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尔维亚

東南歐國家
(重定向自Serbia

塞尔维亚共和国塞爾維亞語Република СрбијаRepublika Srbija),简称塞尔维亚塞爾維亞語СрбијаSrbija),是一個巴爾幹半島國家,位於歐洲東南部,巴爾幹半島中部的內陸國,與黑山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克羅地亞匈牙利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北馬其頓以及科索沃接壤。

塞爾維亞共和國
Република Србија塞爾維亞語
塞尔维亚国徽
国徽
国歌:
Боже правде
《正義的上帝》
塞尔维亚(绿色)和有争议的科索沃(浅绿色) 在欧洲(深灰色/绿色)的位置
塞尔维亚(绿色)和有争议的科索沃(浅绿色)
欧洲(深灰色/绿色)的位置
首都
及最大城市
貝爾格萊德
官方语言塞爾維亞語
官方文字西里爾字母拉丁字母
族群(2011[1]
政府單一制議會制共和立憲制
• 總統
亞歷山大·武契奇
• 總理
安娜·布爾納比奇
伊维卡·达契奇
立法机构國民議會
形成
公元8世紀後期
1217年
1346年
1459年
1817年
1878年
• 成立南斯拉夫王國
1918年12月4日
• 以共和國政體加盟南斯拉夫聯邦
1943年11月29日
1992年4月27日
• 塞爾維亞和黑山解体,塞尔维亚宪法通过
2006年
面积
• 包括科索沃面積
88,361平方公里(第111名
• 不包括科索沃面積
77,474平方公里
29,913平方英里[2]
人口
• 2020年估计
6,926,705(不包括科索沃)(第105名
• 密度
89/平方公里(第95名
GDPPPP2020年估计
• 总计
1,306億美元第78名
• 人均
18,840美元(不包括科索沃)第66名
GDP(国际汇率)2020年估计
• 总计
520億美元(第84名
• 人均
7,497美元(不包括科索沃)第75名
基尼系数 0.333[3](2019年)
 · 第72名
人类发展指数 0.806[4](2019年)
极高 · 第64名
货币塞爾維亞第納爾RSD
时区UTC+1歐洲中部時間
UTC+2歐洲中部夏令時間
行驶方位右邊
电话区号+381
ISO 3166码RS
互联网顶级域

历史编辑

早在距今八千五百年前,塞尔维亚的首都贝尔格勒(有時譯作贝尔格莱德)已經有較為成熟的新石器時代晚期文化斯塔賽沃文化[5][6],在距今約六千年前,這片地區已經出現是当时欧洲比较大型的村落溫查文化[7]。在西南部的伊利里亞人遷移之前,色雷斯人統治著塞爾維亞,公元前4世紀,希臘人在其南方殖民,後成為亞歷山大大帝帝國的最北端[8][9]。羅馬人在公元前2世紀開始征服塞爾維亞,並將其納入統治中心,有十七位羅馬皇帝出生在今天的塞爾維亞境内[10][11]

到6世紀早期,大量遷入拜占庭帝國的斯拉夫人與當地的達契亞人、伊利里亞人、色雷斯人融合,形成了現代塞爾維亞人的民族起源的基礎[12]。弗拉斯蒂米羅維奇王朝的開國君主維謝斯拉夫(Višeslav)在768年左右開始統治今天的塞爾維亞地區。並且在拜占庭帝國的影響下改信東正教,成為拜占庭的大公。924年保加利亞第一帝國入侵併吞塞爾維亞,927年塞爾維亞在拜占庭支持下脫離保加利亞但受拜占庭控制,最早以「塞爾維亞」為名的國家是10世紀中葉由察斯拉夫·卡羅尼米洛維奇英语Časlav Klonimirović所建立。拜占庭帝國在969年吞併了塞爾維亞公國[13]。1169年斯特凡·尼曼雅時期尼曼雅王朝崛起,1190年拜占庭承認其獨立,1217年稱王,1330年斯特凡·烏羅什二世擊敗保加利亞第二帝國並納為附庸,14世紀中葉的沙皇斯特凡·杜尚(1331~1355年)在位期間更是把塞爾維亞國家的發展推向巔峰並頒布《斯特凡·杜尚法典》[14]

鄂圖曼帝國於14世紀後期開始征服巴爾幹半島,並於1389年在科索沃戰役中擊潰塞爾維亞人,到15世紀末,鄂圖曼帝國已完全征服了塞爾維亞,開始了長達5個世紀的統治。[15][16][17][18]塞爾維亞在1804年和1815年兩次革命當中獲得了高度自治。1878年,塞爾維亞在俄國的協助下獲得完全的獨立,1882年成立王國,其國土僅包括今塞爾維亞的中部。在1910年代初的第一次巴爾幹戰爭第二次巴爾幹戰爭當中,塞爾維亞的國土向南擴展,收复了科索沃地区、並兼併了今馬其頓共和國等地區,但北部的伏伊伏丁那地區當時為奧匈帝國所管轄,不在塞爾維亞國土範圍之內。[19][20][21]

地理编辑

 
塞尔维亚的战备储油基地

塞爾維亞位於中部和南歐的十字路口[37][38][39],是一個內陸國家,位於巴爾幹半島和潘諾尼亞平原。塞爾維亞位於北緯41°和47°以及東經18°和23°之間。該國總面積為88,361平方公里(包括科索沃),位居世界第113位;不包括科索沃,總面積為77,474平方公里,第117位。其與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的邊境302公里、保加利亞318公里、克羅地亞241公里、匈牙利151公里、北馬其頓62公里、黑山124公里、羅馬尼亞476公里、科索沃352公里。潘諾尼亞平原覆蓋了該國的北部三分之一[40],而塞爾維亞最東端則延伸到瓦拉幾亞平原。該國中部的地形,以舒馬迪亞地區為中心,主要由河流穿過的山丘組成。山脈佔據了塞爾維亞南部三分之一的地區。迪納里克阿爾卑斯山沿著德里納河和伊巴爾河的流動延伸到西部和西南部。喀爾巴阡山脈和巴爾干山脈在塞爾維亞東部沿南北方向延伸[41]。塞尔维亚大部分地区山丘起伏。东、西部分别为斯塔拉山脉和迪纳拉山脉的延续;北部的伏伊伏丁那平原多瑙河中游平原的组成部分,河网稠密,土壤肥沃;南部多山脈、丘陵,由科索沃盆地和梅托西亚盆地组成。塞爾維亞最高點位於阿爾巴尼亞和科索沃邊界的贾拉维察山,海拔2656米。[42]塞爾維亞幾乎所有的河流都通過多瑙河流入黑海。多瑙河是歐洲第二大河流,在塞爾維亞境内全長588公里(佔其總長度的21%)[43],是該國的重要水源[44][45],大摩拉瓦河是完全在塞爾維亞境內最長的河流,長度為493公里[46]

塞爾維亞的氣候受歐亞大陸和大西洋和地中海的影響。1月平均氣溫約為0°C,7 月平均氣溫為22°C,可歸類為暖濕大陸性氣候或濕潤亞熱帶氣候。[47]海拔差異、靠近亞得里亞海和大型河流流域以及暴露於風中是氣候變化的原因[48]。塞爾維亞南部受地中海影響[49]。迪納里克阿爾卑斯山和其他山脈有助於冷卻大部分暖空氣團。群山環繞的高原冬天非常嚴酷[50],冬季寒冷的東南風從喀爾巴阡山脈開始沿著多瑙河向西北穿過鐵門到貝爾格萊德[51]。塞爾維亞記錄的最低溫度是1985年1月13日的-39.5°C,最高記錄是2007年7月24日的44.9°C[52]

塞爾維亞29.1%的領土被森林覆蓋,森林總面積為2,252,000公頃[53],它的2019年森林景觀完整性指數平均得分為5.29/10,在全球172個國家中排名第105位[54]。塞爾維亞擁有歐洲39%的維管植物群、51%的歐洲魚類動物群、40%的歐洲爬行動物和兩棲動物群、74%歐洲鳥類動物群和67%的歐洲哺乳動物動物群[55]。其豐富的山脈和河流使其成為各種動物的理想環境,其中許多動物受到保護,包括狼、猞猁、熊、狐狸和雄鹿。全國生活著17種蛇,其中8種有毒[56]。塞爾維亞是大約380種鳥類的家園[57]。烏瓦克峽谷被認為是歐洲禿鷲最後的棲息地之一[58]。在該國最北部有大約145只瀕臨滅絕的長耳貓頭鷹,是這個物種最大的聚居地[59]。該國也有很多受威脅的蝙蝠和蝴蝶物種[60]

行政區劃编辑

 
塞爾維亞行政區劃

塞爾維亞由中塞爾維亞科索沃伏伊伏丁那共分為29個州、及直轄市貝爾格萊德所組成,其中中塞爾維亞可依地區分為舒馬迪亞和西塞爾維亞、東南塞爾維亞兩區,州及直轄市下可再分為150個縣及24個市。雖然塞爾維亞聲稱科索沃共和国為該國境內之領土,但科索沃自1999年以来就已经脱离了塞爾維亞的实际管辖,并于2008年2月17日自行宣布独立。塞爾維亞共和國分為29州和一個直轄市,其中科索沃5州(已獨立),伏伊伏丁那7州(自治),中塞爾維亞17州,首都貝爾格萊德為唯一的直轄市。州下再分區,全國有108區,其中科索沃有30區,伏伊伏丁那有54區。[61][62]

塞爾維亞共和國有科索沃伏伊伏丁那兩個自治省,其中科索沃僅在法律上為塞爾維亞共和國的一部分,科索沃戰爭後實際上由聯合國管轄,並已於2008年2月17日自行宣佈獨立。而塞爾維亞共和國其餘地區通稱「中塞爾維亞」,但是該地區沒有相應的行政建制。[63]

外交编辑

塞爾維亞的前身南斯拉夫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即予以承認,但是在蘇南交惡後,中華人民共和國選擇站在蘇聯一邊,導致兩國關係十分緊張。雖然兩國於1955年1月2日正式建交,但是兩國關係依然十分冷淡,並於1958年因南斯拉夫抵制蘇聯爲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之首一事再次交惡,一直持续到1977年南斯拉夫總統狄托访华后关系才正常化。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貝爾格萊德擁有大使館,並在普里什蒂納設有一辦公室。而塞爾維亞在北京擁有大使館,並在上海設有一總領事館。中華人民共和國於科索沃戰爭期間支持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反對北約轟炸南斯拉夫[64][65],對美军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非常不滿[66]。中國反對北約干預科索沃事務,擔心鼓勵在西藏新疆的分離主義[67]

目前,塞尔维亚正积极申请加入歐洲聯盟,但欧盟方面对塞尔维亚加入设定了多个前提条件,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塞尔维亚必须先承认科索沃的独立地位,或实现与科索沃关系正常化。而目前塞尔维亚并不愿对此作出妥协,这就使得其加入欧盟的前景变得渺茫。不過在2014年年初,塞爾維亞終於願意和科索沃關係正常化,向邁進歐盟的路又更進一步,且塞尔维亚希望可以在2020年前加入歐盟,而歐盟也評「雄心勃勃,但並非沒有可能」。[68]

2008年2月17日,科索沃單方面宣佈從塞爾維亞獨立,建立科索沃共和國,并获得美国英国加拿大日本法国德国等多数联合国会员国的承认。但包括塞爾維亞共和國俄羅斯中華人民共和國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希臘斯洛伐克墨西哥越南羅馬尼亞烏克蘭西班牙印度巴西尼日利亞南非阿根廷白俄羅斯巴勒斯坦玻利維亞等國家拒絕承認科索沃的獨立地位。塞爾維亞亦正在阻止科索沃加入其它國際組織。科索沃共和國現时尚未是聯合國成員國。目前共有98個聯合國成員國馬耳他騎士團[69]紐埃以及庫克群島承認科索沃的獨立地位。儘管如此,由於受到來自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中的俄羅斯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的強大壓力,科索沃成為聯合國成員國的可能性依然渺茫[70]。而莱索托苏里南布隆迪所罗门群岛巴布亚新几内亚科摩罗多米尼克格林纳达帕劳马达加斯加中非共和国多哥塞拉利昂加纳瑙鲁这些国家则是先前承认科索沃独立,后来撤销承认独立的国家。塞爾維亞方面對承認科索沃獨立的國家,則採取撤回大使的方式以示抗議。[71]這些國家包括美國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北馬其頓哥倫比亞克羅地亞法國德國匈牙利土耳其斯洛文尼亞以及英國。但近年来塞尔维亚为加入歐洲一體化而态度有所松动,于2013年和2020年分别在比利时布鲁塞尔[72]美国华盛顿与科索沃达成“政治和经济正常化”协议[73]

 
科索沃的國際地位
  塞爾維亞
  認為科索沃是塞爾維亞一部分的國家和地區
  承認科索沃為獨立的國家和地區

政治编辑

塞爾維亞是一個議會制共和國,政府分為立法、行政和司法部門。塞爾維亞擁有歐洲最早的現代憲法之一,即1835年憲法,該憲法當時被認為是歐洲最進步和最自由的憲法之一[74][75]。從那時起,它通過了10部不同的憲法[76]。現行憲法是在黑山獨立公投之後於2006年通過的,該公投結果確認了塞爾維亞本身的獨立[77]。總統是國家元首,由民眾投票選舉產生,任期五年[78],亞歷山大·武契奇的的塞爾維亞進步黨是繼2017年總統選舉的現任總統[79]。政府由總理和內閣部長組成,現任總理是由塞爾維亞進步黨提名的安娜·布爾納比奇[80]。國民議會是一院制立法機構[81]。自2021年以來,塞爾維亞議會席位最大的政黨是民粹主義的塞爾維亞進步黨和左翼的塞爾維亞社會黨[82]。2021 年,塞爾維亞擔任高級公職的女性人數在歐洲排名第五[83]

軍事编辑

 
塞軍MiG-29B
 
M-84

塞爾維亞武裝部隊隸屬於國防部,由陸軍和空軍組成。雖然是一個內陸國家,但塞爾維亞經營著一支河流艦隊,在多瑙河、薩瓦河和蒂薩河上巡邏。截至2019年,塞爾維亞國防預算達8.04億美元。[84]

傳統上依靠大量應徵入伍的塞爾維亞武裝部隊經歷了縮減規模、重組和專業化的時期。2011年廢除了征兵制[85]。塞爾維亞武裝部隊有28,000名現役軍人[86],輔以擁有 20,000 名成員的“主動預備役”和大約 170,000 名成員的“被動預備役”[87][88]

塞爾維亞參加了北約夥伴關係行動計劃[89],但由於民眾的強烈反對,它無意加入北約,這主要是1999 年北約轟炸南斯拉夫的遺留問題[90]。它是北約的觀察員成員,集體安全條約組織成員(CSTO)[91],該國還簽署了《東南歐穩定公約》。塞爾維亞武裝部隊參加了多項多國維和任務,包括部署在黎巴嫩、塞浦路斯、科特迪瓦和利比里亞[92]

塞爾維亞是該地區軍事裝備的主要生產國和出口國。2018年國防出口總額約為6億美元[93]。國防工業多年來取得了顯著增長,並且每年繼續增長[94][95]。塞爾維亞是世界上平民中槍支數量最多的國家之一[96]

人口编辑

自1990年代初以來,塞爾維亞一直在經歷一場人口危機,死亡率不斷超過其出生率[97][98]。據估計,1990年代有300,000人離開塞爾維亞,其中20%接受過高等教育[99][100]。塞爾維亞隨後擁有世界上最古老的人口之一,平均年齡為42.9歲,其人口正在以世界上最快的速度之一萎縮[101]。五分之一的家庭只有一個人,只有四分之一的家庭有四人以上[102]。塞爾維亞的平均預期壽命為76.1歲[103]

塞爾維亞族人口有近六百萬,是塞爾維亞最大的族群,佔總人口的83%。匈牙利族人口為25萬人,是塞爾維亞最大的少數民族,主要集中在伏伊伏丁那北部,佔全國人口的3.5%[104][105][106]。根據2011年的人口普查,羅姆人為147,604人,但非官方估計他們的實際人數在400,000至500,000之間[107]。有14.5萬波斯尼亞人集中在西南部。其他少數民族包括克羅地亞人、斯洛伐克人、阿爾巴尼亞人、黑山人、弗拉赫人、羅馬尼亞人、馬其頓人和保加利亞人。中國人估計有15,000人,是唯一的非歐洲移民少數群體[108][109]

大部分塞爾維亞族信奉東正教,其他主要分佈在伏伊伏丁那的少數民族信奉伊斯蘭教天主教。2011年,塞爾維亞的羅馬天主教徒人數為356,957 人,約佔總人口的6%,新教約佔該國人口的1%,大約25,000人信奉希臘天主教。[110][111]

民族成分(2011)
塞尔维亚族
  
83.3%
匈牙利族
  
3.5%
罗马尼亚族
  
2.1%
波斯尼亚族
  
2%
克罗地亚族
  
0.8%
斯洛伐克族
  
0.7%
其它
  
4.7%
未分类/未知
  
3.3%
 
塞尔维亚语拉丁字母表(上)和塞尔维亚西里尔字母表(下)

塞尔维亚官方语言为塞尔维亚语,为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的标准形式,88%的塞尔维亚人口使用这一语言[112]。塞尔维亚是全欧洲唯一仍旧使用双文制的国家,西里尔字母拉丁字母均得到使用。塞尔维亚语西里尔字母为该国官方文字[113]。受官方承认的少数语言包括匈牙利语斯洛伐克语阿尔巴尼亚语罗马尼亚语保加利亚语卢森尼亚语,以及另两种标准化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言:波斯尼亚语克罗地亚语。在所有相应少数族裔人口占总人口超过15%的市镇,这些语言均为官方语言[114]

經濟编辑

塞爾維亞是一個處於中高收入範圍的新興市場經濟體[116]。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官方估計2018年塞爾維亞名義國內生產總值為506.51億美元,人均7,243美元,而購買力平價國內生產總值為1227.59億美元,人均17,555美元[117]。經濟以服務業為主,佔GDP的67.9%,其次是工業,佔GDP的26.1%,農業佔GDP的6%[118]。塞爾維亞官方貨幣為塞爾維亞第納爾(ISO代碼:RSD),中央銀行為塞爾維亞國家銀行. 貝爾格萊德證券交易所是該國唯一的證券交易所,市值為86.5億美元,以BELEX15為主要指數,代表15隻流動性最強的股票[119]。該國在社會進步指數中排名第52位[120],在全球和平指數中排名第51位[121]

經濟已受到全球經濟危機的影響。在經歷了近十年的強勁經濟增長(平均每年4.45%)之後,塞爾維亞於2009年以-3%的負增長進入衰退,2012年和2014年分別以-1%和-1.8%的負增長進入衰退[122]。由於政府正在應對危機的影響,公共債務翻了一番多,從危機前的略低於30%到GDP的70%左右,最近呈下降趨勢,降至50%左右[123][124]。勞動力為320萬,其中56%受僱於服務業,28.1%受僱於工業,15.9%受僱於農業[125]。2019 年 5 月的平均月淨工資為47,575第納爾或525美元[126]。[278]

自2000年以來,塞爾維亞吸引了超過400億美元的外國直接投資[127]。進行投資的公司包括:菲亞特克萊斯勒汽車、西門子、博世、菲利普莫里斯、米其林、可口可樂、嘉士伯等[128]。在能源領域,俄羅斯能源巨頭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和盧克石油公司進行了大量投資[129]。在冶金領域,中國鋼鐵和銅業巨頭、河鋼和紫金礦業已經收購了關鍵綜合體[130]

塞爾維亞的進口超過出口25%。然而,塞爾維亞的出口在過去幾年中穩步增長,2018年達到192億美元[131]。該國與歐洲自由貿易聯盟和歐洲自由貿易聯盟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與歐盟簽訂了優惠貿易制度,與歐盟建立了普遍優惠制度。美國,以及與俄羅斯、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和土耳其的個別自由貿易協定[132]

交通编辑

塞爾維亞是歐洲的戰略交通要地,該國中部的摩拉瓦河谷是從歐洲大陸到小亞細亞和近東最便捷的陸路路線[133]

塞爾維亞有3819公里的鐵路,其中電氣化1279公里,複線283公里[134]。塞爾維亞公路網承載著該國的大部分交通。道路總長45419公里,其中962公里為“IA級國道”(即高速公路);4517公里為“IB級國道”(國道);“二級國道”(區域道路)10941公里,“市政道路”23780公里。[135][136][137]

塞爾維亞有定期客流量的三個機場。貝爾格萊德尼古拉特斯拉機場在2019年為620萬名乘客提供服務,是旗艦航空公司塞爾維亞航空公司的樞紐,該航空公司飛往32個國家的59個目的地,並在2019年運送了約280萬名乘客[138][139]。尼什康斯坦丁大機場和摩拉瓦機場主要為低成本航空公司提供餐飲服務,但也作為塞爾維亞航空的二級樞紐[140]

塞爾維亞擁有發達的內陸水運,內陸水道可通航1,716 公里,其中河流可通航 1,043 公里,運河可通航 673 公里,幾乎都位於該國北部三分之一的地區。最重要的內陸水道是多瑙河。其他可通航的河流包括薩瓦河、蒂薩河、貝吉河和蒂米甚河,2018年,超過800萬噸貨物通過塞爾維亞的河流和運河運輸,最大的河港是諾維薩德、貝爾格萊德、潘切沃、斯梅代雷沃、普拉霍沃和沙巴克。[141][142]

體育编辑

近年塞爾維亞共和國的網球运动員表現突出,包括首個男子單打大滿貫得主以及世界排名第一诺瓦克·德约科维奇、首個女子單打大滿貫得主及世界排名第一安娜·伊萬諾維奇、前女子世界排名第一耶萊娜·揚科維奇揚科·蒂普薩雷維奇、男子雙打大滿貫得主及前世界第一內納德·齊莫尼奇[143][144]足球塞爾維亞人最為熱衷的集體運動項目,塞爾維亞國家足球隊亦是歐洲足壇的一支勁旅,著名球員包括曾經效力英超班霸曼聯维迪奇、現在効力曼聯的馬迪,效力意甲勁旅國際米蘭的斯坦科维奇以及费内巴切的克拉西奇、曾經效力切爾西伊萬諾維奇[145][146][147]。塞爾維亞是世界籃球的傳統強國之一[148][149],作為塞爾維亞國家男子籃球隊已經兩奪世界冠軍(1998年和2002年),三個歐洲冠軍(1995年,1997年和2001年)和兩個奧運會銀牌獎牌(1996年和2016年)。該女子國家籃球隊已兩奪歐洲冠軍杯(2015年,2021)和奧運會的銅牌(2016年),冷戰結束後共有31塞爾維亞球員在NBA[150]

文教编辑

幾個世紀以來,跨越東西方邊界的塞爾維亞領土一直被羅馬帝國的東半部和西半部瓜分。然後在拜占庭和匈牙利王國之間;在奧斯曼帝國和哈布斯堡帝國之間的近代早期。這些重疊的影響導致了整個塞爾維亞的文化多樣性;它的北部傾向於中歐的輪廓,而南部則是更廣闊的巴爾幹甚至地中海的特徵。拜占庭對塞爾維亞的影響是深遠的,首先是通過在中世紀早期引入東方基督教。塞爾維亞東正教有許多修道院建於塞爾維亞中世紀。塞爾維亞也受到威尼斯共和國的影響,主要是通過貿易、文學和羅馬式建築。[151][152]

根據2011年的人口普查,塞爾維亞的識字率佔人口的98%,而計算機識字率則為49%(完全計算機識字率是34.2%)[153]。相同的人口普查顯示了以下教育程度:16.2%的居民具有高等教育(10.6%的擁有本科學士或碩士學位,5.6%的擁有副學士),49%的具有中等教育,20.7%的具有基礎教育,13.7% 尚未完成基礎教育[154]

塞爾維亞的教育受教育和科學部管理。教育從學前班或小學開始。孩子七歲就讀小學。義務教育由八年級小學組成。學生有機會再到職業學校學習四年,或參加2-3年的職業培訓,之後就有機會上大學[155]。還提供塞爾維亞公認的少數民族語言的初等和中等教育,課程以匈牙利語,斯洛伐克語,阿爾巴尼亞語,羅馬尼亞語等教授,保加利亞語以及波斯尼亞語和克羅地亞語進行。 佩特尼察科學中心是一所著名的針對天才學生的課外科學教育機構[156]

 
贝尔格莱德大学

塞爾維亞有19所大學(9所公立大學共有86個系,10所私立大學擁有51個系)[157]。在2018/2019學年,有210,480名學生就讀了19所大學(公立大學為181,310名,私立大學為29,170名),而47,169名學生就讀於81所高等學校[158]。塞爾維亞的公立大學包括:貝爾格萊德大學(最古老的大學,創建於1808年,是最大的大學,擁有97,696名本科生和研究生),諾維薩德大學(成立於1960年,學生人數為42489人),尼什大學(成立於1965年,有20,559名學生),克拉古耶瓦克大學(成立於1976年,14053名學生),普里什蒂納大學(位於北米特羅維察),諾維帕扎爾公立大學以及三所專業大學– 藝術,國防大學和刑事調查與警察大學。貝爾格萊德大學(在2013年上海世界大學排名上排名301-400,在歐洲排名第二,僅次於雅典和塞薩洛尼基大學)和諾維薩德大學被普遍認為是國家最好的高等教育機構。[159]

塞爾維亞在2017年的科研經費中佔GDP的0.9%,略低於歐洲平均水平[160],塞爾維亞在2020年的全球創新指數中排名第53位,高於2019年的第57位[161][162][163][164]。自2018年以來,塞爾維亞是歐洲核子研究組織的正式成員[165][166]。塞爾維亞在數學和計算機科學領域有著卓越的悠久歷史,儘管1990年代的經濟制裁和對研究的長期投資不足迫使許多科學專業人才離開該國,但它創造了強大的工程人才庫[167]。儘管如此,塞爾維亞仍在一些領域保持優勢,例如不斷發展的信息技術領域,其中包括軟件開發和外包。它在2018年產生了超過12億美元的出口,既來自國際投資者,也來自大量動態的本土企業[168]。塞爾維亞是科學界女性比例最高的國家之一[169]。在塞爾維亞運作的科研機構中,最大的是貝爾格萊德的米海洛·卜平研究所和文尼采核能研究所。塞爾維亞科學與藝術學院自1841年成立以來就致力於促進科學和藝術。塞爾維亞擁有強大的科學技術生態系統,培養了許多知名科學家,為科學技術領域做出了巨大貢獻[170]

相關條目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存档副本 (PDF). [2015-03-0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08-11). 
  2. ^ The World Factbook: Serbia. 中情局. 2014-06-20 [2014-1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4). 
  3. ^ Country Comparison :: Distribution of Family Income – Gini Index. cia.gov.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2014-08-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04). 
  4. ^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19 (PDF).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2019-12-2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9-12-09). 
  5. ^ Nikola Tasić; Dragoslav Srejović; Bratislav Stojanović. Vinča and its Culture. Vladislav Popović (编). Vinča: Centre of the Neolithic culture of the Danubian region. Smiljka Kjurin (translator). Belgrade. 1990 [2006-10-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1-16). 
  6. ^ History (Ancient Period). Official website. [2007-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28). 
  7. ^ Kitson, Peter. Year's Work in English Studies Volume 77. Wiley-Blackwell. 1999: 5 [2009-05-05]. ISBN 978-0-631-21293-5. 
  8. ^ Blic Online - Najseverniji grad Aleksandrovog carstva. Blic Online.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8-21). 
  9. ^ IWilkes, J. J. The Illyrians, 1992, ISBN 0-631-19807-5, p. 85, "...the area [South Serbia] was originally populated with Thracians..."
  10. ^ Serbia's rich and hidden Roman history. BBC News. [2020-02-02] (英语). 
  11. ^ Traces of Empire: Serbia's Roman Heritage. Balkan Insight. 2016-10-24 [2020-02-02] (美国英语). 
  12. ^ Cyril Mango. Byzantium: The Empire of New Rome. Scribner's, 1980. Fordham.edu. [2010-11-14]. 
  13. ^ Moravcsik, Gyula (编). Constantine Porphyrogenitus: De Administrando Imperio 2nd revised. Washington D.C.: Dumbarton Oaks Center for Byzantine Studies. 1967 [1949]. 
  14. ^   Bury, John Bagnell. Roman Empire, Later. Chisholm, Hugh (编). 大英百科全書 23 (11th ed.). 劍橋大學出版社: 517. 1911. 
  15. ^ Verovali ili ne: U TURSKOJ ŽIVI 9 MILIONA SRBA!. Pressonline.rs. 2011-10-04 [2011-1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19) (塞尔维亚语). 
  16. ^ Krkljuš, Ljubomirka, On Sava Tekelija's programme for the renewal of the Serbian state , Zbornik Matice srpske za istoriju 2010, iss. 81, pp. 7–22, Document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3-17.
  17. ^ Batakovic.com. www.batakovic.com. 
  18. ^ Dierauer, Isabelle. Disequilibrium, Polarization, and Crisis Model: A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Theory Explaining Conflict.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2013-05-16: 88. ISBN 978-0-7618-6106-5. 
  19. ^ The Serbian Revolution and the Serbian State. staff.lib.msu.edu. 
  20. ^ Serbian Studies 9–10. North American Society for Serbian Studies. 1995: 91. 
  21. ^ Statehood Day of the Republic of Serbia 2019. School of Engineering Management (Belgrade). [2020-02-12]. 
  22. ^ Duffy, Michael. First World War.com – Primary Documents – Vasil Radoslavov on Bulgaria's Entry into the War, 11 October 1915. firstworldwar.com. 2009-08-22 [2010-04-28]. 
  23. ^ Највећа српска победа: Фронт који за савезнике није био битан (塞爾維亞語)
  24. ^ 20/7/1917 the Corfu Declaration: Plans for a future Yugoslavia. 2017-07-20. 
  25. ^ Arhiv Jugoslavije – 1 December Act, 1 December 1918
  26. ^ Bojovi, Jovan,Zakonik knjza Danila,Titograd: Istorijski institut Crne Gore, 1982.––––––, Podgorič ka skupština 1918: dokumenta, Gornji Milanovac: Dečje novine, 1989.
  27. ^ 27.0 27.1 Jewish Heritage Europe – Serbia 2 – Jewish Heritage in Belgrade. Jewish Heritage Europe. [2010-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30). 
  28. ^ Savich, Karl. The Kragujevac massacre.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2-17). 
  29. ^ Israeli, Raphael. The Death Camps of Croatia: Visions and Revisions, 1941–1945. Transaction Publishers. 2013-03-04: 31 [2013-05-12]. ISBN 978-1-4128-4930-2. 
  30. ^ Tito, Josip Broz. Nacionalno pitanje u Jugoslaviji: u svjetlosti narodnooslobodilačke borbe. Zagreb: Naprijed. 1945: 11 (克罗地亚语). Moram ovdje podvući činjenicu da su u redovima naše Narodno-oslbodilačke vojske i partizanskih odreda u Jugoslaviji, od samog početka pa do danas, nalaze u ogromnoj većini baš Srbi, umjesto da to bude obratno. 
  31. ^ Tanjug. Posle rata u Srbiji streljano preko 60.000 civila. Mondo.rs. 
  32. ^ Bokovoy, Melissa Katherine; Irvine, Jill A.; Lilly, Carol S. State-society relations in Yugoslavia, 1945–1992. Scranton, Pennsylvania: Palgrave Macmillan. 1997: 295–296, 301. 
  33. ^ Magaš, Branka. The Destruction of Yugoslavia: tracking the break-up 1980–92 (pp 165–170). Verso. 1993. ISBN 978-0-86091-593-5. 
  34. ^ Serbia not guilty of genocide. Human Rights House Foundation. 2007-02-26 [2021-07-21] (美国英语). 
  35. ^ Montenegro gets Serb recognition. BBC. 2006-06-15. 
  36. ^ Rift Emerges at the United Nations Over Kosovo. New York Sun. 2008-02-19. 
  37. ^ Serbia: On the Way to EU Accession. World Bank Group. [2014-10-21]. 
  38. ^ Serbia: Introduction.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2014-10-03]. 
  39. ^ Serbia. Southeastern Europe Travel Guide. Balkans 360. [2014-10-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40. ^ Carevic, Ivana; Jovanovic, Velimir. STRATIGRAPHIC-STRUCTURAL CHARACTERISTICS OF MAČVA BASIN (PDF): 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8-30). 
  41. ^ About the Carpathians – Carpathian Heritage Society. Carpathian Heritage Society. [2010-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06). 
  42. ^ O Srbiji. Turistickimagazin.com.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1). 
  43. ^ National Tourism Organisation of Serbia. www.serbia.travel. [2019-04-27]. 
  44. ^ Jolović, Dejan. Ten economic benefits of the Danube for Serbia. Danubius. 2016-08-19 [2019-04-27] (英语). 
  45. ^ Takić, Ljiljana M.; Mladenović-Ranisavljević, Ivana I.; Nikolić, Vesna D.; Nikolić, Ljubiša B.; Vuković, Milovan V.; Živković, Nenad V. The assessment of the Danube water quality in Serbia (PDF). Advanced Technologies. 2012: 59. 
  46. ^ Morava River -. 2015-10-09 [2019-04-27]. 
  47. ^ The Times Atlas of the World (1993). Times Books ISBN 0-7230-0492-7.
  48. ^ Serbia :: Climate.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Online: 5 of 71. 2007. 
  49. ^ CIA – The World Factbook. Cia.gov. [2012-05-24]. 
  50. ^ Radovanović, M and Dučić, V, 2002, Variability of Climate in Serbia in the Second Half of the 20th century, EGS XXVII General Assembly, Nice, 21 to 26 April 2002, abstract #2283, 27:2283–, provided by the Smithsonian / NASA Astrophysics Data System
  51. ^ Kossava. Glossary of Meteorology, Second Edition. American Meteorological Society. June 2000 [2007-03-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30). 
  52. ^ Past temperature extremes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measurement (PDF). Hydrometeorological Service of Serbia. [2010-11-0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5-11). 
  53. ^ ::SE "Srbijašume" Belgrade. Srbijasume.rs. 2010-12-31 [2013-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2). 
  54. ^ Grantham, H. S.; 等. Anthropogenic modification of forests means only 40% of remaining forests have high ecosystem integrity – Supplementary Material.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20, 11 (1): 5978. ISSN 2041-1723. PMC 7723057 . PMID 33293507. doi:10.1038/s41467-020-19493-3 . 
  55. ^ Serbian biodiversity. IUCN. 2012-08-07 [2019-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6). 
  56. ^ Reptiles in Serbia (PDF). Glasnik. 2017-06-09 [2017-09-0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10-10). 
  57. ^ CARSKA BARA – Fauna ptica. Carskabara.rs. [2013-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3). 
  58. ^ Uvac Special Nature Reserve. Uvac.org.rs.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2). 
  59. ^ The largest stationary of longeared owls. serbia.com. 2017-06-09. 
  60. ^ Earths's Endangered Species. earthsendangered. 2017-06-09. 
  61. ^ CCRE: Serbi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04). 
  62. ^ Law on Territorial Organization. National Assembly of the Republic of Serbia. 2007-12-29 [2013-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2) (塞尔维亚语). 
  63. ^ Decision on the annulment of the illegitimate acts of the provisional institutions of self-government in Kosovo and Metohija on their declaration of unilateral independence Government of Serbia, 2008
  64. ^ Warren I. Cohen. America's response to China: a history of Sino-American relations. 5th edition. New York, New York, USA; West Sussex, England, U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10. Pp. 261.
  65. ^ Suisheng Zhao. Chinese foreign policy: pragmatism and strategic behavior. New York, New York, USA: M. E. Sharpe, Inc., 2004. Pp. 60.
  66. ^ Warren I. Cohen. America's response to China: a history of Sino-American relations. 5th edition. New York, New York, USA; West Sussex, England, U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10. Pp. 261.
  67. ^ Suisheng Zhao. Chinese foreign policy: pragmatism and strategic behavior. New York, New York, USA: M. E. Sharpe, Inc., 2004. Pp. 60.
  68. ^ EU to map out membership for 6 western Balkan states, Michael Peel and Neil Buckley, Financial Times, 1 February 2018
  69. ^ 中華民國外交部-國家與地區. 
  70. ^ Rift Emerges at the United Nations Over Kosovo. New York Sun. 2008-02-19. 
  71. ^ PROTEST CONVEYED TO FRANCE, BRITAIN, COSTA RICA, AUSTRALIA, ALBANIA,存档于互联网档案馆(存檔 index)
  72. ^ 塞爾維亞科索沃簽協議 法祝賀. 中時新聞. 中央社. 
  73. ^ 塞尔维亚和科索沃签署“两国间经济正常化”协议. 土耳其通讯社. 
  74. ^ Svi Ustavi moderne države Srbije od 1835 do 2006 – Sretenjski, Turski, Radikalski ustav i Srpska ustavnost. Bašta Balkana Magazin. 2012-10-29 [2019-08-15] (sr-RS). 
  75. ^ Sretenjski ustav iz 1835.: Kako je Srbija u 19. stoljeću postala "država slobode" – Liberalni Forum. 2017-02-15 [2019-08-15] (bs-BA). 
  76. ^ Serbian Constitutional History Part I. Belgraded.com.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16). 
  77. ^ Serbia: Constitution of The Republic of Serbia. Wipo.int. 
  78. ^ Responsibilities. predsednik.rs. [2013-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05). 
  79. ^ Serbia elects Prime Minister Aleksandar Vucic as president. BBC News. 2017-04-03 [2018-01-16]. 
  80. ^ Izbori 2012 – Nova vlada položila zakletvu. B92. 
  81. ^ National Assembly of the Republic of Serbia | Jurisdiction, competences and duties of the National Assembly. Parlament.gov.rs. 2008-06-11. 
  82. ^ Izveštaj o ukupnim rezultatima izbora 2020. godine. RIK (塞尔维亚语). 
  83. ^ Србија пета у Европи по броју жена на јавним функцијама. Politika Online. [2021-01-18]. 
  84. ^ Više novca za naoružanje. Radio Slobodna Evropa. [2019-01-18] (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 
  85. ^ Vojska Srbije od sutra i zvanično profesionalna. Politika. 2010-12-31 [2012-05-24]. 
  86. ^ Blic Online | Sa 28.000 vojnika Vojska Srbije među najbrojnijim u regionu. Blic.rs. 
  87. ^ [1] – Latest information published in Serbia Defense Ministry monthly press "Odbrana" in 1. November 2011 about reserves according to law passed in Serbian parliament. Document contains 20 pages and have information about obligation regarding defending country use of reserve forces and division into active and passive reserve
  88. ^ Obveznici postali "pasivna rezerva". B92. 2011-01-04 [2013-06-21] (塞尔维亚语). 
  89. ^ Relations with Serbia. 
  90. ^ Amnistía Internacional. No hay justicia para las víctimas de los bombardeos de la OTAN.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7-24. Consultado el 10 de noviembre de 2009.
  91. ^ Pike, John. CSTO members. Global Security. [2014-10-21]. 
  92. ^ Current multinational operations. www.mod.gov.rs. [2013-04-26]. 
  93. ^ Vulin: Izvoz odbrambene industrije 600 miliona dolara u 2018.. N1 Srbija. 2018-12-26 [2019-08-01] (sr-Latn). 
  94. ^ Srpska vojna industrija u usponu. Glas-javnosti. [2012-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29). 
  95. ^ Povratak vojne industrije Srbije na svetsku scenu. Blic. [2012-05-24]. 
  96. ^ Gun Ownership By Country 2021. worldpopulationreview.com. [2021-07-24]. 
  97. ^ Sebičnost žena u Srbiji nije uzrok bele kuge | EurActiv Srbija. Euractiv.rs. 2013-07-26. 
  98. ^ Roser, Max, Total Fertility Rate around the world over the last centuries, Our World In Data, Gapminder Foundation, 2014 [2019-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8) 
  99. ^ Serbia seeks to fill the '90s brain-drainage gap. EMG.rs. 2008-09-05. 
  100. ^ Survey S&M 1/2003. Yugoslav Survey. 
  101. ^ Country Comparison : Population growth rate. The World Factbook, CIA. 2002. 
  102. ^ Household numbers (PDF). pod2.stat.gov.rs. 
  103. ^ Bank, World. Europe Central Asia Economic Update, Spring 2020 : Fighting COVID-19. openknowledge.worldbank.org (World Bank). 2020-04-09: 71, 72 [2020-04-09]. 
  104. ^ Slovakia's national minority makes Serbia nicer, richer. srbija.gov.rs. 2018-12-11. 
  105. ^ Lux, Gábor; Horváth, Gyula. The Routledge Handbook to Regional Development in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Taylor & Francis. 2017: 190. 
  106. ^ Filep, Béla. The Politics of Good Neighbourhood: State, civil society and the enhancement of cultural capital in East Central Europe. Taylor & Francis. 2016: 71. 
  107. ^ Vesti – Zvaničan broj Roma u Srbiji. B92. 2009-04-07. 
  108. ^ Chinese Migrants Use Serbia as Gate to Europe, ABC News, 13 July 2010.
  109. ^ V. Mijatović – B. Hadžić. I Kinezi napuštaju Srbiju. Novosti.rs. 
  110. ^ Становништво, домаћинства и породице – база : Попис у Србији 2011. Popis2011.stat.rs. 
  111. ^ GRKOKATOLICI U VOJVODINI. Žumberacki Vikarijat. August 2014. 
  112. ^ 存档副本 (PDF). [2016-12-1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07-15). 
  113. ^ Ronelle Alexander. Bosnian, Croatian, Serbian, a Grammar: With Sociolinguistic Commentary. Univ of Wisconsin Press. 2006-08-15: 1–2. ISBN 978-0-299-21193-6. 
  114. ^ Application of the Charter in Serbia (PDF). European Charter for Regional or Minority Languages. 2013-06-11 [2016-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12-28). 
  115. ^ V. Mijatović – B. Hadžić. I Kinezi napuštaju Srbiju. Novosti.rs. [2018-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01). 
  116. ^ Upper-middle-income economies. The World Bank. 
  117. ^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April 2019. IMF.org.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2019-04-11]. 
  118. ^ 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 2005–2017 - Revised Data Series (PDF). Statistical Office of the Republic of Serbia. 2018-01-10 [2021-11-01]. 
  119. ^ Belgrade Stock Exchange jsc, Belgrade. belex.rs. [2014-08-05]. 
  120. ^ Global Index: Results. 
  121. ^ Global Peace Index 2020: Measuring Peace in a Complex World (PDF). Institute for Economics and Peace. June 2020 [2021-11-01]. 
  122. ^ Report for Selected Countries and Subjects: Serbia GDP growth rate. imf.org. [2014-08-05]. 
  123. ^ Kako je Srbija došla do javnog duga od 24,8 milijardi evra. 2016-02-21. 
  124. ^ Public Debt Administration – Public Debt Stock and Structure. 
  125. ^ http://publikacije.stat.gov.rs/G2019/PdfE/G20195646.pdf Template:Bare URL inline
  126. ^ Average salaries and wages per employee, May 2019 | Statistical Office of the Republic of Serbia. 
  127. ^ Europe :: Serbia — the World Factbook –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2021-10-26. 
  128. ^ US embassy: private sector investments.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5-27). 
  129. ^ Ministry of economic relations, Russian Federation. 
  130. ^ Mining, a new "ace up the sleeve" for Serbia?. 
  131. ^ http://publikacije.stat.gov.rs/G2019/pdfE/G20191198.pdf Template:Bare URL inline
  132. ^ LIBERALIZED TRADE. siepa.gov.rs. [2014-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29). 
  133. ^ Serbia. International Trade Administration | Trade.gov. 2021-03-08 [2021-06-20]. 
  134. ^ SERBIAN RAILWAYS - General information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5-25.
  135. ^ Archived copy (PDF). [2013-10-2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4-19). 
  136. ^ [2]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12-17.
  137. ^ About Us.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30). 
  138. ^ Air Serbia – ch-aviation
  139. ^ Air Serbia passenger traffic grows 9.5% in 2019. SeeNews. 
  140. ^ Niš Airport to expand. EX-YU Aviation News. 2015-07-25. 
  141. ^ https://publikacije.stat.gov.rs/G2019/Pdf/G20192052.pdf Template:Bare URL inline
  142. ^ Investing in Serbia: Modern Infrastructure, Transport. SIEPA. [2010-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1-06). 
  143. ^ Priyansh. Novak Djokovic Becomes First Man to Hold All Slams on Three Surfaces, Dawns His Era. The Wire. [2016-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06). 
  144. ^ Serbia wins first Davis Cup title. ESPN. 2010-12-05 [2010-12-06]. 
  145. ^ [3] Soccerlens – 27 January 2010 – Serbia's Endless List of Wonderkids
  146. ^ Poli, Raffaele; Loïc, Ravenel; Roger, Besson. Exporting countries in world football (PDF). CIES Football Observatory Monthly Report. October 2015: 2. 
  147. ^ Partizan v Red Star Belgrade: The derby which divides and unites a country. 2018-09-21 [2019-04-26] (英国英语). 
  148. ^ Basketball is no ordinary sport in Serbia. B92.net. [2019-04-26] (英语). 
  149. ^ Can Serbia get back on track, deny Greece moving to 10–0?. FIBA.basketball. [2019-04-26] (英语). 
  150. ^ Srbija prva, Hrvatska treća po broju igrača u NBA. 
  151. ^ World and Its Peoples. Marshall Cavendish. 2010. ISBN 978-0-7614-7903-1 (英语). 
  152. ^ Mihajlović, Radmila. Following the traces of Serbs through Northern Italy. Basis of Cultural Tourism Development (Rome). 2018: 37–39. 
  153. ^ 2011 Census of Population, Households and Dwellings in the Republic of Serbia Statistical Office of the Republic of Serbia
  154. ^ Education stats in Serbia. webrzs.stat.gov.rs. [2013-03-20]. 
  155. ^ Education rights. ei-ie.org. [2013-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0-27). 
  156. ^ Petnica kao nacionalni brend. almanah.petnica.rs. [2019-09-01]. 
  157. ^ Survey Serbia Online, Retrieved on 31 July 2009
  158. ^ Уписани студенти, 2018/2019. школска година (PDF). stat.gov.rs. Statistical Office of the Republic of Serbia. 2019-06-25 [2019-06-30] (塞尔维亚语). 
  159. ^ OBRAZOVANJE I NAUKA. arhiva.srbija.gov. 
  160. ^ Serbia R&D expenditure as a share of GDP, 1960–2018 – knoema.com
  161. ^ Release of the Global Innovation Index 2020: Who Will Finance Innovation?. www.wipo.int. [2021-09-02] (英语). 
  162. ^ Global Innovation Index 2019. www.wipo.int. [2021-09-02] (英语). 
  163. ^ RTD - Item. ec.europa.eu. [2021-09-02]. 
  164. ^ Global Innovation Index. INSEAD Knowledge. 2013-10-28 [2021-09-02] (英语). 
  165. ^ srbija.gov.rs. CERN Council unanimously adopts resolution for Serbia to become full member. www.srbija.gov.rs. [2019-01-10] (英语). 
  166. ^ Serbia becomes CERN member state. N1 Srbija. 2018-12-14 [2019-01-10] (sr-Latn). 
  167. ^ Blic Online – Više od 10.000 naučnika napustilo Srbiju. Blic Online. [2014-10-27]. 
  168. ^ Serbia generates over 1 BLN euro in ICT exports for the first time ever. 2019-02-25. 
  169. ^ Holman, Luke; Stuart-Fox, Devi; E. Hauser, Cindy. The gender gap in science: How long until women are equally represented?. PLOS Biology. April 2018, 16 (4): e2004956. PMC 5908072 . PMID 29672508. doi:10.1371/journal.pbio.2004956 . 
  170. ^ SASA. [2014-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20). 

外部链接编辑