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自珍

清朝晚期思想家、文学家、诗人
(重定向自龔自珍

龔自珍[1](1792年8月22日-1841年9月26日),璱人[2]定盦[3]。曾爾玉 ,曾更名易簡伯定,再更名為鞏祚浙江仁和(今杭州)人。清朝中後期思想家文學家

龔自珍
龚自珍

龚自珍小像


大清礼部主客司主事
籍貫 浙江省杭州府仁和县(今杭州市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璱人,號定盦
出生 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8月22日
浙江杭州城東馬坡巷小采園
逝世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9月26日(1841歲-09-26)(49歲)
江苏丹阳云阳书院
配偶 段美貞(表妹)
何吉雲(續娶)
親屬 (父)龔麗正
(子)龔橙
出身
  • 道光九年己丑科賜同進士出身(1829年)
經歷
  • 參與《徽州府志》重修工作(嘉慶十八年)
  • 内阁中书(道光九年-十五年)
  • 宗人府主事(道光十五-十七年)
  • 礼部主事祠祭司行走(道光十七年-十九年)
  • 礼部主客司主事(道光十七年-十九年)
  • 辞官南归(道光十九年)
著作
  • 《水仙花賦》(嘉慶十年)
  • 《湘月》(嘉慶十六年)
  • 《明良論》四篇(嘉慶十九年)
  • 己亥雜詩》(道光十九年)
  • 《春秋決事比》6卷
  • 《五経大義始終論》
  • 《答問九章》
  • 《西域行省議》
  • 《蒙古圖志》
  • 輯有《龔自珍全集》

生平编辑

少年之幸编辑

自珍1792年8月22日(乾隆五十七年七月初五)生於杭州城東馬坡巷小米園(今有紀念館於此[4]),是龔家的長房長孫。6歲隨父母租居北京繩匠胡同潘家河門樓胡同手帕胡同和城外上斜街等處。祖父病逝後與家人回杭州守孝。兩年後返京,租住北京法源寺南。啟蒙教育由母親承擔,教讀吳偉業詩和桐城派方苞劉大櫆散文。後有家庭塾師宋璠,教學文史並重,經子兼顧,善誘導,打下了很好的基礎。12歲隨外祖父段玉裁說文解字。13歲秋,作《水仙华賦》[5]。14歲考訂古今官制。16歲讀《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並由此搜羅善本古籍,致力目錄學。17歲收集石刻,攻金石文字。

科舉之艱编辑

嘉慶十五年(1810年)順天鄉試,龚自珍中副榜第28名,未取得正式功名。只得以副榜貢生資格通過考試充任武英殿校錄。对此龚自珍是十分不满的。不久,他隨外放徽州知府的父親南下。同年訪時在蘇州的外祖父段玉裁,與外祖父孫女段美貞(表妹)結婚。攜新婚妻子回杭州,遊西湖,寫下龔詞代表作之一《湘月》:

壬申夏泛舟西湖,述懷有賦。時予別杭州蓋十年矣。

天風吹我,墮湖山一角,果然清麗。曾是東華生小客,回首蒼茫無際。屠狗功名,雕龍文卷,豈是平生意?鄉親蘇小,定應笑我非計。
才見一抹斜陽,半堤春草,頓惹清愁起。羅襪音塵何處覓?渺渺予懷孤寄。怨去吹蕭,狂來說劍,兩樣消魂味。兩般春夢,櫓聲蕩入雲水。

嘉慶十八年(1813年)四月,自珍前往京城參加順天鄉試。加上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计兩次,均落第。正當他深感失意時,又接到家中來信,新婚僅一年的美貞,因病為庸醫誤診,已於當年七月間卒於徽州府署。雙重打擊,使自珍悲憤交集。他匆匆南還,見旅店牆壁上有"一騎南飛"的字樣,遂填寫詞一首,一瀉胸中鬱悶。1813年九月天理教農民起義。1814年著四篇《明良論》,提出改革主張。回徽州後參與父親主持的《徽州府志》重修工作。

1815年,續娶安慶知府何裕均侄孫女何吉雲。何氏也是大家閨秀,能詩善畫,尤其擅長書法。六月中,父親麗正升任蘇松太兵備道,全家共赴上海。

直到嘉慶二十三年戊寅(1818年),第四次應鄉試,即清嘉慶帝六旬萬壽恩科,他終於中試第四名舉人。那時不過是二十七歲。第四名舉人是所謂“五經魁”之一,這使龔自珍大受鼓舞,以為科名從此一帆風順,可望置身於卿相之列,實現改革政治的理想了。

嘉庆二十四年(1819)、二十五年(1820),自珍两次会试落榜。于是转而参加军机处考试,仍旧没有被录取。且其中有李姓官员作梗,使得希望更为渺茫,只能在国史馆充任校对官。值得说明的是,龚自珍祖父龚禔身、父亲龚丽正都在军机处担任过章京。滞留京城时自珍师从公羊学家刘逢禄。并试图从《公羊传》中汲取变法改革的灵感。然而,时人对他的志向颇有非议,道光元年,他与朋友闲谈时竟突然有人闯入,询问他们在谋划什么。二年,自珍家中失火,藏书罹难,大多烧毁。同年会试不第。道光六年(1826),与魏源一同参加会试,再度失利,计已连续五次落榜,无法施展抱负,心情十分低落。有《秋心三首·其三》诗云:“我所思兮在何处?胸中灵气欲成云。槎通碧汉无多路,土蚀寒花又此坟。”[6]

道光九年(1829年),中进士第九十五名[6][7],为内阁中书。道光十五年(1835年),擢宗人府主事。十七年(1837年)改为礼部主事祠祭司行走,补主客司主事。道光十九年己亥(1839年),48岁,辞官南归。四月二十三日出北京,五月十二日到达江苏清江浦。南下扬州、镇江,途经江阴、秀水、嘉兴。七月九日回到杭州,至八月底到自己在昆山的羽琌别墅。九月复北上接妻儿,至十二月回到昆山。这一年间,龚自珍在旅途中用鹅毛笔在账簿上写下己亥杂诗三百十五首。[6]二十一年(1841年),八月暴卒于江苏丹阳云阳书院(又名鸣凤书院)[8],终年50岁。

家族编辑

先祖龔潮原籍浙江山陰(今紹興),潮之祖父永樂年間由山陰徙居餘姚,潮再由餘姚徙居仁和,世居於此數百年。高祖龔茂城、曾祖龔斌均布衣一生,曾經商,以品學皆優名聞鄉里,龔斌更有詩集《有不能草》傳世。祖父輩兄弟五人:龔敬身、龔藻身、龔禔身、龔理身、龔治身。前三人有文名,人稱“東城三龔”。龔自珍之父龔麗正其實是龔禔身之次子,因龔敬身無子,過繼為敬身長房長子。所以龔自珍名義上的祖父是龔敬身。龔敬身也是由“商籍”“撥入仁和縣學附生”,開始科舉之路的。他于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高中進士,歷任內閣中書、宗人府主事、吏部員外郎、禮部郎中等職,在京時曾參與《四庫全書》編纂,任繕書處分校官。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任雲南省楚雄知府四年多,頗有政績,得民之愛戴。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升迤南兵備道,以父丁憂去職,不再出仕,著有《桂隱山房遺稿》。逝于嘉慶六年(1801年),紀曉嵐曾為之撰挽聯。

本生祖龔禔身於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以舉人任內閣中書,並派軍機處。兩兄弟同時任京官,京中人曾有“二龔”之譽。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病故,著有《吟臞山房詩集》。

父親龔麗正於乾隆六十年(1795年)中舉,第二年中進士,歷任禮部主事、員外郎、郎中,並曾任軍機處章京。嘉慶十七年(1812年)出任徽州府知府,二十年(1815年)升蘇松太兵備道,署江蘇按察使道光七年(1827年)病辭。著作包括《國語補注》、《三禮圖考》、《兩漢書質疑》、《楚辭名物考》等。娶古文字學和漢學大師段玉裁之女段馴為妻,這就是龔自珍的母親。段馴亦工詩,有詩集《綠華詠榭詩草》。

龚橙。迫于生活困窘经由他人介绍在上海英国人办事处当任幕僚,晚年由于酒精梅毒的伤害,不久病发而死。

自稱五世孙朱敬一中华民国經濟學者[9]

文学编辑

《己亥雜詩》

浩蕩離愁白日斜,吟鞭東指即天涯。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道光十九年,1839年)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龚自珍學問淵博,涉及金石、目錄,泛及詩文、地理、經史百家。其為文縱橫,自成一格,有“龔派”之稱。晚年辭官南歸,後又北上接取家屬,於往返的途中,寫成了三百一十五首短詩,並總命名為《己亥雜詩》,是一生中思想的精華。其詩風瑰麗奇肆,今存800餘首,輯有《龔自珍全集》。己亥以前有诗凡二十七卷,已散佚。另有散文「病梅館記」最為膾炙人口。柳亚子称他为“三百年间第一流”。

学术编辑

龔自珍自幼受到外祖父段玉裁的指導,奠定厚實的樸學基礎;後又面對社會變遷日劇,西方勢力侵入,轉而致力經世之務。

面對嘉道年間經濟衰敗,社會危機日益深重,他棄絕考據訓詁之學,轉而講求經世之務,志存改革,追求“更法”,在許多方面產生了有益的影響。他的思想為後來康有為等人提倡變法圖強開了先聲。

思想编辑

在哲学上,持“性无善与不善”之说,反对孟子性善论和荀子性恶论;认为“自古及今,法无不改,势无不积,事例无不迁,风气无不移易”[10],强调万事万物都处于变化之中。

中国共产党对龚自珍思想的理解编辑

在意识形态话语的争夺上,中国共产党创造了「历史虚无主义」一词以打击历史观上的异己者,并多次引用龚自珍《古史钩沉论》「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11]一语[12],并解释道:「灭亡一个国家,就要让他们彻底忘掉过去的历史,以毁灭他们的精神和意志。」[13]龚此句「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之「史」,所指并非「历史」,而是文献典籍的泛称[註 1]。在这句话之前,龚自珍先写道:「周之世官,大者史。史之外无有语言焉,史之外无有文字焉,史之外无人伦品目焉。史存而周存,史亡而周亡。」接着,在下文中,龚自珍又写道:

龚自珍首先引用孔子「文献不足征」之语[15],而在提出「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后,龚又列举周史的四条大罪:一、不能保存古书,导致「雅驯不传」。二、不能保存「商之名颂」。三、不能传达雅、颂作者的初旨。四、不能统一、改革历法。

由上可知,此处「史」不可能是单纯的「史官」,其职责乃重在对文献的保存与整理。事实上,古代「史」「吏」「事」三字同源[16],季旭升《说文新证》就指出:「先秦『史』的性质应该是很广泛的,不是只限于『记事者』。」[17]但凡掌管书籍者,皆可称「史」,如老子曾任柱下史,掌管周之藏书室[18]。又如《吕氏春秋·孟春纪》记载:「迺命太史守典奉法,司天日月星辰之行,宿離不忒,無失經紀,以初為常。」[19]《国语·周语上》:「瞽史教誨。」三国韦昭注曰:「史,太史也。掌阴阳、天时、礼法之书,以相教诲者。」又《周语下》:「吾非瞽史,焉知天道?」韦昭注:「史,太史,掌抱天時,與太師同車,皆知天道者。」可见,「史」所掌管的书籍,涵盖范围很广,除了涉及历史之外,也可以是有关文物典籍、礼乐刑律、天文历法的。清代学者早已注意到了这一点。江永(1681~1762)就曾在《周礼疑义举要》中提出:

由上可知,龚自珍「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之「史」,所指绝非「历史记录」,而是对文献典籍的泛称。「去其史」,并不是「毁灭历史」,而是对一国文化的系统性毁灭。正如一二八事变后,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盐泽幸一日语塩沢幸一说:「烧毁闸北几条街,一年半年就可恢复,只有把商务印书馆东方图书馆这个中国最重要的文化机关焚毁了,它则永远不能恢复。」[21]

中国共产党为维持对历史的绝对定义权,将龚自珍此处「史」解释为「历史」,片面夸大「历史记录」的作用,是对龚自珍思想的歪曲。学者安立志指出:

台獨勢力故意歪曲龔自珍思想,意圖掩蓋自己的險惡用心,將龔自珍所謂的"史"與文化典籍混為一談。即使"史"是指一切文化典籍,台獨勢力也不段通過消滅文言學習等手段妄圖弱化台灣青少年一代的中文水平以達到其卑鄙政治目的。

收藏编辑

龚自珍多年收藏不辍,涉及古书、铜彝、印鉴、碑拓、字画等等,藏品极为丰富。其儿媳妇之弟陈元禄曾称“不可胜记”。《龚自珍全集》中记载的藏品就有:秦天禽四首镜、商尊、孝成庙鼎、召伯虎敦、姬大母鬲、有孔之大圭、赤蛟大砚、汉双鱼列泉洗、有丹砂翡翠色之古瓦、汉三十六字镜,高句丽花瓶、碧玉版蒙古牌、佛纽六朝印、马湘兰“惜花弄月”印,还有宋拓欧阳询皇甫诞碑、罗池庙碑、曹娥碑、汉敦煌太守裴岑纪功碑、宋拓洛神赋十三行、宋拓兰亭定武本以及明拓石鼓文、唐人双钩卫夫人残字卷、虞集隶书卷、管道山水卷、薛素素兰花卷等等。

他关于收藏研究的文章《说宗彝》、《说刻石》、《说碑》、《说印》等,颇多新解,金石学家吴昌绶有评语“精博绝特”。

交游编辑

與林則徐编辑

林則徐與龔自珍之父龔麗正是老朋友,曾于1822年同路進京、同日引見和召對,又同日南下,相處融洽,林則徐曾作詩為記,稱讚龔麗正:「一門華萼總聯芳」。而龔自珍本人和魏源都以漢學批宋學,主張改革而聞名,並稱“龔魏”。林則徐與魏源關係相當密切。林則徐赴廣東禁煙前,龔自珍贈文《送欽差大臣侯官林公序》,堅決要求剷除煙禍,並表示願意南遊參與其事。林則徐在途中回書作答。

注释编辑

  1. ^ 這一歪曲,早已有學者指出。例如安立志所撰《「滅國」必先「去史」辯》詳盡地批駁了將「史」作為「歷史」的解釋,並直截地指出這是共產黨對龔自珍思想的歪曲。

參考文獻编辑

  1. ^ 「龔」,拼音gōng注音ㄍㄨㄥ
  2. ^ 「璱」,拼音注音ㄙㄜˋ
  3. ^ 「盦」,拼音ān注音
  4. ^ 杭州市上城區馬坡巷16號
  5. ^ 龚自珍13岁命题作文:水仙华赋(1804年) - 古籍集部 - 汗青网_国学_传统文化_儒家_历史_文学_汉服_中医_武术_曲艺_民俗. www.sinocul.com. [2017-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05). 
  6. ^ 6.0 6.1 6.2 刘, 逸生; 周, 锡䪖. 龚自珍诗编年校注.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3: 144–167,286,301. ISBN 9787532570744. 
  7. ^ 《羽琌山民逸事》:“山民己丑四月二十八日应廷试,交卷最早,出场,人询之,山民举大略以对。友庆曰:‘君定大魁。’山民以鼻嗤曰:‘看伊家国运何如。’”
  8. ^ 孙静庵栖霞阁野乘》载:“定庵晚年所眷灵箫,实别有所私。定庵一日往灵箫处,适逢其人,因语灵箫与之绝。箫阳诺之,而踪迹则愈密。半岁后,定庵一日又见其人从灵箫家中走出,因怀鸩以往,语灵箫其再至者,即以此药鸩之……灵箫受药,即置酒中以进,定庵饮之归,即不快,数日遽卒。”
  9. ^ 飆哈雷救經濟. [2020-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2). 
  10. ^ 《上大学士书》
  11. ^ 龚自珍.龚自珍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5:22.统一书号 10171·392.
  12. ^ 例如[1][2][3],又见于《习近平用典》。
  13. ^ https://zj.zjol.com.cn/news.html?id=1779037&from_channel=52e5f902cf81d754a434fb50
  14. ^ 龚自珍.龚自珍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5:22-23.统一书号 10171·392.
  15. ^ 《论语·八佾》: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
  16. ^ 季旭升.说文新证.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10:40.ISBN 978-7-211-06086-3
  17. ^ 季旭升.说文新证.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10:214.ISBN 978-7-211-06086-3
  18. ^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周守藏室之史也。」司马贞索隐:「按:藏室史,周藏书室之史也。又《张苍传》『老子为柱下史』,盖即藏室之柱下,因以为官名。」
  19. ^ 陈奇猷.吕氏春秋新校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1-2.ISBN 7-5325-3025-6
  20. ^ 江永.周礼疑义举要.钦定四库全书:第二册,卷五12b-13a.
  21. ^ 张三夕主编.中国古典文献学.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39.ISBN 978-7-5622-2650-5
  22. ^ http://m.aisixiang.com/data/98583.html

擴展閱讀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