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黃丕烈(1763年-1825年),绍武,又字荛圃荛翁別署覆翁佞宋主人清朝藏書家版本目錄學家江蘇省苏州府吳縣(今苏州市)人。

先祖是福建莆田人,十世祖黃秀陸迁移至江宁(今南京),曾祖父黃琅移居吴门,遂为苏州人。自幼好學[1],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舉人,嘉庆六年(1801年)入北京。官分部主事,不久歸里。好藏書,尤嗜宋本[2],至嘉庆十七年,已有宋本200種左右,海内称雄,自號「佞宋主人」,並撰寫了大量題跋。顾广圻诗曰:“翁读未见根性命,消融名利同渣滓。”

《黄丕烈年谱》稱丕烈藏书始於二十六歲得校本《楚辞》残本于朱文游家,三十歲时得第一部宋版书《大戴礼记[3],此後凡遇善本,不惜重金购之[4],乾隆五十四年(1789),從张秋塘處取得《天下郡国利病书》原稿。[5]好校書,宋刻《文苑英華纂要》花費十一年,經十一校始成,“積晦明風雨之勤,奪飲食男女之欲,以沈冥其中”,“校書如掃葉拂塵”,自称“书魔”。

晚年在蘇州玄妙觀察院場開設滂喜園書籍鋪。室名有百宋一廛(宋版书收藏满一百部)、学耕堂、县(悬)桥小隐、学圃堂等,得北宋版《陶诗》,與南宋版《汤氏注陶诗》,以专室藏之,室名“陶陶室”,经其校勘而留下题跋的书約九百種左右,世称“黄跋”。晚年因生計窘迫,不得不將藏書賣出[6],身後其書幾為海源閣鐵琴銅劍樓皕宋樓等收藏。著有《求古居宋本书目》、《荛圃所见古书录》、《百宋一廛书录》、《荛圃藏书题识》及著名后世的《士礼居藏书题跋》等。

評價编辑

  • 洪亮吉在《北江诗话》中僅将黄丕烈列入赏鑑家,有意貶低。
  • 陈登源《古今典籍聚散考》对其评价甚高,称“嘉庆中能及时崛起,足以复汲古、绛云之盛者,则黄丕烈之百宋一廛是也乾嘉之间藏书史,可谓百宋一廛之时代矣。”

注釋编辑

  1. ^ 石韫玉《独学庐四稿》云,丕烈“少读书务有精纯,发为文章,必以《六经》为根柢。尝仿宋人《春秋》类对之法,摘经语集为骈四俪六之文,以类相从,裒然成编。”
  2. ^ 王芑孫《黄荛圃陶陶室记》稱:“今天下好宋版書,未有如黃蕘圃者也。蕘圃非惟好之,實能讀之。于其版本之後先,篇第之多寡,音訓之異同,字畫之增損,及其授受源流,翻摹本末,下至行幅之疏密廣狹,裝綴之精粗敝好,莫不心營目識,條分縷析;積晦明風雨之勤,奪飲食男女之欲,以沈冥其中,蕘圃亦自笑也。故嘗自號佞宋主人。”
  3. ^ 其跋云:“十一月中于书肆得宋刻本,适余友顾抱冲欲得惠校本,因照原值归去,以惠校本即宋本也。”
  4. ^ 黃丕烈於宋余仁仲刻《公羊解诂》卷首跋云:“余务在必得,惜书而不惜物,书魔故智有如者。”
  5. ^ 《四部丛刊》三编本黄丕烈《天下郡国利病书跋》:“云是书是传是楼旧物,后归顾归王,此乃得自王莲泾家。盖莲泾素藏书,而健庵系亭林之甥,其为原稿无疑。即有残阙,安知非即亭林序所云乱后多有散佚者乎?重询是书,已归蒋春皋处,余方悔前此之不即归之也。阅岁,至壬子秋,有五柳居书友携是书来,余且惊且喜……遂以白镪数十金易之。”
  6. ^ 黄丕烈作《宋廛所藏唐女郎鱼元机诗》七言絕句共八首,其八自注:“予家百宋一廛中物,按图索骏,几为一空。惟此以予所钟爱,得以守之勿失。此宋廛百一之珍也,子孙其世守之,勿为豪家所夺。”(江标《黄荛圃先生年谱》卷下)

參考書目编辑

  • 《黄丕烈年谱》
藏書四友
黄丕烈 - 顧 逵 - 周錫瓚 - 袁廷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