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吕之乱

鱼吕之乱是《朝鮮王朝實錄》记载,发生于明朝永乐十九年(1421年),明成祖大肆屠杀、处决后宫妃嫔、宫女的案件。中国方面没有相关记载。同时,中国和帖木儿帝国使者资料对涉及的同一背景事件[a],与《朝鮮王朝實錄》记载相反。事件真实性存疑。有韩国研究者指,虽然很难相信《朝鮮王朝實錄》中故意记载了虚假信息,但可以认为因各种原因,记载存在夸大和错误等问题[4]

賈呂、吕婕妤案编辑

明成祖宫人、商贾之女呂氏(称賈呂[b])因與朝鲜贡女出身的吕婕妤同姓,欲結好。吕婕妤不從,賈呂便蓄谋构陷。永乐八年(1410年),明成祖宠妃权贤妃逝世。永乐十一年(1413年),賈呂誣告吕婕妤點毒藥於茶進之,毒杀权贤妃。明成祖大怒,虐杀吕婕妤及宮人、宦官數百餘人[2]

事件经过编辑

永乐十八年(1420年),明成祖宠爱的王贵妃逝世。明成祖对王氏的逝世“甚痛悼,遂病風喪心,自後處事錯謬”。此时,賈呂與宮人魚氏私通宦者。明成祖查觉此事,依旧宠爱二人。但二人因自懼縊死[2]。韩国研究者依据喻賢妃逝世时间(永乐十九年三月廿二),喻、鱼同音,认为朝鲜方面误记她为魚氏[4]

明成祖为鱼吕二人自杀大怒。因事起賈呂,逐审问賈呂的侍婢,皆誣服云:「欲行弑逆。」事件連坐者达到二千八百人,明成祖皆親臨凌遲。有人责骂明成祖,曰:「自家陽衰,故私年少寺人,何咎之有?」后来,明成祖命画工画下賈呂與小宦相抱之狀,欲令後世見之,然而思念魚氏不置,下令藏於壽陵之側。其子明仁宗继位后,掘棄之[2]

鱼吕之乱初起时,出身朝鲜贡女的诸多妃嫔中,任顺妃鄭氏自經而死,黃氏李昭仪被鞫處斬。当时,黃氏援引他人甚多,李昭仪曰:「等死耳,何引他人爲?我當獨死。」終不誣一人而死。崔美人因在南京,获免。韩丽妃被“幽閉空室,不給飮食者累日,守門宦者哀之,或時置食於門內,故得不死。然其從婢皆逮死,乳媪金黑亦繫獄,事定乃特赦之”[2]

鱼吕之乱正盛之时,即永乐十九年四月初八日(1421年5月23日[1]:134),北京皇宫中的奉天華蓋謹身三殿俱燼。宮中皆喜以爲:「帝必懼天變,止誅戮。」然而,明成祖不以爲戒,恣行誅戮。《明实录》记载中,明成祖对此次火灾相当关切。四月壬寅日发布敕書,四月乙巳日发布诏书,以求挽回天意民心[3]

帖木儿帝国使者在《沙哈鲁遣使中国记》中所记,当时,明廷正在为明成祖的一位宠妃举办隆重的葬礼。宠妃是否是三月廿二日逝世的喻賢妃,无从考证。四月初八日(5月23日),明廷宣布,次日安葬宠妃。当日晚间,北京皇宫即发生火灾。过火面积“二百五十”,“烧死了很多男人和女人”。事发时,明成祖和官员不在北京城中。事后,明成祖悲痛地到寺庙,极为紧迫地祈祷,说:“天帝怒我,故此焚我宫室;虽则我未作恶事;即未不孝父母,又未横施暴虐!”明成祖因此事病倒后,由儿子朱高熾登临朝见殿[1]:134—135

后续编辑

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七月,明成祖逝世。韩丽妃崔美人按例殉葬。同年十月十七日,朝鲜世宗在便殿宴慰赴京皇親任添年(任顺妃父)、韓確(韩丽妃弟)、崔得霏(崔美人父)等人。明朝使臣言:「前後選獻韓氏等女,皆殉大行皇帝[明成祖]。」[2]

韩丽妃殉葬前,她曾向继位的明仁宗请求允许乳媪金黑归国。明仁宗欲送還金黑,宮中諸女秀才曰:「近日魚、呂之亂,曠古所無。朝鮮國大君賢,中國亞匹也。且古書有之,初佛之排布諸國也,朝鮮幾爲中華,以一小故,不得爲中華。又遼東以東,前世屬朝鮮,今若得之,中國不得抗衡必矣。如此之亂,不可使知之。」明仁宗召见原籍朝鲜的宦官尹鳳,仁宗問曰:「欲還金黑,恐洩近日事也,如何?」尹鳳曰:「人各有心,奴何敢知之?」遂不送金黑,特封爲恭人。後,尹鳳奉使朝鲜,粗傳事件梗槪。宣德十年(1435年)[4],金黑回到朝鲜,朝鲜方面乃得其詳[2]

备注编辑

  1. ^ 永乐十九年四月初八日(1421年5月23日[1]:134),北京皇宫中的奉天華蓋謹身三殿火灾。《朝鮮王朝實錄》记“明成祖不以爲戒,恣行誅戮[2]”。《明实录[3]、《沙哈鲁遣使中国记[1]:135记载内容相反,明成祖有明确的反省。
  2. ^ 朝鮮王朝實錄》中有“賈人子呂氏入皇帝宮中,與本國呂氏[吕婕妤]以同姓”一句[2]。故有文章视賈呂、吕婕妤同为朝鲜半岛出身[5]。韩国研究者指出,賈呂应该是中国人,与朝鲜并无关系[4]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何高济 译. 中外关系史名著译丛 海屯行纪 鄂多立克东游录 沙哈鲁遣使中国记 1981年10月第一版. 北京王府井大街36号: 中华书局: 91—137. 1981 (简体中文). 统一书号:11018·953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朝鮮王朝實錄·世宗實錄·六年》[十月]○戊午,御便殿,宴慰赴京皇親任添年、韓確、崔得霏等。○使臣言:「前後選獻韓氏等女,皆殉大行皇帝。」先是,賈人子呂氏入皇帝宮中,與本國呂氏以同姓,欲結好,呂氏不從,賈呂蓄憾。及權妃卒,誣告呂氏點毒藥於茶進之,帝怒,誅呂氏及宮人宦官數百餘人。後賈呂與宮人魚氏私宦者,帝頗覺,然寵二人不發,二人自懼縊死。帝怒,事起賈呂,鞫賈呂侍婢,皆誣服云:「欲行弑逆。」凡連坐者二千八百人,皆親臨剮之,或有面詬帝曰:「自家陽衰,故私年少寺人,何咎之有?」後帝命畫工圖,賈呂與小宦相抱之狀,欲令後世見之,然思魚氏不置,令藏於壽陵之側。及仁宗卽位,掘棄之。亂之初起,本國任氏、鄭氏自經而死,黃氏、李氏被鞫處斬。黃氏援引他人甚多,李氏曰:「等死耳,何引他人爲?我當獨死。」終不誣一人而死。於是,本國諸女皆被誅,獨崔氏曾在南京,帝召宮女之在南京者,崔氏以病未至,及亂作,殺宮人殆盡,以後至獲免。韓氏當亂,幽閉空室,不給飮食者累日,守門宦者哀之,或時置食於門內,故得不死。然其從婢皆逮死,乳媪金黑亦繫獄,事定乃特赦之。[……]韓氏泣謂仁宗曰:「吾母年老,願歸本國。」仁宗許之丁寧,及韓氏旣死,仁宗欲送還金黑,宮中諸女秀才曰:「近日魚、呂之亂,曠古所無。朝鮮國大君賢,中國亞匹也。且古書有之,初佛之排布諸國也,朝鮮幾爲中華,以一小故,不得爲中華。又遼東以東,前世屬朝鮮,今若得之,中國不得抗衡必矣。如此之亂,不可使知之。」仁宗召尹鳳問曰:「欲還金黑,恐洩近日事也,如何?」鳳曰:「人各有心,奴何敢知之?」遂不送金黑,特封爲恭人。初,帝寵王氏,欲立以爲后,及王氏薨,帝甚痛悼,遂病風喪心,自後處事錯謬,用刑慘酷。魚、呂之亂方殷,雷震奉天、華蓋、謹身三殿俱燼。宮中皆喜以爲:「帝必懼天變,止誅戮。」帝不以爲戒,恣行誅戮,無異平日。後尹鳳奉使而來,粗傳梗槪,金黑之還,乃得其詳。○王世子慰宴于使臣。[……]
  3. ^ 3.0 3.1 明实录·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二百三十六》○庚子奉天华盖谨身三殿灾[……]○壬寅 敕谕文武群臣曰朕躬膺天命祇绍鸿图爰仿古制肇建两京乃永乐十九年四月初八日奉天等三殿灾朕心惶惧莫知所措意者于敬天事神之礼有所怠欤或祖法有戾而政务有乖欤[……]朕所行果有不当宜条陈无隐庶图悛改以回天意[……]○乙巳诏曰朕恭膺天命统御华夷夙夜祇承罔敢怠忽比循往制肇建两京惟在安民以隆鸿业乃永乐十九年四月初八日奉天等三殿灾朕怀兢惧莫究所由固朕不德之所致欤抑任用匪人而致然欤今诏告中外凡有不便于民及诸不急之务者悉皆停止用苏困毙仰答天心所有事宜条示于后[……]毋得重劳军民于戏奉承天戒敢忘脩省之诚惠绥烝民用举宽仁之政故兹诏示咸使闻知[……]
  4. ^ 4.0 4.1 4.2 4.3 林常薰. 《魚呂之亂硏究 Catastrophe of EO-RYEO》. 全北历史 (韩国: 全北大學校史學會). 2011, (2011年第39期): 369—390. ISSN 1229-2001 (韩语). 
  5. ^ 明成祖朱棣:轮奸建文忠臣妻子 活剐三千宫女. 凤凰网. 2008-08-14 [2022-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6) (简体中文). 揭发吕氏毒死权妃的人也姓吕,是一位朝鲜商贾的女儿,史书称其为“贾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