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甲

哺乳动物一目
(重定向自鳞甲目

穿山甲中国古称鯪鱼鯪鯉鲮鳢[5],是穿山甲科(也称鯪鯉科学名Manidae)的一类哺乳动物的统称,属鳞甲目Pholidota)下唯一的,现存 3 8 ,分佈在亚洲非洲热带亚热带地区。它们从头到尾披覆着鱼鳞般的角质甲片,穴居夜行,以白蟻為主食。

穿山甲Infobox info icon.svg
化石时期:37.9–0 Ma
[1]
Manidae.jpg
保护状况
CITES 附录一CITES[3]
科学分类 e
界: 动物界 Animalia
门: 脊索动物门 Chordata
纲: 哺乳纲 Mammalia
演化支 鳞甲形类 Pholidotamorpha
目: 鳞甲目 Pholidota
亚目: 真鱗甲亞目 Eupholidota
总科: 穿山甲总科 Manoidea
科: 穿山甲科 Manidae
Gray, 1821[2]
模式属
穿山甲屬
Manis
Linnaeus, 1758
Minus ranges.png
各種穿山甲的地理分布
異名

关于穿山甲最早的记载见于《楚辞·天问》:“鯪鱼何所”,东汉学者王逸注:“一云鯪鱼,鯪鲤也,有四足,出南方。”北魏高祐因認出穿山甲而聞名[6]南朝医学家陶弘景《本草经集注》認為穿山甲“能陆能水,日中出岸,张开鳞甲如死状,诱蚁入甲,即闭而入水,开甲蚁皆浮出,围接而食之。”明朝医学家李时珍则准确指出穿山甲不是以鳞片诱蚁,而是“常吐舌诱蚁食之”。

2014 年 7 月,由倫敦動物學會主持的 IUCN 紅色名錄物種存續委員會穿山甲專門小組,指出穿山甲是目前全世界最常被走私買賣的哺乳動物。所有穿山甲都面临巨大的生存威胁,其中中華穿山甲馬來穿山甲被 IUCN 评估为「極危」物种,非法走私的活動极为猖獗。隨著亞洲的 4 種穿山甲數量锐减,走私貿易商家已轉移目標至非洲,以滿足市場上的龐大需求。[7][8][9]

形态编辑

穿山甲體長約 30–100 cm,尾长约等于体长甚至超过体长,雄性的体型稍大于雌性。背部拱起,头小而尖,吻部细长,无牙齿。四肢粗短,有锐利的钩爪用以刨土挖洞。除腹部外,通身遍布瓦状角质鳞片,受驚时会将身体蜷缩成球状,依靠背部的鳞片保护腹部。舌头极为细长灵活且带有黏液,便于舔食白蟻。大型穿山甲的舌頭長度超過 40 cm,但直徑僅有 0.5 cm[10]。和大食蟻獸花蜜长舌蝠一样,穿山甲的舌头並未附著在舌骨上,可穿過咽部通入胸腔[11]

習性编辑

穿山甲栖息在亚热带地区和热带地区的山区森林、灌丛等环境,昼伏夜出,白天睡覺時會抱成球狀。作為夜行動物,它們有良好的嗅覺以協助尋找昆蟲等食物。

分類编辑

鳞甲目是胎盘动物,属于劳亚兽总目的一支,在现存動物中的旁系群食肉目,两者一同被归类于猛兽类

穿山甲科现存 3 8 ,均被 IUCN 评估为受威胁物种:

藥用價值编辑

傳統中醫以穿山甲善於穿鑿洞穴、開通道路的特性,認為其鱗片有通經活血並幫助产妇通乳(催生乳汁)的功效,但現代研究發現其主要成份並無特別之處,僅為普通角質,與人類指甲成份相近[12]。此外,偷獵者為方便運送穿山甲或為保持其活力,會為穿山甲注射各種鎮定劑興奮劑重金屬[13],以便非法商販維持賣相,而這些污染物質會令進食人士的肝腎功能受損傷[14]

威脅及保育编辑

穿山甲在非洲亞洲均被廣泛獵殺,以作為食物及傳統藥物使用,因此无法完全杜绝[15][16]。多個物種在其原生棲地均大幅減少,包括大穿山甲中華穿山甲馬來穿山甲等。所有穿山甲均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二内,表示任何從野外捕獵的商業用途均被禁止,當中為商業目的之貿易而自野外取得之印度穿山甲、菲律宾穿山甲、马来穿山甲及中華穿山甲之標本,其年輸出配額均為零。個別物種在多個不同國家及地區均禁止出口及貿易,包括孟加拉中國大陸印度老撾緬甸尼泊爾台灣泰國马来西亚越南等地都有保護穿山甲的法例。例如中華穿山甲在中國大陸屬於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禁止捕殺和食用,非法捕殺、走私或販賣,可被判監 5 年以上有期徒刑,案情嚴重最高可判處無期徒刑[17][18],其中一名偷運穿山甲的貨車司機被重判有期徒刑 12 年[19][20]。在马来西亚走私受保护动物最高惩罚是 10 万令吉罚款和 3 年监禁。

Sars-Cov-2病毒宿主假說编辑

有消息指穿山甲可能成為傳播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2型SARS-CoV-2)的中間宿主。2020 年 2 月,華南農業大學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简讯,从穿山甲中提取的病毒的遗传序列与 SARS-CoV-2 的遗传序列相似度为 99 %[21]。然而,其最终发表的论文结果显示,从广东缴获走私的马来穿山甲中分离的相关病毒在受体结合区域(RBD)与 SARS-CoV-2 有极高相似性,只有一个非关键氨基酸的差异,全基因组相似度为 90.1 %[22]。另外,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新發傳染病國家重點實驗室管軼教授、廣西醫科大學胡艷玲教授發表論文类似论文,在从中國南部反走私行動中廣西查獲的馬來穿山甲之中,發現分離的病毒株與目前感染人的毒株序列相似度在 85.5 % 到 92.4 % 之间[23]。推測指出馬來穿山甲可作為新冠病毒中間宿主,再經由食客感染人類,以至於疫情在武漢的交易市場爆發。但湖北並非任何一種穿山甲的棲息地,因此新冠肺炎最初宿主應該與穿山甲不直接相关。如果穿山甲是病毒宿主,獵戶與相關運輸工人,以及廣西反走私隊伍会最快受到感染。捕獲地的所在南方省份會最先爆發疫情,而不會是在武漢爆發。而疫情爆發中之所以有穿山甲的病毒,有研究指出湖北武汉有地下野味群,必然存在穿山甲與蝙蝠等多种野味混養交易,所以應該是由湖北或其他地方的蝙蝠為原宿主,變種病毒感染市場裡的穿山甲後,穿山甲作為中間宿主再感染給人類,導致疫情一發不可收拾。

参考文献编辑

  1. ^ Philippe Gaubert, Agostinho Antunes, Hao Meng, Lin Miao, Stéphane Peigné, Fabienne Justy, Flobert Njiokou, Sylvain Dufour, Emmanuel Danquah, Jayanthi Alahakoon, Erik Verheyen, William T Stanley, Stephen J O’Brien, Warren E Johnson, Shu-Jin Luo (2018) "The Complete Phylogeny of Pangolins: Scaling Up Resources for the Molecular Tracing of the Most Trafficked Mammals on Earth" Journal of Heredity, Volume 109, Issue 4, Pages 347–359
  2. ^ J. E. Gray. (1821.) "On the natural arrangement of vertebrose animals." The London Medical Repository Monthly Journal and Review 15:296-310
  3. ^ The CITES Appendices. 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 CITES. [28 January 2019]. 
  4. ^ J. E. Gray. (1825.) "An outline of an attempt at the disposition of Mammalia into Tribes and Families, with a list of genera apparently appertaining to each Tribe." Annals of Philosophy, new series 10:337-344
  5. ^ 李时珍《本草纲目》:“其形肖鳢,穴陵而居,故曰鲮鳢,而俗称为穿山甲。”
  6. ^ 魏书· 高祐传》:“高宗末,兖州东郡吏获一异兽,献之京师,时人咸无识者,诏以问祐。祐曰:‘此是三吴所出,厥名鲮鲤,馀域率无。’”
  7. ^ Eating pangolins to extinction. IUCN紅色名錄. [2015-02-02]. 
  8. ^ 穿山甲絕種危機 國際點名中國越南是禍首,自由時報電子報,2014-07-29
  9. ^ Pangolins being eaten to extinction, conservationists warn, theguardian.com, 2014-07-29.
  10. ^ Mondadori, Arnoldo Ed. (编). Great Book of the Animal Kingdom. New York: Arch Cape Press. 1988: 252. 
  11. ^ Chan, Lap-Ki. Extrinsic Lingual Musculature of Two Pangolins (Pholidota: Manidae). Journal of Mammalogy (Journal of Mammalogy, Vol. 76, No. 2). 1995, 76 (2): 472–480. JSTOR 1382356. doi:10.2307/1382356. 
  12. ^ 奥利维亚·博伊德. 濒危穿山甲应得到和犀牛同样的重视. 中外對話. [2013-03-21]. 
  13. ^ 程群、管浩. 广西查获45只活体穿山甲 疑被注射化学药水保持活性. 新華網廣西頻道. [2013-04-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12). 
  14. ^ 探射燈:重金屬餵穿山甲 補品變「毒品」. 東方日報. [2013-03-21]. 
  15. ^ 邊境警方截獲102隻穿山甲. 泰國世界日報新聞網. [2013-04-15]. 
  16. ^ 菲當局在擱淺中國漁船檢一萬公斤穿山甲肉. 香港商業電台. [2013-04-15]. 
  17. ^ [权威发布]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公告(2020年第12号)(穿山甲调整保护级别). 
  18. ^ 穿山甲命運迥然 雲南宰殺台灣保育. am730. [2013-03-21]. 
  19. ^ 陈万如. 为赚750元运输费 男子偷运73只穿山甲判12年. 南方網. [2013-04-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27). 
  20. ^ Ent. “我从没有想过,第一次见到活的穿山甲会是这样。”. 科學人. 2017年2月20日. 
  21. ^ 【华农战“疫”】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华南农业大学举行成果发布会:发现穿山甲可能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 www.scau.edu.cn. [2020-02-26]. 
  22. ^ Xiao K, Zhai J, Feng Y. Isolation of SARS-CoV-2-related coronavirus from Malayan pangolins. Nature. May 2020. PMID 32380510. doi:10.1038/s41586-020-2313-x. 
  23. ^ Lam, T.T., Shum, M.H., Zhu, H. Identifying SARS-CoV-2 related coronaviruses in Malayan pangolins. Nature. March 2020. PMID 32218527. doi:10.1038/s41586-020-2169-0. 

延伸阅读编辑

[]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典·鯪鯉部》,出自蒋廷锡古今圖書集成

警告:默认排序关键字“穿山甲”覆盖了之前的默认排序关键字“Manid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