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黎新祥(別號黎祥魔鬼教練LAI Sun Cheung Kenny,(1950年9月1日-2010年6月20日)),香港已故足球教練及前足球動員。於球員時代為香港足球代表隊主力後衛,其後曾經擔任香港奧運足球代表隊香港足球代表隊主教練。

黎新祥
Lai Sun Cheung.jpg
個人信息
全名 黎新祥
Lai Sun Cheung, Kenny
暱稱 黎祥、黎Sir、魔鬼教練
出生日期 (1950-09-01)1950年9月1日
出生地點  英屬香港
逝世日期 2010年6月20日(2010-06-20)(59歲)
逝世地點  香港東區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
位置 後衛
青年隊
1967-68 先特霸
職業俱乐部*
年份 球隊 出场(进球)
1969-72
1972-78
1978-80
1980-82
流浪
愉園
東昇
愉園
 ? (?)
 ? (?)
 ? (?)
 ? (?)
国家队
1973-8x 香港足球代表隊 5X (?)
執教球隊
1982-8x
1989-95
2002-07
銀禧體育中心
香港奧運隊
香港
* 職業俱乐部出场次數與进球數僅計算國內聯賽部份

球員生涯编辑

黎新祥於1967年加盟先特霸青年軍,一年後即其中學四年級時,已經立足香港甲組足球聯賽,投身流浪展開其職業球員生涯,司職後衛(清道夫),以踢法冷靜且硬朗見稱,身材不高,可是動作靈活,而且彈跳力強,頂上功夫了得。黎新祥和郭家明鄧鴻昌等共同為流浪贏得不少獎盃和榮譽。

曾經三次代表香港青年軍參加亞青盃,於1970年當選最佳青年球員。於1972年轉會愉園,和張子岱劉榮業等一起作戰。

1978年,黎新祥轉投東昇,兩年後重返愉園,直至1982年高掛球靴。

國際賽上,黎新祥於1973年首次入選香港隊,其後更成為主力後衛,為香港隊上陣逾50次,包括參加亞洲盃默迪卡盃等多項國際賽事。

1977年,黎新祥與胡國雄郭家明劉榮業鍾楚維尹志強等一眾代表,一同於新加坡舉行的世界盃外圍賽,為香港歷史性奪得小組出線資格,晉身最後五強賽,足球事業登上巔峰[1],可惜最終四戰全敗出局,無緣晉身決賽周。

個人榮譽编辑

執教生涯编辑

1970年代末期,黎新祥考獲亞洲足協教練證書,及後先後到過英國德國巴西等足球系統先進國家進修,並且考獲國際教練證書。1982至1997年間,黎新祥修畢後,先在銀禧體育中心足球部任教,培育出不少香港球星,包括譚兆偉李健和羅繼華李偉文歐偉倫蔣世豪丘建威山度士等等。1990年代開始,他正式出任香港足球總會青年訓練足球教練。

黎新祥先後帶領過香港青年足球隊於1997年全運會足球賽獲得第9名,及在1999年城運會得到第12名。

在黎新祥帶領下,香港足球代表隊的世界排名由2002年的145位晉升至2006年9月的109位。於2005年東亞盃中創下15-0大勝關島的比數,為香港隊歷來最大比數勝仗。當中的佳績包括於2007年亞洲盃外圍賽,兩度賽和亞洲勁旅烏茲別克。無奈香港足球總會及領隊經常干預選將問題,並且長期資源不足,黎新祥於2006年向香港足球總會請辭時,慨嘆「香港足球從來不獲尊重」。

2007年8月,黎新祥在香港足球總會新任主席梁孔德的邀請下,擔任香港隊顧問,同時獲得委任執教香港C隊,原計劃以4年時間長期作為重點培訓,培育新一代香港隊一隊接班人[2],可惜香港C隊於1年後便告解散。

手法编辑

黎新祥在一次訪問中透露其訓練年輕球員的方式,例如曾經懲罰黃志強跪在足球場上、掌摑譚兆偉和懲罰全隊球員面壁等等。惟他強調,其出發點是希望球員明白紀律的重要性。與黎新祥合作30年的香港足球總會教練導師李展鵬表示,曾經有球員被黎新祥罵走,惟不少球員都會回頭歸來,「因為知道罵之有理。」。他續道出,曾經被黎新祥掌摑的譚兆偉,為人父後亦請其女兒稱黎新祥為爺爺,「可見譚兆偉視黎祥如父親,知道黎祥是待他好的」。

患上肺癌编辑

2009年3月,黎新祥參與小型足球賽時感到呼吸困難,其後被檢驗出患上肺癌第三期。香港足球總會主席梁孔德為避免其操勞過度,遂提升助理教練羅繼華香港東亞運隊教練高能接任其職務。縱然如此,黎新祥一邊接受化療,仍然堅持出席每次操練時監督球員,及親身聯絡和安排集宿等大小事宜。[3][4]

縱然臥倒病床,心繫足球的黎新祥從未遠離香球場,仍然出任香港體育學院足球部顧問的他於2010年3月帶病觀賽,又以足球比喻人生,堅強拒絕向病魔投降:「現在就像踢球,輸了半場,希望下半場能夠扳平,至少要堅持到最後。」[5]治療期間,黎新祥一直身受肺積水之苦,加上身體虛弱引致食欲不振,唯他保持每天早上在家附近散步的習慣。

扶病離世编辑

2010年6月20日8時55分,與癌魔搏鬥逾年的黎新祥在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與世長辭,終年59歲,妻子與獨女曉雯一直陪伴在旁[6][7]。黎新祥生前表示,最為盼望看到將軍澳足球基地落成,重建以往在香港體育學院舉行的青年訓練模式,無奈心願未了就撒手塵寰。

黎新祥父親及兄弟過往亦因為患癌症離世,黎太指出,於2009年醫生預測過丈夫已經進入癌症末期,僅餘半年壽命,惟他一直苦苦支撐,與病魔拚搏一年半,已經超出醫生預期[8]。其女黎曉雯認為,其父親非常勇敢,無懼病魔折騰,反過來為女兒籌措婚事,見證女兒踏入人生新里程。

2010年7月6日,在香港殯儀館舉殯,逾200人出席,由黎新祥生前最疼惜的兩名徒弟譚兆偉李春發帶領其餘6名弟子一起扶靈,靈柩移送柴灣歌連臣角火化,安葬在薄扶林基督教墳場[9]

外界迴響编辑

港澳埠際賽

碰巧黎新祥離世之日為香港亞運隊作客澳門參加港澳埠際賽,賽前大會安排了默哀儀式。另外,有線電視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的世界盃活動節目上,亦臨時安排儀式悼念黎新祥,四百名觀眾全場起立拍掌一分鐘向黎新祥致敬,前東方龍獅教練兼黎新祥弟子司徒文俊更在當場泣不成聲。

香港足球總會

就黎新祥的離世,香港足球總會當天在其官方網站上發表弔言:「前香港足球代表隊教練黎新祥先生於今早因病離世。本會對於黎新祥先生離世深表惋惜,並向其家屬致以深切慰問。」。[10]足總主席梁孔德表示對黎新祥的離世感到悲痛,並指足總上下會全力協助其遺孀處理後事。

正於南非擔任國際足協世界盃技術委員會委員,曾與黎新祥一起在銀禧體育中心擔任足球教練的郭家明,對於收到死訊感到愕然,並且表示:「黎祥是一名好球員和好教練,有自己一套的理念,對足球運動的堅持,對香港球壇的青訓工作貢獻,是肯定的。」。

流浪

流浪總監李輝立表示,球會內部將商討以什麼形式來紀念黎新祥。「他在流浪出道,又曾擔任流浪教練,無論如何都得做點事去紀念他。」。在香港青年軍和球會流浪時俱曾與黎新祥合作過的李輝立續:「雖然他對球員嚴厲,但都是為球員著想,到現在我也會用這套方式管理球隊。黎Sir的特點是能看清每個球員的缺點並予以改善,是我最欣賞的教練。他是一個率直的人,記得1998至99年球季初他在流浪執教成績很好,後來因為說話太直得罪老闆被炒,那季球隊原本有機會衝上前四名,可惜他離開以後就面臨降班。」

愉園

愉園體育會主席貝鈞奇表示,會和愉園舊隊員、1977年的香港隊代表聯絡,為黎舉辦一場紀念活動,但一切須得黎新祥家人同意。

前秘書梁子明指,黎新祥抗癌一年來,認為他最快樂的時刻應該是其女年初出嫁之時。他續道:「黎新祥當時候很開心,並邀請我一定要出席」。梁子明剛進愉園時,仍然是一位教練,當時候黎新祥亦加盟愉園。梁子明形容黎新祥當時候非常反叛和調皮,想不到後來他會當上教練,而且處風十分嚴謹。他苦笑道:「黎新祥的離去,就當作他去看世界盃了!只是,若然他能多看兩三屆就更好了。」

紀念賽

2010年8月8日於黎新祥生前曾工作多年的香港體育學院舉行紀念賽,數百名曾跟隨黎新祥學藝的現役及退役球員參加,黎新祥遺孀與其女兒黎曉雯亦有出席[11]

名宿回述编辑

黎新祥好友,名宿鍾楚維對於第一時間知悉黎新祥染病的消息,感到感慨異常。鍾楚維表示,在這一年內眼見好友接受化療過程等等情况,如今黎祥離去,他認為未嘗不是一種解脫。鍾楚維表示,黎新祥未被發現患有癌症前,他們一班元老級前隊友不時相約打球,其後大伙兒又去打高爾夫球了。他說,黎新祥打高爾夫球的技巧不錯,更曾想過考高爾夫球教練牌照,可是想不到病魔來襲,打消了原定所有計劃[12]

名宿劉榮業和黎新祥同期從預備組被提升上至甲組隊,不論在球會和香港隊兩人都甚為投契,隊友們常稱他們為兩兄弟。劉榮業在接受訪問時,對這位兄弟的離去表示哀痛。他說,會聯絡其遺孀表示慰問,並且詢問其家人對為黎新祥安排紀念活動的意見。

山度士表示:「我從小在體院由黎Sir看大,他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教練。我永遠會懷念他,他是我們做教練的好榜樣。」。

李健和對於黎新祥大表佩服:「好球員的誕生八成取決於教練態度,黎Sir曾說落場後絕不是玩樂,而是要拚命戰鬥,連笑也不准。我見識過球員因不聽從指示而被他揮拳。」,「黎Sir教球以嚴厲見稱,正所謂嚴師出高徒,我們做學生的事後會覺得他的做法絕對正確;當我由球員轉任教練工作時,黎Sir曾給予我很多寶貴的意見,他是我的恩師,他對我的恩情,永不磨滅。」。

歐偉倫知道噩耗後深表遺憾:「當年與黎Sir的相處時間比家人更多,即使他不是我的生父,感情也相差不遠。我們每個人也很尊重他,連稍微駁嘴也會自覺過分,他在球壇的地位絕對無可代替!」。

球員回思编辑

黃鎮宇表示,「沒有黎新祥、就不會有黃鎮宇」,談及恩師時他說:「作為一位教練,他站出來就會有一種感染力,讓每個人都肯拚搏。只要他站在球場,只要是他說的話,所有人都會遵從。最難忘小時候曾被他打,我試過一次在體院,黎Sir要我傳球給他,當時我因一些事情發脾氣,一腳將球踢走,他就衝過來當著眾人面前作勢打我,然後叫我即刻走。當年我『牛脾氣』,整整兩週沒回體院,到回去時他看到我,就對我說『我還以為你不會再回來』。」黃鎮宇續指,「跟黎Sir的回憶要說出來的話一定有很多,我十一歲開始在體院跟他踢球,到甲組流浪,及後晉身香港隊,數下來都有十多年了。難聽點說,我見他比我見自己父親還要多,我只知道他是我一生人中最尊敬的教練。」回想當年的「兜心抽」(以球踢向胸口)仍然歷歷在目:「我十一歲加入青年軍時,便與黎Sir相識,他的嚴肅神情讓人望而生畏,不只是『兜心抽』,被他用手打、用腳踢都有過。」黃鎮宇續指,黎新祥是嚴師是慈父,指黎Sir只對愛惜的徒弟動手,口硬心軟的黎Sir更不時送贈球鞋給他。

陳偉豪表示,最為欣賞黎祥不畏強權的執教原則。「小時候開始,我們每次見他就自然不敢鬧事了。多年來他就是一個不會受外界、上級左右,決定要做的事情就必當去做的教練,讓人佩服。青年軍時代,曾經有球員不聽話,他寧願球隊少一個人作調動,也不讓滋事者上場,其他教練可能會為成績放棄紀律,但他不會。」此外,陳偉豪表示最為難忘黎新祥執教時的嚴謹態度:「在流浪預備組時,他要求我們晨操晚練,將我們當作甲組球員般去教導。黎Sir不是一位著重戰術的教練,但總能夠將球員的優、缺點都找出,然後再慢慢糾正你的踢球技巧和為人性格」。

陳肇麒表示:「沒有黎新祥,我就沒有今天的成就」,他讚頌師父說:「17歲時加入由黎Sir執教的青年軍,所謂『嚴師出高徒』,他對球員的每個動作都很有要求,球場上亦甚有氣勢。」。[13]陳肇麒在微博上寫道:「敬愛的黎新祥教練離開人世了。聽到的時候心裡頓時空白了,沒有你沒有現在的我!永遠懷念你罵我時的樣子與聲音,我真心知道你為我好的。是你讓我明白足球這東西。」。

參與港澳埠際賽的隊長盧均宜於賽後談及恩師時泣不成聲,哽咽地說:「記得有次世界盃外圍賽,我的表現很差,回到更衣室更哭起來。黎Sir不單沒有責罵我,反而安慰我『傻仔,輸波使咩喊』,他就如同我的親人。」。

参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