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射手

(重定向自魔彈射手

魔彈射手》(德語:Der Freischütz)是德国作曲家韦伯的代表作,亦是德語浪漫主義歌唱劇(Singspiel)之濫觴。

作曲經過编辑

1817年,時任德勒斯登宮廷樂長的韦伯已然是德語地區的代表作曲家,其歌劇如《森林少女》(Das Waldmädchen)、《彼得‧舒摩德语Peter Schmoll und seine Nachbarn》、《希爾瓦娜德语Silvana (Oper)》以及《阿布‧哈桑德语Abu Hassan》等作品皆取得可觀的成功,聯篇歌曲作品更被認為具有德意志民族的愛國精神,儼然是「國民作曲家」[1]:viii。《自由射手》故事取材于德国文学家奥古斯特‧阿贝尔德语August Apel编著的《鬼故事集》(德語:Gespensterbuch,1810年),脚本作者是菲德利希‧金德德语Johann Friedrich Kind[a]。金德僅用了十天時間,就將整個《魔彈》的腳本完成[1]:ix,韦伯則是在三年後(1820年)才得以完成这部歌剧。

韦伯原先希望能在自己任職的德勒斯登舉行首演,但由於無法得到當局的支持,他轉而向柏林皇家歌剧院(Königliches Opernhaus,今柏林國立歌劇院)的總經理卡爾‧馮‧布爾德语Carl von Brühl求助,由於加斯帕羅‧斯蓬蒂尼義大利語Gaspare Spontini的作品《奧林匹耶》(Olympie)正在此院演出,《魔彈》必須等到翌(1821)年5月才終於展開排練。6月18日[b],《魔彈》完成了首演[1]:v[c]。1822年1月,《魔彈》在德勒斯登首次演出,1824、1825年陸續迎來倫敦、巴黎及美國等地的首演。

剧情大纲编辑

在德国民间传说裡面,自由射手指的是拥有神奇的魔弹、能夠百发百中的射手此处“自由”意指射手可以自由控制魔弹的射点,继承自魔弹的德语名Freikugel本劇共分三幕,實際的故事背景是三十年战争后,波西米亚某庄园主的领地。

第一幕编辑

射击比赛的首一輪賽事甫告结束,村民们在森林中的一间酒店为获胜者庆祝,而不幸落败的马克斯(Max,男高音)背对着他们,沮喪地独坐一旁。在狩獵活動仍然重要的社會中,獵人的射擊能力關乎一切,而奧圖卡(Ottokar)王子已許諾,傑出的獵人將得到「森林守护官」(德語:Erbförster)这个稱號。马克斯今日的成績相當一般,甚至遜於鎮上名喚基利安(Kilian,即获胜者)的普通小子,如果無法在明天的新一輪賽事中取勝,马克斯不但與守護官稱號無緣,更將无法迎娶現任守护官库诺(Kuno,男低音)的女儿阿加特(Agathe,女高音)。酒店角落裡的另一个猎人卡斯帕(Kaspar,男中音)将马克斯這晚的患得患失都看在眼裡──卡斯帕是一个将灵魂卖给魔鬼的坏猎人,事實上今日稍早正就是卡斯帕從中作梗,影響了马克斯的發揮。卡斯帕和魔鬼萨米尔(Samiel,口白)的交易是有代價的,为了换回自己的阳寿,现在他正在寻找替死鬼,马克斯的绝望正是絕好的机会。

库诺及其他猎人都鼓励马克斯,但他的心中仍充满了恐惧,他是那么害怕第二天的到来。身后的人们欢欣热闹的跳舞唱歌,马克斯却沉溺于对往昔的回忆,曾经那一片从森林到森林的广阔草原便是他的天地[e],当他的自由巡游结束后,可爱的阿加特会满面笑容的迎接他,而现在,他将失去这一切。此時,卡斯帕不怀好意地欺近來,一边劝他喝酒,一边向他讲述一个有关「狼谷」(Wolfsschlucht)的传说:据说,萨米尔拥有一种能百发百中的魔弹。卡斯帕表示只要拿到魔弹,那明天的比赛将易如反掌,接着说今天晚上没有月亮,正好适合打造魔弹,并约定午夜十二点的时候同去「狼谷」。起先马克斯有点犹豫,但看到卡斯帕所展示的一只魔弹后,囿於絕望的马克斯被说服了。

第二幕编辑

另一边,阿加特与表妹安琴(Ännchen,女高音)正在家中,墙上的一幅老祖先的画像突然落下来,碰伤了阿加特的前額。把这视为不祥征兆的阿加特闷闷不乐,但快乐的安琴劝她勿要自寻烦恼。其实,阿加特的心中确有烦恼,今天森林中的一个隐士(男低音)告诉她,在她的身上将要发生可怕的事情,并送她一枝白色的蔷薇花作为护身符,她只希望草原上那轻柔的微风能够将她的祈祷吹上天,求神保佑。这时,马克斯来了,他表示马上要离开,并借口说是要去「狼谷」猎一头雄鹿。阿加特与安琴都阻止他,因为「狼谷」是传说中的鬼魅出没的地方,尤其是深夜。但马克斯决意前往,可能失去爱人的恐惧令他软弱、不相信自己的力量,他所有的希望都落在那神奇的魔弹上,他必须去。

場景一變,這晚外頭没有月光,阴森荒凉的「狼谷」死气沉沉,不知名的靈體四下喃喃。卡斯帕走进一片黑森林,他呼唤起魔鬼萨米尔的名字,要求用马克斯的灵魂换回自己的,还要求七颗魔弹。萨米尔应允了六颗,兴高采烈的卡斯帕奋力打造起魔弹来。然而,第七颗魔弹的去向是凡人无法控制的,它將會聽從魔鬼的操弄:这愚弄的报应若不是落在马克斯身上,便是落在卡斯帕身上。

马克斯朝着狼谷出发,一路上他的心里非常矛盾,恍惚间,他似乎看见了母亲的亡魂来阻止他,但一想到第二天的比赛和阿加特,他又坚定的向前走去。马克斯找到卡斯帕,卡斯帕正在对炼造魔弹的熊熊火焰祝福,妖魅的火光映在他的脸上十分可怕。随着一颗颗魔弹从火中诞生,周围就会发生不同的变化,忽而狂风暴雨、雷电交加,忽而妖魔鬼怪、磷光幽幽。最后,所有的魔弹造好了,卡斯帕疯狂的笑起来,他一颗一颗数着,突然,魔鬼萨米尔出现,取走了因惊吓过度而昏倒的马克斯的灵魂。

第三幕编辑

第二天清晨,房间內的阿加特已经穿上新娘礼服,正哼唱著为马克斯祈祷[f],她相信马克斯一定能够获胜。虽然如此,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感到不安,因为昨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恶梦,梦见她自己变成了一只白鸽,被马克斯的枪射中;醒轉後,阿加特的腳邊竟真的有一只受傷的大鳥,她担心这是一个不祥的预兆。安琴进来,看到阿加特愁容满面便安慰她,说在新娘的脸上不需要忧伤的眼神,便給她唱了一首詼諧的歌曲。这时,一群村姑带来了阿加特的花冠,并向她祝福。阿加特打开装花冠的盒子,裡面装的却是一顶葬礼用的白色花冠,阿加特尖叫着将它扔在地上,周围的姑娘也震惊的呆立着。一会儿后,阿加特恢复了镇定,取出前晚神秘隐士送给她的白色蔷薇花,安琴取来丝带,将花编制成一顶新的花冠。阿加特带上花冠,希望真的可以凭此度过一劫。

庄园内的林场,猎人们兴致高昂的在等待比赛开始,对他们来讲,这世上的事情要数打猎最快乐。马克斯的六發子彈都已發射,結果百發百中。奧圖卡王子先是許諾了兩人的婚事,並頒布命令:马克斯必須將剩餘的彈藥用盡,作為自己就職「守护官」的見證,而餘下的正是那第七顆彈藥──魔鬼的遊戲。孰料接下來的一切竟跟阿加特的梦境一模一样:一只白鸽飞过,马克斯擎起枪瞄准,阿加特大声呼叫阻止他。马克斯的手一颤抖,子弹射向了躲藏在树后的卡斯帕。在一片惊讶声中,马克斯急忙赶去照看阿加特,人们都以为马克斯杀死了自己的新娘,为这悲惨的意外而哀悼。但不久,阿加特睁开了眼睛,她身上没有一点伤痕,那是因为她头上的花冠救了她一命。卡斯帕在断气前发出诅咒的声音──他诅咒魔鬼将自己玩弄。

王子命屬下打理現場,而後轉向马克斯,马克斯道出了自己與魔鬼間的交易,王子愤怒地要将马克斯驱逐。隐士突然出现,並说服了王子给马克斯一年的时间改过自新,此外將彈藥用盡的「傳統」也就此廢去。王子同意了,马克斯紧紧握住阿加特的手流着眼泪感谢上苍,他发誓永远不再背弃正义。

評價與特色编辑

1821年6月18日的首演相當成功,觀眾的評價非常好,使得《魔彈》站穩了主流劇目的地位。樂評人及樂界人士的態度則較為保留,對於作品的取材仍有疑慮[g]。政治上,《魔彈》恰逢其時,與德意志民族自拿破崙手中「解放」相互輝映,取材在地的腳本也成功擄獲了德語地區觀眾的注意;剧中黑猎人卡斯帕这一角色,正是浪漫主义时期「黑色英雄」的典型[來源請求]。不過,相較於在德意志地區的巨大成功,《魔彈》在維也納、巴黎等地演出時,都有因應當地局勢以及當局要求而做出大幅度修改的狀況[1]:xi

以現代觀點論,韦伯是继莫扎特之后少數的德语歌剧傑出創作者,在當代仍以意語与法語歌劇為主流的市場中,《魔彈》开辟了德国浪漫主义歌唱剧之先河,也影响了瓦格纳的创作。瓦格纳曾盛讚《魔彈》是為「最具德國特色的歌劇」[1]:vi。《魔彈》迄今在德語地區依然是最受歡迎的劇目之一。

音樂特色编辑

《魔彈》除了文字与舞台造型方面經精心打磨外,韦伯的配器手法與當時慣常的做法亦有不同,例如用圆号代表猎人,单簧管则代表黑猎人,给予森林、狼谷的音乐亦体现了民族色彩。在這部作品中,音樂被用來描繪兩個對比的世界,一邊是純樸的,另一邊則是邪惡的[2]:2。此剧的序曲十分有名,常常在音乐会上作为单独曲目演奏,其以奏鸣曲形式开始,精炼的提示出全剧的几大主题,又以圆号的出场尤为精彩。必須注意的是,這樣將劇中後續主題先行「提煉」至序曲處亮相,實非韦伯的新創之舉,而是承繼自貝多芬的做法[1]:x。配器上,圆号之外,雙簧管、單簧管的使用亦特別具有巧思。

第一幕中,射箭比赛失败的马克斯所唱的朗誦調咏叹调〈无法忍受失败的痛苦〉,由带有波希米亚风格的圆舞曲引出,轻快的节拍一转而失,将马克斯的低调放大,开始是结构松散的朗誦调来讲述自己的失败,接着是抒情的咏叹调带出往日欢乐的回忆,表达自己心中的绝望,当中朗誦调与咏叹调反复交替,旋律速度变化,最后单簧管奏出卡斯帕的主题将全曲推向一个高潮,这样一来就暗示出马克斯内心矛盾的产生,为后来他向恶的力量屈服作了铺垫。另外,这一幕中的三重唱及合唱也很有特色,马克斯唱出了沮丧的心情,护林官库诺安慰他,而卡斯帕则心怀阴谋,三种个性由三种曲调表现,相互交织伴着合唱将矛盾冲突推至舞台前。第二幕方面,彷彿韦伯本身便是一名畏懼魔鬼的普通獵人似的,他所寫出的音樂成功地堆疊了密林中的可怖之情,其筆法十分新穎[h],即使以現代的角度審視亦然。第三幕第六景的带有民歌风格的〈猎人大合唱〉,极为雄壮,可以听到熟悉的圆号声勾勒出一片山上森林的自然景色。

全剧中阿加特有几首十分优美的咏叹调,如第二幕的祈祷歌〈微风轻吹,将我的祷告带上天〉和第三幕的〈即使云层密布,阳光依旧灿烂〉,阿加特这个角色代表着人性中的善一面,属于她的音乐在序曲中及结尾都有出现,表示善终胜恶。除此之外,次要角色安琴也有不错的唱段,如第三幕中的〈新娘的脸上不需要眼泪〉等,其音乐色彩轻松活泼。

《魔彈》是一部配樂、對話夾雜的說唱劇作,這樣的表演形式曾經在德語地區流行,後來慢慢被意語、法語歌劇取代而沒落。在此,韦伯對朗誦調的安排上特別有新意,有別於當代意語歌劇朗誦調的行禮如儀,《射手》的朗誦調有更重的份量,對劇情的串聯與推進的功能也較以往更強[1]:x

軼事编辑

  • 如同貝多芬《雷奧諾拉》般,出演劇院在劇作的名稱上是有決定權的。此劇的首演劇名曾有其他多個版本:《實驗一擊》(Der Probeschuss)、《獵者之妻》(Die Jägersbraut)等⋯⋯。不過,隨著《魔彈射手》一出,這些軼名最後都不了了之。
  • 菲德利希·金德與韦伯在呈現上有不同的意見,起先的協議是,韦伯應該專注在音樂方面,劇本則由金德主導,除非實在是出於音樂上的需要,否則不應改動。然而,在女高音卡洛琳‧布蘭特(Caroline Brandt,韦伯未婚妻)的建議下,劇本初始的兩場戲被刪除。布蘭特認為,這兩場戲是多餘的,「直接切入人們的生活吧!」她表示[1]:ix。由當時觀眾的反應看來,她的觀點是有根據的,改變之後的劇本相當受到歡迎。金德方面對此頗有微詞,在1843年的著作《魔彈小冊》(Das Freischütz Buch)當中,表示了自己對當時「文學服務於音樂」的狀況的不滿:「任何歌劇作品都應該是一個整體,這並不只是指音樂上,在文學上亦然。若缺少其中一部份,這樣的作品只是一座斷了頭的塑像罷了[1]:ix。」令後人頗感玩味的是,金德此語與後來瓦格納的看法亦十分相似。
  • 1841年,白遼士主導了《魔彈》在巴黎的一場演出,這次演出的目的是盡可能地呈現德語地區的製作,劇名也得以維持《魔彈射手》(法語:Le Freischütz)之名。然而為了因應巴黎觀眾的習慣,旁白的講述部分仍然必須以「音樂化」的方式進行[1]:xi
  • 根據紀載,此劇在美國新奧爾良州的演出曾以《波希米亞的瘋狂獵手》(The Wild Huntsman of Bohemia)之名出演。

注釋编辑

  1. ^ 金德的正職是律師,亦是業餘的作家、劇作家,有小說創作Die Jägersbräute,亦參與劇作《格拉纳达野营进行曲》(Die Nachtlager von Granada)的製作。
  2. ^ 該日適逢滑鐵盧戰役週年。
  3. ^ 首演的卡司如下:Rebenstein飾Ottokar,Mauer飾Cuno,Blume飾Caspar,Stümer飾Max,Gern飾Ein Eremit,Wiedemann飾Kilian,Siedler飾Agathe,Eunike飾Ännchen。
  4. ^ 魔彈的德語原文為Freikugeln,即「免費彈藥」。
  5. ^ (德語)Durch die Wälder, durch die Auen.
  6. ^ 詠嘆調〈即使烏雲遮蔽了天空〉(Und ob die Wolke sie verhülle),歌詞講述纵使天空遭乌云遮盖,太阳仍然安居在天上,不久将露出云端,将灿烂的光芒照射向大地。
  7. ^ 持類似觀點的樂評人包括路德維希·蒂克E·T·A·霍夫曼以及路易斯·施波尔等人。
  8. ^ 不但新穎,更具有浪漫主義作品的最大特徵:充滿情感與人性。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Aldrich, Richard. Der Freischütz. New York/London: G. Schirmer Inc. (Ed. 573), plate 15433. 1904: Preface. 
  2. ^ 簡欣華,韋伯《魔彈射手》中法國號的運用,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碩士論文,2007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