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角色列表

维基媒体列表条目

此列表是《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內的登場人物的介紹,中文譯名以東立出版社之繁體中文版為準。

目录

「 」(空白)编辑

「 」くうはく,空白),是出現在網路上的遊戲帳號,在超過二百八十種網路遊戲締造了無法打破的記錄,因實力太強而被當成都市傳說。實際上是由空和白二人共用的帳號,只有二人合作時才是真正的「空白」。至今唯有「真實人生遊戲」及「真實戀愛遊戲」為空白尚未破關,甚至連規則都無法知曉的遊戲。
在現實世界裡,兩兄妹分別是足不出戶的尼特族家裡蹲,父母雙亡後一直相依為命[a]。當相距一定距離或獨自一人時,兩人皆會變得無法接觸他人,並且分別出現嚴重的社會適應不良症和對人恐懼症。
被「唯一神」特圖發來的郵件誘引,與其進行線上西洋棋的對弈後取得勝利,隨後被召喚至異世界。
來到異世界「迪司博德」後正巧遇上艾爾奇亞的國王選拔戰,在與克拉米·傑爾進行特殊規則的西洋棋[b]對弈後取勝,成為艾爾奇亞第二〇五代國王和女王,以及人類種的全權代理者。之後挑戰實體化文字接龍遊戲勝出,成功收服天翼種吉普莉爾,並奪回國立圖書館的使用權。
得知「十條盟約」後隨即判斷出盟約的真義,為了得到挑戰唯一神的挑戰權而行動,以打敗特圖為最終目標。
為了解決艾爾奇亞的糧食問題,賭上全權代理的「種族棋」挑戰獸人種,以奪回先王丟失的國土;出戰前將黑白棋規則改編[c]迎戰企圖阻攔的克拉米和菲爾[d],並取勝因此得到她們的幫助。接著在電子遊戲中打敗獸人種後,與巫女進行遊戲並贏得勝利,以兩族互利共存為目標與獸人種結盟,成立「艾爾奇亞聯邦」。
為了避免十六種族中任何一族滅亡,接受布拉姆委託參與海棲種女王萊拉的戀愛遊戲,在拆穿海棲種與吸血種的企圖後以「存檔」為由中斷遊戲。之後為了通關向天翼種求助,在吉普莉爾設計的「言靈」遊戲中戰勝天翼種,使天翼種以協助名義加入聯邦;最終成功通關戀愛遊戲喚醒萊拉,並一併將海棲種與吸血種納入聯邦。
挑戰附身「巫女」的神靈種(帆樓)設下的「雙六[e]遊戲,本著「一定全员都会背叛」的信念,成功「不犧牲一人」勝出遊戲,同時將計就計破壞了布拉拇和菲爾的圖謀,最後把帆樓也納入盟友之中。
在艾爾奇亞王城舉行帆樓演唱會,同時以改裝西洋棋迎戰前來求愛的機凱種;得勝後成功使機凱種放開對「意志者」(里克)的懷抱並重新開始繁衍,同時得到他們會協助人類種「再次改變世界」的承諾。
そら,聲:松岡禎丞;國語:謝添天
十八歲,生日為8月13日,身高183cm。白的哥哥。
處男、沒有工作、有對人恐懼症。自小因成績不佳被老師、父母和同學討厭;自覺愚笨而刻意奉迎別人,卻因為能洞察他人內心而更受排擠。
十歲時初見三歲的白,被指出沒有自我而對她另眼相看,並以遊戲加深彼此的認識和信賴。認為所有人類包括自己皆屬無能,但因為白而相信人類的「可能性」。
因玩遊戲而懂得六國語言。擅長談判、閱讀表情和動搖對方等「不確定因素」,以及高明的作弊手段,故擅於預測遊戲走向並看破他人作弊,在「 」中負責策劃。
認為自己在原世界中只是「人偶」般的存在;在異世界中被稱為「欺詐師」,但始終無法自我欺騙;本人則一直以「玩家」的態度生活在異世界中。
被召喚至異世界時,亦將平板電腦及手機等電子產品帶到異世界[f],其中平板電腦內藏超過四萬冊專業書籍[g],以及維基百科所有資料,可謂包含當代全部資訊。亦以此引誘吉普莉爾賭上圖書館使用權進行文字接龍遊戲。
雖然現實(真實)戀愛遊戲為空白尚未破關的遊戲,但空對於戀愛模擬遊戲有著一番心得[h]
根據十條盟約的第十條「大家一起和平的玩遊戲」,策劃了「不犧牲一人」的異世界攻略方案,成立艾爾奇亞聯邦,打算率領十六種族挑戰唯一神特圖。
第一個攻略目標為東部聯合的島國獸人種,起初受艾爾奇亞先王與獸人種約定所限,連長年住在圖書館的吉普莉爾也無法取得關於遊戲的任何情報。最後從史蒂芬妮·多拉處得到先王遺下的王宮密室鑰匙,因此尋得先王留給後王的手札,推理出獸人種致勝的秘密遊戲為何。
在迎戰前來阻止挑戰獸人種的克拉米與菲爾時,故意在改裝黑白棋對戰中失利,使克拉米透過空的記憶得知空白背後並無其他種族支持;最終靠著對白的信任反敗為勝,並歸還克拉米的記憶,因而使對方了解己方意圖並願意支援。勝出獸人種遊戲後,設計與「巫女」擲毫打成平手,使對方在兩族互利下同意結盟。
在對天翼種及海棲種遊戲獲勝,並破除吸血種布拉姆的陷阱之後,希望了解什麼是「愛」,以汗水為代價要求布拉姆對自己使用戀愛魔法[i],而對象設定為白。但空對白的感覺在魔法施展後沒有變化,其意義不明(笑)。
在挑戰帆樓的「雙六」遊戲中,經由白的統計分析判斷為標準的蘿莉控[j],但在旅館浴室面對成年體的白引誘卻設法逃避。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男性角色排名2015年獲得第六名。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男性角色排名2016年獲得第六名。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男性角色排名2017年獲得第七名。
しろ,聲:茅野愛衣;國語:醋醋
十一歲,生日為2月16日,身高138cm。空的妹妹,特徵是雪白的頭髮和紅色的眼睛。
拒絕上學、沒有朋友、有溝通障礙。是記憶、語言及數理能力超乎常人的天才少女,不被常人理解而受孤立。懂得十八國的古文,三歲時便能運用多種語言。能在短時間內學會一種語言[k],但此舉實為「解讀」而非「學習」語言。
在遊戲方面擅長以數學為主的計算類遊戲,達到預知遊戲結果的程度,在純粹計算而不受自由意志影響的遊戲方面無出其右。同時擅長西洋棋等兩人零和有限確定完全情報遊戲日语二人零和有限確定完全情報ゲーム第一人稱射擊遊戲,曾對戰能大勝世界西洋棋大師的程式,並在先後手交替下取得二十連勝。在「 」中負責實行。
一歲的時候就會說話,令聽到那句話的母親十分恐懼。在「白色牆壁的建築物」度過了兩年。三歲時遇到當時十歲的空並進行了二十場遊戲對戰。最初白取得壓倒性勝利,但逐漸被空無法預測的心理戰術擊敗,最終以十比十打成平手。結果使白生平首次感到遊戲之樂,並自覺受重視而從此和空親近。
有兄控傾向,對空有很深的情意,並希望在成年後與他在一起;在異世界中經常以自己未成年為理由,阻止空與其他異性交往。
在空白宣布全面挑戰獸人種後,因為空一度消失而惶恐不已[l],爾後藉由周遭異常之處抽絲剝繭,進而找到迎戰克拉米的棋盤位置及己方最後三枚棋子,並推測空的下棋方式完成並勝出遊戲,令空得以重現。
在吸血種布拉拇求助時識破他的真正身份,對天翼種得勝後從自己與吉普莉爾的對話中得到靈感,確切了海棲女王戀愛遊戲的攻略條件,成為遊戲通關的關鍵。
在挑戰帆樓的「雙六」遊戲中,曾經獲取了共十六粒骰子而成長至18.533…歲,卻發覺自己是蘿莉體型。經分析判斷空為蘿莉控,決定在旅館浴室引誘他,卻被他避開;最後因為吉普莉爾和初瀨伊野的出現而失敗。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女性角色排名2015年獲得第十名。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女性角色排名2016年獲得第七名。

人類種编辑

原王族编辑

史蒂芬妮·多拉ステファニー・ドーラ,聲:日笠陽子;國語:馮駿驊
十八歲。先王的孫女,爵位為公爵。通稱「史蒂芙(ステフ)」,初瀨伊綱則習慣合併其爵位稱為「史蒂公」。艾爾奇亞開國之君克洛妮·多拉的後代。
個性溫和天然,曾被空白認知為笨蛋;實際上在學成績優異,朋友眾多,更有極強的政治能力,了解王國的政治情勢並能靈活操作,連空白亦自嘆不如。
身為王裔而希望能為王國盡心力。先王過世後,在以遊戲賭注為一切的異世界常處下風:參加「遴選下任國王」的循環賽制賭博大會敗於克拉米;在旅館與空猜拳後又輸了,更被要求愛上空。在空白登基後被迫獨力處理國政,不時要應付二人的無理要求。
常向登基後的空白發起挑戰,雖始終沒能取勝,但過程中努力研究遊戲技巧和作弊手法,故後來實力遠勝其他人類種,並獲空白肯定。為了阻止原本持有地權的貴族搶走從東部聯合奪回的土地,以遊戲悉數打敗前來向她索取好處的貴族,並由初瀨伊野消除記憶[m]
在空白與克拉米比賽之前,有次發現「愛上空」的盟約幻覺沒出現,之後對空有著不一樣的感情,不過本人一直認為是盟約所致。然而卻被吉普莉爾看出盟約並沒要求她「持續愛著」空[n];之後亦被伊綱指出她在說謊[o]
保管著先王留下的國王寢室密室鑰匙,當中的手扎成為了解獸人族遊戲的關鍵。在人類種對獸人種的領土戰中,藉由白的精密計算及部署,使自己成為打倒伊綱的最後關鍵[p],但本人表示非常不樂意再次這樣做。
在布拉姆向空等人求助,要求他們參加海棲種「女王的遊戲」時感到不妥;其後空以賽馬為例解釋其矛盾感[q]。之後幫助空白在先王密室中找到關於海棲種女王的筆記,協助「女王的遊戲」破關。
在空等人挑戰帆樓的「雙六」遊戲中被迫與空白同行;在空白進行遊戲時,帶著萊拉及空白的書信,前往東部聯合牽制布拉拇及菲爾。之後協助空白向愛爾文·加爾得告發菲爾的叛國行為,粉碎各人的圖謀。
在BD特典中展現出些微暴露狂及抖M的傾向。
先王先王,聲:福島潤;國語:倪康
斯蒂芬妮的祖父。生前曾八次與獸人種進行遊戲,但全部敗北,被國民戲稱「愚王」。
死後按其遺言舉行了「遴選下任國王」的賭博比賽,目的是讓「人類最強的賭徒」登基。
於城堡內的國王寢室中建了隱秘的書齋,並在裡面留下悲願,希望生前的掙扎能成為下任國王助力,並把密室鑰匙託付給史蒂芬妮。
是唯一不受獸人種約束而必須消除記憶的挑戰者,通过以人類種无力开发的领土挑战獸人種,从而获得所有遊戲內容並撰寫於手札上留在密室中。此外還調查了其他種族的故事和傳說,希望這些資料可以為復興之王所用。
於BD特典副音軌中透露本名為「誠·多拉(マコト·ドーラ)」,掛在國王房間裡的畫像正是他本人的肖像畫。自言為空最痛恨的「貨真價實的詐欺師」,並自言:「一個連自己都能欺騙的人,又有誰願意和這樣的人成為夥伴?」因而認為王國只能託付給「最強的賭徒」。為貫徹「愚王」的角色,其表情、聲音、舉止、感情甚至生理反應都憑自我欺騙和演技磨練出來,不但輕易欺騙和耍弄空,且自認如空所言可瞞過擅長判讀心理的獸人種。最後因為煽動史蒂芬妮奪走空的童貞,激怒白而被淨化成佛。[r]

其他编辑

克拉米·傑爾クラミー・ツェル,聲:井口裕香;國語:楊鷗
十八歲,身高158cm,貧乳,三圍74・52・77。出生於森精種的愛爾文·加爾得。由於森精種鼓勵奴隸制度,傑爾家自曾祖父一代起便是尼爾巴連家的奴隸,但克拉米與當代家主菲爾·尼爾巴連的關係情同朋友[s]
參加了按先王遺言舉辦的人類種王位循環賽,並與菲爾訂下契約,企圖借森精種魔法取得確保人類種生存的最小範圍後,與森精種斷絕關係,放弃所有比赛進行鎖國。
在菲爾幫忙作弊下,曾於酒吧中擊敗史蒂芬妮,並一路晉級奪魁;在加冕儀式上被空白宣戰,按盟約得以決定遊戲方式及地點,在公布遊戲前遊說空白退出不果。其後與空白對戰西洋棋,受空的演說影響而落入下風。雖然一度利用森精種魔法強制使攻擊己方的白棋轉成黑色,但被空使計破解並使己方女王變為白色。最後更落入空的陷阱[t]而輸掉比賽。
在空以「種族棋」賭上人類種「在大陸上所有生存的權利」向獸人種宣戰後,向空白等人挑戰黑白棋競賽敗北,使自身人格盡失而僅餘空殼;但在空以勝方身分要求下取回所有記憶,並保留在遊戲中取得的空的記憶。[u]克拉米因了解並驚訝於空的過去而改變心意,決定協助空白一方。
人類種與獸人種的領土戰中,在空的設計下鑽進十條盟約的漏洞,藉著與菲爾連結視野使伊野認為遊戲情報可能洩漏,因而不敢輕易暴露作弊技巧[v]。之后和菲尔回到森精种国家「爱尔文·加尔得」协助空利用游戏瓦解国内势力。
了解空的過去而認為空無法自我欺騙,不斷地學習空的經驗,希望可以打敗空白出一口氣。在空白挑戰帆樓的「雙六」遊戲時,趁「巫女」不在隨菲爾封鎖東部聯合海域,欲脅迫獸人種叛離艾爾奇亞聯邦,卻發現己方落入吸血種布拉拇的陷阱中。最後因為空白設計而擺脫布拉拇的威脅,但圖謀亦被空白破壞,更失去根據地,與菲爾被迫寄居在艾爾奇亞。

大戰時的人物编辑

里克·多拉リク・ドーラ,聲:松岡禎丞
大戰時期的人類,十八歲時率領著近二千人的聚落作戰,通嘵地精语、森精语、妖精语、妖魔语及兽人语。
七歲時遇上龍精種與機凱種交戰,「焉龍」亞蘭雷夫發射的「崩哮」因機凱種的「通行管制」而偏離目標,直接毀滅了里克的故鄉,使他失去雙親,之後被克洛妮·多拉(克瓏)收留。十三歲時聚落再次在天翼種和龍精種交戰中被毀,因表現異常冷靜而成為部落領袖。為了讓部落能夠繼續存活,五年內命令一共四十八人為部落而犧牲生命,卻因為始終無法避免犧牲感到內疚。平時隱藏自己的真心,在外忍耐著扮演虛假的自己,只有自己單獨在房間時才發洩自己真實的情緒。
在探查森精種被天翼種(吉普莉爾)摧毀的廢都時遇上休比。向休比曝露出自己的真心:「不希望任何人死」,並被休比告知大戰和「星杯」的關係。十九歲時率領休比和177個「幽靈」[w]計劃結束戰爭,同時向休比求婚,為史上第一次跨種族通婚。
策劃誘導各種族遠離露西亞大陸,讓人類能獲得更大的生存空間;並布置機凱種的「通行管制」引導各族交戰的力量貫穿行星核心,藉此顯現「星杯」。過程中為騙過森精種而吞服死灰並將之塗抹全身,導致一眼失明、左手喪失、皮膚毀壞須終身纏布而且內臟半毀。休比犧牲後成為機凱體認定的「意志者」,並指揮他們繼續行動,最終成功顯現星杯,但自己也被匯聚的精灵回廊力量吞噬,終年二十歲。
自小常獨自與假想的少年對弈但從未獲勝。臨死前進行生平唯一一次祈禱,憑信念活化假想的「遊戲之神」,使最後一位神靈種特圖誕生,獲得星杯成為「唯一神」結束戰爭。大戰後由克瓏代替里克下了預定的棋步,將棋局弄至長將(一方在有其他下法時,連續用同一個或數個棋子在幾個位置循環不斷將軍),形成和局。
因為是「幽靈」,因此不被任何史書所記載。
特圖評價里克與休比比空白還要堅強[x]。但伊綱卻認為正因如此,所以空白絕不會自我欺騙,反而不會犯下里克和休比的同樣錯誤[y]
克洛妮·多拉コローネ・ドーラ,聲:日笠陽子)
聚落居民之一,與里克同齡,七歲時收留了避難而來的里克,一直自視為他姐姐。里克一直只叫她「克瓏」,直到和她訣別時才肯叫她全名及以「姐姐」相稱。
具有很好的理解能力以及知性,能夠修理地精種的望遠鏡,並且只聽一次有關於星杯的機制便理解。對里克完全信任,在察覺休比不是人類時幫忙瞞過部落眾人。
里克為結束戰爭化身「幽靈」展開行動,受他所託領導部落;為里克和休比作媒及證婚,在繼承自祖父的寶石背面刻上三人姓名,加上裝飾掩飾作為信物[z]
大戰結束後於艾爾奇亞建國領導人類種,是原王族史蒂芙的直系祖先,並被稱頌為「生涯没有人见过她哭泣的模样,充满知性与笑容,引导『大战』终结後的人类种才女,是多拉家的驕傲」。原本為里克夫婦證婚的寶石亦成為多拉家的傳家之寶。
伊旺·傑爾イワン・ツェル,聲:大川透
聚落居民之一。與里克及亞雷外出調查地精種的空中戰艦殘骸時,遇上下等的遊蕩妖魔種,之後作為誘餌讓另外二人伺機逃走,最後死亡。
亞雷アレイ,聲:興津和幸
聚落居民之一。與里克和伊旺一起去調查地精種的空中戰艦殘骸。比伊旺還小1輪多。可以完美的說獸人話。
瑪露妲マルタ
聚落居民之一,伊旺的妻子。
儂娜·傑爾ノンナ・ツェル,聲:井口裕香)
聚落居民之一,伊旺與瑪露妲的女兒。
可能是克拉米·傑爾的祖先。
賽蒙サイモン
聚落居民之一。

天翼種编辑

吉普莉爾ジブリール,聲:田村由香里;國語:楊夢露
天翼種少女,第二卷出場的人物,六千四百零七歲。是戰神阿爾特休為了託付自己的理想,唯一以不完美狀態創造,屬於規格最高的「编外个体」及「最終個體」。有著彩虹色澤般的長髮,頭上有個幾何圖案的光輪旋轉。視線隱含著彷彿具有質量的殺意。腰部有看起來小得不足以讓身體飄浮在空中的翅膀。身體機能使她得以超高速移動,但大多用空間轉移的方法,能使自己及他人甚至周圍的空氣,一併移到視線範圍內或曾經到過的地方(僅需0.023秒飛越4527.21公里),過程會因空間震盪造成超音波,使五官敏銳的獸人種在未受保護下,耳朵暫時疼痛不已。在大戰時期亦曾顯示出時空轉移的能力[aa]
通曉十六種族全部語言、異世界語與古語等超過七百種語言及知識,使她能在實體化文字接龍遊戲中,以核心展示出森精種最上位封印魔法「久遠第四加護」。
本身有著在大戰時單獨討伐上位種族巨人種、龍精種及幻想種各一隻的驚人之舉[ab]。在五度挑戰白龍里轩哥尔特失敗後,在思考如何取勝時飛越森精種領地[ac],遇上飞行妨碍魔法墜落並腫了個包,憤而以「天擊」毀滅森精種首都,並掠去魔導圖書館所有藏書,使所有森精種對她極度反感。在大戰末期的某天閒晃途中發現正在設置通行管制的機凱種休比,因休比求饒而引起興趣並與她交戰,過程中直覺她是需要剷除的「敵人」,全力使出「天擊」毀滅她後耗盡力量,變成小孩模樣,只得回去「阿邦特·赫伊姆」花五年用修復術式進行回復(自然回復需時50年)。
「十條盟約」訂立後曾隻身挑戰獸人種但敗北,亦被消去遊戲本身以及相關科技的所有記憶。
原為阿邦特·赫伊姆十八翼議會中的一員,極力反對消除重複書本的法案[ad],議會亦因四比四的表決結果而陷入膠著;最後因全權代理人阿茲莉爾以最終決定權通過法案,独自离开了阿邦特·赫伊姆。其後與艾爾奇亞的先王進行遊戲獲勝,奪取艾爾奇亞的國立圖書館。
視書如命,對知識有極大的渴求。對空與白來自異世界感到懷疑,但對於空自原本世界帶來的所有知識極感興趣,並以自己及圖書館使用權作為賭注與空白進行實體化文字接龍遊戲。被擊敗後自認已完成阿爾特休死前所託,稱空白為「主人(Master)」成為二人的僕從,因此被十八翼議會除名,不過並沒有失去影響力。
歸屬於空白以後十分尊敬二人,在其調教之下屬性有所覺醒,並開始撰寫記錄二人言論名詞及事蹟的观察日记,稱為「聖經」,期望用它在空白統領十六種族後宣揚教義。曾嘗試在天翼種間宣揚,結果替空白吸收了上百名的天翼種粉絲。
在空白前往奧仙德時,以百分之五的力量劈開大海,使自己可以目視奧仙德首都以便使用空間轉移。此外亦為空白與阿茲莉爾的對戰設計遊戲,希望引導阿茲莉爾明白戰神落敗的「答案」。
在眾人挑戰帆樓而進行「雙六」遊戲時,為了解戰神和天翼種為何輸掉大戰而預先設下「課題」,以性命為賭注脅迫空白和史蒂芙進行重現大戰時期的即时战略游戏。最後空白透過轉移至吉普莉爾處成為共同首都,並在時限完結前最後一秒[ae],讓機凱種毀滅整個星球(遊戲版圖),避免首都被攻陷[af]
阿茲莉爾アズリール,聲:堀江由衣
天翼種中最初誕生的個體,年齡為二萬六千歲,作為全翼代理而持有天翼種的棋子,但要作為賭注必須得到議會同意。此外在戰神阿爾特休落敗後,體內寄存著幻想种「阿邦特·赫伊姆」的意志,同時全权代理阿邦特·赫伊姆,其頭上的角即代表這一雙重身份。
大戰時負責管理一眾天翼種,為求勝利不择手段。在過去與拉菲尔帶領天翼種挑战神灵种時,不惜將拉菲尔连同敵人神髓一起击穿。另外在使用「天擊」上有著獨到的方法[ag]
在吉普莉爾誕生後,由於知悉主人的用意,對她有著不同的態度,不斷阻止她單獨挑戰上位種族。自稱「吉普莉爾的姐姐」,甚至在議會中企圖將這個主張合法通過,最終被全數否決。雖然在對外的柔軟個性全都是假造的,但對於吉普莉爾的瘋狂執著卻是真實的。
戰神落敗後,不忍天翼種因為失去生存目的而自殺,便假造主人的命令,下令全族尋找落敗的理由[ah][ai]。遊戲前誤導吉普莉爾以為自己擁有「全天翼種的自殺命令權」,但遊戲後被空拆穿[aj],於是承認此事為假[ak]
吉普莉爾煽動百名天翼種與空白和布拉姆進行遊戲後,對於她所尋得戰神落敗的「答案」為何感到不耐煩,與體內阿邦特·赫伊姆的意志一同直接詢問空白。被識破為假象之後,空白使用遊戲中獲得、共十四字的片假名,對著阿茲莉爾本尊使出「言靈「帶著束縛活在這個世上」シ·バ·リ·プ·レ·エ·デ·コ·ノ·ヨ·ヲ·イ·キ·ロ,使本身力量及體內阿邦特·赫伊姆的意志皆被封印,被迫以人類種的方式活動。
一直困惑於阿爾特休落敗的原因,且無法理解主人在死前對自己的交託,以及創造出吉普莉爾的目的,另外對「知識」及世界的認知與吉普莉爾截然不同,在經過天翼種與空白的遊戲之後才有所領悟。之後以全翼代理的身份召開「十八翼议会」,決議以協助名義加盟艾尔奇亚聯邦。
借出種族棋子,授權吉普莉爾代理天翼種參加挑戰帆樓的「雙六」遊戲。
在機凱種到訪艾爾奇亞王城時,率領吉普莉爾外的所有天翼種及阿邦特·赫伊姆兵臨王城上空,脅迫機凱種回答如何「杀死了最强的『概念』(戰神)」。在被告知戰神死前洞悉自己是敗於「最弱」者人類,並因此感到幸福後,最終打消了復仇的念頭。
十六種族中,第一或唯一一個跟空親吻的種族

大戰時的人物编辑

拉菲尔ラフィール,聲:森奈奈子
天翼種第四號個體,在第六卷中天翼種迎戰機凱種時被提及名字,在BD特典VOL.3及VOL.5《幕间 Highcard all Raise》前後篇中再次出場。
在吉普莉爾被創造之前,與阿茲莉爾帶領天翼種挑战神灵种,曾一度战胜消灭了神灵,傳說是拉菲尔击穿了神灵的神髓,實際上是阿茲莉爾以拉菲尔为盾,将她连同神髓一起击穿,導致拉菲爾身受连主神加护都无法修复的重创。出場時头顶残缺的光环,只剩单眼单翼。
因傳說的關係加上阿茲莉爾表面上個性的轉變,使得包括吉普莉爾在內的天翼種對她的尊重更勝阿茲莉爾,本人也對阿茲莉爾的轉變感到詫異。
曾猜度戰神阿爾特休賜與吉普莉爾自由意志,單獨挑戰上位種族的用意;亦曾借出龙精种的遗骨,以協助吉普莉爾研究挑戰龍精種的方法。

森精種编辑

菲爾·尼爾巴連フィール・ニルヴァレン,聲:能登麻美子;國語:翁媛
實際年齡五十二歲,由於身為森精種而以約十五歲人類少女的樣子呈現。有森精種象徵的長耳朵,以及柔軟蓬鬆的金髮和大胸部。能用魔法和克拉米共享視覺。與空一樣滿腹心計,而且遺傳了家族記仇的性格。面對空白卻始終處於下風,一直希望可以打敗他們來復仇。
非常重視克拉米,有溺愛甚至愛戀的程度[al],曾直言為了保護克拉米可以不惜毀滅整個愛爾文·加爾得。非常討厭吉普莉爾,在空的調和下以某些條件答應原諒吉普莉爾[am]。除了吉普莉爾以外,每個人都可以叫她菲。
出生於在愛爾文·加爾得代代保有上議院席位的建國名門尼爾巴連家,在上任家主去世後成為家族實際上的家主兼上議院代理議員。因出身名門卻依靠刻印术式及辅助魂石才勉強達到二重術者(能同時施行兩項獨立魔法)的水準,被蔑稱為「尼爾巴連之恥」,但實際上是超一流的六重術者[an]
提供克拉米和空比賽黑白棋時所用的帶有魔法的棋盤,但菲爾方在遊戲中敗北,並且使自己的控制權落到空手上[ao]
人類種與獸人種的領土戰中,擔任利用精靈迴廊連結克拉米的角色,以魔法監視遊戲進展,從而威嚇獸人種無法輕易作弊。並藉由黑白棋事件,空所得到的記憶竄改權利來修改菲爾在觀看中得到的遊戲情報,藉此對愛爾文·加爾得假送情報。
在空白尋找方法挑戰海棲種「女王的遊戲」的同時,與克拉米交換身分,假裝掉入隆·巴爾提魯主僕設下的圈套,最後藉由六重術的掩護擊敗對方,並以盟約命令他們自行敗露非法走私禁藥的罪行。之後逐步滲透並控制爱尔文·加尔得最大的贸易港提尔诺古州作為根據地。
在空白挑戰帆樓的「雙六」遊戲時,趁「巫女」不在派艦隊封鎖東部聯合海域,欲脅迫獸人種叛離艾爾奇亞聯邦加入己方,反客為主併吞艾爾奇亞,卻發現自己落入吸血種布拉拇的陷阱中,被化身為「靈魂」的布拉拇以魔法和幻術玩弄於股掌之間。最後雖然因為空白的設計而擺脫布拉拇的威脅,但亦輸掉電子遊戲,不僅讓空白奪去了根據地以及對策術式,更被空向森精種告發而使計劃完全破產,與克拉米被迫寄居在艾爾奇亞。
隆·巴爾提魯ロン・バルテル
愛爾文·加爾得的貴族,三重術者,是向地精種販售以精靈凝縮的違法藥物的幕後主謀。瞧不起菲爾對待人類種的方法,假裝協助菲爾揭露管家弗里茲販售禁藥,實際上試圖以菲爾解放奴隸的證據,威脅菲爾退出上議員競選並擁護他參選、交出所有家產和獻上自己。最後敗在克拉米與菲爾手上,並依照盟約繼續走私禁藥;待事情敗露後,將旗下森精種最大的貿易公司交由菲爾另一位手下敗將管理。
弗里茲フリッツ
巴爾提魯家的管家,二重術者,對於其主人有無庸置疑的忠誠,負責出面替主人向地精種販售禁藥。並對巨乳有著更加不可思議的迷戀。
對隆與克拉米假扮的菲爾進行以塔羅牌構成的「命運魔法牌」進行作弊的干涉,在途中被菲爾假扮的克拉米找到,並進行三張撲克比大小的簡易勝負遊戲,爾後被克拉米、菲爾一方大獲全勝。弗里茲則是被命令在半個月之後將非法走私的事全數招認。

大戰時的人物编辑

辛克·尼爾巴連シンク・ニルヴァレン,聲:能登麻美子)
菲爾·尼爾巴連的祖先,大戰時期最強的八重術者,以僅僅三年修习完最高学府「白之楼树」所有门类畢業的天才。運用多重术式構築森精种术式编纂的基础,並将其理论体系化。同时还是通过实施森精种最初的「队」编制进行集团编纂,运用及組織大规模魔法的战术家。儘管成為最高位术者「花冠卿」並受到「森神」凯那斯的讚譽及族內的景仰,卻一直漠視一切,但對妮娜·克萊布有著不能理解的重視。
與地精種罗尼·德劳乌尼尔有著不相上下的才能。被罗尼擊敗身受重傷後,為了復仇決意「利用大战的一切将其击败」,並毀滅所有種族以結束大戰。為此假裝失蹤隱居在妮娜家中,在養傷的同時以妮娜的名義改良自己的術式和改革軍隊,並發布自己設計及編撰的五個「灵坏术式」,使森精种成为三大势力第一盟主。
在罗尼率地精種進攻森精種首都時,幾乎以「灵坏术式」中的「终天第三加护」殺死他,卻因首都上空魔法干擾吉普莉爾飛行使她墜下,被她以天擊摧毀首都而中斷。
大戰末期以「妮娜·克萊布」的身分與「幽靈」里克會面並交換關於地精種秘密武器「髓爆」的情報,但直到里克指揮機凱種結束大戰前都無法探知他的真正身分。[ap]
生活能力極低,常常因沉迷研究而使自己陷入危險中[aq],與妮娜同居後全靠其照顧;實際上是一名主導型百合,經常對妮娜作出性騷擾行為。
大戰結束後重遇罗尼,卻因為十條盟約生效而無法互相攻擊。最後與妮娜結婚並一同建立愛爾文·加爾得。
妮娜·克萊布ニーナ・クライヴ
辛克·尼爾巴連的後輩兼愛慕者,傳說中的另一個女性八重術者。
實際上是男性五重術者,专业是「占術」。在辛克戰敗重傷之際收留她,之後成為辛克的替身提交论文從「白之楼树」畢業、為她革新過去的術式及軍隊,因而能以最年輕的身分繼承辛克的「花冠卿」封號,又以自己的名義替辛克提倡及發布「灵坏术式」。
大戰結束後與辛克結婚並一同建立愛爾文·加爾得,建国後像謎一般消失在任何記錄中,連家系也无法確認。反而尼尔巴连家卻一直延續下去。

獸人種编辑

初瀨伊綱初瀬いづな(はつせ いづな),聲:澤城美雪;國語:王燕華
八歲,有著深紫色的頭髮與眼睛,以及狐狸耳朵和尾巴。為「血壞個體」。說話的結尾習慣是「…です[ar]」。外傳女主角。
受祖父初瀨伊野影響,講話會使用錯誤的敬語。現時為東部聯合駐艾爾奇亞的大使,居住於大使館[as]
喜歡玩電子遊戲。在遊戲中輸給了空白之後真正感受到遊戲的「快樂」,並與空白交心而成為好友。
此外也有著極強的學習能力,依靠獸人語和人类语对照的游戏本,在短時間內學會了之前一竅不通的人類語。
聽過特圖轉述大戰時的故事之後,憑印象從史蒂芬妮胸前的傳家寶石找到里克、休比和克瓏三人的姓名。
在挑戰帆樓的「雙六」遊戲中,因為「不想任何人死」,拒絕帆樓設下的課題「从神灵种所握有的七名灵魂中,选出一名杀害」以獲勝。並認為空因為不會為了獲勝而自我欺騙,縱使沒有里克的「堅強」,也沒有如里克般「失敗」的原因。
初瀨伊野初瀬いの(はつせ いの),聲:麥人;國語:徐敏
有著白色的頭髮、狐狸耳朵和尾巴。帶著小眼鏡。九十八歲,為前任東部聯合駐艾爾奇亞大使,現為東部聯合駐艾爾奇亞次使。
在BD特典VOL.04《幕间Solo Play•Co-op Play》與空的對話中透露自己同樣是「血壞個體」。擁有三十幾個妻子。下半身至上主義者。
在獸人種內亂時希望廢止部族歧视以便包養美女,叛離自己部族成為島主並支持「巫女」;發現對方同樣是「血壞個體」後與她遊戲對戰敗北,成為她忠誠的部下。
初瀨伊綱的祖父。相當溺愛伊綱,甚至是空白撫摸伊綱比自己在行而大怒。
屢次戰勝前來挑戰的艾爾奇亞先王並奪得大片土地,但未看穿先王「在有生之年」不會透露遊戲秘密的盟約漏洞。對同樣身為人類種的空亦不信任,經常與空就大小事情抬摃並威嚇空,但始終無法佔到任何實質上的便宜。
在「巫女」將獸人種在大陸上的權力取回之後,受命跟隨空白等人,並被空分配與史蒂芬妮一同處理艾爾奇亞聯邦的國政。
「巫女」「巫女」,聲:進藤尚美;國語:黃鶯
金色的兩尾狐,身上穿著白、赤、黑三色編織而成,有如巫女服的衣飾。同樣為血壞個體。平時居住在「東部聯合」首都「巫鴈」的巫社——「中央大樓中庭」。
至少有五十八歲,因獸人種特別是「血壞個體」老化很遲緩,所以外貌與二十歲的人類美少女相若。但動作和語調予人較為年長的感覺。
東部聯合的全權代理者,實質上的獸人種女王,名字連獸人種內也無人知曉。
原本是受巫鴈迫害的金色狐部族最後一人,卻將持續內亂數千年、分裂成無數部族的獸人種統合成東部聯合,並在其後半個世紀內,將國家面積提升至世界第三位。但自己亦為此賭上了一切,甚至忘記自己的本名。
在統合並穩定聯邦的過程中,被迫「为了多数而牺牲少数」來達到目的;與空白交手後才重新相信有「不傷害一人」而獲勝的方法,並願意信任和幫助他們。
艾爾奇亞聯邦成立後與空白一同前往奧仙德,利用海底水壓壓制「血壞」特徵,暗中協助空白識破亞蜜菈關於海棲種「女王的遊戲」的謊言。
被空說過身為「巫女」,應該有侍奉的神靈種並能召喚出來[at]。後來證實巫女身上寄宿著神靈種(帆樓)的神髓,這亦是巫女能統一全族的重要原因;與神靈種半世紀的相處亦使自己對她生出友情,並希望她有朝一日可以重新自立。
賭上性命在空白挑戰帆樓的「雙六」遊戲上,成功解除與帆樓的盟約;之後空白亦成功使帆樓肯定自己,為「巫女」了結一件心事。

吸血種编辑

布拉姆プラム
於第四卷以少女打扮出現。有著淺藍色略帶粉紅的短髮,戴著一頂綁了小緞帶帽子的嬌小少年。
以「提供奧仙德三成的海底資源,以及締結永久的友好關係」為條件,請求空白等人挑戰海棲種女王萊拉所訂下的「遊戲」,同時表示可以施展讓女王「強制性愛上」的魔法。真正目的為利用海棲種的計劃(利用「沉睡女王遊戲」「把人類種變成餌食」),背叛自己看不起的海棲種來「解放吸血種」,但反被空識破,並被告知對方把自己的背叛都計算在內[au]
實際上是吸血種最後一位男性兼全權代理者,並以「幻惑魔法」化身少女模樣來掩飾。早已知道女王遊戲的破關條件為假,因此尋求的破關對象必須能夠發掘真實的破關條件。意圖在解除吸血種與海棲種訂下的契約同時,設下「定時炸彈」,使空大意下一併接受「讓吸血種吸血的義務」,從而能啃咬自己同様看不起的人類種國王空,吸取他的血液成長[av]。為此不惜以身犯險幫助空白對天翼族取得勝利,使空白得以喚醒女王。
但真正身份早於第四卷拜訪巫女時被白識破,而空也洞悉遊戲陷阱,因此喚醒女王後,趁布拉姆不在對她說「除了協助我們(空白)的義務外,连同种族棋子全部原封不动還給妳」[aw],結果當布拉姆表明真身後發現自己無法吸血。但空因為布拉姆能一直不說謊卻成功引導計劃進行,給予他高度評價。[ax]最後因為吸血種與海棲種的共生關係,在海棲種協助的情況下也必須配合協助空白等人。
在空白等人挑戰帆樓的「雙六」遊戲中,設下有利自己的規則後故意輸掉,提早退場成為「幽靈」,並趁「巫女」不在引誘菲爾和克拉米前往東部聯合,利用森精種的海上封鎖脅迫同樣提早退場的伊野供應吸血用獸人種,並以幽靈之身不斷用魔法和幻術打擊菲爾[ay],企圖迫使菲爾在將來自己戰勝海棲種後獻上森精種血液。但因為空白在「克拉米和菲爾」對戰「伊野和布拉拇」的電子遊戲中,加入了萊拉作為菲爾一方的要求,使布拉拇為了族群存亡無法再作出要挾。

海棲種编辑

萊拉ライラ
海棲種的女王,全權代理者。有著海浪般的藍色長髮。是現今唯一能不榨乾對方就能繁殖的海棲種。
在八百年前、成為女王及全權代理者之前,因追求童話故事中的理想願望而使用「凍眠」能力進入沉睡。除非挑戰者通過萊拉對著盟約所誓下的「遊戲」並賭上自己的一切,否則不會醒來。勝利條件被普遍認為是「利用戀愛攻勢讓女王愛上你」,但在伊野如男子漢般跪倒四十天卻失敗後,被空認定為錯誤的條件。在對天翼種的遊戲完結後,由白作出分析,再以先王在童話內的筆記加以印證,推斷出「讓女王愛上」的真正條件為不受萊拉本人魅惑的「真實的愛」——找到能讓自己愛上,但絕不會愛上自己的人。[az]
實際上是一名抖M,原本設定條件只要在遊戲中踹她一腳便能通關。但最後空白利用吉普莉爾讓萊拉做了一場惡夢,通過了萊拉的魅惑考驗[ba],並以不帶髒字的方式辱罵萊拉使其徹底臣服。之後利用了空的一點因子製造出自己和空的女兒(實際上是萊拉的複製體)。
在眾人挑戰帆樓而進行「雙六」遊戲時借出種族棋子,使空等人可以超額參加遊戲[bb]。此外亦隨史蒂芙(真)前往東部聯合,作為牽制布拉拇必須無條件協助伊野戰勝菲爾一方的籌碼。
亞蜜菈アミラ
海棲種的女王代理。
在空白等人進行喚醒女王萊拉的遊戲前,才向他們解釋需要「向盟約宣誓」賭上一切[bc],並宣稱即使吸血種等人所編纂的「讓女王愛上您」術式失效,亦能原原本本地歸還他們所賭上的一切。
實際上隐蔽了女王醒来的条件,以免種族棋子被奪,同時打算利用遊戲讓人類種輸掉一切,再把他們當成繁衍用的「飼料」,但反被空識破。此外也對萊拉只為追求「得不到的愛」,設下一般人不可能通關的遊戲沉睡八百年導致全族陷入危機,對她極為不滿,因此當空白在女王的夢境中命令吉普莉爾大肆破壞時,反而幸災樂禍。

神靈種编辑

特圖テト,聲:釘宮理惠;國語:張昱
傳說在當年大戰中袖手旁觀,結果漁翁得利成為「唯一神」;實際上由里克·多拉想像並描述「遊戲之神」,在貫穿星球顯現星杯之際祈禱,產生「神髓」而活化出現[bd]。是僅僅因里克和休比兩人的信仰而誕生的最後一個,也是最弱的神靈種。得到星杯之力後重建整個星球,同時成為唯一神並訂下「十條盟約」,以終結異世界的戰爭[be]。因自己誕生過程的緣故,對人類種抱有深厚的感情。
因為與空及白對戰線上西洋棋嚐到生平首次落敗,把二人帶去異世界「迪司博德」,希望他們可以為異世界帶來改變。
挑戰遊戲之神的方式為在西洋棋盤上與其對弈,但首要條件為必須集齊十六種族的「棋子」。
平時居住在「迪司博德」異世界盡頭的巨型黑色國王棋子頂端。在等待挑戰者期間,因為閒極無聊,不時會化身為不同種族穿梭於各族聚居地,與各族進行遊戲。
承認過可以用遊戲決定一切,包含唯一神的身分(推測星杯可能可以轉移)。
給十六種族各自的棋子似乎沿用里克的定義(還未完全確定)。
阿爾特休アルトシュ,聲:竹內良太日语竹內良太
大戰期間具有最強實力的神,亦稱為「戰神」。為天翼種的創造者。
太古時代曾戰勝龍精種之王「終龍」哈提雷武,被告知自己終將一敗,卻一直無法參透「何為最強」。
直到大戰末期都未曾出現能與其並駕齊驅的強者,自身卻因為一閃而逝的敗北感,交付阿茲莉爾萬一敗北亦必須前行;同時理解到完美的存在無法推動前進,唯有不完美的個體才能持續吸收並了解更多,以此理念創造出天翼種的最後個體吉普莉爾。
最強絕招為集結全天翼種所有「天擊」為一束所放出的「神擊」。在決戰中投入了所有兵力對抗機凱種,最後因本身神髓被剝離而死導致敗陣。意識到機凱種背後的指揮是「最弱」者人類,感歎終於遇到擊敗自己的對手含笑而逝。
帆樓帆楼(ほろう)
「狐疑之神」「請希之神」「誇戲之神」,本身沒有名字,創造了機凱種。是在原初世界中第一個擁有「心」的個體(世界還沒成型之前,最遠古時的「神」)。
由於孤單而懷抱著一堆疑問及假設,但沒有能「說話的對象」而製造了五台機械。之後因機械擁有智慧反而提出疑問,使自己對自身的存在成疑,否定自己並貫穿自己的神髓。其後在一個山丘上發現了「巫女」,並意識到自己的神髓沒有「消失」而是「剝離」,使自身進入了假死狀態。
在與「巫女」進行遊戲後,其神髓被束縛在獲勝的「巫女」體內。每當「巫女」覺得「做不到」時就質問她「為什麼」,使她排除萬難,最終統一獸人種,之後成為東部聯合電子遊戲自动盘的動力來源。與「巫女」半世紀的相處產生了感情,在未被告知原委下被「巫女」設計割斷與自己的聯繫,感到被「背叛」及「欺騙」,因而拒絕相信任何人,並就「巫女」對空白的「信任」產生疑問。
面對空等人的挑戰,設下同比例複製異世界的「雙六」遊戲[bf],要玩家賭上種族棋子參加並互相爭奪骰子,使他們互相背叛。在伊綱拒絕「殺害一名靈魂」以走到終點時,對自己的信念開始有所動搖。最後空白讓遊戲中的「背叛者」——史蒂芙的複製體[bg]回答「殺害一名靈魂」的提問為「巫女」[bh],到達終點後則說出「将巫女所拥有的『神髓』归还神灵种」,使自己取回神髓,並結束遊戲。(為了讓帆樓「自立」賭上了史無前例-五個種族棋子,)
在割斷與「巫女」的聯繫後,仍疑問自身的存在並幾乎消散,之後在空解說下不再否定自己。空白為她取名為「帆樓(ほろう,Hollow)」,神髓則收藏在自己隨身帶著的墨壶中。
被空白迫著在艾爾奇亞王城舉行個人演唱會,憑著希望「巫女」快樂的「思念」唱出心聲而大受好評。在機凱種敗於空白的西洋棋對戰後,遇上即將離開的愛因茲希,得到了自身「存在」以及「心」的解答。
凯那斯カイナース
以大自然為概念而誕生並實體化的「森神」,創造了森精種,可以使用一百六十八重術式(森精種最強的術者為八重術者)。
欧肯オーケイン
「鍛神」,創造了地精種。

機凱種编辑

休比·多拉シュヴィ・ドーラ,聲:茅野愛衣
外表看起來只有十歲左右的機凱種少女。黑髮。機體識別碼是「Üc207號機Pr型4f57t9機」。休比的名字是由里克·多拉把她自己所提出的「休瓦爾扎」(Schwarzer,是德文黑色之意)所改而成。在機凱種之中屬於性能在平均以下的「解析體」。
在機凱種與「焉龍」亞蘭雷夫帶領七隻隨從龍大規模交戰之際,首次發現身處已毀部落、當時七歲的里克,對他以生存為優先的行動有所不解,於是產生名為「驚愕」的錯誤訊號,為了解析机凯种是否有「心」、「自我」和「灵魂」,過度對里克的行為解析而產生大量錯誤訊號,自體判定為會對全體機凱種帶來不良影響,因而被切斷與機凱種的連結,遭到报废。
為了知道「心」為何物,在十八歲的里克探查森精種被毀的廢都時,強行推倒里克並且奪去其初吻,之後與里克一同行動和生活,並告訴他關於大戰開始和結束的關鍵——唯一神的宝座「星杯」的資料。在里克為了結束戰爭而開始行動並向自己求婚時,向里克坦承是本族的「連結體」使用了「通行管制」轉移了部分的龍精種的「崩哮」而毀滅掉里克所在的部落,但里克卻「不在意過去既定的事實,並要以休比所在的世界努力活下去」。
在終結大戰的最後準備階段為了設置能引導「星杯」顯現的「通行管制」中途遭遇吉普莉爾,並請求愛因茲希將連結恢復,最後被判定為「雖然異常並且損壞,但其存在為貴重的樣本資料」,准許再次進行連結,而在同步時發現里克所給予的「心」是多麼的沉重(過去同步時間從未超過3秒,但是這次卻超過4分鐘),最後典開機凱種全兵裝對抗吉普莉爾,對著本身連結體創造出了「對未知用戰鬥演算」,並且成功迫使吉普莉爾使出天擊,讓全機凱種獲得資料,並將機凱種術式「禁止進入」壓縮至十二公釐(mm)的保護範圍,成功保護了左手無名指上的結婚戒指。
因為全體機凱種共享了自己對里克的愛,死前被認定為「遺志體」,並由機凱種繼續執行「意志者」里克終結大戰的計劃。
尤巴·愛因ユーバ・アイン
休比所屬的尤巴·連結體的指揮體(ベフェール)。
休比申請重新連結之時與其通信的機體。雖然對休比的行動抱持著疑問,仍判斷休比符合特例,作為貴重的樣本允許休比再連結並同步資料,於同步瞬間掌握休比以「解析體」單機對峙天翼種「最強個體」吉普莉爾的現實,允許休比無限制使用機凱種擁有的全部武裝,解除全機凱種擁有的二七四五一個武裝點開網路限制。並下達「使用各種武裝、火力戰鬥,在同步完畢之前禁止「全毀」的命令。全連結體同步完成之後,與休比告別。
他的尤巴·連結體亦參加了對阿邦特·赫伊姆的壓制行動。
愛因茲希アインツィヒ,聲:諏訪部順一
與所有機凱種連結的「指揮体」的男子,愛因茲希此名來自於「全連結指揮體」[bi]。為了完成死前被認定為「遺志體」的休比所託,帶著休比留下的戒指接觸認定的「意志者」里克,並擬定出全體機凱種配合里克命令的戰略。
為結束大戰而與戰神阿爾特休交戰,並且成功剝離阿爾特休的神髄[bj]。是機凱種的歷史上首個目視確認戰神的機體。
指揮機凱種中的十一機「連結體」製造出「真典·殺星者」[bk],計劃在機凱種成功消滅阿爾特休之際由里克啟動,將星球貫穿並引導出「星杯」。
「十條盟約」訂立後成為機凱種的全權代理者。直到空白的年代,已经超出了耐用界限五千九百八十二年。
率領機凱種指稱空為「意志者」求愛(同性戀),在機凱種和空白以西洋棋對戰失敗後,終於接受了機凱種因為無法達成「意志者」心願而自我欺騙的事實。離開艾爾奇亞前,向空坦言自己將會被新機體取代,並代表全族承諾協助他,亦為帆樓解答她的「存在」以及「心」的疑問。
依蜜爾愛因イミルアイン
識別編號為「Ec001Bf9ö48a2」,職稱「舊E連結體第一指揮體艾爾特·依蜜爾·克拉斯坦·愛因」。空稱呼為「依蜜爾愛因」。
距離運作極限還有六年。
起初與一眾機凱種指空為「意志者」而展開追求,更因為空擅自為她取名而誤解為空對自己有意,自行虛構和空結婚的記憶並拒絕與其他機體共享。在空指出機凱種自我欺騙後,明白空和「意志者」是兩個人,但仍然對他癡戀而留在艾爾奇亞,甚至直接向他告白,招來了白的忌恨。(不隱藏對空的愛 經常和吉普莉爾吵架)

幻想種编辑

阿邦特·赫伊姆アヴァント・ヘイム
戰神阿爾特休的使徒,並且是天翼種國家的所在地,在阿爾特休死後由阿茲莉爾作為全權代理。
和阿茲莉爾能互相交換意志,並能互相取用對方的力量,因此在阿茲莉爾被空封印時也一併受到影響。
由於不願接受阿爾特休被機凱種打敗的事實,會循著神靈種的氣息移動企圖找到消失的阿爾特休,平時是在兩萬公尺上空進行漂浮,基本只能以衛星的方式圍繞著迪司博德移動,在靠近月詠種及其造物神所在的紅色月亮時會上浮,但終究無法離開環繞迪司博德的軌道。
音札因·內比亞インザイン·ネビア
於外傳中登場,在所有幻想種中,被森精種列為最可怕的存在。
具有多樣的型態,從足以籠罩整片沙漠的大濃霧,到樹葉上的一顆露珠,皆是牠的型態之一。
一般認為,在與其交戰時只要使用大規模魔法將其無差別的凍結或蒸發,即可勉強逃過一劫。
由於只要被其吞沒,無論是有機或無機物,皆會立即枯萎腐朽死亡,因此有「死之霧」的別稱。
在外傳中,被森精種的捕獲術式船搜查並試圖捕獲該「核心」運作的術式。
雲渦
於外傳中登場,被稱為擁有意志之雲的幻想種,既是實質的天災,也是具有意志的天地異變,其本身的存在曖昧不清。
因森精種不完全術式的影響而完全失控,隨後遭到吉普莉爾率領三十名天翼種依循著不完全術式找到其核心並將其破壞。

龍精種编辑

「焉龍」亞蘭雷夫『焉龍』アランレイヴ
於大戰中存在的龍精種,是龍精種三王之一。隨從的龍皆為黑色。
率領七名隨從龍與機凱種進行大規模交戰,在瀕死之際以自己的生命做為代價放出「崩哮」並破壞了機凱種3496體中的1468體,也因為這場戰鬥使休比和里克相遇,使得大戰的結果產生未知的變化。
「終龍」哈提雷武『終龍』ハーティレイヴ
榎宮祐於自身另一部作品《異界幻想世紀∞》所出現的角色(於該作品單行本第一集登場,並於第四集作為第五階層的干涉魔法再度登場),於此處之設定為「龍精種」。在《遊戲人生》BD特典VOL.03《幕间Highcard all Raise前篇》登場。
冠有「龍精種三王」之一的名號,同時也是遠古時代最強的龍精種。手下並沒有隨從龍。
在距離大戰末期一萬五千年前的神話時代,與最強的神靈種戰神阿爾特休在大地之巔「灼热的王座」決戰,結果戰敗。臨死前對阿爾特休說出「敢于挑战最强」的「弱者」才能证明何為最强,並且預言阿爾特休最終不免一敗,到時才能真正明白「何為最強的戰神」。這亦可能是促使阿爾特休創造吉普莉爾的原因。
「聪龙」莱金雷弗『聡龍』レギンレイヴ
龍精種三王之一。在BD特典VOL.03及VOL.05《幕间Highcard all Raise》前後篇中被提及。
由於「終龍」哈提雷武及「焉龍」亞蘭雷夫先後陣亡,因此極可能是龍精種的全權代理者。
白龍里亨蓋爾特白龍リーヒェンゲルテ
「聪龙」莱金雷弗的从属,在吉普莉爾第六次單獨挑戰下戰敗身死。死前因為吉普莉爾關於「弱者」戰勝「強者」的回答而心滿意足。

地精種编辑

罗尼·德劳乌尼尔ローニ・ドラウヴニル
大戰時期地精種的天才領軍人物,與森精種辛克·尼爾巴連一樣,實際上操纵战局。有著和辛克不相上下的才能。
領導地精种通过对触媒施加刻印术式使其成为「灵装」及兵器,包括让神靈種的「神髓」起爆的「髓爆」。因此能够针对森精種的新型理论和战术,以同样的新型兵器和兵法进行对抗。
曾在大戰中擊敗辛克,因而激起她的復仇心要和妮娜·克萊布一起「利用大战的一切将其击败」。在大戰中不斷以對方作為對手互相較量。
在地精種進攻森精種首都一役,受困於辛克的「灵坏术式」「终天第三加护」中,幾乎被辛克殺死,卻因為吉普莉爾使出天擊摧毀森精種首都而逃過一劫。
大戰結束後重遇同為敗將的辛克,卻因為十條盟約生效而無法互相攻擊。

註釋编辑

  1. ^ 小說第1卷,各自父母再婚,兩人無血緣關係。
  2. ^ 該西洋棋與一般的國際象棋規則不同,棋子本身有自我意識,行動會反映出玩家的「領袖魅力」、「指揮力」、「指導力」等「身為王的資質」,若玩家領袖能力不足或者違反棋子本身意志便無法移動棋子。棋步接近無視規則,例如一開始時克拉米僅指揮士兵前進,該士兵便向前踏進三步(正式國際象棋規定士兵最多能移動兩步)。
  3. ^ 規則改。。。將場上的三十二個棋子分割為自身的任何一部分,在被翻面之前,參賽者並不會知道該棋代表的是哪個部分,內容包含「記憶」、「身分」、「存在」甚至是「肉體」等等,必要時也會自夥伴身上取得部分。
  4. ^ 挑戰賭注是向對方及同伴提出兩個要求,。另外附加條件為當有一方無法進行遊戲時,則由在場的夥伴代替繼續遊戲。
  5. ^ 實乃日式「繪雙六」圖版遊戲,玩家擲骰決定代表棋子步數,先到終點者勝;棋子停在特定格子時,須依格子上的「課題」要求行事。帆樓版本的「雙六」遊戲以挑戰者本人作棋子,「課題」及規則由遊戲雙方擬定並同意後,除了一名「背叛者」外的挑戰者會被取去關於規則的記憶,再把規則重新宣布。遊戲開始前,每名挑戰者有十顆骰子,每顆代表質量存在的十分之一,失去全部骰子會被強制退場,賽制使玩家必須互相爭奪骰子才可到達終點。
  6. ^ 包括太陽能充電器。
  7. ^ 包括數學、化學、天文學、物理學、工學與醫學、歷史書以及戰略書。
  8. ^ 動畫第3集。
  9. ^ 強制定下「愛」的定義,例如第4卷測試時巫女覺得空「噁心」,此時就會把「噁心」當成「愛」。
  10. ^ 由於當時為11.5833…歲的白獲取了十六粒骰子而成長至18.533…歲,卻發覺自己是蘿莉體型,心有不甘之下根據空平日對動漫和遊戲中,女性身高及身材偏好而得出的結論。
  11. ^ 例如在被召喚至異世界後,在沒有任何人教導的情況下於短時間內學會人類種的語言,並於十多分鐘內記住人類種所用的文字(雖然文法和單字與日語完全相同)。
  12. ^ 空一行人一起接受克拉米的挑戰,因為空故意失利導致棋子被翻,導致失憶。
  13. ^ 因為十條盟約無法讓自身辦到極限以外的事——人類種無法用魔法。不過根據小說中其他消除記憶的狀況,若條件定為「失去記憶」,盟約可以直接做到。
  14. ^ 小說第2卷。
  15. ^ 小說第5卷。
  16. ^ 在遊戲開始前按盟約得到「聽從白的指令,但期間不記得這項和空的約定」的指令,並在遊戲開始後便被自己射擊,之後被伊綱轉換成愛情奴隸
  17. ^ 賽馬是讓馬匹賽跑,預測哪一匹會勝出的賭博遊戲,但同時亦是騎手競賽遊戲,所以是「以騎手的遊戲為材料所進行的賭博遊戲」,即是雙重而且互相獨立的遊戲。
  18. ^ BD特典Vol.6·動畫第12集副音軌。
  19. ^ 在空眼中看起來更像母女的關係。
  20. ^ 克拉米下令騎士斬殺叛變的皇后,但騎士的意志超越魔法限制無視命令。之後空的演說使女王的顏色再次變為「紅色」,而其餘在前線的黑棋也幾乎染成紅色,成為正統西洋棋不會存在的「第三方」,空稱其為內亂;克拉米下令武力鎮壓叛亂,反而使剩餘黑棋紛紛染紅,最後黑色國王崩裂,自取滅亡。
  21. ^ 空按盟約提出第一個條件,保留對方記憶,也歸還對方原本的記憶。
  22. ^ 由於空一行人和獸人種訂的盟約條件所涵盖的只有对战者及人类种的记忆,因而無法對盟約未涵蓋的森精種消除關於遊戲的記憶,故任何明顯的作弊都會洩漏出去,從而令東部聯合在與爱尔文·加尔得將來可能的對戰中再無招架之力。
  23. ^ 在大範圍撤離中指揮的部落菁英們,名義上因逃生不及全數死亡。
  24. ^ 空白還未對「真實人生遊戲」、「真實戀愛遊戲」挑戰)。
  25. ^ 里克夫婦最終不免犧牲了各種族的大量人員,以至自己的性命,但空白至今仍能不用犧牲任何人而取勝。
  26. ^ 當時名義上兩人已死亡。
  27. ^ BD特典VOL.05《幕间Highcard all Raise后篇》。
  28. ^ 源於吉普莉爾認為想要掌握在自己上位的未知個體,並經歷過無數次瀕臨死亡的戰鬥後才能取得勝利。
  29. ^ BD特典VOL.05《幕间Highcard all Raise后篇》注釋。
  30. ^ 因無法接受將書本借給其他族人然後受到凹折污損送回來,這對以精心控管溫度、濕度,並且以書架整理和確認書本保存為興趣的吉普莉爾來說是不能接受的。
  31. ^ 帆樓的「雙六」遊戲規定「課題」時限為七十二小時;在吉普莉爾的战略游戏中,現實一秒等於遊戲中的八小時。
  32. ^ 吉普莉爾的「課題」遊戲規定,玩家首都陷落即為敗北,因此與吉普莉爾同首都即可避免任何一方首都較早陷落;而只要敵我隨同星球毀滅,首都就無法被攻陷。雖然雙方都不會獲勝,但不會有玩家因落敗而犧牲。
  33. ^ BD特典VOL.5《幕间Highcard all Raise》後篇:與吉普莉爾對戰時使出,有別於一般天翼種收束精靈後發放天擊,阿茲莉爾将敌人封入密闭的空间内,在把天击转移进里面,使天擊的力量在密室内无限反射增幅。
  34. ^ 事實上有「尋找」這個命令,但只有對阿茲莉爾一人下令。
  35. ^ 當時阿茲莉爾宣稱:「戰神希望我們能找出為何會落敗的理由,並將最後決定存亡的關鍵交給我們自己決定,希望屆時能由自己的意志或我──阿茲莉爾來判斷全天翼種的存在與否。」
  36. ^ 命令的實際內容是「禁止未經許可的自殺」。
  37. ^ 目前仍沒有承認假造戰神命令。
  38. ^ BD特典VOL.02、SP·实用的战争游戏。
  39. ^ 要求吉普莉爾舔她的腳邊說「請原諒我,菲爾大人」。
  40. ^ 相關敘述見小說第5、7卷及特別篇。
  41. ^ 空得勝後按盟約提出第二個條件,取得菲爾·尼爾巴連的一個記憶操控權力。
  42. ^ 第6卷、SP·实用的战争游戏。
  43. ^ 例如因忘记寝食而几乎饿死;在泡浴时被热气薰得差点淹死等。
  44. ^ 亦即「的說」,源於日語,羅馬拼音「desu」。
  45. ^ 一座能媲美帝國大廈的大樓,本是艾爾奇亞王國的王宮,但被先王用作賭注而成為東部聯合駐艾爾奇亞的大使館。並因為與艾爾奇亞競逐建築的華麗度而多次改建。
  46. ^ 動畫第12集末段、小說第6卷結尾。
  47. ^ 因亞蜜菈知道喚醒女王的條件「不是讓她愛上人」,所以即使「戀愛魔法」正常運行亦無法喚醒女王。
  48. ^ 一旦空等人完成了「沉睡女王遊戲」,遊戲賭注「女王的一切」將轉給空白兩人,其中一切並不只包含「海棲種的全部權力」,同時也包括了「讓吸血種吸血的義務」。
  49. ^ 但被女王苦求「除了欺負我的權利別還給我」。
  50. ^ 小說第5卷末。
  51. ^ 利用從「雙六」遊戲退場後,直至空白完成遊戲前靈魂不衰的時機,布拉拇能盡情發揮吸血種的魔法,甚至勝過菲爾的六重術式。
  52. ^ 但實際上因為萊拉體內保有大量水精,使得過去所有挑戰者都因為受魅惑而失敗。
  53. ^ 這是因為來自異世界的空白二人體內沒有可觀測到的精靈,所以不會受到萊拉魅惑的緣故。
  54. ^ 不計算「背叛者」史蒂芙(複製),除了空白視作一體之外,另外需要多一枚棋子才可使伊綱和伊野同時參加。
  55. ^ 因萊拉是「向盟約宣誓」並賭上「自己的全部」,雖然她沉睡時並未成為全權代理者,但因為後來成為女王,所以賭注變成海棲種的全部,包含種族棋子在內。因此根據「十條盟約」第三條,挑戰者需要賭上一切,包括財產、身分、人權、生命等。
  56. ^ 貫穿星球產生的力量極大,將會超過全體神靈種神髓力量的總和,故足以顯現星杯,理論上也足夠誕生神靈種。
  57. ^ 文中有提及是「前·遊戲之神」,由於得到星杯成為「唯一神」。
  58. ^ 遊戲版圖複製了異世界的所有資源,包括土壤、植被、房舍,以及所有不具知性的生物,但不包括玩家以外具知性的「十六種族」。
  59. ^ 因為本身是複製體,不曾參與訂立規則,故不用被取去記憶也可以暪過一眾玩家,而代之以史蒂芙本尊被收取記憶。
  60. ^ 因空推斷:既然「巫女」的「靈魂」已經與「容器」分開,則「巫女」「即使放弃灵魂也不会死」;而只有「巫女」的「容器」被神灵种完整保護著,所以若回答已死的「巫女」則反而使她的灵魂回归肉体,從而取消已發生的牺牲。
  61. ^ 「愛因茲希アインツィヒ」名字來自德文「Einzig」,即「唯一」之意。
  62. ^ 故事上僅確認記載成功消滅神髓,但實際方法為何則無從得知。
  63. ^ 集合了「神擊」、「虛空第零加護」、「髓爆」、「崩哮」等最高等級破壞魔法的力量,並從中模仿出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