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龙绳曾(1912年-1950年),是龙云的第三子。

目录

生平编辑

龙绳曾出生在老家云南昭通炎山松乐村,其母是龙云元配,彝族阿殳夫人。同母兄长龙绳武,即是龙云长子。绳曾自幼在姑妈龙登凤(龙姑太)管教下,同大哥及二哥龙绳祖一起接受私孰教育。以后绳曾被送到省城昆明,在云南陆军军官教导团第三期毕业。后來曾任58军补充团团长一职,所以老家彝人惯称他为「纳吉三团长」(纳吉为龙家彜姓),而云南人则惯称他叫「龙团长」。

抗战期间,因广泛的人际关系和社交结触能力,他被云南各界人士推举为云南司机联合会董事长,这有效地保障了在父亲龙云治下,发动数十万云南父老民工修筑的滇缅公路,可以在匪盗的眼皮下畅通无阻,让运载国际外援的抗日物资车队,顺利地通行在这条中国与国际的唯一陆地运输线。可以说他“董事长”的名义起到了关键作用。

他酷爱京剧,而且录制唱片,并经常登台票戏,有机会时还求教于京剧大师马连良奚啸伯。他在昆明组织了“云社”票友社团,他还有自己的艺名“凌霄馆主”。父亲龙云喜欢滇剧和京剧,而最喜欢的是常香玉的河南梆子。他从收音机里常听到“凌霄馆主”的唱片录音,觉得一个票友能唱出这样的水平是十分不易的,他还打算见识一下这个票友的演技如何。家里的人都没有告诉“凌霄馆主”是谁。因为龙云的传统老思想,认为登台抛头露面的表演是有失身份和体面的非高雅举动。一天龙云轻车简从径直来到戏院,凌霄馆主正在表演他的拿手好戏《乌盆记》。待龙云坐定一看,就认出是三儿子,他即刻离座回家,并叫侍从室主任马上把儿子禁闭,说这是执行家法,龙绳曾被禁闭在五华山省政府的休息室。

1947年蒋介石亲自点名,把他送到南京陆军大学将官班进修。此时正是蒋运用非常手段,武力改组云南省政府后,又将其父软禁的第二年。1948年龙云在原美空军飞虎队陈纳德将军的大力帮助下,从南京脱险到了香港。龙绳曾也伺机到港与父相遇。

1950年龙云北上到了北京,而龙绳曾则带其家小回到故乡——已经解放了的昭通

中共《黨史文匯》一文聲稱[1],龍繩曾回雲南後擴充了私人武裝,襲擊劫持解放軍後勤補給,並消滅了中共一個排護送人員。中共派人談判劝降無效,其後龍又殺死談判代表,與中國軍隊發生槍戰後身亡。同文否認台灣江南先生所謂龍繩曾一家人被打死的說法。

1950年六月,云南军区所属昭通地方部队在一个深夜中,将龙绳曾及其全家(除了一个名龙保福的儿子在昆明外),击毙在昭通的家中。毛泽东委托,朱德周恩来到北总布胡同的住所,安抚从香港到北京不久的龙云,同时转递云南军区呈报中央的有关龙绳曾的材料。他们告诉龙云,毛泽东说应该把龙绳曾拿到北京,问他父亲该怎么办。龙云说,龙绳曾如犯法理应追究,但何故累及幼小遭秧,实属不可思议之举。朱,周作答:中央正做严格调察(1960年龙云亲口告诉孙子龙保福)[來源請求]

家庭编辑

兒子為龙保福(英文名:Pao Fu Lung),已定居在美国30年并有一子龙容(英文名:Rick Lung)。

中共云南军区发布在《云南日报》的公报,其标题是《龙绳曾阴谋叛变 争取无效与以全歼》。公报指其最大的证据是接受了蒋介石委任的滇东军政长官一职。在此扦灭过程中,包括所有的孩子,他们从最小的襁抱婴儿,到最大的13岁长子,一共四男一女,只有一子龙保福当时在昆明,才逃过此劫[來源請求]。以后在美国的龙保福,有机会向台湾有关方面两次求证,所得到的正式回答都是:查无蒋介石49年任命龙绳曾“滇东军政长官”之檔案。

參考文獻编辑

  1. ^ 邓沛. 也谈龙绳曾之死. 《党史文汇》: 党史文汇杂志社. 2007年9期. 


参考资料编辑

  • 《龙云传》,江南,香港星晨出版社
  • 台湾<陆军总司令部人事署>公函,民国捌拾贰年
  • 台湾<国防部陆军总司令部>公函,民国玖拾肆年
  • 龙绳武 <谈我的父亲龙云>,1993年
  • 中共《云南日报》,1950年六月二十六日
  • 也談龍繩曾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