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高涣(533年-558年),字敬寿北齐神武帝高欢第七子,生母韩智辉[1]

生平编辑

史称他天姿雄杰,俶傥不群,幼童时代,常自称有大将之才略。高欢夸赞喜欢他说:“此儿像我。”长大后,力能扛,材武绝伦。对左右说:“人不可无学,但要不为博士耳。”所以读书能知梗概,但不深入研习[2]元象年间,封平原郡公高澄遇害时,高涣尚年幼,在西学,听到宫中喧哗,大惊到:“大哥必遭大难!”弯而出。武定末年,任冀州刺史,在冀州政績良好。

天保元年六月癸未(550年7月4日),高渙晉封為上党王[3],历任中书令尚书左仆射[4]。与常山王高演等筑伐恶诸城。他们聚集邺下轻薄少年,欺凌郡县,被法司纠劾。文宣帝高洋杀死他左右数人,高涣也被谴责。天保六年(555年),率众送梁王萧渊明回江南,破东关,斩杀梁朝特进裴之横等人,威名盛隆。天保八年(557年)四月,任为录尚书事[5]

當初有术士称亡高者黑衣,于是从高欢之後,每每出行,不想见,因为他们是黑衣。当时高洋去晋阳,以忌讳的事问左右:“什么东西最黑?”回答:“没有什么比得过。”高洋以高涣是父亲的第七子,派庫真都督破六韩伯昇邺城徵召高涣。高涣至紫陌桥,杀死破六韩伯昇逃跑,渡河被土著抓住执送文宣帝。高洋用铁笼把他和与永安王高浚一起盛起来,按置地牢下。一年后,高涣与高浚一起被杀,时年二十六岁。将他的王妃李氏嫁给了冯文洛,冯文洛是高家的旧奴,积劳位至刺史,高洋令冯文洛等杀高涣,所以以高涣王妃嫁给他[6]

乾明元年(560年),高殷即位,将二王余骨安葬,追赠高涣為司空谥号為「刚肃」。敕令李氏回高涣府第。而冯文洛不同意。李氏在阶下数落冯文洛:“遭难流离,以至大辱,志操寡薄,不能自尽,幸蒙恩诏,得反藩闱。汝是谁家孰奴,犹欲见侮!”于是冯文洛受杖一百,流血洒地。

嗣子编辑

高涣並无嫡子,庶长子高寶嚴河清二年(563年)承袭爵位,位至金紫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7]

参考资料编辑

  1. ^ 北齊書 卷十 列傳第二 高祖十一王》:神武皇帝十五男:韓氏生上党剛肅王渙……上黨剛肅王渙,字敬壽,神武第七子也。
  2. ^ 《北齊書·卷十·列傳第二》:天姿雄傑,俶儻不群,雖在童幼,恒以將略自許。神武壯而愛之,曰:「此兒似我。」及長,力能扛鼎,材武絕倫。每謂左右曰:「人不可無學,但要不為博士耳。」故讀書頗知梗概,而不甚耽習。
  3. ^ 《北齊書·文宣帝紀》:癸未,詔封諸弟青州刺史浚為永安王,尚書左僕射淹為平陽王,定州刺史浟為彭城王,儀同三司演為常山王,冀州刺史渙為上黨王,儀同三司淯為襄城王,儀同三司湛為長廣王,湝為任城王,湜為高陽王,濟為博陵王,凝為新平王,潤為馮翊王,洽為漢陽王。
  4. ^ 《北齊書·文宣帝紀》:〔五年八月〕庚子,以司州牧、清河王嶽為太保,司空尉粲為司徒,太子太師侯莫陳相為司空,尚書令、平陽王淹錄尚書事,常山王演為尚書令,中書令、上黨王渙為尚書左僕射。
  5. ^ 《北齊書·卷十·列傳第二》:元象中,封平原郡公。文襄之遇賊,渙年尚幼,在西學,聞宮中嘩,驚曰:「大兄必遭難矣!」彎弓而出。武定末,除冀州刺史,在州有美政。天保初,封上党王,歷中書令、尚書左僕射。與常山王演等築伐惡諸城。遂聚鄴下輕薄,淩犯郡縣,為法司所糾。文宣戮其左右數人,渙亦被譴。六年,率衆送梁王蕭明還江南,仍破東關,斬梁特進裴之橫等,威名甚盛。八年,錄尚書事。
  6. ^ 《北齊書·卷十·列傳第二》::初,術士言亡高者黑衣,由是自神武后,每出行,不欲見沙門,為黑衣故也。是時文宣幸晉陽,以所忌問左右曰:「何物最黑?」對曰:「莫過漆。」帝以渙第七子為當之,乃使庫真都督破六韓伯昇之鄴徵渙。渙至紫陌橋,殺伯昇以逃,憑河而度,土人執以送帝。鐵籠盛之,與永安王浚同置地牢下。歲餘,與浚同見殺,時年二十六。以其妃李氏配馮文洛,是帝家舊奴,積勞位至刺史,帝令文洛等殺渙,故以其妻妻焉。
  7. ^ 《北齊書·卷十·列傳第二》:至乾明元年,收二王餘骨葬之,贈司空,諡曰剛肅。有勑李氏還第。而文洛尚以故意,修飾詣李,李盛列左右,引文洛立於階下,數之曰:「遭難流離,以至大辱,志操寡薄,不能自盡,幸蒙恩詔,得反藩闈。汝是誰家孰奴,猶欲見侮!」於是杖之一百,流血灑地。渙無嫡子,庶長子寶嚴以河清二年襲爵,位金紫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