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高歸彥(?-562年9月11日)[1],字仁英南北朝北齊神武帝高歡的族弟,為高真之孫[2]。其父高徽與高歡舊恩甚篤,其後高歡在高徽死後贈司徒,諡號「文宣」[3]。其兄為龍驤將軍高歸義,死後贈侍中、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雍州刺史[4]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高歸彥是父親高徽早年在長安與婦人王氏私通所生。高歸彥九歲時,高歡平定京洛,派人將他接到洛陽[5],交由高岳(高歸彥族兄)撫養。高岳見高歸彥年幼,對他非常刻薄,高歸彥對此懷恨在心[6]

後來,高歸彥擔任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徐州刺史、安喜縣男[7]。他一改幼時質樸之性,放縱自為,喜好聲色,終日酣歌[8]

總領禁衛编辑

天保元年(550年),文宣帝高洋建立北齊,封高歸彥為平秦王。後因討伐侯景之功,別封長樂郡公,加領軍大將軍[9]。天保六年(555年),高歸彥向文宣帝進讒,使得文宣帝逐漸疏遠高岳,後奉命鴆殺高岳[10]

天保九年(558年),高歸彥擔任尚書左僕射。 天保十年(559年),高洋病逝,太子高殷繼位,高歸彥與楊愔等人受遺詔輔政[11]乾明元年(560年),高歸彥出任司徒[12]

不久,高殷由晉陽前往鄴城。楊愔宣布敕命,將五千士兵留在西中,暗防有變。當時,高歸彥總領禁衛,直到高殷到達鄴城五日後,方才知道這道赦命,因此暗中怨恨楊愔[13][14]

後來,楊愔、燕子獻欲除掉常山王高演、長廣王高湛,問計於高歸彥[15]。高歸彥假裝高興,請他們與高元海商量。高元海表示答應,但內心卻很不情願,便派人告知高湛。高湛於是誅殺楊愔、燕子獻等人[16]

當時,高演欲進云龍門,被都督成休寧拒於門外,後在高歸彥的曉諭下,方才進入,又用相同的方法進入柏閣、永巷。不久,高演繼位,是為孝昭帝,對高歸彥更加禮遇,封他為司空、尚書令,位列平原王段韶之上[17]

太寧元年(561年),高演駕崩,高歸彥親自到晉陽迎接長廣王高湛。不久,高湛繼位,是為武成帝,加封高歸彥為太傅、司徒,允許他帶衛士三人佩刀入宮。高歸彥所至之處,舉座傾倒,滿朝貴戚都爭相與其交結[18]

當時,高歸彥位居將相,志得意滿,出言傲慢,旁若無人。人們都認為他威權震懾天子,必會成為國家的禍亂。高湛也想起他以前反覆無常的事蹟,對他漸漸疏遠。高元海、畢義雲高乾和等人多次揭發他的過錯[19]

外放冀州编辑

河清元年(562年),高湛讓魏收起草詔書,欲加封高歸彥為右丞相。魏收道:“陛下以右丞相的身份即皇帝位,如今高歸彥威名太盛,怎能再任命他為丞相。”高湛便任命高歸彥為太宰、冀州刺史,並敕令侍衛不准高歸彥入宮[20]

當時,高歸彥在家縱酒豪飲,對此事絲毫不知。次日,高歸彥入朝,到了宮門口方知自己已被外放,大驚之下退回家中。等高歸彥通名謝恩之時,高湛早已將敕令發出,還讓武職官員全部去為他送行,並賞賜錢帛等[21]

謀反编辑

高歸彥到冀州後,心中不安,便想在高湛前往晉陽之時,趁機率軍入鄴城。郎中令呂思禮向朝廷告發,武成帝便命大司馬段韶、司空婁睿討伐高歸彥。高歸彥通過私設的驛站得知這一消息,便閉城堅守,並殺死不願造反的長史宇文仲鸞等人,自稱大丞相,領兵四萬謀反[22][23]

不久,朝廷軍隊逼近冀州,高歸彥登城大叫道:“孝昭皇帝剛剛駕崩時,六軍百萬之眾都歸我指揮,我卻到鄴城奉迎陛下即位。當時沒有造反,今天難道會有二心?只因高元海、畢義雲、高乾和欺矇聖上,妒恨忠良,我只要殺了這三個人,立即自刎謝罪。”後來,冀州城破,高歸彥單馬北逃,在交津被擒獲,送往鄴城[24]。高湛命趙郡王高睿私下詢問他謀反的原因,高歸彥道:“讓那些小兒牽制我,我為何不反?”高睿問道:“你指的都是誰?”高歸彥答道:“高元海、高乾和,難道是朝廷中的老臣?像趙家老公(趙彥深),我怎麼會對他心懷怨恨?”[25]

高湛又派使者前去指責,高歸彥道:“高元海接受畢義雲的房宅,任命他為本州刺史,給後部鼓吹儀仗。我身為藩王、太宰,卻沒有得到鼓吹,所以要殺高元海、畢義雲才能解恨。”高湛命劉桃枝將他押入宮中,高歸彥仍舊這麼說,並乞求活命[26]

高湛命大臣議定高歸彥之罪,都認為不可赦免。高湛便將高歸彥關在沒有帷蓋的車子上,讓他口中銜枚,並蒙住他的臉,還命劉桃枝站在車上,用刀架著高歸彥的脖子,後面讓人擊鼓跟隨。高歸彥與子孫十五人都被斬首棄市[27]

石角典故编辑

高洋在位時,曾到武庫中挑選兵器賞賜大臣,將北魏時因山崩而得的兩個石角賞賜給高歸彥,並對他道:“你幫高演做事時不會造反,幫高湛做事的時候一定會造反。造反的時候,可拿此角嚇唬人!”高歸彥的額骨有三道隆起,戴著頭巾很不舒服。高洋非常生氣,用馬鞭抽打他的額頭,打得他血流滿面,大罵道:“你以後造反,這種額骨也可以嚇人啊!”後來,這些竟都應驗了[28]

关系编辑

高湖
高真
高徽
高歸義高歸彥
高普

參考資料编辑

  1. ^ 《北齊書補·武成帝紀》:〔七月〕乙未,斬歸彥並其三子及黨與二十人於都市。
  2. ^ 魏書 卷二十二 列傳第二十 高湖 崔逞 封懿》:謐長兄真……䐗兒弟徽……
  3.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平秦王歸彥,字仁英,神武族弟也。父徽,魏末坐事當徙涼州。行至河、渭間,遇賊,以軍功得免流。因於河州積年,以解胡言為西域大使,得胡師子,以功行河東事,遂死焉。徽于神武,舊恩甚篤。及神武平京洛,迎徽喪,與穆同營葬。贈司徒,諡曰文宣。
  4. ^ 魏書 卷三十二 列傳第二十 高湖 崔逞 封懿》:子歸義,有志烈。初除奉朝請,加威烈將軍。與父徽俱使西域。還都,稍遷龍驤將軍、中散大夫、西征都督,每有戰功。後沒於陣。太昌初,贈侍中、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雍州刺史,諡曰孝貞。
  5.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初,徽嘗過長安市,與婦人王氏私通而生歸彥,神武追見之,撫對悲喜。
  6.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初,高歸彥少孤,神武令嶽撫養。輕其年幼,情禮甚薄,歸彥內銜之。
  7. ^ 魏書 卷三十二 列傳第二十 高湖 崔逞 封懿》:歸義弟歸彥,武定末,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徐州刺史、安喜縣開國男。
  8.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稍遷徐州刺史。歸彥少質樸,後更改節,放縱好聲色,朝夕酣歌。
  9.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天保元年,封平秦王,……以討侯景功,別封長樂郡公,除領軍大將軍。領軍加大,自歸彥始也。
  10.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及歸彥為領軍,岳謂其德己,更倚仗之。歸彥密構其短,奏岳造城南大宅,僭擬為永巷,但無闕耳。帝后夜行,見壯麗,意不平。仍屬帝召鄴下婦人薛氏入宮,而嶽先嘗迎之,至宅,由其姊也。帝縣薛氏姊而鋸殺之,讓嶽,以為奸人女。嶽曰:「臣本欲取之,嫌其輕薄,非奸也。」帝益怒,使高歸彥就宅賜以鴆。嶽曰:「臣無罪。」彥曰:「飲之!」飲而薨。朝野惜之,時年三十四。詔大鴻臚護喪事。贈太宰、太傅、假黃鉞、給轀輬車,諡曰昭武。
  11. ^ 資治通鑑 卷第一百六十七 陳紀一》:尚書令開封王楊愔、領軍大將軍平秦王歸彥、侍中廣漢燕子獻、黃門侍郎鄭頤皆受遺詔輔政。冬,十月,甲午,殂。癸卯,發喪,群臣號哭,無下泣者,唯楊愔涕泗嗚咽。太子殷即位,大赦。庚戌,尊皇太后為太皇太后,皇后為皇太后;詔諸土木金鐵雜匠一切停罷。
  12.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乾明初,拜司徒,仍總知禁衛。
  13. ^ 資治通鑑 卷第一百六十八 陳紀二》:平秦王歸彥總知禁衛,楊愔宣敕留從駕五千兵於西中,陰備非常;至鄴數日,歸彥乃知之,由是怨愔。
  14.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濟南自晉陽之鄴,楊愔宣敕,留從駕兵五千於西中,陰備非常。至鄴數日,歸彥乃知之,由是陰怨楊、燕等。
  15. ^ 資治通鑑 卷第一百六十八 陳紀二》:平秦王歸彥初與楊、燕同心,既而中變,盡以疏忌之跡告二王。
  16.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楊、燕等欲去二王,問計於歸彥。歸彥詐喜,請共元海量之。元海亦口許心違,馳告長廣。長廣於是誅楊、燕等。
  17.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孝昭將入雲龍門,都督成休甯列仗拒而不內,歸彥諭之,然後得入。進向柏閣、永巷亦知之。孝昭踐阼,以此彌見優重。每入,常在平原王段韶上。以為司空,兼尚書令。
  18.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孝昭崩,歸彥從晉陽迎武成於鄴。及武成即位,進位太傅,領司徒,常聽將私部曲三人,帶刀入仗。從武成還都,諸貴戚等競要之。
  19.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其所往處,一坐盡傾。歸彥既地居將相,志氣盈滿,發言陵侮,傍若無人。議者以威權震主,必為禍亂。上亦尋其前翻覆之跡,漸忌之。高元海、畢義雲、高乾和等鹹數言其短。
  20.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上幸歸彥家,召魏收對禦作詔草,欲加右丞相。收曰:「至尊以右丞相登帝位,今為歸彥威名太盛,故出之,豈可複加此號?」乃拜太宰、冀州刺史。即乾和繕寫。晝日,仍敕門司不聽輒內。
  21.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時歸彥在家縱酒,經宿不知,至明欲參。至門知之,大驚而退。及通名謝,敕令早發,別賜錢帛、鼓吹、醫藥,事事周備。又敕武職督將,悉送至清陽宮。拜而退,莫敢共語。唯與趙郡王睿久語,時無聞者。
  22.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至州不自安,謀逆,欲待受調訖,班賜軍士。望車駕如晉陽,乘虛入鄴。為其郎中令呂思禮所告,詔平原王段韶襲之。歸彥舊于南境置私驛,聞軍將逼,報之,便嬰城拒守。先是,冀州長史宇文仲鸞、司馬李祖挹、別駕陳季璩、中從事房子弼、長樂郡守尉普興等疑歸彥有異,使連名密啟,歸彥追而獲之,遂收禁仲鸞等五人。仍並不從,皆殺之。
  23. ^ 資治通鑑 卷第一百六十八 陳紀二》:齊平秦王歸彥至冀州,內不自安,欲待齊主如晉陽,乘虛入鄴。其郎中令呂思禮告之。詔大司馬段韶、司空婁睿討之。歸彥於南境置私驛,聞大軍將至,即閉城拒守。長史宇文仲鸞等不從,皆殺之。歸彥自稱大丞相,有眾四萬。
  24. ^ 北齊書 卷十四 補列傳第六 平秦王歸彥傳》:軍已逼城,歸彥登城大叫云:「孝昭皇帝初崩,六軍百萬衆悉由臣手,投身向鄴迎陛下,當時不反,今日豈有異心?正恨高元海、畢義雲、高乾和誑惑聖上,疾忌忠良。但為殺此三人,卽臨城自刎。」其後城破,單騎北走,至交津見獲,鎖送鄴。
  25.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軍已逼城,歸彥登城大叫雲:「孝昭皇帝初崩,六軍百萬眾,悉由臣手,投身向鄴迎陛下。當時不反,今日豈有異心?正恨高元海、畢義雲、高乾和誑惑聖上,疾忌忠良。但為殺此三人,即臨城自刎。」其後城破,單騎北走。至交津,見獲,鎖送鄴。帝令趙郡王睿私問其故,歸彥曰:「使黃頷少兒牽挽我,何可不反?」曰:「誰邪?」歸彥曰:「元海、乾和,豈是朝廷老宿?如趙家老公時,又詎懷怨?」
  26.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於是帝又使讓焉。對曰:「高元海受畢義雲宅,用作本州刺史,給後部鼓吹,臣為蕃王、太宰,仍不得鼓吹。正殺元海、義雲而已。」上令都督劉桃枝牽入,歸彥猶 作前語,望活。
  27.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帝命議其罪,皆雲不可赦。乃載以露車,銜枚面縛,劉桃枝臨之以刃,擊鼓隨之,並子孫十五人,皆棄市。贈仁州刺史。
  28. ^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魏時山崩,得石角二,藏在武庫。文宣入庫,賜從臣兵器,特以二石角與歸彥,謂曰:「爾事常山不得反,事長廣得反,反時,將此角嚇漢。」歸彥額骨三道,著幘不安。文宣見之怒,使以馬鞭擊其額,血被面曰:「爾反時,當以此骨嚇漢。」其言反,竟驗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