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Kitty藏屍案

1999年香港案件

Hello Kitty藏屍案是指1999年香港發生的一宗命案,案中二十三歲女死者樊敏儀因錢債問題,遭多人禁錮於尖沙咀加連威老道31號一幢唐樓的3B單位裡,被迫飲尿、吃糞便、嚴重毆打和燃燒身體,其後傷重死亡,死後被肢解、烹屍,頭顱更被塞進一個美人魚造型的Hello Kitty洋娃娃頭部位置內,其餘軀幹不知所蹤,涉案的十三歲女童阿芳於案發一個月後將案情告訴社工,並以污點證人身份指控陳文樂、梁勝祖及梁偉倫,三人被控以謀殺、非法禁錮及阻止屍體合法殮葬三項罪名。2000年12月6日,陪審團於裁定三被告謀殺罪名不成立,但誤殺及其餘兩控罪成立,法官阮雲道判處三人終身監禁,是誤殺罪中最嚴厲的判刑,並形容被告極度喪心病狂、殘忍、冷酷無情、墮落、暴力及惡毒,並非人類對待人類所能做出的行為[1]。此案於2003年香港電台「十大哄動案件選舉」中排名第四位[2][3],僅次於1982年的雨夜屠夫、1974年跑馬地紙盒藏屍案、及1992年至1993年的屯門色魔案

Hello Kitty藏屍案
HK TST night 嘉連威老道 Granville Road Walk up building 01 shops.JPG
涉案大廈樓高四層,每層有兩個單位,一至二樓為商舖,三至四樓為住宅。圖中的右邊單位為A座、左邊單位為B座,兇案發生於三樓B座單位內。
位置  香港尖沙咀加連威老道31號三樓B座
日期 1999年 (1999)
類型 誤殺
武器 多種武器
受害者 樊敏儀
疑犯 陳文樂、梁勝祖、梁偉倫
阿芳(轉為污點證人
參與人數 4人
案件編號:CACC 522/2000

案情摘要编辑

遇害编辑

在案件中,受害人樊敏儀是一名夜總會陪酒小姐,1997年因籌措祖母的醫藥費,偷取首被告陳文樂數千元港幣及其他財物(另一說是指毒品債)。首被告陳文樂發現後,於是吩咐次被告梁勝祖及第三被告梁偉倫向女受害人追債。女受害人為求還清債項,懷孕後仍繼續接客,三名被告將利息不斷提高,受害人因無力償還,因而觸怒三人。1999年3月17日梁勝祖及梁偉倫按照首被告要求,將受害人從葵涌麗瑤邨富瑤樓一單位押走,禁錮於尖沙咀加連威老道31號3樓一房內。在該房內,梁偉倫質問受害人為何不還錢、為何不肯回電話,連踢受害人超過50次。三名被告用木板封着該單位的玻璃窗,以滾油潑向受害人的口腔,在傷口上塗上辣椒油,逼吞吃糞便及喝尿。被告之後把燒熔的塑膠吸管滴在她的腿上,並命令受害人發出笑聲。受害人開始神志不清,並不時挑起傷口上的焦疤,被告於是以電線緊緊綑纏受害人雙手多個小時,之後又用钢管毆打其雙手。數星期後,女受害人終於支撐不住,陷入昏迷,被告一度以打火機燒她腳部,要她移動身軀。受害人其後被指直接用口吸食冰毒(甲基安非他命),在地上輾轉反側,狀甚痛苦,估計於1999年4月中旬死去,死時臉部浮腫、牙龈流血,全身長滿水泡、傷口灌膿。

藏屍编辑

當被告發現樊敏儀已死去後,他們決定將死者肢解,先將屍體搬到浴缸中放血,鋸開骨骼,以膠袋盛著死者的腸臟,在浴室中以燙水烚熟,肢解部分載於多個塑膠袋內,後棄置於垃圾站。陳文樂亦在房間內,以煤油爐烹煮死者頭顱,忙亂間,他們將內臟棄置於屋內及隨手掉到大廈簷篷,並將一個美人魚造型的Hello Kitty洋娃娃割開,取出部分棉花,把死者煮熟的頭骨塞入後縫合。當案件開審後,第一被告陳文樂被指從煲內取出女死者的人頭時,一面將半溶的頭髮扯出,一面說:「乖乖地唔好郁,我幫你扮番靚!」(乖乖不要動,我幫你打扮!)事後,陳文樂亦吩咐其餘被告將熟肉餵狗,但此項指令有否執行,則不可考,各人隨後四散。藏屍期間,住在樓上一名姓黃的男住客,曾在大廈的熱氣槽上,看到有人影不斷手起刀落,好奇下以攝錄機拍下情景,但有關片段後來已被洗掉。此後,該單位被空置,附近的鄰居卻多次嗅到單位內傳出強烈惡臭,報警求助,但警方到場後認為是垃圾臭氣,未有深入追查[4]

揭發编辑

兇案發生後一個月,九龍馬頭圍女童院(盛康園前身)內一名13歲女童阿芳、亦即第三被告梁偉倫的女友,向社工說自己做著相同的惡夢,夢中有人向她索回自己的頭顱,她向社工傾訴時,將兇案全盤托出,社工於1999年5月24日報警。阿芳是案中的重要污點證人。1999年農曆新年期間,陳文樂邀請她及另一被告到事發單位居住。到處留宿的阿芳,終於有了固定居所。在案發期間,阿芳指有被告人曾以小便射向受害人口腔,又要求阿芳在鞋盒上大便,強逼受害人吃光。

1999年5月26日,九龍油尖警區一隊探員,帶同阿芳到達現場。阿芳疑因懼怕不敢上樓,只在樓下指出案發單位,警員帶備口罩及以膠袋包腳,以防屍蟲咬噬。當單位大門打開後,一陣屍臭味撲鼻而來;開燈後,一個美人魚造型的Hello Kitty洋娃娃就在眼前不遠,倚在走廊牆邊。探員以鐵枝輕刺公仔內收藏的頭顱,感覺內有堅硬物體。由於死者人頭未完全烹熟,洋娃娃仍滲出腥臭血水。單位內亦發現兩個仍未洗淨的不鏽鋼煲及瓦煲,相信是曾經烹煮人頭的器皿。兩煲周圍滿布屍蟲,煲內甚至盛著充滿惡臭的渣滓。法醫到場後,在Hello Kitty洋娃娃內發現一個女性人頭,洋娃娃的棉花滿布屍蟲,頭骨已被人煲熟,由於皮肉及頭髮組織已被破壞,無法進行DNA化驗。探員最終在現場檢走一批重要證物,包括一個無門冰箱、一把鐵鎚及一個懷疑曾作烹屍用的瓦煲[5]

警方隨即追捕各被告,期望在記者報導前將疑兇拘捕。1999年5月27日,當時首被告陳文樂與妻子阿佩及初生之嬰兒已搬離案發單位,並正在投靠朋友地方居住於葵涌石籬邨石寧樓17樓一單位,但警方經調查後便很快掌握此資料,並派出一隊共4名探員到達該單位一舉將陳文樂及阿佩捕獲。同一時間,多隊探員亦根據調查所得資料搜查多處地方,以期追捕梁勝祖及梁偉倫,包括他們之居住地址,但都不得要領。翌日,次被告梁勝祖主動投案,而第三被告梁偉倫在報章上得知事件,逃往廣西。由於知道梁已離境,警方遂將資料交給國際刑警入境處和中国内地公安机关協助追捕,直至2000年2月14日(農曆新年後),公安民警在執行其他任務時巧遇梁偉倫,因他未能出示身份證明文件,遭公安扣押,其後得悉他在港被通緝,被遞解出境,移交香港受審(案件編號:CACC 522/2000)[6]

審訊编辑

2000年10月9日,案件於高等法院開審,翌日成為香港多份報章的頭條新聞。3名被告被控以謀殺罪、非法禁錮及阻止屍體合法殮葬共三項罪名。在調查初期,警方苦於沒有足夠證據,證明死者就是樊敏儀,但因被告已承認非法處理屍體等控罪,加上污點證人阿芳的口供,於是落案控告三人謀殺罪名。三名被告各自承認禁錮或阻止屍體合法殮葬,但全部否認謀殺罪,在自辯時亦互相推卸責任,如第二、三被告就聲稱一切都是受第一被告陳文樂所指使,後來的證人供詞指陳為黑社會和勝和的成員[7]

在開庭首日,死者男友吳志遠、家姑及兇案現場樓下二樓的情侶,及樓上一住客均曾出庭作供。吳志遠指1999年3月13日後,已再沒有見過死者,家姑指案發當日有二人上門找死者,另外樓上、樓下住客亦曾聽到單位傳出女子的叫喊聲。審訊期間,警員經常要將案中的重要證物Hello Kitty洋娃娃搬入法庭,亦要將女死者的頭骨、藏屍冰箱及煮屍用的瓦煲呈堂,使屍臭傳遍整個法庭。

判刑编辑

踏入2000年11月,審訊進入尾聲。法官阮雲道指,控方證人均力指首被告陳文樂是「大耳窿」(高利貸放債人),參與販毒,但不管這些刑事案底是否真有其事,今次碎屍案陪審團只應集中判斷三名被告陳文樂、梁勝祖和梁偉倫有沒有毆打虐待和肢解樊敏儀。辯方三位大律師指,出任控方特赦證人的女童證供薄弱,亦沒有親眼見到樊臨死前的情形,可能並非三名被告親手殺害樊等等,阮雲道表示特赦證人必須說真話,其證供可信程度不應因為她年紀小而打折扣。2000年12月6日,陪審團以6:1大多數,裁定三被告謀殺罪名不成立,但是誤殺罪名則成立,法官阮雲道決定以誤殺罪中最嚴厲的判刑,判處3人終身監禁[8]。阮雲道指他們服刑最少20年才可申請覆核減刑,並嚴斥被告嚴重危害社會,形容此案為近年從沒有聽過這樣殘忍、變態、墮落、暴力、麻木不仁、手段兇殘的案件,以這樣的手法加諸別人身上,連禽獸亦不會這樣對待同類[9]

阮雲道指考慮判決終身監禁的三個準則為:一,罪行的嚴重性是否需要判決較長刑期;二,視乎被告的性格、背景將來會否再犯;三:若再犯案會否為公眾帶來嚴重的後果,尤其是風化案及暴力罪行。阮雲道稱,雖然三被告的代表大律師求情力指他們不合乎上述條件,但法官認為三被告皆有嚴重心理變態性慾倒錯傾向、精神不穩,視江湖道義為無物,幹盡違背良心的事情,與他們接觸的人絕對有危險,符合判決終身監禁的條件,法庭必須保障社會大眾。由於3人承認阻止屍體合法埋葬罪,同被判監3年。陳文樂及梁偉倫承認非法禁錮罪,判監4年,而梁勝祖因不認罪,被判囚6年;最後兩項罪名與誤殺罪同期執行。三名被告聞判後,表情各異,首被告陳文樂表現冷靜,次被告眼眶發紅,第三被告則深深嘆一口氣,梁偉倫的兄長聞判大力擊打法庭玻璃[10]

上訴编辑

三名被告被判終身監禁後,均提出上訴,但陳文樂與梁偉倫的申請被駁回,只有梁勝祖獲准上訴。上訴庭法官在判詞中指出,梁勝祖在死者遇害前一天沒有到案發單位,而原審法官在引導陪審團時,雖有要求陪審員考慮梁勝祖是否與其餘兩被告「合謀」殺死受害人,但卻沒有引導他們考慮梁的「離開」,是否足以終止與另兩人的「合謀」關係,上訴庭認為,原審程序上出現了重要錯誤,令定罪不穩妥,故推翻原判,案件發還重審。梁勝祖在上訴初期,否認誤殺,但重審時卻改口承認誤殺[11]。辯方律師指梁的角色,與另外兩名被告不同。當他目睹受害人痛極呼喊,一度鼓勵受害人儘快還債,好讓她早日獲得釋放;而梁當日亦親自到警署投案自首;而他亦決心改過,在獄中參加基督教聚會接受教會薰陶;同時,自去年上訴得直之後,案件發還重審之後,他便一直感到困擾,故最後,他決定認罪。律師又表示梁至今已服刑5年,希望法官能考慮刑期的整體性而給予輕判。2004年3月,上訴庭法官高嘉樂基於案情嚴重,需時考慮適當的量刑起點,其後改判梁勝祖入獄18年。不過,梁於原審時承認非法禁錮及阻止屍體合法埋葬而被判刑9年,由於此罪名未提上訴,故原定罪仍會維持。被告梁勝祖已在2014年4月刑滿出獄。

後續编辑

案中死者樊敏儀的頭顱骨是案中唯一證物,在初審結束後,罕有地交由法醫保存在九龍公眾殮房,直至各犯人上訴程序結束,死者家人於2004年3月才獲通知領回頭顱,並於3月26日火化。此案件於2000年被改編成電影《人頭豆腐湯》、2001年《烹屍之喪盡天良》和電視劇《人頭公仔頭》。2015年《踏血尋梅》亦有引入相關情節。兇案單位唐樓已在藏屍案發生13年後(2012年)拆卸,2016年重建成瑞生嘉威酒店,酒店在差不多完成工程外的圍版貼了3張佛像的藝術圖片,兇案位置現時是餐廳。

靈異事件编辑

此案的殺人及棄屍手法殘暴,受到香港社會關注及媒體廣泛報導,更發生了不少被大眾視為靈異的不尋常事件。1999年,在此案被揭發前,尖沙嘴軍裝巡邏隊女督察馮小燕曾經接獲市民報案,指案發單位傳出惡臭,馮小燕到場視察,期間曾跨過被棄於單位走廊藏着死者人頭的Hello Kitty洋娃娃,認為沒有可疑便離開單位,其後於2000年9月因感情問題在其住所燒炭身亡[12]。負責此案的法醫透露,當在法庭呈交包括死者的頭骨、Hello Kitty洋娃娃、烹屍用的瓦煲等證物時,整個法庭都充滿屍臭味道,而無論Hello Kitty洋娃娃呈交到甚麼地方,附近的燈都會有閃爍情況發生,在審訊期間,辯方律師指被告只是非法處理屍體,表示不用多談的時候,法庭上的燈光閃動大作,在場人士都感到愕然,此案法官阮雲道亦表示自己曾經審理過無數案件,但從來未遇過此案所出現的不尋常事件,而被告梁勝祖曾經向羈留所看守員表示,他在法庭上看到的女性,全部都是死者樊敏儀的容貌[1][13]。發生兇案的大廈述出現不尋常事件,一名不知道大廈曾經發生兇案的女子與朋友一起租住四樓的單位,與她的女性朋友表示經常在晚上聽到女人的哭聲,而當時樓下的單位並沒有人居住,該名女子則聽不到哭聲,但曾經在睡覺時出現鬼壓床的情況,並透露曾經協助警方辨認犯人的四樓住客黃先生,其妻兒曾經於大廈樓梯遇見女鬼,後來舉家遷走。有讀者向媒體表示,位於大廈一樓及二樓的髮廊職員曾經於早上發現來歷不明的Hello Kitty玩偶,翻看閉路電視片段時更發現晚上關門後,髮廊內有人影在走動,而髮廊負責人則否認店舖曾經出現不尋常事件[14]。香港玄學家陳定邦的妻子表示,2013年她在加連威老道的酒吧消遣期間,看到對面大廈單位內有一個女人的人頭盯著她,其後才知道那個單位正是此案的案發單位,後來陳定邦的父親陳果齊金剛上師在佛壇裡為死者超渡[15]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關穎賢. 兇徒迫死者吃糞飲尿 法官斥:禽獸都唔會咁對同類!. 香港01. 2019-01-23 [2020-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31) (中文). 
  2. ^ 香港電台2003年11月27日公佈 十大哄動案件選舉結果.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8月4日). 
  3. ^ 香港電台「十大哄動案件選舉」(轉載).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3-22). 
  4. ^ 遭變態虐殺女公關頭藏Hello Kitty公仔. 香港: 東周刊. 2004-07-21 (中文). 
  5. ^ 本報專訪辦案探員 恐怖烹屍現場驚心動魄. 星島日報. 2000-11-22 (中文). 
  6. ^ 妙齡女郎慘遭殘酷碎屍 三名疑犯陸續落網. 人民網. 2000-10-11 [2020-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6) (中文). 
  7. ^ 人頭藏「貓」頭烹屍餵狗 女子欠債遇害三黑幫分子控謀殺. 明報. 2000-10-10 (中文). 
  8. ^ 香港司法機構高等法院判決書「香港特別行政區 Vs. 陳文樂等人」. 香港司法機構. 2003-08-15 [2020-01-30] (英语). 
  9. ^ 官斥:殘忍變態禽獸不如 烹屍三犯重囚終身. 明報. 2000-12-07 (中文). 
  10. ^ 女公關烹屍案三犯判誤殺 聞判反應各異 冷靜眼紅嘆氣. 太陽報. 2000-11-22 (中文). 
  11. ^ 烹屍案次被告重審認誤殺. 星島日報. 2004-03-09 [2020-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30) (中文). 
  12. ^ 兇案點滴:女督察自殺亡. 蘋果日報. 2004-05-24 [2020-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30) (中文). 
  13. ^ 港Hello Kitty藏屍案 兇案現場頻鬧鬼. 中國報. 2017-10-09 [2020-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13) (中文). 
  14. ^ 尖沙咀Hello Kitty藏屍案 大廈鬧鬼. 壹周刊. 2006-08-16 [2020-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13) (中文). 
  15. ^ 潘紹聰. Hello Kitty案 死者冤魂不息. am730. 2017-02-22 [2020-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30)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