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龚遂(?-?),少卿山陽南平陽(今鄒城市平陽寺)人。西汉水衡都尉

龔遂
西汉政治家、經學家
姓名 龔遂
少卿
族裔 汉族
出生 不詳
山陽南平陽
逝世 不詳
長安

目录

生平编辑

事昌邑王编辑

龔遂以明經為官,任昌邑郎中令,侍奉昌邑王劉賀。昌邑王行為舉止多不正當,龔遂為人忠厚,剛毅有大節操,對內對昌邑王勸諫,對外責備師傅卿相,引用經義,陳言禍福,以至於流淚,正言直諫而不停止。當面指責昌邑王過錯,昌邑王甚至掩起耳朵跑走,說:「郎中令善愧人。」昌邑國中皆畏懼龔遂。[1]

昌邑王曾長久與駕車奴仆炊事人員嘻戲共食,賞賜沒有節制。龔遂晉見昌邑王,跪著行走,流淚不止,左右侍御都淚流滿面。昌邑王問:「郎中令何為哭?」龔遂說:「臣痛社稷危也!願賜清閒竭愚。」昌邑王令左右退下,龔遂問:「大王知膠西王所以為無道亡乎?」昌邑王說:「不知也。」龔遂說:「臣聞膠西王有諛臣侯得,王所為擬於也,得以為也。王說其諂諛,嘗與寢處,唯得所言,以至於是。今大王親近群小,漸漬邪惡所習,存亡之機,不可不慎也。臣請選郎通經術有行義者與王起居,坐則通《》、《》,立則習禮容,宜有益。」昌邑王同意他。龔遂於是挑選郎中張安等十人侍奉昌邑王。幾天之後,昌邑王卻遠離張安等人。[2]

昌邑國曾數次出現妖怪。昌邑王曾見到有白色,身長三尺,沒有,在其頸部以下似,頭戴方山冠[3]龔遂說:「此天戒,言在側者盡冠狗也,去之則存,不去則亡矣。」之後又聽到人的聲音,說:「熊!」望去而見到大熊,左右都沒看見,昌邑王以此問龔遂,龔遂說:「熊,山野之獸,而來入宮室,王獨見之,此天戒大王,恐宮室將空,危亡象也。」。[4]又有夷鴣聚集在昌邑宮殿下,昌邑王他們射殺,以此問龔遂,龔遂說:「夷鴣野鳥,入宮,亡之應也。」[5]

昌邑王望天嘆息說:「不祥何為數來!」龔遂磕頭說:「臣不敢隱忠,數言危亡之戒,大王不說。夫國之存亡,豈在臣言哉?願王內自揆度。大王誦《詩》三百五篇,人事浹,王道備,王之所行中《詩》一篇何等也?大王位為諸侯王,行污於庶人,以存難,以亡易,宜深察之。」之後又有血弄髒了昌邑王的坐席,昌邑王問龔遂,龔遂大聲叫說:「宮空不久,祅祥數至。血者,陰憂象也。宜畏慎自省。」然而,昌邑王依然故我。[6]

昭帝元平元年(前74年),昭帝駕崩,没有子嗣大司馬大將軍霍光征召昌邑王主持喪禮

璽書說:


制詔昌邑王:使行大鴻臚事少府樂成宗正光祿大夫中郎將利漢[7]徵王,乘七乘傳詣長安邸。

凌晨一點左右,用燭火照著打開璽書。當天中午,昌邑王就出發了,下午四五點抵達定陶,走了一百三十五里,侍從一匹接一匹死在路上。郎中令龔遂向昌邑王勸諫,昌邑王才令郎官、謁者五十多人返回昌邑。昌邑王到濟陽,尋求鳴叫聲很長的,路上買合竹杖。經過弘農,讓身材高大的奴僕用裝載衣物的車輛裝載搶來的女子。到了湖縣,使者就此事責備昌邑國相安樂,安樂告訴龔遂,龔遂進去問昌邑王,昌邑王說:「無有。」龔遂說:「即無有,何愛一善以毀行義!請收屬吏,以湔洒大王。」就揪住善,交给衛士執法。

昌邑王到霸上,大鴻臚在郊外迎接,主管車馬的騶官奉上皇帝乘坐的車子。昌邑王讓昌邑太僕壽成駕車,與郎中令龔遂同車。天明到了廣明東都門,龔遂說:「禮,奔喪望見國都哭。此長安東郭門也。」昌邑王說:「我嗌痛,不能哭。」到了城門,龔遂又說,昌邑王說:「城門與郭門等耳。」當快到未央宫的東門,龔遂說:「昌邑帳在是闕外馳道北,未至帳所,有南北行道,馬足未至數步,大王宜下車,鄉闕西面伏,哭盡哀止。」昌邑王說:「諾。」到了那里,按禮儀哭喪。昌邑王接受皇帝璽印绶帶,即天子位。

即位以后,昌邑王夢見蒼蠅屎堆積在西階的東面,約五六石,用大瓦覆蓋,揭開一看,是蒼蠅屎。以此問龔遂,龔遂說:「陛下,之《詩》不雲乎?『營營青蠅,至於籓;愷悌君子,毋信讒言。』陛下左側讒人眾多,如是青蠅惡矣。宜進先帝大臣子孫親近以為左右。如不忍昌邑故人,信用讒諛,必有凶咎。願詭禍為福,皆放逐之。臣當先逐矣。」

昌邑國國相安樂改任長樂衛尉,龔遂見到安樂,流著眼淚說:「王立為天子,日益驕溢,諫之不復聽,今哀痛未盡,日與近臣飲食作樂,斗虎豹,召皮軒,車九流,驅馳東西,所為悖道。古制寬,大臣有隱退,今去不得,陽狂恐知,身死為世戮,奈何?君,陛下故相,宜極諫爭。」昌邑王即位二十七日,因為行為淫亂而被廢黜。昌邑國群臣因昌邑王誤入歧途而被入罪,皆被處死,死者二百多人,只有龔遂與中尉王吉因數次勸諫而得以免死,受髡刑,發配築城。

渤海太守编辑

平息盜賊编辑

宣帝即位不久,渤海郡及其鄰近地區飢荒盜賊四起,兩千石官員不能制止。宣帝要選能勝任的人,丞相御史推薦龔遂,於是任命龔遂為渤海太守。龔遂時已七十多歲,宣帝召見龔遂,見其形貌短小、年老,不符合自己的期待。宣帝問他說:「渤海廢亂,朕甚憂之。君欲何以息其盜賊,以稱朕意?」龔遂回答:「海瀕遐遠,不沾聖化,其民困於饑寒而吏不恤,故使陛下赤子盜弄陛下之兵於潢池中耳。今欲使臣勝之邪,將安之也?」宣帝很高興,說:「選用賢良,固欲安之也。」龔遂說:「臣聞治亂民猶治亂繩,不可急也;唯緩之,然後可治。臣願丞相、御史且無拘臣以文法,得一切便宜從事。」宣帝同意他,加賜龔遂黃金,並增派了驛車。[8]

龔遂到了渤海郡的邊界,郡府聽說新太守已到,便派迎接,龔遂讓他們都回去,並命令所屬的撤除追捕盜賊官吏,手拿農具者皆為良民,官吏不得問罪,攜帶兵器的人屬於盜賊。龔遂獨自乘車往郡府,郡中寧靜祥和,盜賊亦停止了活動。渤海郡中結夥搶劫的人,聽到龔遂的命令,便自動解散,放下兵器而拿起了農具。偷盜搶劫便都平息了,人民安居樂業。龔遂於是打開糧倉,借糧食給貧民,還選任了優良官吏,對人民安撫管理。[9]

鼓勵農桑编辑

龔遂見地的民俗奢侈,好經,而不耕作。便以身作則追求儉樸,鼓勵百姓務農,命令每家每人都種一株榆樹、一百根、五十棵、一畦韭菜,每家養兩頭母、五隻。人民有持的,龔遂就令他們賣,賣,說 :「何為帶牛佩犢!」兩季人們不得不耕作。兩季按收穫繳交賦稅。又讓人們蓄積果實。於是渤海郡內,家家有積蓄,官民都富裕起來,官司停止。[10]

水衡都衛编辑

地節四年(前66年),宣帝派遣使者徵召龔遂,議曹王生請求跟從。功曹們都認為王生平日酗酒,沒有禮節,不可以使其跟隨。龔遂不忍心違背他,讓他跟自己到長安。王生天天飲酒,不見龔遂一面。等到龔遂被召入皇宮,王生酒醉,在龔遂身後大呼,說:「明府且止,願有所白。」龔遂轉身問他原故,王生說:「天子即問君何以治渤海,君不可有所陳對,宜曰『皆聖主之德,非小臣之力也』。」龔遂接受他的建議。到了宣帝面前,宣帝果然問他治績,龔遂就依照王生說的回答。宣帝說他有辭讓之心,笑著說:「君安得長者之言而稱之?」龔遂上前說:「臣非知此,乃臣議曹教戒臣也。」宣帝因龔遂年老,而不任之為公卿,任為水衡都尉,王生為水衡丞,以褒獎龔遂。龔遂卒於任上。[11]

評價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漢書·循吏傳》
  2. ^ 漢書·循吏傳》
  3. ^ 漢書·武五子傳》
  4. ^ 資治通鑑·漢紀》
  5. ^ 論衡
  6. ^ 漢書·武五子傳》
  7. ^ 其姓氏不詳。
  8. ^ 漢書·循吏傳》
  9. ^ 漢書·循吏傳》
  10. ^ 漢書·循吏傳》
  11. ^ 漢書·循吏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