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5年5月教宗選舉秘密會議

1605年5月教宗選舉秘密會議樞機團在教宗良十一世離世後召開的教宗選舉秘密會議加彌祿·波格賽樞機最後當選成為教宗保祿五世。是次秘密會議亦是1605年兩次秘密會議中的第二次,前次選出良十一世為教宗的秘密會議僅於是次秘密會議開始的37日前結束。是次秘密會議亦因樞機團對何人應當選為教宗一事大打出手而成為惟一一次有受傷紀錄的秘密會議。

1605年5月
教宗選舉秘密會議
日期與地點
1605年5月8日-1605年5月16日
教宗國宗座宮
當選者
加彌祿·波格賽
(取名号為保祿五世
Pope Paul V.jpg
1621年 →

背景编辑

教宗克勉八世於1605年3月離世。60名參與秘密會議的樞機約等分為忠於法國與忠於西班牙的兩個陣營[1]。教宗選舉秘密會議除受到世俗政體的影響外,各上流家族在此時期亦將秘密會議視作獲得聲望和權力的場合。這些家族幾代的成員會以贊助與累積財富令其家族成員在秘密會議中當選教宗。當某家族成員當選教宗,夏伯嘉英语Ronnie Hsia相信該新教宗會因此給予其他家族成員各種好處[2]

同年3月的秘密會議舉行期間所發出的資料表示樞機團認為有最多21位「潛在教宗英语Papabile」,但是樞機團在秘密會議期間只認真討論過凱撒·巴龍紐斯英语Caesar Baronius與亞歷山大·屋大維·德·麥地奇(良十一世)兩人是否能夠接任教宗[3]。該次秘密會議的首輪投票完成後,西班牙國王腓力三世動用否決權英语Jus exclusivae禁止巴龍紐斯成為新教宗[4]。最後當選教宗的麥地奇雖然在選舉過後也被代表西班牙的樞機禁止成為新教宗,但其他樞機拒絕認可該禁止的有效性[5]

阿爾多布蘭迪尼英语Pietro Aldobrandini陣營與蒙塔爾托英语Alessandro Peretti di Montalto陣營在3月的秘密會議中均無法將其家族成員推上宗座,而雙方最後均同意選舉身為美第奇家族旁系成員的良十一世為教宗。[2][6]

良十一世當選教宗時已達70歲高齡,雖然他在此前健康狀況良好,他仍於加冕英语Papal coronation當日染病,並於1605年4月27日後病逝,其時距離他當選教宗僅26日。良十一世患病期間曾被建議任命姪子樞機,惟遭其拒絕。[2][6]

樞機選舉人编辑

教宗尼各老二世於1059年規定只有主教級樞機、司鐸級樞機和執事級樞機才有資格選出新教宗[7]。1586年,思道五世下令將樞機團的人數上限定為70人[8]。樞機團在克勉八世去世時共有69名成員[9][10]。良十一世當選後,葉理諾·阿古基英语Girolamo Agucchi與良十一世同於1605年4月27日逝世,使樞機團總人數再減兩人[11]

是次秘密會議開始時,樞機團內的選舉人各自在庇護四世、思道五世、額我略十三世額我略十四世諾森九世和克勉八世6位教宗在位的時候獲擢升為樞機。由克勉八世冊封的39位樞機在樞機團所有成員裏佔多數。思道五世、額我略十四世和額我略十三世擢升的樞機中分別有11位、5位和3位參與是次秘密會議。至於庇護四世和諾森九世冊立的則各自有一位樞機參與。[12][α]

出席的樞機選舉人编辑

是次秘密會議共有59名樞機出席,其中保祿·埃米廖·扎基亞義大利語Paolo Emilio Zacchia嘉祿·高登雪·馬德魯佐英语Carlo Gaudenzio Madruzzo二人雖有參與秘密會議與參與最後一輪投票,但因病未親身出席會議。[14][15]

 
道明·托斯基英语Domenico Toschi是1605年5月秘密會議中的熱門候選人之一,惟最終因凱撒·巴龍紐斯英语Caesar Baronius反對其使用粗鄙的語言而落選[16]
姓名 級別[14] 冊封者[12] 所屬國家 參考資料
托洛梅奧·加利奧英语Tolomeo Gallio 主教 庇護四世 意大利 [17]
方濟各·德·若約塞英语François de Joyeuse 主教 額我略十三世 法國 [18]
道明·皮內利義大利語Domenico Pinelli 主教 思道五世[β] 意大利 [13]
葉理諾·貝爾內爾約英语Girolamo Bernerio 主教 思道五世[β] 意大利 [13]
奧斯定·瓦列爾英语Agostino Valier 司鐸 額我略十三世 意大利 [19]
安多尼·瑪利亞·加利義大利語Antonio Maria Galli 司鐸 思道五世 意大利 [13]
安多尼·瑪利亞·紹利英语Antonmaria Sauli 司鐸 思道五世 意大利 [20]
本篤·朱斯蒂尼亞尼英语Benedetto Giustiniani 司鐸 思道五世 意大利 [21]
若望·帕洛塔英语Giovanni Evangelista Pallotta 司鐸 思道五世 意大利 [20]
費德廉·博爾羅梅奧英语Federico Borromeo 司鐸 思道五世 意大利 [20]
方濟各·瑪利亞·波旁·德爾·蒙特英语Francesco Maria del Monte 司鐸 思道五世 意大利 [20]
額我略·佩特羅基尼英语Gregorio Petrocchini 司鐸 思道五世 意大利 [22]
瑪利亞諾·皮耶爾貝內代蒂義大利語Mariano Pierbenedetti 司鐸 思道五世 意大利 [22]
保祿·埃米廖·斯豐德拉蒂英语Paolo Emilio Sfondrati 司鐸 額我略十四世 意大利 [23]
屋大維·帕拉維奇尼義大利語Ottavio Paravicini 司鐸 額我略十四世 意大利 [23]
屋大維·阿夸維瓦·迪·阿拉貢納義大利語Ottavio Acquaviva d'Aragona (cardinale 1591) 司鐸 額我略十四世 意大利 [23]
弗拉馬尼奧·皮亞蒂義大利語Flaminio Piatti 司鐸 額我略十四世 意大利 [24]
若望·安多尼·法基內蒂·德·努切義大利語Giovanni Antonio Facchinetti de Nuce 司鐸 諾森九世 意大利 [25]
伯多祿·阿爾多布蘭迪尼英语Pietro Aldobrandini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6]
方濟各·瑪利亞·塔魯吉義大利語Francesco Maria Tarugi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6]
屋大維·班迪尼義大利語Ottavio Bandini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6]
阿納·迪·厄斯卡爾·德·吉夫里英语Anne d'Escars de Givry 司鐸 克勉八世 法國 [26]
若望·方濟各·比安德拉泰·迪·聖乔治·阿爾多布蘭迪尼義大利語Giovanni Francesco Biandrate di San Giorgio Aldobrandini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7]
加彌祿·波格賽(當選為教宗保祿五世)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7]
凱撒·巴龍紐斯英语Caesar Baronius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7]
老楞佐·比安凱蒂義大利語Lorenzo Bianchetti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7]
方濟各·德·阿比拉·伊·克斯曼義大利語Francisco de Ávila y Guzmán 司鐸 克勉八世 西班牙 [27]
方濟各·曼蒂卡義大利語Francesco Mantica (1534-1614)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7]
波姆佩奧·阿爾里貢尼義大利語Pompeo Arrigoni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7]
博義·貝維拉夸·阿爾多布蘭迪尼英语Bonifazio Bevilacqua Aldobrandini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7]
阿爾豐索·維斯孔蒂義大利語Alfonso Visconti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8]
道明·托斯基英语Domenico Toschi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8]
保祿·埃米廖·扎基亞義大利語Paolo Emilio Zacchia[γ]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9]
方濟各·塞拉夫·馮·迪特里希施泰因英语Franz Seraph von Dietrichstein 司鐸 克勉八世 德意志 [28][30]
羅伯·白敏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8]
方濟各·迪厄斯庫布洛·德·蘇爾迪斯英语François de Sourdis 司鐸 克勉八世 法國 [28]
色辣芬·奧利維耶爾-拉扎利法语Séraphin Olivier-Razali 司鐸 克勉八世 法國 [31]
道明·金納西英语Domenico Ginnasi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31]
安多尼·薩帕塔·伊·西斯內羅斯英语Antonio Zapata y Cisneros 司鐸 克勉八世 西班牙 [31]
斐理伯·斯平內利義大利語Filippo Spinelli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8]
嘉祿·孔蒂義大利語Carlo Conti (cardinale)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8]
嘉祿·高登雪·馬德魯佐英语Carlo Gaudenzio Madruzzo[γ] 司鐸 克勉八世 德意志[δ] [31]
雅各伯·達味·迪·普爾埃龍英语Jacques Davy Duperron 司鐸 克勉八世 法國 [28]
諾森·德爾·布法洛-坎切列里義大利語Innocenzo Del Bufalo-Cancellieri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8]
若望·德爾菲諾英语Giovanni Delfino (camerlengo)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8]
雅各伯·薩內肖英语Giacomo Sannesio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9]
葉理諾·潘菲利義大利語Girolamo Pamphili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9]
威田南·塔韋爾納英语Ferdinando Taverna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9]
安色莫·馬爾扎托義大利語Anselmo Marzato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9]
埃爾米尼奧·瓦倫蒂義大利語Erminio Valenti 司鐸 克勉八世 意大利 [9]
方濟各·斯福爾扎英语Francesco Sforza (cardinal) 執事 額我略十三世 意大利 [18]
亞歷山大·帕拉蒂·迪·蒙塔爾托英语Alessandro Peretti di Montalto 執事 思道五世 意大利 [32]
沃多阿爾多·法爾內塞英语Odoardo Farnese (cardinal) 執事 額我略十四世 意大利 [33]
欽齊奧·帕塞里·阿爾多布蘭迪尼英语Cinzio Passeri Aldobrandini 執事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6]
巴爾多祿茂·切西義大利語Bartolomeo Cesi (cardinale) 執事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7]
安德肋·帕拉蒂·蒙塔爾托男爵義大利語Andrea Baroni Peretti Montalto 執事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7]
亞歷山大·迪·埃斯泰義大利語Alessandro d'Este (cardinale) 執事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8]
若望·德蒂義大利語Giovanni Battista Deti 執事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8]
思維·阿爾多布蘭迪尼義大利語Silvestro Aldobrandini (cardinale) 執事 克勉八世 意大利 [26]
若望·多里亞英语Giovanni Doria (bishop) 執事 克勉八世 意大利 [9]
嘉祿·厄瑪奴耳·皮奧英语Carlo Emanuele Pio di Savoia 執事 克勉八世 意大利 [9]

選舉過程编辑

由於除良十一世外另有一名樞機逝世,樞機團總選舉人數減至59人。安德肋·帕拉蒂·蒙塔爾托男爵義大利語Andrea Baroni Peretti Montalto於秘密會議開始時支持安多尼·瑪利亞·紹利英语Antonmaria Sauli,而一些忠於克勉八世之姪伯多祿·阿爾多布蘭迪尼的選舉人也同樣願意支持紹利。然而,阿爾多布蘭迪尼本人則因紹利此前反對克勉八世當選教宗而反對紹利當選教宗,並使紹利無法達到三分之二多數的當選門檻。[34]

阿爾多布蘭迪尼轉而支持羅伯·白敏,惟白敏表示自己不會主動爭取支持[34]安色莫·馬爾扎托義大利語Anselmo Marzato反對白敏,並因白敏對協理部英语Congregatio de Auxiliis有關聖寵自由意志的性質爭議而可使白敏失去候選人資格[35]。西班牙國王最終動用否決權禁止白敏成為新教宗,使白敏的候選人資格遭終結[36]。阿爾多布蘭迪尼隨後再轉而支持道明·托斯基英语Domenico Toschi,甚至讓38名樞機將後者帶至保禄小堂,並試圖使其成為教宗。然而,巴龍紐斯反對托斯基成為新教宗,並對樞機團發表反對意見,導致其朋友敦促樞機團選舉巴龍紐斯為新教宗。托马斯·霍布斯後來稱巴龍紐斯因托斯基經常使用倫巴底俚語中表示“陽具”的詞彙“cazzo”而呼籲其他樞機不要支持托斯基成為新教宗[16]。此事導致雙方爆發肢體衝突,甚至在秘密會議外的街道上也可以聽到。該肢體衝突導致阿爾豐索·維斯孔蒂義大利語Alfonso Visconti身上幾處骨折,這也是惟一一次秘密會議期間的已知受傷紀錄[34]

選出新教宗编辑

在肢體衝突結束後,托斯基再獲一票反對,而他明顯尚差兩票支持方可當選教宗。各派領袖開始商討折衷人選,而加彌祿·波格賽在同日全票當選教宗[34]。波格賽在選出良十一世為教宗的秘密會議中是「潛在教宗」之一,惟當時樞機團認為其出任教宗將過於年輕[2]。在5月的秘密會議中,波格賽顯然是惟一各派均可接受的候選人,因此其作為妥協人選當選教宗,並取名取名「保祿五世」[2]

保祿五世於擔任樞機時在西班牙與法國等在上次秘密會議中佔據主導地位且同樣出席是次秘密會議的大國間保持中立。雖然保祿五世曾擔任教宗駐西班牙特使,並自西班牙領取養老金,但保祿五世在於擔任樞機時很大程度上保持低調,故被認為中立。保祿五世當選教宗時僅54歲,仍相對年輕,因此獲預期將在位一段較長的時間,而無須在短期內召開第三次秘密會議。[1]

註釋编辑

  1. ^ 盧德夫希·馮·帕斯托爾英语Ludwig von Pastor男爵指出有6位額我略十三世擢升的樞機參與是次秘密會議,這6人當中包括葉理諾·貝爾內爾約英语Girolamo Bernerio道明·皮內利義大利語Domenico Pinelli。帕斯托爾男爵同時表示思道五世冊封的樞機中共有9人參與是次秘密會議[12]。然而孔拉德·埃烏貝爾英语Konrad Eubel和威廉·范許利克(Wilhelm van Gulik)將貝爾內爾約和皮內利當成思道五世冊封的樞機,埃烏貝爾與范許利克亦給出他們2人擢升樞機的日期[13]
  2. ^ 2.0 2.1 帕斯托爾男爵指道明·皮內利與葉理諾·貝爾內爾約是由額我略十三世擢升為樞機[12],惟埃烏貝爾認為兩人是思道五世冊封的樞機[13]
  3. ^ 3.0 3.1 因健康理由未親身出席會議。[14][15]
  4. ^ 嘉祿·高登雪·馬德魯佐英语Carlo Gaudenzio Madruzzo是位於今意大利特伦托采邑主教区的主教。柏德烈·交轄(Patrick Gauchat)稱其為德意志人,且並未如其他意大利主教般列出其所屬城市。[31]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Walsh 2003,第125頁.
  2. ^ 2.0 2.1 2.2 2.3 2.4 Hsia 2005,第99頁.
  3. ^ Freiherr von Pastor 1952,第7–8頁.
  4. ^ Freiherr von Pastor 1952,第8頁.
  5. ^ Freiherr von Pastor 1952,第17頁.
  6. ^ 6.0 6.1 Ott 1910.
  7. ^ Pattenden 2017,第14頁.
  8. ^ Pattenden 2017,第18頁.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Gauchat 1960,第8頁.
  10. ^ Freiherr von Pastor 1952,第4頁.
  11. ^ Freiherr von Pastor 1952,第28-29頁.
  12. ^ 12.0 12.1 12.2 12.3 Freiherr von Pastor 1952,第5頁.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Eubel & van Gulik 1913,第51頁.
  14. ^ 14.0 14.1 14.2 Gauchat 1960,第9頁.
  15. ^ 15.0 15.1 Freiherr von Pastor 1952,第28頁.
  16. ^ 16.0 16.1 Martinich 1999,第35頁.
  17. ^ Eubel & van Gulik 1913,第40頁.
  18. ^ 18.0 18.1 Eubel & van Gulik 1913,第47頁.
  19. ^ Gauchat 1960,第47頁.
  20. ^ 20.0 20.1 20.2 20.3 Eubel & van Gulik 1913,第52頁.
  21. ^ Squarzina 1997,第766頁.
  22. ^ 22.0 22.1 Eubel & van Gulik 1913,第53頁.
  23. ^ 23.0 23.1 23.2 Eubel & van Gulik 1913,第54頁.
  24. ^ Giannini 2015.
  25. ^ Cardella 1793,第324頁.
  26. ^ 26.0 26.1 26.2 26.3 26.4 26.5 Gauchat 1960,第4頁.
  27. ^ 27.0 27.1 27.2 27.3 27.4 27.5 27.6 27.7 27.8 27.9 Gauchat 1960,第5頁.
  28. ^ 28.00 28.01 28.02 28.03 28.04 28.05 28.06 28.07 28.08 28.09 28.10 28.11 Gauchat 1960,第6頁.
  29. ^ Herbermann et al. 1913,第529頁.
  30. ^ Freiherr von Pastor 1952,第13頁.
  31. ^ 31.0 31.1 31.2 31.3 31.4 Gauchat 1960,第7頁.
  32. ^ Eubel & van Gulik 1913,第50頁.
  33. ^ The British Museum.
  34. ^ 34.0 34.1 34.2 34.3 Baumgartner 2003,第141頁.
  35. ^ Pattenden 2017,第45頁.
  36. ^ Jedin & Dolan 1980,第615頁.

參考書籍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