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鸿雁或灰雁驯化而来的家禽
(重定向自

又称家雁[1]是經人类驯化的兩種之通稱,屬於家禽,東亞的鵝為馴化的鸿雁,歐洲、西亞與北非的鵝則為馴化的灰雁,其肉、蛋與絨羽皆為人類取用。據統計全世界一年有約7億隻鵝被宰殺以供人食用[2]

Domestic Goose.jpg
保护状况
驯养
科學分類
界: 動物界 Animalia
門: 脊索動物門 Chordata
綱: 鳥綱 Aves
目: 雁形目 Anseriformes
科: 鴨科 Anatidae
屬: 雁屬 Anser
種: 灰雁 A. anser
鴻雁 A. cygnoides

亞種: 歐洲鵝 A. a. domesticus
中國鵝 A. c. domesticus

三名法
Anser anser domesticus
Anser cygnoides domesticus

Linnaeus, 1758
異名
  • Anser domesticus
鵝與幼鹅

特徵编辑

 
两只鸿雁型的中国家鹅正在游泳

从生物学的角度讲,鹅被列為是鸿雁灰雁的驯化亚种。東亞與歐洲、西亞的家鹅起源不同,前者為馴化的鸿雁,後者則為馴化的灰雁,两者可以外形分辨,東亞鹅的喙根部有肉质瘤状突起,欧洲家鹅则没有。近代兩種鵝均廣泛分布於世界各地,並產生同时拥有二者的特征的雜交種[3]

查尔斯·达尔文在《动物和植物在家养下的变异》一书中提到鵝馴化的歷史非常古老,早在荷马史诗就已有鵝被馴化的紀錄,而在古罗马时代的神里,也有人類饲养家鹅,作为奉献给神的犧牲。此外还有人根据古埃及笔画遗留下来的资料,认为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埃及就成功地驯化了家鹅[4]

中国古籍莊子南華經》中有记载:“命竖子杀雁而烹之,竖子请曰,其一能鸣其一不能鸣,请奚杀。主人曰:杀不能鸣者”说明在公元前400年以前中国就已经有成熟的家鹅驯养技术了。

晉朝書法王羲之喜歡觀賞鵝的姿態,《晉書·王羲之傳》記一事:“(羲之)愛鵝,會稽有孤居姥養一鵝,善鳴。求市未能得,遂攜親友命駕就觀。姥聞羲之將至,烹以待之,羲之嘆惜彌日。”金代有皇帝猎鹅的記載。[5]

馴化编辑

鵝是人类饲养的主要家禽之一。

  • 鵝肉是備受歡迎的菜餚之一。明代筆記中有關於食用鵝掌的记载:“昔有一人,善制鹅掌。每豢养肥鹅將殺,先熬沸油一盂,投以鹅足,鹅痛欲绝,则纵之池中,任其跳躍。已而复擒复纵,炮瀹如初。若是者数回,则其为掌也,丰美甘甜,厚可经寸,是食中异品也。”

顧公燮《消夏閑記摘抄》卷上亦載:“雲間葉映榴好食鵝掌。以鵝置鐵楞上,浸火烤炙﹔鵝跳唬不已,以醬油醋飲之。少焉鵝斃,僅存 皮骨,掌大如扇,味美無倫。”

  • 鵝羽毛

軼事编辑

“鵝”的異體字有“鵝”“䳘”“鵞”“䳗”,是唯一能夠上下左右變換構件位置而不改變意義的漢字[來源請求]

中国民间传说鵝為“發物”,會使一些疾病發作。有传说明代開國功臣徐達功高震主,朱元璋懼之。徐達患有背疽,忌吃河鵝,朱元璋偏賜蒸鵝全宴予徐,明朝規定賜宴必須即時食、全食。徐達知朱元璋的意思,流淚把鵝肉喫完,不久毒發而亡[6]

參考编辑

  1. ^ 李时珍. 《本草纲目·禽一·鹅》. “家雁,舒雁。” 
  2. ^ FAOSTAT. www.fao.org. [2019-10-25]. 
  3. ^ Buckland, R., & Guy, G. Origins and Breeds of Domestic Geese. Goose Production. Chapter 1:. FAO Agriculture Department. 2002. 
  4. ^ Hugo, S. Geese: the underestimated species. FAO Agriculture Department. 
  5. ^ 《归潜志》卷八載金章宗春水猎鹅的情况:“章宗春水放海青,时黄山(赵沨)在翰苑,扈从。既得鹅,索诗,黄山立进之。其诗云:‘驾鹅得暖下陂塘,探骑星驰入建章。黄伞轻阴随凤辇,绿衣小队出鹰坊。搏风玉爪凌霄汉,瞥日风毛堕雪霜。共喜园陵得新荐,侍臣齐捧万年觞。’”
  6. ^ 徐禎卿《翦勝野聞》:“徐魏國公達病疽,疾甚,帝數往視之,大集醫徒治療。且久,病少差,帝忽賜膳,魏公對使者流涕而食之,密令醫工逃逸。未幾,告薨。亟報帝,帝蓬跣擔紙錢道哭至第,命收斬醫徒。夫人大哭出拜帝,帝慰之曰:‘嫂勿為後慮,有朕存焉。’因為賙其後事而還。”

延伸阅读编辑

[]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典·鵝部》,出自蒋廷锡古今圖書集成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