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高翥(翥:音「助」zhù,1170年-1241年),初公弼九万菊磵,又號菊卿庵號信天巢陋庵信天宋代浙江余姚石山樟树(现慈溪)人。南宋晚期著名诗人畫家,兼善樂府,乃江湖诗派的代表人物,人称“江湖游士”。

高翥不與舉業白衣終身。遊歷錢塘姑蘇金陵,專詩畫。晚年築庵自居,理宗淳祐元年(1241年)春,游淮水,得疾而歸,卒葬餘杭西子湖,年七十二,由於家境清貧,往日交遊之友皆拿奠儀來幫忙,喪家皆不接受。一女嫁進士崔子直,高翥死後之墓誌銘即其婿委請朝奉大夫孫德之所撰。[1]

目录

文学编辑

高翥的诗词多具民歌风格,贴近现实生活。诗歌语言清隽朴素,构思巧妙。

代表诗篇编辑

清明编辑

  •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 日落[2]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 人生有酒須當[3]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在這首詩中,作者開篇即為我們描繪出了一幅愁雲慘淡的清明祭掃場面:荒郊野外,墓塚累累,紙灰飛揚,泣愁陣陣,女子濃粧被淚水浸染,染为「淚血」,草木為之含悲,表現出清明節的特定氛圍。第三聯寫得非常妙,通過“狐狸眠塚上”與“兒女笑燈前”形象的對比,一掃前面的陰霾之氣,墓地荒塚的孤寂和家庭夜晚的熱鬧景象的反差,讓人心里為之一動,感到清明的祭掃是那樣的虛偽。正因此,作者在結尾寫道“人生有酒須當醉,一滴何曾到九泉”。作者也正是看到了現實世界,人情表面濃厚,實際淡薄的假象,才發出了及時行樂的感嘆。

《晓出黄山寺》编辑
  • 晓上篮舆出宝坊,野塘山路尽春光。
  • 试穿松影登平陆,已觉鐘声在上方。
  • 草色溪流高下碧,菜花杨柳浅深黄。
  • 杖藜切莫匆匆去,有伴行春不要忙。
《多景楼》编辑
  • 一带青山欲尽头,精蓝深处着危楼。
  • 下无余地容车马,上有重檐接斗牛。
  • 鸦落野田长趁晚,雁沉烟渚最宜秋。
  • 江南好景从来少,北望空多故国愁。

《秋日田父辞二首》编辑

《秋日田父辞 其一》编辑

啄黍黄杂没骨肥,绕篱绿橘缀枝垂。 新酿酒,旋裁衣,正是昏男嫁女时。

《秋日田父辞 其二》编辑

少妇挼蓝旋染裙。大儿敲葛自浆巾。 新摘摘,笑欣欣。相唤相呼看赛神。

《春情四首》编辑

《春情四首 其一》编辑

楼头上马苦匆匆,百计相留无计从。 正好看花郎却去,江边春色为谁浓。

《春情四首 其二》编辑

天涯海角水雲宽,人在吴头楚尾间。 弹彻箜篌难寄恨,海棠庭院独凭阑。

《春情四首 其三》编辑

斗草归来上玉阶,香尘微涴合欢鞋。 全筹赢得无人赏,依旧春愁自满怀。

《春情四首 其四》编辑

深院沈沈照落晖,宝香熏彻旧时衣。 一春行乐谁为伴,羞见花前蛱蝶飞。

《无题》编辑

风竹萧萧淡月明,孤眠真个可怜生。 不知昨夜相思梦,去到伊行是几更。

《过临平》编辑

征帆一似白鸥轻,起揭船篷看晓晴。 梅子着花霜奈岸,自披风帽过临平。

编辑

  • 《菊磵小集》(有《南宋群贤小集》的版本)
  • 《信天巢遗稿》(有《四库全书》的版本)

注釋编辑

  1. ^ 全宋文》卷七六九六孫德之撰《墓志》云:“某年春游淮,得疾而歸,以某年某月日卒於江湖之寓舍。”並未明言其卒年。清人高士奇《信天巢遗稿》序曰:“晚年归隐西湖,淳佑元年卒于湖上,年七十有二,葬葛岭谈家山。”始定其卒年為淳祐元年。
  2. ^ 或作「日暮」
  3. ^ 或作「當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