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菲防線

齊格菲防線德文:Der Westwall/Siegfried-Linie)是納粹德國二戰前,在西部邊境地區構築的對抗法國馬其諾防線的築壘體系[1]

齊格菲防線地圖

1944年9月到1945年3月,齊格菲防線遭到了大規模的盟軍攻勢

Westwall03.jpg
Westwall04.jpg
Westwall02.jpg
Westwall07.jpg
Westwall05.jpg

名稱编辑

西部計劃编辑

該項目由德國著名的建築工程組織:托特機構負責,德國人稱之為“西牆”或“齊格菲陣地”,其他國家多稱之為“齊格菲防線”。其構築目的是為了掩護德國西線,並作為向西進攻的屯兵場以及支援進攻的重砲陣地。防線工程是1936年德國占領萊茵蘭之後開始構築的,至1939年基本建成。防線從德國靠近荷蘭邊境的克萊沃起沿著與比利時盧森堡法國接壤的邊境延伸至瑞士巴塞爾,全長達630公里。

防線由障礙地帶、主防禦地帶和後方陣地3個部分組成,縱深35公里至75公里。障礙地帶主要是地雷場、鐵絲網、防坦克壕以及著名的“龍牙”系統。主防禦地帶的最前緣位於障礙地帶後方數十至數百米處,配備鋼筋混凝土和鋼鐵裝甲的機槍、火砲工事以及指揮所、觀察所、人員掩蔽部、車輛洞庫、彈藥庫、物資庫等。後方陣地位於主防禦地帶後方數公里至數十公里處,主要是預備隊人員掩蔽部、預備隊車輛洞庫以及戰備物資庫,在法德交界地段還配屬有170毫米至305毫米要塞化遠程重砲群(1940年6月後撤出,用於英吉利海峽群島的要塞)。


與馬其諾防線相比,齊格菲防線的特點是大部分工事較小,結構較簡單,但數量多達11,860個,遠超馬其諾防線。該防線使用混凝土931萬噸,是馬其諾防線的2.4倍;使用鋼鐵35萬噸,是馬其諾防線的2.3倍。

萊姆斯計劃编辑

亞琛-薩爾编辑

亞琛-薩爾計劃的掩體與萊姆斯計劃的掩體相似。區別在於,前部沒有掩體,掩體只在掩體的兩側。亞琛-薩爾計劃只在特殊情況下才在前面建造,再用重金屬門保護它們。該建設階段包括亞琛薩爾布呂肯,位於萊姆斯計劃最初的防禦線西。

西方防空區编辑

蓋爾登進駐编辑

要素编辑

工作條件编辑

裝甲和武器短缺编辑

次要角色编辑

二戰初期编辑

1939年9月德軍在東面閃擊波蘭時,共有46個包含預備隊的步兵依托該防線防禦法軍,但法軍沒有進攻。該防線與對面的馬其諾防線,促成了法德開戰後8個月時間的著名的靜坐戰

二戰中期编辑

1940年西線戰役獲勝後,齊格菲防線上的許多火砲和可移動武器被拉到了大西洋堡壘上,使防線有些有名無實,直到1944年。

1944年8月24日希特勒曾下達了改造防線的命令,以便應對更強的火力打擊,主要工程預計由德國國家勞工組織(RAD)的14到16歲的孩子進行,一些當地人也被拉來參加改建,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挖掘反坦克壕,但是由於盟軍巨大的空軍優勢,這些努力都失敗了。

1944年重新啟用编辑

1944年9月,英、美盟軍從西線向德國本土進攻時,德軍依托這一防線展開許特根森林戰役。12月,美軍以飽和轟炸和砲擊支援試圖突破,但沒有成功。直到1945年2月盟軍重新發動進攻時,該防線終被突破,至此該防線一共阻滯了盟軍5個月時間,直到納粹德軍無力阻止盟軍。

沖突编辑

美國人向赫爾特根森林戰役投入了大約12萬人的部隊和增援部隊。在這個森林茂密的地區,這場戰鬥奪走了24,000名美國士兵的生命,還有9,000名所謂的非戰鬥人員傷亡-由於疲勞,暴露,事故和疾病而被撤離。納粹德軍的死亡人數沒有被記錄。赫爾特根森林戰役後,戰役集中於赫爾特根瓦爾德以南地區,介於蒙紹盧森堡小鎮埃希特納赫之間。這是納粹德軍在西境的最後一搏,其生命和財產損失嚴重且失敗了。齊格弗里德防線的其他部分發生了嚴重衝突,許多掩體中的士兵拒絕投降,常常戰鬥至死。

英國第二十一集團軍包括了美國編隊,其中美國傷亡總計約68,000。此外,第一集團軍造成了超過50,000人的非戰鬥人員傷亡,而第九集團軍造成了超過20,000人的傷亡。這使齊格菲防線戰役的總傷亡(美國)接近140,000。

戰後编辑

戰後,齊格菲防線的許多部分被炸藥清除。

保存與覆滅编辑

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約有三十個掩體。其餘大多數都被炸藥摧毀或被大地覆蓋。坦克陷阱仍然存在於許多地區。在艾費爾山,它們超過了幾公里。德國Zweibruecken空軍基地建在齊格菲防線的頂部。當基地仍然開放時,當有人開車駛向基地正門時,可以在林線中看到幾個舊掩體的殘餘。另一個掩體位於基地醫院附近基地外圍圍欄的外側。空軍基地關閉後,工人在挖掘基地的油箱時,發現了被掩埋在油箱下方的地堡。

評估编辑

齊格菲防線的宣傳意義幾乎和它的戰略意義一樣大,長期內,它被宣稱為一條堅固的防線。1944年,無論是盟軍還是納粹德軍,卻都發現這條防線的大部分設計已不符合戰場形勢了,它阻滯了盟軍,但並不像聲稱的那樣堅不可摧。

值得注意的是,在防線有效抵擋著盟軍的同時,希特勒發動了阿登反擊戰。這抽調了納粹德國最後的資源,包括部署於齊格菲防線的許多士兵。

阿登反擊戰雖然造成了震撼,但戰略意義卻非常有限,盟軍迅速重整旗鼓,輕而易舉的越過了無人值守的防線。

儘管齊格菲防線的設計已經部分落後於當時的戰爭,但如果不是希特勒,它也能支持更久,這也證明了戰術理論的基本在於不犯錯,而非豪賭。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Kaufmann JE, Kaufmann HW: Fortress third Reich, page 134. DA Capo Press,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