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田馬場之決鬥

高田馬場之決鬥(高田馬場の決闘,たかだのばばのけっとう)是在元祿7年2月11日(西曆1694年3月6日)於江戶郊外的高田馬場發生的伊予國西條藩松平賴純的家臣之間的決鬥。中山安兵衛(堀部安兵衛)在這場決鬥助陣而聞名。

講談・逸話・戲劇等亂加入許多說法、在此佐佐木杜太郎氏調査的結果、發現在「細川侯爵家文庫」所藏的「二月二十一日高田馬場喧嘩之事」(中山安兵衛為已死亡的菅野六郎左衛門向西條松平家的組頭丹羽彌二郎提出的始末報告書)是最為接近史實的文書來記述這内容。

概要编辑

元祿7年2月7日、伊予西條藩的組頭之下、同藩藩士的菅野六郎左衛門與村上庄左衛門一起執勤時的事、關於在年初的比武之事、村上對菅野發出怨言、兩人發生口角。這時其他的藩士立即阻止之故、兩人再交盃言和、但之後又發生爭論。兩人終於決定在高田馬場展開決鬥。

但菅野在家只叫了年輕隨從(若党)和執草履(草履取り)二人而已。而另一方面、村上家有三兄弟、還有包括家臣(家來)據說也有六・七人。而菅野也到同樣堀内道場的門徒、結為叔父・甥兒的關係的劍客堀部安兵衛之處去、說了「只帶執草履和年輕隨從、想在決鬥中是沒有什麼幫助。萬一我自己被殺時、妻子的事就交付給你。還有替我向村上報仇」。對此安兵衛回應說「事情已知道了。但是之後的報仇是無法接受的。現在就一起去才是我的希望。但我跟貴公比起來、因身手矯健、就算敵方有幾人自己、一個人對付可以一一擊倒、絕對不會煩勞到貴公的」。菅野聽到這樣於是允許他同行、一起往決鬥場高田馬場出發。

元祿7年2月11日、四時辰半左右(午前11時過後)、菅野・安兵衛・年輕隨從・執草履到了高田馬場。安兵衛環視馬場四周、看到從南方馬場末端、村上庄左衛門來了。但是想必不只是一人時、年輕隨從又環視之後、看到樹蔭下有村上之弟 中津川祐見(文書中寫著「此為在針灸醫者的御座候」)與村上三郎右衛門(「此為浪人。在庄左衛門之下」。即是村上庄左衛門的家當「居候」(食客)的弟的樣子)。看到是要做夾攻、菅野在安兵衛等人護衛之下走近村上。村上也靠近過來逼到十間之距時、兩人講話交談了。菅野用譏諷的語氣說「這真是很罕見的地方」、村上也回應的說「真是很罕見」。

在那兒村上之弟村上三郎右衛門從哥哥庄左衛門的後面繞過來想要斬過來時、安兵衛往三郎右衛門的眉間劈上。三郎右衛門很膽怯地將左手的刀放離開、還有要用右手將刀揮落下時、安兵衛將這用鍔抵住。三郎右衛門一度離開、再度斬了過來、又被鍔抵住了、三郎右衛門的刀想拉開時被踏進砍到、 三郎右衛門從正面被劈成二半。

只有十間之距相對的菅野與村上互砍。但是村上的劍將菅野的眉間砍到、安兵衛這才突然要跑過去時、菅野也將村上的左右手砍落。村上呻吟地發出悲嚎「不行、不行」要退下時、在說不行的同時又想往眉間攻打過來(手砍落想是應該無法握刀的樣子、但原文是這樣寫的。是沒有完全到骨而沒砍落的吧)安兵衛將在西方的位置的村上斬倒。現在還有一人(中津川祐見)要砍了過來、也將這個打倒。

這場決鬥中堀部安兵衛斬倒的人數有好幾種說法、以這文件上安兵衛所寫的為真的話、至少安兵衛自認砍倒的是三人(村上庄左衛門、村上三郎右衛門、中津川祐見)。

成為決鬥的舞台的高田馬場、不是現在的住址所表記的新宿區高田馬場、而是新宿區西早稻田

後日談编辑

此次決鬥的傳聞使赤穗藩堀部金丸邀請安兵衛成為其婿養子。安兵衛也參加了因赤穗藩主淺野長矩的刃傷事件而引起的元祿赤穗事件

作品编辑

小說
  • 池波正太郎『堀部安兵衛』、『男人的秘图』(おとこの秘図)
電視劇
電影
歌舞伎
落語
  • 『高田馬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