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F-100超級軍刀戰鬥機

(重定向自F-100超級軍刀

北美航空F-100超級軍刀式噴射戰鬥機(F-100 Super Sabre),於1954年至1971年服役於美國空軍。是為世紀系列之首型戰機,也是第一種實用化的超音速戰機以及首種廣泛利用合金製造的戰機。[4]

F-100 Super Sabre
F-100 超級軍刀式
F 100d 56 3238 50tfw wc 1958.jpg
攝於1958年在法國圖勒空軍基地,隸屬於417戰術戰鬥機中隊,第50戰術戰鬥機聯隊(417th TFS,50th TFW)("buzz number",即FW-238塗裝)的F-100D
概觀
類型 第二代戰鬥轟炸機
首飛 1953年5月25日
服役 1954年9月27日
退役 1970年美國空軍
1979年美國國民警衛軍
1982年土耳其空軍
1984年中華民國空軍
設計 Edgar Schmued英语Edgar Schmued
生產 北美航空
產量 2,294架
主要用戶 美國美國空軍
法国法國空軍
丹麦丹麥空軍
土耳其土耳其空軍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空軍

衍生自 F-86軍刀式戰鬥機
衍生機型 F-107終極軍刀戰鬥機
技术数据
長度 15.2米(50英尺)
翼展 11.81米(38.7英尺)
高度 4.95米(16.2英尺)
翼面積 37平方米(400平方英尺)
空重 9,500公斤(20,900英磅)
正常起飛重量 13,085公斤(28,847英磅)
最大起飛重量

15,800公斤(34,800英磅)
* 零升阻力系数(Zero-lift drag coefficient): 0.0130

  • 阻力面积(Zero-lift drag coefficient): 5.0 ft²(0.46 m²)
  • 展弦比(纵横比)(Aspect ratio): 3.76*
發動機 1具普惠J57-P-21/21A英语Pratt & Whitney J57渦輪噴射引擎
推力 單台淨推力10,200英磅力(45,000牛頓)
單台最大後然推力16,000英磅力(71,000牛頓)
性能數據
最大速度 750節(1,390公里每小時;860英里每小時)
1.3馬赫(989.6英里每小時;1,592.6公里每小時)
爬升率 114米每秒(370英尺每秒)
最大升限 15,000米(49,000英尺)
最大航程 3,210公里(1,990英里)
作戰半徑  公里( 英里)
空載:  公里
翼負荷 352 kgm2[convert: 不明單位]
推重比 0.55:1
武器装备
機炮 4門 20毫米龐蒂克M39機炮
火箭 2-4枚Mk 4/Mk 40 摺翼式英语Folding-Fin Aerial Rocket LAU-3/A 2.75吋航空火箭彈[1]
飛彈 4枚AIM-9響尾蛇短程空對空導彈
2枚AGM-12犢牛犬空對地導彈
炸彈 3,190公斤(7,030英磅)不同種類航空炸彈
Mark 7 雷神戰術核彈英语Mark 7 nuclear bomb[2][3]
B28戰術氫彈
B43戰術核彈英语B43 nuclear bomb
其他 Minneapolis-Honeywell MB-3 自動導航系統[2]
AN/AJB-1B 低空投彈系統[2]
AN/APR-26後方雷達告警系統[2]
F-100D座艙儀表
622D聯隊的F-100C進行空中加油(1956)
越戰中416聯隊的F-100D型(1965)
F-100D型

F-100最初是作為接替F-86的超音速戰機,然而在其服役生涯中主要定位為戰鬥轟炸機[5]越戰中,F-100作為野鼬任務的打擊任務被2馬赫級的F-105雷長戰鬥機所取代;但F-100仍持續的活躍於南越上空,廣泛地擔任密接支援的任務,直到被更勝任的A-7海盜II次音速攻擊機取而代之為止[6]。F-100亦服役於北約諸國空軍及其他美國盟邦。

研發背景编辑

1951年4月,北美航空向美國空軍提出了代號軍刀45的新型日間戰鬥機研發方案,標榜是軍刀式戰機的延續,45代表則是機翼後掠角45度。基礎設計在1951年7月7日完成,在接受美國空軍審查後在1951年11月30日初步通過,美軍定名為F-100。原型機在1952年1月3日決議下訂2架,在1952年2月完成簽約建造。隨後加訂了23架F-100A,在原型機未出廠前,訂單在1952年8月已暴增到250架。

1953年5月25日,YF-100A首飛,較原訂時程提早7個月。但配套發動機無著落的情況下只能使用性能較差的J57渦輪噴射發動機英语Pratt & Whitney J57(XJ-57-P7),但極速仍達到1.04馬赫;1953年10月14日,第二架YF-100A出廠,在同個月分F-100A也進入量產。1953年11月起美國空軍開始進行F-100A的戰術評估,相關評估至1955年11月結束;美軍雖然認為這架戰機性能卓越,但卻也發現飛機有些氣動力構型隱患而推延佈署期程,並進一步進行各種測試;相關測試在1954年8月開始,由6架先導量產型F-100A在埃格林空军基地美國空軍武器實驗中心英语Air Armament Center進行。F-100A在後續測試中被發掘到最大隱患是慣性耦合英语Inertia coupling,在1950年代這個問題首度出現,它造成F-100A在飛行時會出現偏航不穩定,並進而誘發突如其來的偏航、滾轉,甚至造成飛機結構超過負荷而解體;這個問題在1954年10月12日俯衝測試科目時造成北美航空首席試飛官喬治·威爾許英语George Welch (pilot)因此喪命。

雖然尚未測試結束,F-100A仍在1954年9月27日撥交美國空軍服役,首支換裝單位為位於南加州的第479戰術訓練聯隊英语479th Tactical Training Wing,不過到1954年11月10日因飛行控制不穩定、液壓系統失效、結構損壞等因素該單位F-100A遭遇6起重大飛安事故,美國空軍下令F-100A機隊全面停飛,延後F-100A撥交期程至1955年2月。直到1955年9月該聯隊才重新恢復戰備任務。然而F-100A有著太多設計缺陷,致使美軍在1958年開始將F-100A淘汰,美軍的F-100A在1961年退出戰鬥序列封存或軍援,在5年間F-100A已發生47起重大飛安事故。但因為蘇聯在東柏林興建柏林圍牆使西歐情勢一度緊張,仍在美軍財產內的F-100A在1962年重新配發部隊使用,直到1970年才全數除役軍援海外。

衍生機型编辑

 
原型機YF-100A機號:52-5754
 
兩架不同垂直尾翼的F-100A 1955年
 
F-100D-50-NH
 
被改裝為遙控靶機的QF-100D 1986年
 
陳列於淡江大學海事博物館旁的F-100A
YF-100A
原型機,公司編號NA-180,生產2架,編號52-5754、52-5755
YQF-100
F-100A
第一種主要量產型F-100,公司編號NA-192,單座型日間戰鬥攻擊機,計生產203架。
RF-100A("Slick Chick")
1954年挪用了6架A型改造的戰術偵察機,拆除固定機砲換裝偵照設備,1958年從美國空軍退役,尚未損失的4架軍援至中華民國空軍,1960年除役拆毀。
F-100B
F-100BI
F-100攔截機概念版本,未脫離繪圖板即概念終止。
F-100C
第二種主要量產型F-100,公司編號NA-214NA-217,兩型號差別在217型換用J57-P-21發動機,1954年3月首飛,計生產476架(214型70架、217型381架)。C型增加機翼油箱,增設空中加油功能。
TF-100C
由F-100C改裝的雙座型版本,僅改裝1架。
F-100D
第三種主要量產型F-100,單座型戰鬥攻擊機,1956年1月24日首飛,具有更先進的航電設備,更大面積的垂直尾翼與機翼及降落襟翼,共建造1274架。
F-100F
最後一款量產型F-100,雙座版,1957年3月7日首飛。固定武裝減為2門機砲,生產339架。
DF-100F
NF-100F
TF-100F
QF-100
F-100J
外銷日本的競標型號,具有全天候作戰能力,輸給了F-104J
F-100L
F-100N
F-100S

中華民國空軍與F-100编辑

民國47年8月八二三炮戰爆發,為了鞏固美國協防臺灣的意志,美國空軍於民國47年9月自美國飛送6架F-100F教練機至嘉義水上機場直接熱機移交中華民國空軍四聯隊換裝,F-100是當時第一架能平飛超音速之噴射戰機,也是中華民國空軍史上第一種採用的世紀系列戰機。第6大隊大隊長周石麟於1958年底率第4中隊劉序、陳懷、何建彝、曾祥華、李正武與傅振華前往嘉義水上基地接受第4大隊F-100的換裝訓練。

在戰事告一段落後,美軍於1959年移交15架當時已封存的單座型F-100A戰機,之後中華民國空軍又獲得了4架F-100F,編號自0011~0014,比較特別的是這4架F-100F戰機在移交時,機身上的塗裝為東南亞迷彩塗裝,但此迷彩在中華民國空軍內的塗裝時間不長,在媒體上亦很少曝光,後來中華民國空軍為求塗裝統一性及補給作業簡化而將4架F-100F悉數改為一般常見的銀色塗裝。中華民國空軍的F-100移交有以下時序

  1. 民國47年9月:10架F-100F
  2. 民國48年:15架F-100A、4架F-100F
  3. 民國49年:65架F-100A
  4. 民國50年:4架RF-100A
  5. 民國59年:38架F-100A

中華民國空軍前後一共接收14架雙座的F-100F,118架單座F-100A以及4架RF-100A偵察機,幾乎所有美國空軍沒墜毀的F-100A最終都移交給中華民國空軍使用;在民國47至50年軍援F-100主要撥交四聯隊,民國59年的軍援機則撥給了二聯隊操作。同時,空軍在美方的技術協助下將大部份F-100A參照美軍使用經驗改良,主要是換裝F-100D的垂直尾翼改善飛行穩定性,新的垂直尾翼加裝了AN/APS-54雷達警告器,同時整合了響尾蛇飛彈與AGM-12飛彈發射配線;不過第一代超音速噴射機終究有許多技術及製造上的原始缺失,所以每架F-100都有自己獨特的飛行特性與缺點,這也造成國軍的F-100機隊相當仰賴熟練後勤的維護功力;1979年8月28日,一架空軍所屬,機碼3194號的C-119運輸機因雷雨失事全員罹難[7],機上搭乘的人員多為F-100的機工長[8]。因為損失了這些後勤人員,此後空軍的F-100機隊妥善率便急遽降低;原本499聯隊全聯隊操作F-100,到1980年代只剩48中隊仍少量運用,但在1984年6月至8月間連續發生3起墜毀事故,逼使空軍在1984年9月5日將超級軍刀機完全除役。

  • 1987年,軍方將一架F-100A機號0218贈送台大保存展示。台大將其野外展示,由於缺乏保護,經歷多年日曬雨淋與人為破壞後變得破損不堪。2009年發生臺大F-100超級軍刀機保存事件,事後兩年台大歸還軍方維修整理,經空軍司令部整修後於2012年4月30日起於台中成功嶺營區靜態展示。[9]
RF-100A偵查機

中華民國收的4架RF-100A其中3架在1959年元旦由美軍駕駛飛抵桃園,13日這3架飛機又飛送至嘉義基地供在當地接受換裝訓練的第4中隊隊員使用。另一架序號由於過境日本期間發生故障在當地維修,遲至3月18日才抵達台灣。

這4架RF-100A由於已經是美軍汰除機種,零件撥補不易,再加上故障率高,且經由反射鏡進入相機成像,照像品質較為不理想,因此第4中隊從未將RF-100A使用在本島以外的偵照任務,且每飛行1個小時後續維修工時得耗費100小時,極度消耗後勤修能。由於RF-100A無實際使用價值,因此空軍總部於1960年12月1日正式下令將RF-100A送交屏東一區部拆解除役。

性能编辑

 
F-100D 三視圖

(F-100D)

  • 翼展:38 ft 9 in(11.81 m)
  • 機長:50 ft(15.2 m)
  • 機高:16 ft 2¾ in(4.95 m)
  • 空重:21,000 lb(9,500 kg)
  • 發動機:J57-P-21A渦輪噴射發動機
  • 時速:1370公里
  • 武器:20公釐M39機炮X4、AIM-9響尾蛇飛彈X4、AGM-12對地飛彈X2、70公釐無導引火箭莢艙X2或X4、核彈3190公斤

使用國家编辑

 
中華民國空軍F-100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Rhodes, Jeffrey P. "Fighters." USAF Magazine: Archives, 20 February 1997, p. 15.
  2. ^ 2.0 2.1 2.2 2.3 NASM: F-100D
  3. ^ Archived copy (PDF). [2015-06-2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3 November 2015). 
  4. ^ Boeing Co. F-100 History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10-12.
  5. ^ FAS.org F-100: "Designed originally to destroy enemy aircraft in aerial combat"
  6. ^ Global Security A-7: "The aging low-payload F-100 was the Air Force's primary air-to-ground CAS airplane at the time."
  7. ^ 國防部臉書首度公開35年前墜機慘案:聯合新聞網2014年8月28日新聞
  8. ^ 中隊永遠的828 42中隊永遠的828
  9. ^ 台大號軍刀機 月底重現成功嶺:聯合新聞網2012年4月28日新聞
  • Drendel, Lou. Century Series in Color(Fighting Colors). Carrollton, Texas: Squadron/Signal Publications, 1980. ISBN 0-89747-097-4.
  • Green, William. The World's Fighting Planes. London, Macdonald, 1964.
  • Gunston, Bill. Fighters of the Fifties. Osceola, Wisconsin, Specialty Press Publishers & Wholesalers, Inc., 1981. ISBN 0-933424-32-9.
  • Hobson, Chris. Vietnam Air Losses: United States Air Force, Navy and Marine Corps Fixed-Wing Aircraft Losses in Southeast Asia, 1961-1973. North Branch, Minnesota: Specialty Press, 2002. ISBN 1-85780-115-6.
  • Pace, Steve. X-Fighters: USAF Experimental and Prototype Fighters, XP-59 to YF-23. Oscela, Wisconsin: Motorbooks International, 1991. ISBN 0-87938-540-5.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