鬷戾(?-?),氏,名叔孙昭子时的叔孙氏司马

鬷戾
国家鲁国
官位叔孙氏司马

前517年,鲁昭公叔孙昭子不在鲁国的机会,发兵攻打季孙氏,鬷戾问他的手下人该怎么办,没人回答。鬷戾又说:“我是家臣,不敢考虑国家大事,有季氏和没有季氏,哪一种对于我有利?”大家都说没有季氏,叔孙氏也会灭亡。鬷戾便说:“那么就去救援他吧!”遂带领手下人前去,攻破西北角,赶走了鲁昭公的亲兵。孟孙氏看到叔孙氏的旗帜,杀死了鲁昭公的使者郈昭伯,攻打鲁昭公的亲兵。三桓共同进攻鲁昭公,鲁昭公被迫流亡国外。[1][2][3]

前516年,鲁军和齐军在炊鼻作战,齐国大夫公孙捷战车的马被射死了,他改乘别的战车,鲁国人误以为他是鬷戾,就上去帮他。公孙捷说自己是齐国人,双方才打起来。[4]

参考资料编辑

  1. ^ 《左传·昭公二十五年》:叔孙昭子如阚,公居于长府。九月戊戌,伐季氏,杀公之于门,遂入之。平子登台而请曰:“君不察臣之罪,使有司讨臣以干戈,臣请待于沂上以察罪。”弗许。请囚于费,弗许。请以五乘亡,弗许。子家子曰:“君其许之!政自之出久矣,隐民多取食焉。为之徒者众矣,日入慝作,弗可知也。众怒不可蓄也,蓄而弗治,将蕰。蕰畜,民将生心。生心,同求将合。君必悔之。”弗听。郈孙曰:“必杀之。”公使郈孙逆孟懿子。叔孙氏之司马鬷戾言于其众曰:“若之何?”莫对。又曰:“我,家臣也,不敢知国。凡有季氏与无,于我孰利?”皆曰:“无季氏,是无叔孙氏也。”鬷戾曰:“然则救诸!”帅徒以往,陷西北隅以入。公徒释甲,执冰而踞。遂逐之。孟氏使登西北隅,以望季氏。见叔孙氏之旌,以告。孟氏执郈昭伯,杀之于南门之西,遂伐公徒。子家子曰:“诸臣伪劫君者,而负罪以出,君止。意如之事君也,不敢不改。”公曰:“余不忍也。”与臧孙如墓谋,遂行。
  2. ^ 《史记·鲁周公世家》:昭公九月戊戌伐季氏,遂入。平子登台请曰:“君以谗不察臣罪,诛之,请迁沂上。”弗许。请囚於鄪,弗许。请以五乘亡,弗许。子家驹曰:“君其许之。政自季氏久矣,为徒者众,众将合谋。”弗听。郈氏曰:“必杀之。”叔孙氏之臣戾谓其众曰:“无季氏与有,孰利?”皆曰:“无季氏是无叔孙氏。”戾曰:“然,救季氏!”遂败公师。孟懿子闻叔孙氏胜,亦杀郈昭伯。郈昭伯为公使,故孟氏得之。三家共伐公,公遂奔。
  3. ^ 《韩非子·内储说下》:鲁孟孙、叔孙、季孙相戮力劫昭公,遂夺其国而擅其制。鲁三桓公偪,昭公攻季孙氏,而孟孙氏、叔孙氏相与谋曰:“救之乎?”叔孙氏之御者曰:“我家臣也,安知公家?凡有季孙与无季孙于我孰利?”皆曰:“无季孙必无叔孙。”“然则救之。”于是撞西北隅而入。孟孙见叔孙之旗入,亦救之。三桓为一,昭公不胜。逐之,死于乾侯。
  4. ^ 《左传·昭公二十六年》:齐子渊捷从泄声子,射之,中楯瓦。繇朐汰辀,匕入者三寸。声子射其马,斩鞅,殪。改驾,人以为鬷戾也而助之。子车曰:“齐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