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新疆战争

1937年新疆战争英语Islamic rebellion in Xinjiang (1937)),是1937年新疆南部爆发的武裝衝突。叛军是由基奇克·阿赫德·西江(Kichik Akhund Sijiang)率领的1,500名维吾尔族穆斯林組成,並在中央陆军新编第三十六师的协助下,武裝反抗亲蘇聯盛世才政府。[1][2]

1937年新疆戰爭
新疆戰爭的一部分
Abdul Niyaz with his soldiers.png
位於喀什的阿不都尼牙孜和其士兵
日期1937年4月2日 — 10月15日
地点
结果 盛世才政權胜利
领土变更 亲苏的盛世才徹底擊敗中華民國新疆省政府,全面管治新疆
参战方

 中華民國


穆斯林叛軍
盛世才政權
 蘇聯
指挥官与领导者

蔣中正
中華民國 馬虎山
中華民國 馬如龍
中華民國 拜自立


基奇克·阿赫德·西江
阿不都尼牙孜 
盛世才
馬生貴
苏联 斯大林
参战单位

 中華民國

蘇聯紅軍
白軍
新疆省軍
兵力

約10,000名回族騎兵和步兵


1,500名維吾爾穆斯林叛軍
5,000名蘇聯紅軍士兵
數千名白軍士兵和新疆省軍
伤亡与损失
約2,000人傷亡 新疆省軍:約500人陣亡
蘇聯紅軍和白軍:約300人陣亡
1937年苏联入侵

叛乱开始编辑

国民革命军新编陆军第六师師長馬木提·穆依提对蘇聯在新疆的勢力擴張感到不满,因此自行组建一秘密团体與之抗衡。盛世才担心馬木提·穆依提可能會与马虎山結盟。而此時苏联在喀什地区部署了大量防空炮、战机以及来自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的士兵。[3]

1937年4月2日,馬木提·穆依提攜帶少量黃金並與數名部下逃离喀什,穿越英吉沙叶尔羌逃到印度。在他逃亡前不久,他向马虎山发送了一条信息,告知馬虎山於和田會合。馬木提·穆依提逃亡後,其下屬在英吉沙莎車阿图什發動起義,导致所有亲苏官员和幾位苏联顾问都被處決。起義部隊分為兩支,一支位於阿图什,由馬木提·穆依提的下屬基奇克·阿赫德·西江(Kichik Akhund Sijiang)指揮,另一支位於英吉沙和莎車,由阿不都尼牙孜(Abdul Niyaz Sijiang)指揮。

起義發生後,喀什警備司令兼參謀长刘斌率領700名士兵迅速前往鎮壓起義,9架苏军戰機同時對英吉沙莎車發動空襲。[4]馬木提·穆依提到达斯利那加后,於翌年前往麦加朝圣。[5] , 新疆南部發生的叛乱直接影響了大约400名维吾尔族留学生的命運,這批由中華民國新疆省政府派赴苏联塔什干大学的留學生。在1937年5月被内务人民委员部逮捕,未经审判就因约瑟夫·斯大林下達的命令而被处决。位於乌鲁木齐焉耆伊宁塔城阿尔泰的苏联领事馆外交人員也受大清洗波及而被處決。苏联乌鲁木齐總領事Garegin Apresoff被召回莫斯科後被處決,原因是据称參與了所谓的法西斯-托洛茨基派進行反斯大林活動,并指控其在1937年4月12日試圖推翻盛世才政权[6]

马虎山提出要對蘇聯發動“圣战”,並計劃对克里姆林宫俄国突厥斯坦西伯利亚進行佔領。[7]他還發誓要摧毁欧洲并征服俄罗斯印度[8]他和他的军官多次在与彼得·弗莱明的交談中发誓要攻击蘇聯人,并試圖购买防毒面具和飞机以用於战斗中。最終马虎山發動了反苏联起义,並由艾哈迈德·卡马尔(Ahmad Kamal)于1937年6月3日宣讀起义宣言。[9]

第36师入侵喀什编辑

同时,马虎山領導的中央陆军新编第三十六师密切關注事態發展,並計畫夺取更多领土。盛世才出人意料地命令中央陆军新编第三十六师前去鎮壓国民革命军新编陆军第六师的叛乱。接到命令后,中央陆军新编第三十六师于5月20日攻击喀什机场,但被击败。十天后,基奇克·阿赫德·西江(Kichik Akhund Sijiang)手下的1,500名叛軍突襲喀什古城。他的部队戴上“Fi sabil Allah”(阿拉伯语含義是以真主的名義)的袖标。喀什叛乱发生后,柯尔克孜族龟兹附近發動叛亂,其他穆斯林也在哈密發動叛亂。[4]

马虎山抵達和田後,其参谋长拜自立和第1旅旅長馬如龍说服他对喀什發動攻击。6月2日,馬如龍到达喀什,但基奇克·阿赫德·西江的部隊已秘密转移到阿克蘇,马虎山不費一槍一彈便占领喀什。伽师-巴楚地区則被中央陸軍新編第三十六師第二旅占领。[4]

 
阿不都尼牙孜(Abdul Niyaz)

马虎山攻佔喀什全城,并向英国总领事馆稱,目前中央陆军新编第三十六师的回族部队正在与维吾尔人結盟以推翻亲苏的盛世才政府,并將在新疆建立一個效忠於南京國民政府的伊斯兰政府。[10]

马虎山之所以要控制喀什-和田地区,正是因此地緊鄰英属印度,他可以安全地从印度加尔各答乘轮船前往中国港口,然后再回到甘肃青海

1937年8月,应盛世才的要求,有5,000名苏联红军在空军部队和一个装甲团的支援下进入新疆。1937年7月,盛世才军在焉耆附近的战斗中被叛军击败,无法继续向南推進。8月底,盛世才軍與白俄军、蘇聯红军和内务人民委员部等部隊在阿克苏击败了基奇克·阿赫德·西江的部队,基奇克·阿赫德·西江的大部分部队在遭到24架蘇軍戰機空袭后於阿克苏附近墜毀。结果,仅有基奇克·阿赫德·西江和阿不都尼牙孜等200人逃回喀什。经过这场战斗,马生貴被盛世才贿赂,叛逃至盛世才陣營并反抗马虎山。1937年9月1日,马生貴在喀什巡邏期間发现马虎山、马如龙和拜自立中央陆军新编第三十六师第一旅正往喀格勒克镇方向撤退。9月7日,馬虎山行蹤敗露,遭敵軍夾擊。他趁亂逃往英屬印度,但隨身攜帶約數千盎司的黃金卻在抵達後被英國人沒收。[11]

马占山是蘇聯入侵期间苏军的指挥官之一。經盛世才的要求,他曾率蘇聯士兵伪装成中国軍人,在轟炸機的協同下作戰。[12]

盛世才的指挥官蒋有芬派其部隊跟在中央陆军新编第三十六师第1旅後面,而其他盛世才的新疆省军则将阿不都尼牙孜和基奇克·阿赫德·西江驅逐至莎车。蘇聯红军飞机通过空襲协助新疆省军,飛機投下的炸弹甚至装有芥子毒气。蘇聯戰機首先从一个空军基地飞到卡拉科尔,然后再飛往乌什龟兹[13]9月9日,莎车被盛世才的軍隊佔領。9月15日,阿不都尼牙孜被处决。10月15日,苏联轰炸了和田,造成2,000人伤亡。[14]中央陆军新编第三十六师的残余人员越過昆仑山逃往青海西藏北部。[4]

後續编辑

战前,马虎山与南京国民政府交换信息,并希望南京政府提供援助。但同年,中国抗日战争爆發。盛世才的亲苏新疆省军得以在整个新疆確立控制权。中央陆军新编第三十六师的失败导致南京國民政府失去了新疆控制權。

盛世才为在與马虎山战斗中丧生的蘇聯人建立了纪念馆。纪念馆有蘇聯东正教十字架[15][16]

南京國民政府意识到蘇聯入侵新疆,以及苏军在新疆和甘肃的行動,但为避免與蘇聯衝突并继续接受蘇聯的援助,南京國民政府被迫向公众謊稱蘇聯入侵新疆的消息是來自日本的宣傳戰。[17]

另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Moslems in Chinese Turkestan in Revolt Against Pro-Soviet Provincial Authorities. The New York Times. 26 June 1937 [2020-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8). 
  2. ^ Forbes, Andrew D. W. Warlords and Muslims in Chinese Central Asia. Cambridge, England: CUP Archive. 1986. ISBN 978-0-521-25514-1. 
  3. ^ Li Chang. Maria Roman Sławiński , 编. The modern history of China illustrated. Księgarnia Akademicka. 2006: 168 [2010-06-28]. ISBN 83-7188-877-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9). 
  4. ^ 4.0 4.1 4.2 4.3 Andrew D. W. Forbes. Warlords and Muslims in Chinese Central Asia: A Political History of Republican Sinkiang 1911-1949. Cambridge, England: CUP Archive. 1986: 144 [2010-06-28]. ISBN 0-521-25514-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4). 
  5. ^ Alastair Lamb. Kashmir: a disputed legacy, 1846-1990 3, reprint.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1: 66 [2011-06-09]. ISBN 0-19-577423-X.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3). 
  6. ^ Allen Whiting and General Sheng Shicai. Sinkiang: Pawn or Pivot?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58
  7. ^ Ahmad Kamal. Land Without Laughter. iUniverse. 1 August 2000: 163– [2020-03-03]. ISBN 978-0-595-01005-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3). 
  8. ^ Ahmad Kamal. Land Without Laughter. iUniverse. 1 August 2000: 164– [2020-03-03]. ISBN 978-0-595-01005-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3). 
  9. ^ Ahmad Kamal. Land Without Laughter. iUniverse. 1 August 2000: 327– [2020-03-03]. ISBN 978-0-595-01005-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3). 
  10. ^ Hsiao-ting Lin. Modern China's Ethnic Frontiers: A Journey to the West. Taylor & Francis. 2010: 88 [2010-09-28]. ISBN 0-415-58264-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3). 
  11. ^ Great Britain. Foreign Office. British documents on foreign affairs--reports and papers from the Foreign Office confidential print: From 1940 through 1945. Asia, Part 3. University Publications of America. 1997: 401 [2010-10-28]. ISBN 1-55655-674-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3). 
  12. ^ Alfred Crofts, Percy Buchanan. A history of the Far East. Longmans, Green. 1958: 371 [2010-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3). 
  13. ^ Uses of CW since the First World War. fas.org. [2015-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8-22). 
  14. ^ Xiang, Ah. Changing Alliances In International Arena (PDF). [2010-06-2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03-26). 

    Xiang, Ah. Changing Alliances In International Arena. [2010-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02). 
  15. ^ Memorial to men who died in battle against Ma Hushan, includes Russian Orthodox crosses. [2021-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11). 
  16. ^ LIFE. Time Inc. : 94 [2015-03-08]. ISSN 0024-3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05). 
  17. ^ Hsiao-ting Lin. Modern China's Ethnic Frontiers: A Journey to the West. Taylor & Francis. 2010: 58 [2010-06-28]. ISBN 0-415-58264-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