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黃仁霖(1901年9月26日―1983),江西安义人。中华民国国军联勤的杰出领导者、新生活运动全国总干事。1955年二级上将军衔。

黃仁霖
黃仁霖.jpg

生平编辑

生于上海,就读于上海育才公学、苏州东吴大学附属中学。1920年进入东吴大学学习,1922年留学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1924年夏毕业入哥伦比亚大学读硕士。1926年秋返国,进入了岳父余日章担任总干事的中国全国基督教青年会任干事。1934年创建励志社任总干事。1936年西安事变解决后,1937年3月接替钱大钧新生活运动促进总会总干事。

抗战时期,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伤兵慰问组组长、战地服务团主任,招待盟军。1945年美国政府授予“司令级功猷勋章”。美国总统杜鲁门颁发褒奖状称“有杰出之表现,著有功勋”。

1946年,全权招待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三方人员。国共内战爆发后,负责招待美国军事顾问团。1947年应美国国务卿马歇尔邀请,赴美考察军事后勤业务。黄仁宇在回忆录《黄河青山》写:

和杜鲁门相关的最有趣轶事是“J·L·的弟弟”。J·L·是黄仁霖中将。说来也巧,有一次他还好心称我为他的“弟弟”。黄中将体格高壮,性情亲切友善,到东京时发现我的名字叫仁宇,于是和我称兄道弟,给我面子,让我不知是否该高兴。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这位和我同姓的将军,在中国管理一些机构,希望模仿美国陆军后勤兵英语Army Service Forces,想尽办法讨好美国人,却只挣得肤浅虚伪的名声。他的问题在于,他想成为中国的桑默维尔将军英语Brehon B. Somervell,自己却扮演鲍勃·霍普的角色。有些被他款待的美国人会在背后模仿他:“我是个将军,哈哈哈!”J·L·的弟弟刚好和他相反,人矮得多,相当瘦,戴一副眼镜,态度安静含蓄,因此我们都称他为“J·L·的弟弟”,似乎他被更有名、更外向的哥哥抢尽风采。但是,朱将军说,此人虽然不过是华盛顿中国大使馆中不起眼的小人物,却可以一通电话直通杜鲁门总统。J、L·的弟弟是大使馆内的小角色,却曾经和参议员时代的杜鲁门打过牌。杜鲁门成为总统时,这个小角色还是大使馆的三等秘书。但是,他和美国最高官员的个人交情,显然超过那些大使和特使。他回台湾后,杜鲁门还透过中国来宾传达他的问候,甚至还说了句很不可能的赞辞:“他真是天杀的玩牌高手!”

回国后出任联勤副总司令,负责基隆港的重新开放,接收美援物资。[1]

1954年6月30日升联勤司令,1958年兼任台湾东吴大学董事长。1959年1月31日卸任联勤总司令,出任国营招商局董事长。1965年驻巴拿马大使。1975年后旅居美国。

参考文献编辑

  1. 《我做蒋介石特勤总管40年:黄仁霖回忆录》,团结出版社,2006年版。ISBN 780214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