变陈戒,发於恳诚,忠矣哉!及至必改正朔,俾魏祖虞,所谓意过其通者欤!
  • 盧毓:“臣闻君明则臣直,古之圣王恐不闻其过,故有敢谏之鼓。近臣尽规,此乃臣等所以不及隆。隆诸生,名为狂直,陛下宜容之。”(《三國志·魏志廿二·盧毓傳》)
  • 習鑿齒:高堂隆可谓忠臣矣。君侈每思谏其恶,将死不忘忧社稷,正辞动於昏主,明戒验於身后,謇谔足以励物,德音没而弥彰,可不谓忠且智乎!诗云:“听用我谋,庶无大悔。”又曰:“曾是莫听,大命以倾。”其高堂隆之谓也。〉

注釋编辑

  1. ^ 《三國志·高堂隆傳》:「泰山太守薛悌命為督郵。郡督軍與悌爭論,名悌而呵之。隆按劍叱督軍曰:“昔魯定見侮,仲尼歷階;趙彈秦箏,相如進缶。臨臣名君,義之所討也。”督軍失色,悌驚起止之。後去吏,避地濟南。」
  2. ^ 《三國志·魏志二十九·方技傳》〈杜夔〉附馬鈞傳:先生為給事中,與常侍高堂隆、驍騎將軍秦朗爭論於朝,言及指南車,二子謂古無指南車,記言之虛也。先生曰:'古有之,未之思耳,夫何遠之有!'二子哂之曰:'先生名鈞字德衡,鈞者器之模,而衡者所以定物之輕重;輕重無準而莫不模哉!'先生曰:'虛爭空言,不如試之易效也。'於是二子遂以白明帝,詔先生作之,而指南車成。
  3. ^ 《太平御覽》【〈卷752》引《傅子》:馬先生鈞,天下之巧也。有二子,謂古無指南車,記言之虛也,先生曰:「古有之。」二子以白明帝,詔先生作之,而指南車成。……】【〈卷775》引王沈《魏書》:馬先生與高堂隆、秦郎爭,言及指南車。二子謂古典無記,言之虛也。先生曰:「古有之。」明帝乃召先生作之,指南車成也。】
  4. ^ 《搜神记》卷六
  5. ^ 原文:子琛嗣爵。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