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藤利治

齋藤利治(1541年?—1582年6月21日)是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的武將。父親是齋藤道三。通稱新五郎新五。名諱是長龍利興;而在『龍福寺文書』、『宇津江文書』中記載是利治,被視為正確。

齋藤 利治
時代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
出生日期天文10年(1541年)?
逝世日期天正10年6月2日(1582年6月21日)
别名長龍、利興、利宣、政興、治隆、長龍、忠次
新五郎、新五(或新吾)(通稱)
戒名嚴珠院殿天長運大禪定門
嚴珠院桃獄了英居士
墓所岐阜縣富加町加治田的龍福寺日语龍福寺
富山縣富山市圓光寺
主君齋藤道三織田信長信忠
氏族美濃齋藤氏
父母父:齋藤道三
母:小見之方
養父佐藤忠能
兄弟兄:義龍孫四郎喜平次利堯
義兄弟:正義
姐妹姐:濃姬土岐賴純室,後來成為織田信長室)、齋藤利三正室、姉小路賴綱正室、稻葉貞通正室
正室正室院(源妙覺大姉,佐藤忠能的女兒)
嗣子義興齋藤市郎左衛門(『堂洞軍記』)
嗣女蓮與速水時久室)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斎藤 利治
假名さいとう としはる
平文式罗马字Saitō Toshiharu
日語舊字體齋藤 利治

生平编辑

天文10年(1541年)期間出生,家中末子。父親是道三美濃國戰國大名長良川之戰後,在織田信長的幫助下,繼承齋藤家,領地變成一所懸命之土地日语一所懸命の土地。在元服後,改名為利治,以信長的近侍身份,數度立下武功(『總見記』、『富加町史下卷』)。

永祿8年(1565年)8月,與佐藤忠能等人一同攻陷岸信周堂洞城日语堂洞城堂洞合戰)(『堂洞軍記』);同年9月,攻陷長井道利關城關加治田合戰)。忠能的兒子忠康在進攻堂洞城時戰死,於是成為忠能的養子。永祿10年(1567年),在忠能隱居後,成為加治田城日语加治田城城主(『堂洞軍記』)。永祿8年(1565年)11月1日,受信長賜予武儀郡日语武儀郡加茂郡等13所合計2千1百8十4貫文(『備藩國臣古証文』)。哥哥利堯成為加治田城留守居(『堂洞軍記』)。

永祿11年(1568年),在進攻近江國六角氏六角義賢)時參戰。永祿12年(1569年),在大河內城之戰中,加入北方進撃軍,織田軍攻下伊勢國一圓(『信長公記』)。元龜元年(1570年)6月,參加進攻小谷城,與森可成坂井政尚等人一同攻撃支城雲雀山城,火攻街町(『信長公記』)。同年6月,在姉川之戰中從軍。9月,在石山合戰爆發後,與稻葉一鐵中川重政一同進入信長下令築起的樓之岸砦,並死守城砦(『信長公記』)。

元龜3年(1572年)4月,在三好義繼松永久秀父子共謀,並與畠山昭高敵對後,與柴田勝家等人一同攻圍三好松永軍的交野城日语交野城(『信長公記』)。

元龜4年(1573年),參與攻擊高屋城日语高屋城。同年7月,在填島城之戰中,與安藤守就等人成為先手,攻撃足利義昭死守的槙島城日语槙島城。同年,與織田三郎五郎林秀貞一同死守志津、丘海、山中三城,與淺井氏對陣(『信長公記』)。在一乘谷之戰小谷城之戰中亦有從軍(『富加町史下卷』)。

天正2年(1574年),參與鎮壓伊勢長島一向一揆(『信長公記』)。同年2月,為了阻止武田勝賴侵攻東美濃,與信長的嫡男信忠率領的蜂屋賴隆河尻秀隆森長可佐藤秀方等人從軍(岩村城之戰)。天正4年(1576年),信忠受信長讓予織田家家督和美濃國、尾張國,並成為岐阜城城主,在成為濃姬的養子前後,擔任信忠的側近(重臣)。

天正5年(1577年),與瀧川一益羽柴秀吉丹羽長秀一同跟隨柴田勝家進攻北國(手取川之戰)(『信長公記』)。天正6年(1578年)10月,被派遣前往越中國支援神保長住,並進入太田本鄉城日语太田本郷城,在月岡野之戰中,撃破河田長親率領的上杉軍(『信長公記』),受信長、信忠賜予感狀。在此時的攝津國,織田信忠隊的加茂砦荒木村重夜襲,受到信長指示立即從越中國撤退,並返回本國。在有岡城之戰中,率軍勇戰。

天正10年(1582年)6月1日,與信忠一同為了協助羽柴秀吉進攻中國地方,夜宿於京都二條的妙覺寺日语妙覚寺,信長則夜宿於本能寺京都所司代村井貞勝則夜宿於本能寺前的自邸。

6月2日,日出前,信忠得知明智光秀謀反(本能寺之變)後,前往父親信長所在的本能寺救援,此時與信忠的側近一同進言,應立即逃亡,不過信忠考慮到明智軍的包圍,提出應該前往貞勝的二條新御所,於是放棄逃亡並移至二條新御所,令誠仁親王逃出,並以寡兵進攻防戰,3度撃退明智軍。此時,在京都的信長、信忠軍和馬廻日语馬廻徐徐前來後,明智軍從近衛前久邸的屋頂向二條新御所發射弓矢、鐵砲,最後信忠自殺。此後,放火並與敵兵戰鬥,最後被同是美濃齋藤氏一族的齋藤利三攻擊,戰死(『信長公記』)。

人物、逸話编辑

  • 在年輕時期就於織田家中,以美濃齋藤家繼承人的身份,一生都在信長、信忠的戰陣中渡過,與許多信長的有力武將並肩作戰,東征西伐,參與激烈戰鬥,在成為加治田城城主至本能寺之變為止的15年間,為信長天下統一盡力。(『富加町史』)
  • 以利治為中心,有福富秀勝菅屋長賴豬子兵助團忠正等人一同擊殺許多敵軍,在信忠自殺後,說「現在是為誰而惜的性命啊」(今は誰が為に惜しむべき命ぞや),顯示出忠勇。(『富加町史』)
  • 在進攻毛利氏上洛時,信長、信忠擔心利治的病,不允許同行,不過利治假裝已經痊癒,並與妻兒作最後的分別,在夜裡從加治田城出發,經過岐阜城,並向京都前進。(『富加町史』)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