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之璵

魯之璵(?-1645年8月4日(弘光元年閏六月癸巳)[1]),瑟若直隸蘇州衛[2]明朝南明軍事人物。

生平编辑

魯之璵家族世襲千戶,獲授崇明守備,戒備海盜顧容的亂事,得到軍民倚重,累遷指揮同知、劉河參將、福山副總兵弘光元年(1645年)閏六月十日,清朝蘇州頒布薙髮令,城鄉的義兵隨即以白布包起頭部起事,陸世鑰、十將官繞城大叫,民間的婦女裙幅拿作旌旗,清軍無法招撫[2]。三天後,他請求吳志葵吳昜、陸世鑰、張守智攻打蘇州,自己則率領數百名家丁充當前鋒;陸世鑰劫獄帶走坐牢的義師,火燒盤門、閭門城樓,得城內士民和應。張仲玉從葑門入城,斬殺清朝的蘇州通判李麟長、吳縣知縣薛應儒、巡簡羅楚珍、鄉官嵩江通判顧廼猷,焚燒撫按府縣公署;吳志葵的海軍怯戰,令戰事失利,義師李伯含張韜趙汝璧許箕山韋志斌葛瑞甫俞綸煒、俞綸炫兄弟、智介、項缸、蔡佩甫劉應旟顧時興徐雲龍蔡象坤袁碩朱旦隆樹大麼殷三劉翁等人戰敗死,只有莊雅陳鏞法樹逃脫[3]

之後魯之璵帶領周蕃等四百人突擊齊門,從報恩寺前往護龍街;清朝的侍郎李延齡、巡撫土國寶率領一千多名騎兵屯駐城池東南角,登上瑞光塔瞭望,說:「雖然他們人多,卻只是烏合之眾,氣勢已盡,只要我們用騎兵蹂躪,打敗其前鋒,其他人就會潰散,不足掛慮。」於是清軍將騎兵匿藏在學府中,很久以後才有百多名士兵大張旗幟,揚言南京援軍將到;魯之璵入城步行四五里到飲馬橋,看不見敵人亦起疑;清軍騎兵突然出現起,大量發箭使其軍隊潰敗,他突圍斬殺副都統濟三等十多人,和副總兵王伯牙、遊擊韋武韜、都司丁有光、守備季寧及周天直、吳中傑等三百人力戰而死,餘下部眾離開齊門[4][1]

引用编辑

  1. ^ 1.0 1.1 錢海岳《南明史·卷二·本紀第二》:(弘光元年閏六月)癸巳,總兵吳志葵攻蘇州,副總兵魯之璵等死之。
  2. ^ 2.0 2.1 錢海岳《南明史·卷三十九·列傳第十五》:魯之璵,字瑟若,蘇州衛人。世襲千戶,授崇明守備。顧容之亂,戒備周密,軍民倚重,累遷指揮同知、劉河參將、福山副總兵。弘光元年閏六月十日,蘇州薙髮令下,城鄉義兵四起,皆白布帕首。陸世鑰、十將官繞城呼號,民間柴斧婦女裙幅悉為干戈旌旗,相望於道,清招之不已。
  3. ^ 錢海岳《南明史·卷三十九·列傳第十五》:十三日,之璵力請吳志葵合吳易、世鑰、張守智攻蘇州,自以家丁數百人為前鋒。會義師有入獄者,世鑰伏力士劫之,火盤門、閭門城樓,城內士民應之。張仲玉自葑門入城,斬蘇州通判李麟長、吳縣知縣薛應儒、巡簡羅楚珍、鄉官嵩江通判顧廼猷〔,〕燔撫按府縣公署,火花接天。志葵所將海上軍怯不任戰,戰不利,義師李伯含、張韜、趙汝璧、許箕山、韋志斌、葛瑞甫、俞綸煒、綸炫兄弟、智介、項缸、蔡佩甫、劉應旟、顧時興、徐雲龍、蔡象坤、袁碩、朱旦、隆樹、大麼、殷三、劉翁等皆敗死,惟莊雅、陳鏞、法樹得脫。
  4. ^ 錢海岳《南明史·卷三十九·列傳第十五》:之璵領周蕃等四百人突齊門入,自報恩寺向護龍街。清侍郎李延齡、巡撫土國寶以騎千餘屯城東南隅,登瑞光塔以望,曰:「兵雖眾,烏合耳,其氣必索。選騎蹂之,破其前鋒,餘自潰散,不足慮也。」乃匿其騎府學中,良久,以兵百餘張旗幟徇城,揚言南京援至。而之璵入城行四五里至飲馬橋,不見敵,亦內自疑,清騎猝起,矢發如雨,遂大潰。之璵突陣,斬副都統濟三等十餘人,與副總兵王伯牙、遊擊韋武韜、都司丁有光、守備季寧及周天直、吳中傑三百人皆力戰數矢,死橋下,餘眾出齊門。

參考文獻编辑

  • 錢海岳南明史》·卷二·本紀第二
  • 錢海岳《南明史》·卷三十九·列傳第十五
官衔
前任:
王百勝
明朝崇明守備
1643年-1645年
繼任:
魯之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