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严打

1996年严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二次严打行动,时间从1996年4月到1997年2月[1]

治安状况编辑

90年代,由于处于经济、社会、文化的转型期,再加上港台、西方影视作品和生活方式的影响,人们受到拜金、犯罪的蛊惑。社会又出现了改革开放以来的又一个犯罪高峰。这一时期,涉枪犯罪、毒品犯罪和黑社会团伙犯罪引发的大案频出[1]

  • 周里京妻子命案

天津民工王玉明、刘滨曾在北京市的著名演员周里京家装修,因此心生歹意,1994年7月6日,两人潜入周里京家抢劫,周里京在西安拍戏,呆在家里的妻子傅春英被王玉明、刘滨杀害[2]

  • “邵县长”黑势力

在鄱阳湖北岸的都昌县,从小练习散打功夫的农民邵银初,纠集了刘光华、陈建华、邵川海等同伙,邵银初黑社会团伙组成摩托车队,到处碰瓷敲诈。邵银初在当地以“邵县长”自居,都昌县城商铺天没黑就要关门避祸,都昌小孩上学、女工上班都要有人护送,警察也不敢惹他们[1]

严打行动编辑

会议决定编辑

1996年3月,两会召开,很多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比当前混乱的社会治安状况提出意见,要求中央用行动整顿社会治安秩序。中央决定开展第二次全国性的严打行动。时任公安部长的陶驷驹亲任“严打办公室”组长,督阵指挥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严打[1]

严打部署编辑

全国各地的严打重点不同:北京严打影响恶劣、久侦未破的大案,上海、河南严打流窜犯罪,广东严打毒品黑势力,新疆严打暴力犯罪团伙,山西严打团伙恶势力,广西、青海严打制贩枪支和毒品犯罪 [1]

严打成果编辑

这次严打行动,全国共打掉了9万多个犯罪团伙,抓获42万余名团伙成员[1]

争议编辑

冤案编辑

在1996年严打中,在“从快从严”的要求下,也出现了一些冤案,包括呼格吉勒图案、萧山五青年冤案等。

  • 呼格吉勒图案

1996年4月9日,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毛纺厂发生一起奸杀案,毛纺厂年仅18周岁的职工呼格吉勒图发现女尸并报案,却被认定为凶手。仅仅61天后,呼和浩特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此案还被列为内蒙古严打期间成功案例。2005年10月,连环强奸杀人犯赵志红落网,交代96年毛纺厂奸杀案实为自己所做,呼格吉勒沉冤得雪[3]

  • 萧山五青年冤案

1995年的3月和8月,杭州市萧山先后发生两起出租车劫杀案,两名出租车司机遇害。10月,车匪路霸田孝平在萧山欢潭乡岳驻村公路上持刀抢劫农用货车,被当场抓获。田孝平被认定为两起出租车劫杀案的嫌疑人,田孝平又将门卫陈建阳、厨师田伟东、水电工人王建平、轧钢厂工人朱又平四人指认为共犯。庭审中只有田孝平认罪,田伟东等其他四人均不认罪。不肯认罪的田伟东、陈建阳、王建平三人一审被判处死刑,三人上诉,终审改为死缓。田伟东回忆,审讯时遭到电警棍、粗木棍的刑讯逼供,两度咬舌自尽。2013年,经过审讯,有盗窃前科的项生源承认1995年3月遇害的女出租车司机徐彩华为自己所杀。此时,田孝平、田伟东等五人已经在萧山、新疆等地的监狱服刑了18年[4][5]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周斌. 1996年第二次“严打” 重拳应对犯罪升级. 国家人文历史. 2013年, (第16期): 27-30. 
  2. ^ 王, 建武. 京城名捕王威.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0年4月1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年5月3日). 
  3. ^ 张, 云龙. 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进入再审程序. 新华社. 2014年11月2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3月21日). 
  4. ^ 孙, 毅蕾. 浙江坐17年冤狱当事人:遭刑讯逼供 曾咬舌自尽. 羊城晚报. 2013年5月2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4月18日). 
  5. ^ 刘, 一丁. 萧山冤案真凶一审判死缓 冤案5人出现宣判现场. 新京报. 2013年5月3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3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