麴氏高昌

西域古国

麴氏高昌,501年在高昌建立的王国。建立者是麴嘉。640年,唐朝滅麴氏高昌,设置西州安西都护府

政治编辑

麴氏高昌基本上沿用了中原封建王朝的政治制度。王以下,有相当于宰相的令尹;下面设立吏部、祠部、库部、仓部、主客、礼部、民部、兵部等许多行政部门。高昌境内共设4个郡和18个县。各城也仿照内地城市的坊里建筑模式,工商业集中经营,防火、防盗设施齐备,城门由禁卫军把守,各郡、县也分别由司马领兵守卫。

隋炀帝即位之初,便派遣吏部侍郎裴矩到张掖武威主管与西域的互市贸易,并调查了解西域区情。裴矩后来将其获得的有关信息撰成《西域图记》呈上供隋炀帝参阅。公元608年,隋军进驻伊吾,建筑城郭。之后又设鄯善且末伊吾三郡,“谪天下罪人,配为戍卒”,“大开屯田,发西方诸郡运粮以给之”。并于高昌国置西戎校尉府统管西域事务,大业八年( 612 )冬,隋炀帝将华容公主嫁给了来朝的高昌王。大业五年(609年)遣使朝贡,并出兵协助隋朝攻打高句丽

麴氏王国以高昌(新疆吐鲁番县东南60里阿斯达拉)为王都,以长子为继承人,称“世子”。国王之下,置交河、田地二公,由王子担任,分别镇守交河、田地二城。[a][1]。王廷内,置中郎,传宣王令。置令尹—人,“比中夏相国”[1],很可能兼理高昌郡事,相当于丞们兼京兆尹。令尹之下,文官系统在麴氏王朝末期,分为八部,即:吏、祠、库、仓、主客、礼、民、兵部。每部置长史一人为正长官,司马一人为副长官。八部下,置侍郎、校书郎、主簿、从事等官吏,“阶位相次,分掌诸事”;此外,还置“省事”,专门负责“导引”[1]。高昌是个高度君主集权的王国。军国大事,几乎全部由国王专断(甚至民间土地所有权的转让,也由国主决定);在国王周围也有一个很小范围的决策机构,“由世子(很可能即兼令尹)及(交河、田地)二公”组成,日常事务,由他们“随状断决”[1]。王廷诸官,属于行政官员,“虽有列位,并无曹府”,每天清晨诸官上朝,“集于牙门评议众事”[1]。官虽多而衙门少,事务性质的工作,办起来到也集中、迅速。

高昌国和中原一样,也实行郡县制。据黄文弼考证,其大城有五,即高昌、田地、交河、蒲昌和天山城;并且倾向于五城即五郡。由于解放后大量吐鲁番文书的出土,经研究,高昌麴氏王朝后期,有都城一高昌城;郡城三:交河、田地和南平城;[b]县城十四:横截、永昌、无半、始昌、安乐、安昌、永安、洿林、高宁、宁戎、威神、临川、酒泉、龙泉城;镇戍四:东镇城、笃进、盐城和柳婆城。总计二十二城。《周书·高昌传》说:“诸城各有户曹、水曹、田曹”,每城由国王派遣司马、侍郎相监检校,名为“城令”。

《北史》和《周书》都提到其刑法“与华夏小异而大同”。根据高昌章和十一年(541年)都官文书,王国中央有都官部负责刑律,其长官是都官长史麴顺。为了翟忠义其人有一个奴隶逃亡,国王麴坚亲自下令,要都官部行文郡县,进行追捕,都官部的文书是直接下达给交河郡以及柳婆、无半、盐城、始昌4县“司马主者”的。说明其司法系统是都官、郡司马、县司马。

《北史》提到“赋税则计田输银钱,无者输麻布”。从出土的文书研究,其赋税制度较复杂,有租、有调、有徭役,还有诸如“丁正钱”、“远行马价钱”、“逋绢钱”等杂税。王国中央负责财政的机构可能是民部或仓部;徭役的征发,特别是有关军事性徭役的征发,可能由兵部负责。在地方郡县,负责机构可能是“户曹”。

軍事编辑

最高级的武官是左、右卫将军,很可能即由交河、田地二公兼任。其次,是建武、威远、陵江、殿中、伏波五将军[1]。近百年来,由于考古发掘。大量碑志、文书出土,将军称号除上述五名外,另知有冠军、奋威等号。沙漠城邦国的高昌,骑兵是主要兵种,其“兵器有弓、箭、刀盾、甲、靳”;兵部对马匹和马料控制甚严,出土的麴氏高昌兵部文书中,不少是有关马匹和马料征调和管理的。兵部只负责军队的行政管理,军队的指挥和统率权则属于国王和左、右卫将军,即国王和他的儿子们。由于马匹数量不多,高昌国的胜兵数量大概在万人左右。

宗教编辑

据文献记载,高昌流行佛教。从国王到百姓笃信佛法,曾有“全城人口三万,僧侣三千”的记载,可见高昌国的佛門香火之盛。

依《出三藏记集》卷八所载道安〈摩诃波罗蜜经抄序〉言,前秦建元十八年(382)高昌国师鸠摩罗跋提就曾向苻坚献梵本《大品经》一部。弘始二年(400)法显西行途经高昌时,也得到供给旅资,顺利地直进西南。当时也有高昌沙门道晋法盛等游历西域。并有沙门法众沮渠京声等从事译经。由此可见这时高昌佛事已经非常兴盛。及北凉沮渠蒙逊领有此地后,高僧辈出,译经风气大盛。

麴氏高昌王朝成立后,佛教受历代诸王保护,佛法隆盛。当地君王也极为崇佛,如高昌王麴伯雅听沙门慧乘讲《金光明经》,竟用自己的头发铺在地上,请慧乘踩在上面讲经。公元629年(唐太宗贞观三年)玄奘西游时,国王麴文泰率全城欢迎,热情款待,并请求永留其国,玄奘绝食数日,才获准允其西去。但是,还坚留玄奘三藏讲经一月,并度四沙弥以充侍者,又赠送袈裟、黄金、绫绢等物,派遣二十五人、马三十匹,为之送行。又写信给龟兹等二十四国,恳请护卫玄奘法师。从这些方面,可以知道当地崇信佛法不遗余力。但史籍中记述寺院情况不详,《名僧传》记载︰约当太和年间(477~499),高昌有仙窟寺、尼寺都郎中寺。《西州志》残卷记载︰柳中县界至北山二十五里之丁谷窟,有一寺一禅院;又前庭县界山北二十二里之宁戎谷有窟寺一所。回鹘时也盛行佛教,宋·乾德三年(965)十一月,西州回鹘可汗曾遣使僧法渊,到京城献佛牙琉璃琥珀盏。雍熙元年(984)王延德高昌还,在《行记》中谈到高昌尚有佛寺五十余所,都是唐赐敕额,寺中备有《大藏经》。又有摩尼寺,寺中皆有波斯僧徒。一直到元、明之际,高昌一带仍奉佛有僧寺。及回鹘侵入后,除信摩尼教外,亦信奉佛教祅教景教等。考古出土无数佛像、佛画,与梵语胡语汉文回鹘语经典。此中,以回鹘语写成之经典,有《金光明最胜王经》、《方廣神通遊戲大莊嚴經》、《弥勒下生经》、《天地八阳神咒经》等,多为译自汉译藏经之转译本。此外,此地另有高昌故城、交河故城、伯孜克里克石窟等著名佛教遗迹。

历代国王编辑

原來 出身和關係 統治時間 年號
麴嘉 王莽时期西迁的汉人后代 501年或502年—約525年在位 承平 501年或502年—509年或510年
义熙 510年或511年—約525年
麴光 麴嘉子 約525年—约530年 甘露 約525年—约530年
麴堅 麴嘉子、麴光弟 531年—548年 章和 531年—548年
麴玄喜 麴堅子 549年—550年 永平 549年—550年
麴某(名不詳) 麴玄喜子 551年—554年 和平 551年—554年
麴寶茂 高昌和平王子 555年—560年 建昌 555年—560年
麴乾固 麴寶茂子 561年—601年 延昌 561年—601年
麴伯雅 麴乾固子 602年—613年
复辟后:620年—623年
延和 602年—613年
重光 620年—623年
麴某 不详,发动政变登位 614年—619年 义和 614年—619年
麴文泰 麴伯雅子 624年—640年 延寿 624年—640年
麴智盛 麴文泰子 640年

世系图编辑

九世十王编辑

以下據王素《高昌史稿》傳九世十王之說排列:

1麴嘉
501-525
2麴光
525-530
3麴堅
531-548
4麴玄喜
548-550
5麴□
550-555
6麴寶茂
555-561
7麴乾固
561-601
8麴伯雅
601-613
620-623
麴□
613-620
9麴文泰
623-640
10麴智盛
640

六世十王编辑

陳曉偉《胡廣<記高昌碑>與高昌麴氏、唐李元忠事跡叢考》以《魏書·高昌傳》記載麴孝亮為麴嘉哥哥的兒子,《右衛將軍領宿衛事麴叡芝追遠寺銘》記載麴孝真之父為麴沖,麴孝真之兄為麴孝亮,麴孝真之子麴叡芝與高昌王麴乾固為從兄弟關係,依世系排列麴乾固當是麴嘉的孫輩,與麴玄喜同一輩份;麴乾固之父麴寶茂當是麴嘉的子輩,與麴光、麴堅同一輩份。麴沖與麴嘉則為兄弟關係。

又王素認為高昌國一王一年號,「永平」之後的年號「和平」為闕名的高昌王所用,但麴嘉曾用承平、義熙二個年號,麴伯雅亦用延和、重光二個年號,而視和平年號為闕名的高昌王年號,麴氏高昌則傳位十王,與新舊《唐書》所述「麴氏有國,至智盛凡九世」之說不合。疑麴嘉至和平王凡四世,後又以麴茂為一世至麴智盛凡五世,合計正是九世。

麴寶茂世系,王素認為麴寶茂為麴嘉第四世孫,但麴寶茂即位前曾封為「田地公」,當是旁系繼位。李淑、孟憲實 《麴氏高昌国史新探——以明人胡廣「記高昌碑」為中心》確認麴寶茂的身份為麴嘉之子。

麴寶茂時期的文物建昌元年《麴斌芝造寺碑》有「願昭武王以下五王之靈」,則麴寶茂為高昌第六任君主。麴乾固時期的文物延昌三十三年《佛說仁王般若波羅蜜經》殘卷上,跋云「又願七世先靈考妣往識經」,但麴乾固為高昌第七任君主。此七世大概是麴嘉等高昌六王及田地宣穆公麴沖。

薛宗正《麴伯雅生平析疑——麴氏高昌與突厥木杆、室點密兩大汗系及隋朝的關係》認為所謂的義和政變、重光復辟及高昌義和王並非事實,實際當是麴伯雅改元義和,命其世子麴文泰為質於西突厥,後來麴文泰借助西突厥率兵返國政變,以東宫世子的身份秉其國政,並改元重光,是為「重光政變」。

以下據陳曉偉、李淑、薛宗正等人之說排列王室及宗室世系。

其他人物编辑

注釋编辑

  1. ^ 交河城,新疆吐鲁番县西雅尔;田地城,新疆鄯善县西南鲁克沁
  2. ^ 新疆吐鲁番县城南40里的让布工商古城,俗名“拉木伯”。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周书》卷50《高昌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